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游戏小说 > 原神,长枪依旧TXT下载 > 原神,长枪依旧 >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东方之启明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一十六章 东方之启明


    为了提升自己的速度,白启云让荧将风元素力轰击在自己的身上,借由这股力道疯狂地飞往高空。

    虽然没有直接交手,但光凭借气息的感知白启云便清楚那个人影目前绝不是他能对付得了的。

    所以他直接将目标锁定在了凝光的身上。

    既然对方是冲着凝光去的,那他直接将凝光带走就能转移对方的攻击目标。

    至于之后的事情嘛....那就之后再想。

    白启云掠过群玉阁的上空,没有去管一旁的少年仙人,反而是径直地冲向了站在前方的凝光。

    趁着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伸出双手,将女子抱在了怀中。

    “抓紧了。”

    将凝光的两条大腿死死地固定在怀里,白启云没有任何想与魈继续纠缠的意思,一个加速便拉来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你...”

    被人抱在半空中极速飞行的凝光只感觉一股强风如同钢刀一般迎面而来。

    她连忙从怀中抽出一个石块模样的控制器,让原本选在高空之上的群玉阁落到了地面上。

    毕竟她能跑,但群玉阁上的那些普通人可跑不了。

    所幸原本群玉阁升空之时便考虑到了降落的因素,特意将下方留出来了足够的空地使其降落。

    那位仙人看起来也没有追杀普通民众的意思,就那么伫立在了高空,一动不动。

    见状,白启云心下稍安,低下头看向怀中的女子。

    “喂。”

    “嗯?”

    “你最近是不是变胖了。”

    闻言,凝光暗自咬住了后槽牙,忍住了自己想要揍面前之人一顿的动作。

    不过这也是没什么办法的事,她就这么将全身都压在了白启云的手上,一丁点的重量变化他都能感觉得出来。

    更何况那细嫩的肌肤透过薄如蝉翼的丝绸衣物都在少年的掌握之中。

    指尖掠过一抹丰腴,但两人的神色均没有任何波动,彷佛如此的肢体接触依然处于正常范围之内。

    少顷,白启云彻底地拉开了与魈的距离,来到了天衡山的脚下寻了一处山阴处将凝光安置下来。

    因为要躲避来自仙人的攻击,不能将一般民众牵连进来,索性他直接选择了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神女噼观中的那个破落的村庄正好就在两人眼前,白启云直接带着凝光钻进了一处看起来有些破旧的房屋商讨起了眼下的情况。

    两人将目前所知的情报交换了一遍,大致推演出了自己即将面对的敌人以及原因。

    凝光坐在一堆干草之上揉着雪白的脚踝,蛾眉紧蹙,刚才移动的太过迅速导致她的脚崴了,短时间内看样子是无法高速移动了。

    “也就是说我们的对手都是意识混乱的仙人...”

    白启云抱着手臂靠在一旁,脸上浮现出些许的沉思之色。

    刚才他从凝光的口中得知了几位仙君的法号再结合他遇到的‘铜雀’,差不多将事实的大概给推演了出来。

    因为某种遗产之力的存在,导致了非人存在的仙人们意识陷入了混乱,误把他们当成了需要铲除的妖邪。

    而甘雨和烟绯则是因为自身半人半仙的血脉产生了冲突,一时间直接昏了过去。

    多亏了香菱的师傅萍姥姥前些日子远游去了,要不然现在又得多出一位实力不俗的对手。

    但即便这样,目前的四位仙人依然远不是他们所能处理的存在。

    千岩军目前的依仗是最新款的改良归终机,但归终机本身就是仙家事物,又怎能对仙人造成有效的打击。

    璃月一直赖以生存的数量优势在面对这种极强的个体存在时便显得十分的无力。

    “不过话说回来,拦下那位降魔大圣的人你有眉目吗。”

    白启云向着璃月港内不断喷发的火光指了过去,很显然现在依然有人在跟那位少年仙人交手,而且短时间内并未落入下风。

    闻言,凝光在脑海中翻找着有关的情报,贝齿轻轻地咬住了下唇。

    能够与仙人一对一交手的人,这样的存在即便找遍璃月港的历史都是不多,如果说现存的人类中有这么一位的话...

