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大周不良人TXT下载 > 大周不良人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古奥斯男爵的建议(10000字大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六十五章 古奥斯男爵的建议(10000字大章)


    只有同时做到了这两点,他才会跟你真心实意的做菜。

    否则,估计以三师兄龙清泉的性格最多是浅尝辄止罢了。

    “唔,好呀,我倒想看看小师弟你这是准备怎么包紫菜包饭!”

    “其实真的没什么难的。”

    赵洵深吸了一口气,努力表现的平静一些。

    “这个跟包粽子有一些类似。三师兄你应该包过粽子吧?”

    “没有。”

    “...”

    赵洵听到这句话差点背过气去。

    妈呀,三师兄的这番话他真的是没法接啊。

    “啧啧啧,还真的是有些难啊...”

    三师兄看着赵洵的插花手,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惊诧无比的状态。

    啧啧啧...

    小师弟这手艺真不是盖得。

    能够做到小师弟这种地步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三师兄,你拿着紫菜跟我一起包。看好我的手法别激动慢慢来。”

    赵洵心道他对三师兄龙清泉真的不能过于苛责。

    要是要求他严格了,以三师兄的性格突然自尊心受损撂挑子不干了,那血亏的可是赵洵。

    所以当下,赵洵必须要把三师兄龙清泉哄好。

    有时候赵洵真的觉得三师兄龙清泉是个巨婴。

    要想哄好这个巨婴并不轻松。

    但是赵洵必须要去做。

    “哎呀,小师弟你慢一点。你那动作我有些跟不上啊。”

    “啧啧啧...”

    赵洵直是有些哭笑不得。

    三师兄龙清泉的动作有的时候看起来真的挺慢的,就像是开了慢放一样。

    但是不得不说,他有的时候确实能够把事情做到极致。

    就相当于是用时间来换精致程度了。

    “三师兄,最主要的是这里,这里...”

    赵洵此刻甚至开始实打实的进行手把手教学模式。

    目前来看,效果是真的很不错。

    三师兄龙清泉学的很认真,学的也很快。

    “啦啦啦,小师弟我终于包好了一个。你看看,这个紫菜包饭包的如何。”

    三师兄龙清泉在赵洵孜孜不倦的教学下,终于学会了紫菜包饭的正确打开方式。

    赵洵看了看他包出来的紫菜团子,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就是按照这个法子包。三师兄你不是会包嘛,记住了就是这个模式。千万不要翻车。”

    赵洵内心悬着的一颗石头落下了。

    三师兄其实心还是很细的,只要让他认定了一件事然后做下去,多半不会差到哪里去。

    关键是赵洵要在此之前把他引领到合适的方向去。

    如果一开始的时候三师兄龙清泉就跑偏了,那之后即便做出再大的努力也无济于事。

    赵洵并不是一个矫情的人,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好,那我接下来就按照这个模式来包了。”

    三师兄龙清泉得到赵洵的鼓励之后一时间信心暴涨,拍着胸脯保证接下来的紫菜和米饭都交给他来包了。

    这恰恰是赵洵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有一个勤劳无比的三师兄真的是让人感到幸福无比啊。

    有三师兄在,赵洵不会有太多的压力。

    有三师兄在,赵洵可以适当的划划水。

    只要在关键问题上对三师兄龙清泉做出一番指点便足够了。

    三师兄啊三师兄,你可得加油啊。

    这紫菜包饭可是我们书院众人的晚餐呢。

    ...

    ...

    正所谓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赵洵与三师兄龙清泉虽然不能算是血脉上的兄弟,但却是师出同门的师兄弟。

    用赵洵的话说,他们就是伐木累,是一家人。

    既然是一家人自然不说两家话。

    以目前赵洵跟三师兄龙清泉相处的状态来看,还是十分不错的。

    紫菜包饭的进度完成的很不错。

    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够包出书院所有人吃的量。

    当然,紫菜包饭这个东西别看叫做“饭”,但实际上并不能够当做主食。最多是充作一个饭后的甜点罢了。

    赵洵很清楚他还得准备出一个能够使得所有人吃饱的正餐。

    “三师兄,你吃过洋芋擦擦吗?”

    “洋芋擦擦?”

