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人道永昌TXT下载 > 人道永昌 > 第二百二十九章 巨鹿之围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二十九章 巨鹿之围


    两日后。

    阳翟县东南方八十余里外,一处无名葫芦谷北侧。

    陈胜拄着剑屹立在山巅之上,眺望着西方正慌不择路的涌入葫芦谷内的八千豫州府兵残兵,身后猩红披风,迎风猎猎作响,如同一杆大纛,吸引所有红衣军将士的注目。

    凌乱的脚步声,开始在葫芦谷内回荡。

    八千豫州府兵残军,大部分都已进入到葫芦谷内。

    冲在最前方的一部分豫州府兵,已然惊觉此间地势有异,放慢了脚步想要戒备。

    但慌不择路的人龙,想要突然停下来,哪有那么容易?

    陈胜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八千人马奔涌进葫芦谷内,拥挤成一团。

    透过后方的滚滚烟尘,还能依稀看见高举的“陈”字旌旗……正是季布率领的两千先锋。

    万众瞩目之中,陈胜慢慢抬起左手,重重的麾下。

    “彭……”

    一声雄浑而强劲的鼓声,响彻葫芦谷!

    如同八千只无形的大手,一把死死的攥住了谷中八千敌军的心脏!

    霎时间,埋伏于葫芦谷四面八方的所有红衣军将士,齐齐起身。

    有弓的张弓。

    无弓的落石。

    雨幕般密集的攻势,瞬间便打得谷中的八千兵马人仰马翻!

    他们向后退。

    但季布率领的两千先锋已然杀至,彻底封死了他们的退路……两千兵马封锁一处不到四丈宽的入口,他们若能冲杀出去,何至于被追赶得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满地乱窜?

    他们向前冲。

    就见葫芦谷出口两侧涌出大批敌人,抬着一架架鹿角拒马,将出口堵得严严实实的,就算冲得开鹿角拒马,鹿角拒马后还陈列着一片一眼望不到头儿的枪林戈阵!

    进退维谷!

    上天无路!

    入地无门!

    死路一条!

    山巅之上,陈胜面无表情的俯览着下方的八千敌军,像一群无头苍蝇一样满地乱窜,再像一片片狂风下的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倒下,心头并不似他面上那般平静。

    这处山谷,是他亲手给这八千豫州府兵挑选的坟墓!

    在敲定这个被他命名为“放羊”作战计划之时,他就已经预见到了这血腥而残酷的一幕!

    但此刻亲眼见证八千兵马,如同一亩亩麦子般成片成片的倒下,仍令他心头很是触动!

    不能战败!

    不能战败!

    战败了……

    眼前的血腥屠杀场面,就将是他们的下场!

    不!

    比这些豫州府兵还要凄惨!

    他们战败,只死一个。

    他若战败,满门老小一个都逃不掉!

    “要胜利!”

    “要胜利……”

    陈胜魔症了一般的反反复复呢喃着,双眼死死盯着下方战场,任由此起彼伏的哀嚎声在耳边回荡。

    屠杀打响不到一炷香,山谷之内就开始豫州府兵,扔了手里的兵刃,跪地叩首乞活。

    不一会儿,还活着的豫州府兵们就成片成片的扔下兵刃,跪地乞活。

    陈胜面无表情的拄着纯钧剑注视了许久,直到跪地投降的豫州府兵已过半数之后,才终于抬起手,做了一个虚握的手势。

    霎时间,急促的鼓点声瞬间放缓。

    雨幕般密集的攻势,应声放慢节奏,变得稀稀拉拉。

    山谷中的降卒们见祈活有用,连忙扯着喉咙,哀声高呼道:“我等愿降,陈将军饶命啊……”

    他们涕泪横流的哀求声,就像是某种烈性传染病,迅速击溃了其余豫州府兵心中本就不多战意。

    一时间,叮叮当当的兵刃坠地声四起……

    待到山谷内再无站立之人后,陈胜才再一次抬起手,做了一个握拳的手势。

    鼓声骤停。

    稀稀拉拉的攻势也跟着停止。

    见到战斗结束,一名等候依旧的传令兵才手捧着一个竹筒,躬身上前:“启禀上将军,陈县急信!”

    陈胜接过竹筒转动着瞄了一眼,二羽!

    “陈婴何在!”

    他高喝道。

    “末将在此!”

    披坚执锐的陈婴越众而出,快步行至他面前,抱拳行礼。

    陈胜:“组织弟兄们打扫战场,收束降兵!”

    陈婴:“唯!”

    陈胜拿着竹筒,转身寻了一块能坐的青石一屁股坐下,而后捏碎竹筒,取出绢布抖开,细细查看,就见:‘陈郡守陈胜将军敬启……’

    陈胜讶异的挑了挑眉头,直接跳过内容,看向最后便的落款——张平。

    一看见这个名字,陈胜心下就知道冀州战场有变!

