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禹道乾坤TXT下载 > 禹道乾坤 > 第二百五十九章低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五十九章低头


    天帝宫,彭禹耐心记录上古逸闻,他身边的天王化身一个接着一个消失。

    最后,太皇化身也离开了,偌大帝宫只有他一人。

    笔杆微微一颤,彭禹继续记录。

    “三十二化身离开,显然父皇和天帝交手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宫殿外,他听到一阵剧烈的轰响。

    剑鸣和雷动碰撞,然后同归于沉寂。

    帝座上的光辉黯淡,宫殿转眼破败,失去神圣加护。大罗天内的不朽大道也在这一刻统统消失。甚至影响传递到下方三十二天,元始道炁尽数隐去。

    一炷香后,神皇走入帝宫。

    彭禹放下笔,起身迎接。

    看到神皇满身是血,他连忙掏出灵药。

    “不必。”昆烈挥挥手,帝罡运转,身上的伤口开始愈合。

    “父皇,您……您赢了吗?”

    “至少没输。”神皇走到御座,直接坐了上去。

    帝罡注入帝座,继而天帝宫重新点亮。全新的力量从大罗天涌向诸天。

    “天帝不愧是天帝,论战斗经验,他比朕丰富太多。”

    昆烈这四五百年的战斗经验面对弥罗天帝上百万年的仙道生涯,不过区区弹指一瞬。

    虽然天帝仅存残灵、力量、精神远不如神皇。但他凭借不断回收化身以及高超的仙道、武道技巧,硬生生支撑许久。最后以三十三天之力为神皇昭示第六境的真正奥义。

    如今神皇大为触动,回去闭关一段时间,就可以尝试证道。

    帝罡垂入三十二天,新的天柱支撑清宇,重新修复破碎的天界。

    颛阳和颛云抬头望着复原的三十三天。

    “哥,陛下已经掌控此物?”

    “对,他成功了。昆吾氏又多一件重器。”

    颛云心情很复杂。虽然他明白,神皇执掌此宝是必然,唯有这样才能对抗混元道界。可对他们而言,真不是一个好消息。

    或许我也该找一找上古道人们的至宝——造化道人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蓦地,白光照耀诸天,众人脱离仙塔。

    彭禹重新睁开眼,已经站在弥罗天帝塔外。上千人将帝塔外的空地挤满。还有那艘银龙号,慢悠悠漂浮在空中。

    神皇最后一个出来。望着眼前这座三十三重的仙塔,他对众人道:

    “待朕清理后,将三十三天化为试炼世界。届时,神朝子民皆可入塔修行。”

    “李师。稍后你挑选几个世界,将天人安排一下。就……就安置在昆吾十二界。顾王兄,你从旁协助。”

    “周通,你带领罗天六宫的仙人,进去学习上古仙道文明。”

    “江圣,你带武道精锐入内,参悟弥罗武道。”

    神皇有条不紊发布御令,让诸臣动员起来。

    就连银龙号,他也刻意差遣水正派人重建。

    “银龙号是小辈们花心思搭建。回头你修缮改造,朕另有用处。切记,不可毁了孩子们的心血。”

    诸臣散去,各自开始工作。

    神皇环视其余人等。

    那些散仙宾客和诸天界王知趣离开,只剩大昆神脉家族。

    “老三,你的府邸没了。回头朕派人再给你造一座郡王府。”

    “多谢父皇。”

    接着,神皇看向罗玉沁。

    罗玉沁脸色发白,偷偷看了一眼昆昱,心中惶恐不安。

    这次自己放弃“夫君”,站在罗家立场。虽然没有做错,可昆吾氏会怎么看?

    冷峻脸庞露出一丝微笑,昆烈转头对罗天王说:“道兄。朕有意祭祀弥罗天帝,你是弥罗天帝之后,这件事合该你主持。老三,你也多帮衬着你岳家。待神殿建成,祭祀祈福之事,让你王妃来做。”

    昆昱先是一怔,随后听出神皇话中暗示,露出喜色。

    “儿臣领命。”

    彭禹跳动眉头:看来父皇还是动怒了。

    虽然大昆不讲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罗玉沁作为联系两家的纽带,不想着好好团结罗家和昆吾氏,反而主动搬出罗家女儿的身份跑去为弥罗宗出力。作为昆吾氏的大家长,神皇岂能容忍这一举动?