    三师兄龙清泉听罢之后连连摇头。

    “这是什么东西,闻所未闻。”

    赵洵笑道:“洋芋擦擦其实就是一种土豆的做法,是先把土豆擦好,裹上面粉然后放到蒸笼里去蒸。蒸好之后再进行一番炒制,炒好了之后呢就可以吃了。味道呢十分的特别,我保证你吃上一次之后就会彻底的爱上了。

    “啧啧啧...”

    三师兄龙清泉当然是无条见的相信赵洵的,赵洵也从未让他失望过。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赵洵表现的很出色,接下来就是要尝试一下这个洋芋擦擦了。

    对此,三师兄龙清泉表示很期待。

    “好呀,那我们可得好好的尝试一番,看看这洋芋擦擦的味道究竟好吃到什么程度,能够令小师弟你垂涎欲滴。”

    “哈哈,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的啦。”

    赵洵一时间只觉得尴尬不已。

    什么话叫三师兄龙清泉那么一说就似乎变了味道了。

    不过也罢。

    他现在也无法保证洋芋擦擦的味道究竟能不能够满足所有人的口味。

    但是总归要试一试才知道。

    洋芋擦擦做起来并不困难,应该可以算得上是一道家常菜。

    但即便是家常菜也可以令人很满意。

    赵洵既然已经决定做这道菜了,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的犹豫。

    “我们开始行动吧,三师兄。”

    “嗯,好的。”

    ...

    ...

    首先赵洵先按照步骤把土豆去皮,再擦成条形。

    然后他再将土豆条裹上了面粉,随后放到锅里去炸。

    沸腾的油汁里一浸入土豆条,瞬间就刺啦刺啦的响了起来。

    这对于赵洵来说是在熟悉不过的了。

    他以前不仅经常会炸制一些洋芋擦擦,还会炸薯条,炸丸子等等。

    炸制食物是最能够给人带来快感的。

    不论是什么人,只要尝过炸制食品的味道之后就再也停不下来。

    至于三师兄龙清泉则是完全不同的一种状态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亲眼见到有人在他面前炸制食品,却是十分的好奇了。

    对于三师兄龙清泉来说,亲眼看到赵洵进行洋芋擦擦的炸制十分的解压。

    看到原本干瘦的土豆条裹了面粉之后在油锅里变得蓬松,变得柔软,确实是非常的过瘾。

    “啧啧啧...小师弟,你的这手法真的是越来越专业了啊,若不是知道你是成国公世子,我真的要怀疑你是不是厨子出身了。”

    在这个时代讲究的是君子远庖厨。

    读书人一般是不屑于进厨房做饭的。

    若不是赵洵的到来改变了众人的这一看法,怕是书院之中的大部分人都还会认为做厨子是一件极为没有前途的事情。

    但是赵洵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改变了这一看法。

    现在在他们心中,做料理是一件很有身份的事情。

    “哎呀,三师兄过誉了啊。我其实真的没有你说的那么的优秀,真的...”

    赵洵一时间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三师兄,要不你也来试试。炸洋芋擦擦的时候一定要注意遛边放,千万不要放的太勐。不然容易溅出油不说,还很可能会导致口感受到影响。咱们也不求能够做到多么完美的程度,不过该有的水准还是要保持的。”

    其实洋芋擦擦炒跟炸两种做法都有,无外乎是油汁放的多少的区别。

    赵洵觉得既然书院的师兄师姐们没有吃过,那么不妨把两种口味都尝试一下,看看他们更喜欢哪种。

    不管书院的师兄师姐们更喜欢哪种,赵洵都可以满足他们的口腹之欲。

    当然一切的前提是书院的师兄师姐们能够挑出来一种。

    若是他们两种都不喜欢的话,赵洵也就没有什么好办法了。

    “嗯你就放心吧小师弟,我龙清泉做菜你应该可以放心的。”

    三师兄龙清泉自信的拍了拍胸脯道:“啧啧啧,接下来你去看好吧。”

    ...

    ...

