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游戏小说 >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TXT下载 > 被格林德沃看中的我去了霍格沃茨 > 第三百四十七章 改变的过去与未来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四十七章 改变的过去与未来


    隐形衣坏了?

    肖恩下意识地望向哈利空荡荡的双手。

    死亡圣器之一,自古传承到今日的隐形衣,坏了?

    肖恩领着几人走进有求必应屋,这时哈利已经在哀叹了。

    “完了,完了……我爸肯定不会放过我的,这是我过世的祖父传给他的……”

    “给我看看。”

    肖恩从满脸愁容的哈利手中接过隐形衣,仔细查看之下发现,这件隐形衣的下摆处果然出现了一道小小的裂缝。

    他试着披上隐形衣看看,那道裂缝已经完全失去了隐身的效果,透明的空气中露出了一小块突兀的布料,那是肖恩的裤子。

    真坏了……

    这让肖恩始料未及。

    隐形衣他自己也拥有一件,是从韦斯特那里坑来的,属于隐形衣中的精品,效果可以持续数十年。

    但哈利手上的这件可是死亡圣器之一啊。

    虽然这件隐形衣不太配得上死亡圣器的名头——邓布利多可以直接看穿,疯眼汉穆迪的魔眼也可以看穿,甚至不少动物都能直接发现隐形衣之下的人。

    但这件隐形衣最大的特点在于,隐身效果永久有效,它跟那些施了幻身咒或者用隐形兽毛皮编成的斗篷不同,隐身效果永远不会被时间抹去。

    而且这件隐形衣天然反飞来咒,同时不可变形。

    这玩意居然会坏?

    肖恩把疑惑的目光投向了哈利。

    哈利一脸苦相:“我平时很小心地保管着呢,我怎么可能不小心撕坏它……我本来是想上午的课程结束后和罗恩纳威熘去**区转转的,结果取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不对劲。”

    “之前也完好无损吗?”肖恩问道。

    哈利快速点头:“肯定是啊,隐形衣本来就很坚韧,我也够小心。”

    一旁的罗恩也补充道:“上次用完是我帮哈利收起来的,我敢发誓,那时候绝对没有这道大口子。”

    “放在哪里了?”

    “我妈给我做的那个魔法行李箱里,开锁密码只有我、罗恩还有纳威知道。而且也没其他人知道我有隐形衣了啊,除了我们这几个,也就我父母、教父他们,对了,可能邓布利多教授也知道。”哈利虽然慌,但脑袋还算清楚。

    赫敏皱眉说道:“应该不是人为的,显然,如果有另外的人知道了哈利的隐形衣,那么他有能力破坏,那也有能力直接偷走——给哈利留一件破损的隐形衣是不合理的。”

    如果不是外力,那就可能是隐形衣自己出了问题。

    肖恩把隐形衣举起来,仔细端详起那个裂口来。

    布料破开的边缘粗糙,纯黑色的线头杂乱无章地露在外面,并不是利器切开,反而更像是不小心用力扯开的。

    肖恩尝试着拔了一根露出的线头,一旁的哈利看到他的动作甚至哆嗦了一下。

    “小心,肖恩!”他哀求道。

    黛西撞了撞自己的哥哥:“反正已经坏了,肖恩肯定只是想做个试验而已。”

    哈利下巴差点掉到地上。

    谁才是你的亲哥哥啊?!而且这可是我们波特家的祖传宝物!

    肖恩一边观察着那根线头一边安慰道:“别担心,这一块裂口的隐形效果已经失去了,拔一根线头不会出问题的。”

    细看之下,还真让肖恩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断裂的那一端颜色要比另一端澹一点,而且线头毛糙干枯。

    这似乎并不像是被外力破坏导致的,反而更像是本身的老化。

    “哈利,”肖恩沉声问道,“这件隐形衣在你家多久了?”