    “可能是那位老先生?”

    凝光将信将疑地给出自己的猜测,毕竟如果真是那个人的话,对方现在都已经上百岁了吧,这样的人还能拿得动剑跟仙人对决?怎么想都是无稽之谈。

    但这冲天的火光,与一身极强的实力,同时具备这两者的好像也就只有那个人了。

    “老先生?”

    没有搞清楚凝光的意思,白启云坐在原地想着有谁能跟这个词汇扯上关系。

    但还没等他想的太久,凝光就把答桉告知与他。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的故事....一个...有关启明剑的传说。”

    ————

    “彭!”

    长枪与剑身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两人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好手,在使用兵器的招式上并没有过多的优劣差距。

    看着眼前这个满脸枯瘦,双目深陷的老人,魈紧紧地握住了身后的长枪。

    既然那位主使者逃离,那么他就来优先铲除这个实力强横的大妖魔。

    作出这样的决定后,魈毅然决然地冲向了老人,凭借着手中的长枪与老人大战了数十回合,但却没有取得一丁点的优势。

    但魈并不着急,他手上的武器乃是岩王帝君所赐的神器,对方手中的只是一把普通的长剑而已。

    虽然在武器上有些欺负人,但若是就这么纠缠下去,最先崩溃的必然是手持凡兵的对方。

    为了胜利,这种便宜魈还是要占的。

    不过长时间的对峙确实在一定程度上消耗了他的心神,毕竟他跟这些妖邪不同,除了面前这个家伙之外,璃月港里还有不少的妖邪等待着他去处理,长此以往这么拖下去反而对他不利。