    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

    先前太平道诸多高层不遗余力的连封书信拉拢他,是因为他有拉拢的价值!

    但这个价值,从他囚禁李信的那一刻,就已经失去了……

    所以,要没事,张平不会再亲自给他传信。

    陈胜仔细阅览张平的手书。

    书信上,先点明了颍川之事,言颍川郡守许由,曾以桑梓之情,多番请求他出兵攻打陈郡,以解颍川之围,他念在他太平道天军与陈郡义军同属反周义军的情面上,拒绝了许由的请求,将颍川让给了他陈郡。

    看到这个“让”字,陈胜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轻声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人情要卖在明处……”

    此事,张平要不说,他还真不知道有这一出儿。

    虽然他并不惧太平道出兵,围陈救颍川。

    他留在陈县的那一万五兵马,防的就是这个。

    不过张平卖他的这个人情,他还是心领了。

    点明人情之后,张平才开始说正事:五月初四,左中郎将李牧,领兵五万,穿插冀州奇袭青州太平道大本营临淄,宋义大败,大军南移至北海一代,巨鹿太平道本部兵马危矣,请求陈郡出兵,自陈留北上,攻打王翦军后方粮仓hd,解巨鹿之围。

    看完张平手书的瞬间,陈胜脑海中就已经勾勒出了冀州战场的局势图。

    冀州呈横向带状分布于兖州以北。

    巨鹿位于冀州中心。

    王翦军自司州出冀州,陈兵于巨鹿以西。

    青州位于兖州东北角,也就是巨鹿以东。

    先前巨鹿太平道本部,背靠青州宋义部的三四十万兵马,进可攻,退可守。

    而今李牧来了一招孤军深入,一战打得宋义移师南下,等于是抄了巨鹿太平道本部的退路。

    再加上大部分地域都仍处于吕氏父子控制之下的兖州……也就是说,眼下的巨鹿太平道本部,四面皆敌!

    不过看似四面楚歌的绝境。

    实则只有西南部王翦所部,乃是实打实的威胁!

    孤军深入的李牧,看似气势如虎,但实则在他选择孤军深入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对巨鹿太平道本部的威胁性,他占据临淄,不过是为了辅助王翦军,前后夹击巨鹿的太平道本部。

    至于兖州的吕氏父子,守土尚且自顾不暇,更别提打出兖州,配合王翦围攻巨鹿太平道本部。

    所以,只要能趁着王翦军主力与巨鹿太平道本部对垒之事,一举抄了王翦的大后方。

    巨鹿之围,不攻自破!

    ……

    陈胜思虑了许久,巨鹿之围,他恐怕还得想法子去解!

    抛开各自的信仰与立场不谈,眼下他陈郡与太平道,乃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一旦太平道真完犊子了,朝廷调转枪口立刻就会来围攻他陈郡!

    大周朝廷两百多万兵马!

    他陈郡拿什么去挡?

    需知,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所以,太平道现阶段就完犊子,不符合陈郡的利益!

    不但不能让太平道完犊子。

    还得想法子扶太平道一把,好让太平道能和大周朝廷再有来有回的多打两年……

    这样,他陈郡才能用最小的代价,博取最大的发展!

    但怎么个去法儿,也有说道……

    搏浪军,始终是悬在陈郡头顶上的一柄利剑啊!

    这柄利剑不除,陈郡的防务就得牵扯他极大一部分军力。

    而且这种撩拨大周朝廷神经事,必然不能他亲自出马。

    非是怕触痛朝廷神经,引得朝廷发兵来攻。

    而这种触痛朝廷神经行为,必然会引来朝廷发兵来攻。

    他必须得留镇陈郡,预备调集兵马迎敌!

    “阿爹和刀叔都不行……”

    陈胜拧着眉头沉思着。

    虽然陈守与陈刀的指挥风格迥异,但都比较倾向于正面作战。

    而奇袭王翦大后方,需要的是一个灵活的将领,最好是一位擅长打运动战的将领。

    他麾下的将领中,季布有这方面的潜质,但也还欠缺些火候,暂且不能独当一面。

    陈七、陈九他们就更不必说了,这一批人陈家人虽然忠诚没得说,但追究是老了,思维僵化,跟不上红衣军前进的脚步,后续还得任用一些得力的将校,将他们一点点的换下来,调离到其他无关紧要的位置上。

    至于陈婴,优秀是优秀,但沉稳有余而变通不足,后续也会朝着正面作战的方向培养……

    陈胜左思右想许久,发现除了自己,还真找不到其他合适的将领。

    嗯,也不是完全没有。

    李信就挺适合干这个活计的。

    可惜李信熬鹰的火候也还不到,现在放他出来领军,是祸非福。

    ‘看来稷下学宫科兵的招生规模,还得再扩大啊。’

    陈胜心下想道。

    他会心生次念,不单单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将领,去突袭王翦的大后方。

    还因为,颍川之战已落下帷幕。

    红衣军,又要扩军了……

    这一轮扩军,他预备再增加两个师的编制,合共十万兵马。

    粮秣的问题,在攻下颍川之后,已经暂时得到了缓解。

    颍川富庶,且去岁旱情并不严重,郡中诸世家大族存粮极多,供养十万兵马,绰绰有余!