    哪怕在仙塔中,罗家和大昆世家一起行动,也好过自己独自跑出去啊。

    回头弥罗天帝的祭祀神殿建成,罗玉沁就可以老老实实看守神殿,不用跟昆昱一起过日子了。

    当然,神皇无意和罗家反目。罗玉沁依然保留王妃称号,享受昆吾氏的供奉。花点钱维系联盟,一个闲人……神皇养得起。

    罗天王皱起眉:“陛下,这……”

    没等他求情,神皇又道:“天帝遗留三宝。宝镜、仙塔俱在我家,而权杖在道兄手中。”

    一句话将罗天王求情的话堵住。

    见他闭口,昆烈颔首道:“朕不行强夺之事,也无意染指古天帝道统。回头道兄祭炼‘弥罗元始天’,将权杖借朕三年。此后,权杖便是罗家的镇运之物。”

    “可。”

    不仅罗天王,其他世家家主也松了口气。

    要是神皇强行夺取世家的镇运至宝,谁家不担心?

    之后神皇又说了几句,带诸位家主前往天宫。

    走之前,专门招来昆昊,偷偷嘱咐:“昊儿,你去神卢、澹台、天吴、东门四家,好好祭拜。”

    神卢、澹台、天吴、东门四个世家?

    彭禹一脸迷惑,神皇走后,努力回忆了一会儿,最后翻看六皇子日记才想起来。

    这四家不就是当初六皇子伴读的四家人吗?

    当年神皇一怒,将六皇子身边人统统打死。昆昊的伴读亲随都没逃过此劫。去找他们四家苦主做什么?

    大人们离开,场上只剩年轻人们。

    望着一片狼藉的皇子府废墟,昆昱暂时招呼自己府邸上的人前往别院。其他宾客则趁机告辞,整理这一行所得。

    虽然很多战利品上交,但他们暗里卡了不少油水。彭禹清楚“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睁一眼闭一眼,没有追究。

    颛云本打算拉着颛阳离开,突然彭禹拦住他俩。

    “等等,颛云,我找你有事。”

    “找我?”

    哥俩很意外,颛阳:“你确定没喊错人?”

    “自然,这事你别挨着,赶紧回家闭关。看你这模样,又要突破了。”

    彭禹拉起颛云的手腕,将颛阳扔下。

    颛阳:“……”

    颛云给弟弟回了一个眼神,笑眯眯任彭禹拉走自己。

    半道上,彭禹说明自己要往四家走一遭。

    “原来如此,难怪你不敢让颛阳跟。”

    那几个伴读死了,才轮到颛阳入宫。如果带颛阳过去,人家怕不是还以为彭禹跑去耀武扬威呢。

    “其实,你带我去也有些不合适。毕竟我是颛孙氏的人。”

    “但你比颛阳聪明,借你的智慧想一想。父皇让我去那四家,所为何事?”

    打从彭禹穿越以来,就跟这四家人没有交集。

    颛云看到不远处一个买花的小贩,挣脱彭禹的手:“殿下稍等。”

    他过去买了一些祭拜用的花卉,又去旁边店铺弄了不少点心。然后才走回来:

    “陛下说了,让你去祭拜。那你就去好好祭拜一番,其他事情不要多想。”

    “至于陛下的用意,重要吗?”

    ……

    神卢氏,姓卢,以天马为图腾,原是祖皇御前的养马官。后来为二代神皇驾驭大辂,从而一步步壮大。

    可以说,他们一家人是昆吾氏的心腹。数十年前,神皇更挑选卢家最杰出的孩子为六皇子伴读。

    可在一场宫廷变故后,他们家的孩子失去消息。不论如何打探,天宫忌讳莫深。从此,卢家深入浅出,龟缩起来做人。

    但今天,昭王上门了。

    因为家主随神皇入宫,几位家老和夫人商量后,打开大门迎接。

    一开门,就见到一位风华正茂的少年郎。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他穿着淡雅素袍,手中提着花篮。在他身边,还站着一位丰神隽永的美男子,仅比少年略逊一筹。

    老妇人虽然年过七百,可看到这一大一小的两位美男子,亦不由失神片刻。

    “老妇率族人拜见昭王殿下。”

    “老太君快快请起。”彭禹提着花篮,亲自过去扶住。

    他一脸亲切,摆出营业笑容:“这次来,原就没想着兴师动众。您开偏门即可。”

    话虽如此说,神卢氏大门开启,他和颛云还是大摇大摆进去了。

    当老妇人问及来意时,彭禹微微低头,眼角有些泛红:“这次来,是想借用贵府墓园,祭拜一位故人。”

    故人?