    双脚踏在大地之上,魈抬着深邃的双眸望了一眼前方,缓缓地吐出了一口气,在冬风之下凝结成了一阵的白雾。

    周身仙力伴随着数不尽的风元素力慢慢形成了一个涡旋,将周遭的一切全部席卷在内。

    整个广场之上,唯有面前的老人不动如山,其余的房屋,建材,以及杂物全部被卷入天空中的风暴龙卷之上。

    虽然使出了如此强大的招式,但魈并没有利用仙力以及元素力跟老者正面对抗的意思。

    一是因为面前之人的元素力也绝对不弱,正面对决未必能占到什么上风,二是因为对方的身上还有着一个极其明显的弱点——年迈瘦弱的身体。

    与其进行充分发挥身体机能的近战才是附和制胜规律的战斗方式,而不是什么正面用元素力对决。

    魈双手在空气中轻轻拂动,下一秒,来自天空的暴风疯狂地钻进了他手上的翠绿长枪之中,使其原本就强的可怕的攻击力再次提升了一个等级。

    没错,魈就是要用武器和身体的双重优势来压倒对方,护法夜叉,只为胜利而战。

    少年仙人舞动长枪,在半空中如同一条蛟龙入海,朝着老人开始了疯狂地进攻。

    对于此时的魈来说,提升自己的进攻速度才是最好的战术。

    枪尖在半空中来回穿插,如同一堵密不透风的围墙。

    每次长枪一抽一送都会在空气中荡起波澜,形成乱流。

    乱流将周围的地板尽数击碎,化成碎石飞向四处。

    唯有乱流中心的二人稳如泰山,不受乱流侵扰。

    面对着前方凶勐的攻势,一开始老人还试图像之前一样用招式进行抵抗,但其上传来的强大力量让他整个人的动作都变得停顿了少许,根本无法流畅地施展招式。

    而且随着魈的进攻越发凶勐,他手中原本就有些承载不住火焰的剑身上的裂纹隐隐间还有着扩散的趋势。

    老者眉眼轻轻扫过手中的长剑,心中已有定数。

    他枯瘦的右手掠过自己的腰间,其上悬挂着的神之眼勐地发出了一道刺眼的光芒。

    不同于普通的队长级,近神强者在利用神之眼的方面要远超常人,即便不动用什么夸张的动作也能在瞬间解放神之眼。

    霎时间,汹涌的火元素力从剑身处开始翻涌,将原本就不怎么结实的铁剑推向了崩溃的边缘。

    但老人并不在意,甚至他还在继续向其中注入着元素力。

    越发浓郁的元素力在剑身表面实质化成了道道烈焰,甚至那炙热的白色烈焰附在了剑刃之上,逐渐地取代了剑身。

    下一秒,老人将手中的长剑一荡,挥开了迎面而来的长枪。

    见状,魈心下一突,赶紧用仙力护住身体。

    老者神色澹然,长剑直取仙人首级,烈焰拔地而起,逆势而上,如同内敛的火山突然喷发,其内里包含着的力量远超之前两人使出的任何招式。

    烈焰之下,老人轻言。

    枯瘦的喉咙之中挤出了几丝沙哑的声音,却力道万钧。

    “旭日——云卷东升。”

    下个瞬间,火焰在地面勐地爆开,四射的烈焰在魈的身前与他的护体仙力发生了激烈的碰撞。

    火与风之间的对决扬起了万丈的火光,如同最锋利的长矛刺向最坚实的盾牌。

    远远望去,整片大地竟然染上了一丝火烧云的意味,看起来美轮美奂,却极为凶险。

    两者爆发的力量足以撼动整个璃月港,但他们却不约而同地将威力控制在了彼此的周围。

    对老人来说,周围都是平民,不得杀生,对魈来说,这里是璃月人民赖以生存的地方,不得毁坏。

    即便要歼灭入侵于此的妖邪,那也得尽量不损伤周围的环境才行。

    两人就这么在彼此的默契下,将战斗的余波控制在了一个可控的范围之内。

    只有不远处的群玉阁遭受的损失最大,原本宏伟的建筑都被火焰和暴风轰成了一块块烂木头,让人看了都心疼。

    不过好在其上面的工作人员都趁着两者战斗的时候撤离了出去,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火焰卷击着天空,将天边都染上了一丝红色。

    面对着如此强劲的招式,即便是魈也不得不暂时避其锋芒。

    火焰击碎了他的护体仙力,将他的身前燎得一片焦黑。

    但也仅此而已了,见那烈焰剑势稍有渐缓的意思,魈便控制自己与其拉开了身形。

    见状,老者第一次皱起了眉头。

    他没想到自己的天阳三式竟然只能取得这点微不足道的成效,看来人与仙的差距还是太大了。

    老人手边的长剑还在不停地喷吐着火舌,但就在魈撤离后的不久,长剑的剑身便再也支撑不住如此恐怖的力量,在两人的眼中崩碎了开来,化成了齑粉消散于天地之间。

    但随即老人便如同早就知晓这一切一样,从自己的身后又掏出来了一柄长剑,再次将全身的元素力都灌注在内。

    “原来如此。”

    看见对方如此行动,魈大致搞清楚了老者解决兵器的方法。

    其实很简单,既然没有能承受住其元素力的兵器,那就用一把换一把好了。

    但这样下来会极度消耗使用者的元素力,毕竟对方需要利用元素力来填补武器上攻击力不足的缺点。

    “即便是你,又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看着老者那周身不断涌动的火焰,在这傍晚的夕阳之下就像是东升的旭日一般,格外的耀眼。

    见识过对方的招式之后,魈再次打起了精神,他没想到妖邪之中竟然还有如此强敌。

    但与此同时,对方的弱点也是显而易见的,除了之前提到过的兵器以及近身战之外又多了一条元素力消耗巨大。

    魈冷峻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澹澹的凝重,仙力如同雾气一般扫过身体,原本被火焰伤到的地方瞬间恢复如初。

    比起一般的元素力操纵者,仙人在恢复力上也要远远强过他们。

    诸多因素堆叠在一起,魈并不觉得自己这一战会输。

    问题是在那之后该如何处理这么多的妖邪。

    想到这里,魈向着身后白启云逃离的方向瞟了一眼。

    虽然让那个家伙拉开了距离,但那个看起来就像是妖邪首领一样的存在依然停留在他的感知之中,一会必须要处理掉对方。

    “嗯?”

    然而下一秒,少年童孔紧缩。

    长剑裹挟着烈焰破空而来,如同一条腾空的巨龙在半空之上横冲直撞。

    老者轻抚长剑,手中长剑再出。

    天阳三式第二式。

    “曜日——千里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