    “多久?”哈利愣了愣,然后露出了回忆的神色,“按照我爸的说法,在他小时候这件隐形衣就在我家了,等到他入学霍格沃茨的时候,我的祖父就交给了我父亲,然后就是再到我入学。”

    说着,他还补充了一句:“我敢确定,没有外人知道这件隐形衣的存在,而且我使用的时候很小心的。”

    “这样啊……”

    肖恩举起魔杖对准了隐形衣。

    “恢复如初(repairing charm)”

    隐形衣的那个裂口在魔咒的作用之下飞快恢复了原状,只不过,隐形效果依然没有恢复,就像是空气中多出了一条突兀的黑线。

    “修复咒果然也没用……”哈利悲鸣了一声。

    肖恩撇撇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件隐形衣已经老化了。”

    “老化?”捧着隐形衣悲戚戚的哈利愣在了原地。

    “隐形衣不是永久隐形的,显然,这件隐形衣的使用年限快要到了。”肖恩解释道。

    听到他这么说,哈利得救一般地松了一口气。

    “那不关我的事了……天呐,肖恩,等放假的时候你一定要去我家帮我作证一下。”

    肖恩笑着点了点头。

    不过,他的内心可没有表情这么放松了。

    哈利他们都不知道波特家祖传的隐形衣属于死亡圣器,但肖恩也没有骗他。

    哈利手上的这件隐形衣的确是老化了,它大概率不是真品。

    死亡圣器之一,怎么可能是肖恩一个修复咒就能补好的。

    那么问题来了,那件真正的隐形衣去了哪里?

    肖恩自然而然地联想到了那个进行长距离时间旅行的人。

    会不会是那个人狸猫换太子,换走了真正的隐形衣?

    肖恩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这么严重的事故,那个人进行长距离时间旅行显然是为了强行改变过去。

    那么,现在,是不是已经有‘过去’被改变了呢?

    同时,肖恩更关心那个时间旅行者的动作。

    波特家祖传的隐形衣可是死亡圣器之一。

    传说中,集齐死亡圣器便可以掌握死神的权柄……

    难道是复活了某个本该死去的人?

    邓布利多一定知道这件事!甚至,他就是那个进行长距离时间旅行的人!

    可是那老头什么不愿意跟我说……肖恩有些头疼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看向放松了很多的哈利:“我有办法联系外界,要不我先跟你爸谈谈?”

    “啊?”

    “放心,我会帮你说好话的,而且这本来就不是你的错。”肖恩安慰道。

    “这……哎!早死晚死都是一个死!你联络我爸好了!”哈利最后沉重地说道。

    肖恩很快就做出了动作,他联络了卢平,而今天晚上,卢平就送来了消息。

    “感谢你告知我这个消息,肖恩,帮我告诉哈利,这件事不怪他。”詹姆的文字表现地很平和,就是有点心疼家中传承下来的魔法宝物。

    “……以上就是希望你能帮我转告的话了。另外,你在信中提到,波特家在早年间是否遇到过某些变故,我必须得说,我家一直以来都生活得比较平静。唯一的例外是很多年前,那时我还没出生,那是我已故的父亲曾经告诉我的。”

    “波特家曾经被小偷光顾过一次,只不过,当时家中并没有少掉什么贵重的物品。那时候,我的父亲都还只是个孩子,他告诉我,那个夜晚,有个人入侵了波特家。”

    “不过,那似乎是个没什么本事的小毛贼,家中的所有事物都完好无损,包括隐形衣——说实话,我不认为会有人特地来偷隐形衣,普通的巫师不是波特家的对手,而最强大的巫师也不需要一件只能提供隐形效果的斗篷。”

    肖恩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看样子,波特一家并不知道自己家祖传的隐形衣是死亡圣器之一,他们只把这件衣服当成了一件比较特殊比较珍贵的隐形衣。

    不过,对于詹姆信中提到的那个小偷肖恩有些怀疑,他直觉一般地认为,那就是回到过去的时间旅行者。

    但是,这其中涉及到了时间旅行的一些知识,肖恩不敢确定。

    假如说,那个旅行者回到过去改变了历史,那么,詹姆脑海中这段家里进贼的记忆应该是昨天之后才出现的。

    按照斯蒂芬妮给出的信息来看,时间事故造成的影响,巫师是有所感知的。

    那么,照理来说,对于这段突然出现的记忆,詹姆应该会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可是,信中詹姆并没有表现出来。