    老妇人心中一动,颤巍巍问:“殿下要祭拜小石榴?”

    “正是。”彭禹幽幽一叹:“虽然孤私底下偷偷祭祀了几次,但到底没有父皇恩讯,行事不敢张扬。今天父皇恩典,总算许孤登门了。”

    假话,统统是假话。

    彭禹从来没有见过卢丹,更别说祭拜。

    但登门来了,他不介意说一些“善意的谎言”。

    理由光明正大,老妇人自然不会阻拦。

    她亲自带领二人来到墓园。

    三千神脉世家的墓园各有传统。有的墓园以树木为碑,有的墓园以宝塔为室,而神卢氏和马有关。他们的墓园按照等级,在坟茔周围摆设天马雕像。

    卢丹十三岁夭折,又死得不明不白,虽然是神卢氏嫡系,但也没资格风光大葬。

    老妇人带彭禹来到一个角落,看到小小坟头边上摆放的一座幼驹雕像。

    “按照族里规矩,本来不能独葬。但老身强求着老侯爷,给小石榴安排到了这里。”

    小坟头虽然不设碑,但周围很干净,显然是老妇人经常派人打扫的缘故。

    彭禹轻步走过去,抚摸小马驹雕像,缓缓问:“孤听说,他在家时养了一匹小马,莫非这座雕像……”

    “对,就是按照那匹马打造的。那匹马后来也死了,就埋在这下头。”

    彭禹神情怅然:“当然他还说,要带孤一起骑马,两个人绕着金吾城扬鞭纵马,好好肆意一番。可惜……”

    眼泪落下,看着老妇人心头也渐渐酸楚起来。

    是啊,自己那个小孙子才几岁,怎么就好端端没了?

    “殿下,您可知道……我那孙儿到底是为何事没了?”

    “老妇人莫要问了,须知祸从口出。要是您知道了,反而会给神卢氏招灾。这次孤来,也是得了父皇恩准,才敢登门。”

    将花摆好,又拿出点心一一排开。

    他自言自语:“当初你们几个天天争抢,倒也记不得你们谁爱吃什么。所以,孤就把这几种常见点心都拿来了。”

    这般做作至极的姿态,看得颛云直翻白眼。

    拜托,点心是我准备的,路上随便买的。你这姿态恶不恶心?

    但管用。

    至少对老妇人而言,昭王这片赤子之心,极大安抚她这些年对昆吾氏、对昭王的怨念。

    祭拜完毕,老妇人想要留着彭禹吃饭。

    彭禹连忙拒绝,摇头道:“今天父皇难得开恩,让我上门一趟。万一他哪天又变卦了,那可如何是好?我要把其他几家都走走。”

    彬彬有礼告辞,等从神卢氏宅邸走远了,彭禹才长长舒了口气。

    “殿下演技不错。”

    “不是演技,是真的有些伤感。”彭禹侧着脸,努力把“哀愁”挂在脸上,扮演一个忧郁美少年。

    “到底他们也陪我好几年,说不伤心怎么可能。”

    “……”

    “以往我是真不敢上门,因为我至今都不知道,父皇到底为什么杀人。”

    突然,他猛地转身:“颛云,你消息灵通。”

    少年眼中闪烁着希冀:“你知道当初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父皇一口气杀了那么多人?”

    看到少年的眼神,颛云心脏悸动。

    但他努力告诉自己,演技,都是演技,不能当真,必须小心这小子。他跟我是一类人。

    但过了一会儿,颛云还是温吞吞道:“正如以前和殿下提及过的——巫蛊之术。”

    “贵妃娘娘擅用巫术,触犯宫规。想来是神皇担心她被老天后责罚,所以……”

    “但巫蛊之术的涉及,不应该是母妃的宫殿。为什么孤身边的人也统统杀了?”

    颛云沉默。

    这也是他当年很不理解的地方。

    但后来,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所以,这个巫蛊之术牵扯到孤?”