    但将领的问题,情况堪忧。

    据陈胜此次亲自领兵入颍川作战的过程中,对麾下各级军官的观察,当前师一级和团一级的将领,大都还不具备与他们的职位相匹配的能力。

    冷兵器战争时期,一位将领有无才干,简直就和和尚头上的虱子一样,明摆着的!

    只需在行军或作战的过程之中,登高一望,便能根据军阵、士气,以及对于军令的反应速度,迅速判断出一位将领到底是有真能打悍将,还是中看不中用的银样镴枪头。

    目前他麾下,佼佼者如季布,指挥军队之时都时常还会有手忙脚乱的情况……

    但有一说一。

    如今哪怕是表现最差的团,情况也比当初赵四率领的那个一盘散沙的曲,要好很多很多。

    这得益于一大批稷下学宫培养出来的营连级军官,填充到了红衣军中,搭建起来红衣军的指挥系统。

    ……

    ‘希望我能撑到你们都成长起来吧!’

    陈胜感到有些疲惫的双手捂脸,用力的搓了搓麻木的面颊,搓出了一手的泥垢和面油。

    适时,陈婴的声音响起。

    “启禀将军,敌将姬列带到!”

    陈胜放下双手,就见陈婴站在自己面前,抱拳行礼,在他身后,一名胡须打理整整齐齐、似乎还抹了一层油的狼狈中年将领,被两名红衣军将士强按着,跪倒在地。

    “你就是姬列?”

    陈胜轻笑着开口道。

    “乱臣贼子!”

    姬列固执的昂着头,怒视着陈胜,破口大骂道:“甿隶之子,婢……”

    “啪!”

    他话还未说完,就被按着他的一名红衣军士卒,狠狠一个大嘴巴子甩在了他的嘴上,打落了他半嘴牙,直接将他还未吐出口的污言秽语给堵了回去。

    “很好!”

    陈胜笑吟吟的冲那名动手的士卒比了一根大拇指,“兄弟,叫啥名儿?”

    那名对姬列怒目而视的红衣军士卒,听到陈胜的话语,抬起头来羞赧的抱拳道:“回,回上将军,标下唤作周豹,陈县长安坊人氏。”

    “长安坊?邻居啊!”

    陈胜笑吟吟的颔首,并未有在乎他那点小心思:“谢谢你替我维护了我娘,我手里还有一个下期稷下学宫的名额,回头你告诉你的上级,让他将你的名字一并报上去。”

    周豹大喜,连忙单膝跪地,高呼道:“标下定为上将军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好了!”

    陈胜伸手遥遥虚扶,无形的温和力道将周豹从地上扶了起来:“咱红衣军不兴这个!”

    “谢上将军!”

    周豹激动得浑身颤栗,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就此改变了。

    “至于你……”

    陈胜垂下目光,阴冷的看着仍昂着脑袋的姬列:“你很有骨气,不愧是宗室子弟,我这人,打小就特别佩服有骨气的人,既然你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拖下去,砍了!”

    姬列愣了愣,似乎是不相信陈胜真敢杀自己。

    直到押解着他的两名红衣军将士拖着他往后走,他才勐然惊醒,跳着脚就要开口求饶。

    然而他求饶的话语还未能说出口,就已经被周豹眼睛手快的一把将汗巾塞进了他的嘴里。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姬列拼命的挣扎着,目光死死的盯着陈胜,似乎是在等待陈胜打破这场吓唬他的戏剧,重新请他回去,好生相待。

    然而,直到陈胜的声音,从他的视界中消失,他也没能等到陈胜开口。

    他对陈胜最后的记忆,就是那张双眼散发着阴冷的光芒,面上却仍带着丝丝笑意的惊悚面容!

    不一会儿。

    周豹就提着姬列死不瞑目的血淋淋头颅,前来复命。

    陈胜看了一眼,就挥手命他拿下去,挖个坑埋了。

    待到周豹走远之后,陈胜才一抬眼,看向仍旧垂首伫立在自己面前的陈婴,澹澹的道:“多把精力放在带兵上,这样的小心思,少动……我不喜。”

    陈婴抱拳,毕恭毕敬的回道:“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