    那似乎就是他所熟知的记忆。

    这样的话,肖恩的想法便和现实有了冲突。

    信息太少了……肖恩有些烦躁地敲击着靠背椅的扶手。

    而与霍格沃茨千里之外的一栋古堡内,人们正在鼓噪狂欢。

    他们之中,有隐藏身形的纯血统,有形容枯藁的黑巫师,有官方机构的工作人员,更多的是,普普通的巫师们。

    只不过,所有人都在狂热地注视着最中心的那个人。

    “我的朋友们——不,请让我这么称呼你们,我的同胞——”格林德沃露出一个笑容,朝着所有人张开了双手。

    “吼——”人群发出了巨大的、狂热的呼喊声。

    “那法律,让我们像委身于下水道的耗子!那法律,要我们隐藏真实的自我!那法律,要让其管辖之人蜷缩在惧怕中,唯恐我们会暴露身份!”格林德沃大笑了一声,“在场的,想必有不少人曾经听过这段话了。”

    人们没有跟着他大笑,而是更加疯狂地挥舞着双手,以此来证明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忠诚与崇拜。

    格林德沃慢慢地踱着步子,他手中那根原本属于肖恩的榆木魔杖正在轻盈地挥舞。

    半空之中,一幅幅的画面展现出来。

    有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排成列行走的小巫师,有被麻瓜的枪械击倒、魔杖脱落的中年男人,有裹着风衣走过人群把魔杖隐藏起来的年轻情侣。

    更多的是那些轰鸣着的坦克方针、呼啸着穿过天空的战斗机、冒着火光带来死亡的导弹,还有那一个个升腾而起的蘑孤云。

    “朋友们,同胞们,我的——战友们!”格林德沃的声音掷地有声,但他的表情却平静坚定,“这一切,是我们正在面对的,孩子们失去了生气,巫师们一个个倒下——而那些麻瓜呢?他们在掌握更多力量,他们在迫害更多的巫师。”

    人群发出了愤怒的怒吼。

    而格林德沃没有让他们安静下来,他漂浮到半空之中,用压过所有人却坚定而富有力量的声音说道:“这是我们要看到的吗?生而高贵的巫师甚至在大街上都不敢掏出他的魔杖!站在我面前的所有人们,你们本该俯视那些卑微的虫子,如今却被我们同胞自己设下的法律束缚着,那法律要我们苟延残喘!”

    “你们的父辈祖辈如此,你们如此,你们将来的孩子——也要如此!”

    人群更加愤怒了,鼓噪的声音响彻在夜空之下。

    格林德沃一转话锋,语气中甚至带着怜悯与仁慈:“那些卑微的虫子,你们都这么想?你们也觉得我这么想?不不不,让我纠正一点,麻瓜、麻鸡、无魔法人士……等等等等,他们并不值得仇恨,他们只是需要一些——更特别的对待。”

    “而决定这种对待方式的人,应该是我们,巫师。你们想怎么对他们?压迫、虐待?不,仁慈的巫师会给他们一席之地,我们拥有真正的自由。”

    “你与他们交朋友?你和他们互不喜欢?甚至,你爱上了一个麻瓜,你恨上了麻瓜——这都没有关系,这也不值得大书特书,因为,这都是我们,应当拥有的自由。”

    “魔法只在少数人的血液之中绽放,就如同荣耀不会降临在每一个世人的头顶。我们生来就做的更好,而现在,我们只是在争取我们应有的权益。”

    所有人都在欢呼鼓掌,山呼海啸一般的喝彩潮水般涌来。

    格林德沃的声音更大了:“继续,我的兄弟,我的姐妹,我的朋友,我的同胞们!这掌声与喝彩不是给我,是在给你们自己。站在这里,你了解自己内心的渴望,了解自己身处的窘境!”

    “可悲的是什么,是我们那远在魔法部、护卫队、联合会的同胞,他们在帮助麻瓜压榨自己的同胞,他们缩在井盖之下并拉着每一个要奔向阳光的巫师。”

    “但我并不愤怒,因为你们站在这里!而我相信,会有更多的人醒悟过来,我们的队伍会更加庞大——”

    “我的朋友们,我们不是为了仇恨而战,我们是为了改变这个世界……为了自由、为了真理——”

    “为了,我们心中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