    ……

    天宫,昆烈带着家主们来到一座宫殿上香。

    肃穆庄严的神殿呈暗金色,墙壁、梁柱以及地砖上都有一幅幅画。

    祖皇开朝、圣后定礼、仁皇镇世、女帝破山……还有各个世家先祖的英雄事迹,一一记录在此。

    这是承载大昆荣光的殿堂,三千神脉的源流。

    昆烈上香祭拜后,云阳侯接过来,也跟着上香,然后第三人……

    就这样,所有家主上香完毕。大方鼎内的香烛彻底插满,袅袅烟火笼罩整座宫殿。

    “如今大昆看似光鲜,但却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神皇的声音缓缓响起,讲述玄鸟宇宙废墟,以及上古荒劫之事。

    这些事,大多数世家家主都清楚。

    如今神皇再度重申,让他们暗暗怀疑起来。

    云阳侯暗忖:没有那些界王,也没有天宫臣子,所以他是要单独跟我们聊聊?

    凌阳侯:陛下提及此事,莫非有什么想法?

    陈家老祖心下警惕:这家伙定不怀好意,一会儿要出台什么新政策,务必阻拦。

    但神皇诉说大昆当下遭遇后,话锋一转,提及另一件事。

    “几十年前,朕做了一件错事,至今影响不断。”

    云阳侯挑起眉头,作为大殿中少数可以坐着的家主,他第一时间明白神皇的意图。

    “昔年贵妃行巫蛊之术,朕盛怒之下牵扯无辜,害得不少人含冤而死。”

    提及此事,神卢、天吴、东门、澹台四家主同时抬头,不敢相信地看向昆烈。

    神皇认错?

    神皇竟然会认错?

    其他家主也一片哗然。

    虽然那把刀当年没有砍在他们身上,但切肤之痛也能共感一些。

    谁家的孩子不是宝?凭什么神皇随随便便就弄死了?

    正面不敢理论,不敢质疑。可暗地里,世家小动作不断。

    而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彭禹穿越的中秋晚宴。

    “贵妃死的那一年,金吾城风雨飘摇。先是有人图谋毒害朕,又有昆昊离宫出走。各世家精英折损……”

    提及世家精英的折损,在场家主们脸色都有些难看。

    昆烈当初反应激烈,直接拉起昆吾神王们反击清算,狠狠削了世家们的势力。

    云阳侯心下冷笑:现在知道软下来了?这算什么,打一巴掌,给一颗枣?

    “归根究底,是朕当年行事鲁莽,想要帮贵妃遮掩。”

    听到这,燃灯王忍不住了。

    “陛下,您的意思是……”

******

    “当初受到牵连的无辜者,朕会进行追封。”

    人毕竟已经死了,神皇能做的仅此而已。

    但仅仅这个态度,直接让神卢氏跪下来谢恩。

    神卢氏,原本就是昆吾氏最坚定的追随家族之一。但因为当年那件事,害得神卢氏龟缩起来,不敢再有所妄动。

    如今神皇肯服软,哪怕仅仅是一个表面的态度,也足以让家主老泪横流。

    “卢卿,起来吧。说到底,是朕对不起你家。你那个侄儿着实可惜。回头朕派人追封,给他挂一个五品的东宫少官。”

    东宫?

    众人竖起耳朵。

    这什么意思?六皇子的伴读追封东宫少官,这是要开东宫的节奏?

    不过神皇没有细谈,而是继续谈论巫蛊之术。又对其他三个世家进行安抚。

    “巫蛊事件到此为止,与此有关的一切事,朕既往不咎,全篇揭过。”

    云阳侯看到神皇袖子里紧紧握住的拳头。

    显然,昆烈心情很不平静。

    那场巫蛊事件后,引发了中秋晚宴中毒,继而出现昭王出宫,龙阴郡大战。

    但还有一件事跟巫蛊事件牵扯起来——贵妃之死。

    贵妃到底怎么死的?

    至今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

    神皇曾经把怀疑目光投到世家身上。

    会不会是那些世家为了给几个孩子报复,暗中害死了贵妃?

    这个怀疑,进一步加剧昆吾氏和世家之间的裂痕。

    再加上神皇恼怒太子和世家走的近,担心世家做大,直接下手狠狠整顿了一番。

    如今神皇盖棺定论,自然也不能再追查贵妃死因。

    显然,这是神皇的让步。

    以此换取世家的全力支持。
《禹道乾坤》相关推荐:万古神帝沧元图伏天氏武炼巅峰剑来万族之劫圣墟元尊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领证老公太可爱狼性总裁的契约新娘从武学专用版作弊器开始干掉那个吸血鬼异世之无敌魔神狼心神女飞来横福:误惹难搞总裁婚不可攀:苏少太难撩女神不偷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