    事实证明,三师兄龙清泉果然没有吹嘘。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三师兄龙清泉的完成度还是相当高的。

    洋芋擦擦不论是外形还是口感都是相当的不错。

    赵洵只尝了一口,就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

    “很不错啊,三师兄你第一次能够把菜做成这个地步那是相当不错的了。”

    赵洵先是表扬了三师兄龙清泉一番,随后话锋一转道:“不过三师兄你有没有察觉出来一个小问题啊。那就是你做炸洋芋擦擦的时候很容易出现炸的过焦的情况。这就是火候掌握的问题了。火候若是掌握的不妥当,那问题还是相当大的,会影响到菜肴的口感。随意我觉得你还是炒制好一点,因为炒制洋芋擦擦的时候火候相对来说要好控制一些。”

    “嗯...”

    三师兄龙清泉对赵洵的套路那是相当的熟悉了,一听赵洵这么说就知道自己炸的洋芋擦擦肯定是有不小的问题。

    不然小师弟也不会这样欲抑先扬。

    “行吧,那我再试试炒制洋芋擦擦,看看跟炸制比起来区别主要在哪里。”

    三师兄龙清泉挠了挠头道:“小师弟啊,这次还是得多亏了你。若是没有你,我肯定无法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在哪里的。”

    三师兄龙清泉是一个无比自傲的人,对此他自然也是心中有数。

    赵洵能够一直在旁边给予他指点,他也是很感激的。

    “哈哈,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就见外了。”

    赵洵双手一摊道:“还有,三师兄你能够把菜做好那也是我们的福分啊。吃一口现成的他不香吗?”

    ...

    ...

    “王子殿下,来自艾伦洛尔大陆卡斯帕王国的圣骑士团近日发来了一些零星的信号。”

    古奥斯男爵很是恭敬的冲哈利波茨曼王子微微顿首算是表达敬意。

    “唔...”

    哈利波茨曼王子略微感到有些惊讶。

    对他来说,这可以算得上是近些日子来最好的消息了。

    之前他们与圣骑士团一直处于失联的状态。

    不管怎么说只要有消息就是好事情。

    怕就怕的是一直联系不上,这样一来彼此双方之间就会越来越澹漠。

    甚至有可能因此产生仇隙。

    而且圣骑士团中只是出了一些叛徒,又不是所有圣骑士团成员都背叛王国了。

    此刻敢于与他们联络的人,肯定是忠诚的一方,不会有什么坏心思。

    “是谁发来的消息?”

    “是亚美尼来卡。”

    古奥斯男爵毫不犹豫的说道:“亚美尼来卡是一个很忠诚的人,这一点我敢肯定。王子殿下,亚美尼来卡说圣骑士团遭受了重创,如今他们四分五裂,无法汇聚抱团。这是一件很要命的事情。因为无法汇聚就意味着他们彼此之间是被分隔开的。一个抱团的圣骑士团无所畏惧,但是成员们一旦彼此之间分割开了,面临对手的突袭时就会显得手足无措。”

    “...”

    哈利波茨曼王子的面容很是阴冷。

    “意思是,现在还是无法知道具体是谁背叛了圣骑士团?”

    他以为这个亚美尼来卡能够带来多么有用的信息呢,可是现在看来也不过是都是虚妄。

    “是的。目前来看,是无法弄清楚这一切的了。”

    古奥斯男爵多少显得有些沮丧。

    “可能我们还需要时间,唯有时间能够检验一切。”

    “时间时间,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啊。我们在这个大周世界帮不到那边什么,我真的担心父王的安危。”

    哈利波茨曼王子听到这里实在是无法再保证冷静了。

    眼下确实是十分特殊的一个时期。

    圣骑士团最大的职责就是保卫国王,保护王室成员的安全。

    一旦圣骑士团中有人叛变,圣骑士团被冲散,整个王室都将直面危险。

    若是哈利波茨曼王子此刻在卡斯帕王国,多少还能够帮到一些忙。

    可问题是眼下他根本就不在王国之中,在这里他对于王国的帮助,对于父王的帮助几乎为零。

    这是哈利波茨曼王子最不想看到的局面。

    “王子殿下,请您一定要保持冷静。愤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反而会使得人处于癫狂的状态不能自拔。”

    “...”

    哈利波茨曼王子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近乎崩溃的状态。

    “我能怎么办?我现在到底能够怎么办?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

    哈利波茨曼王子显然显然听不进去任何的劝说。

    他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的迷茫之中。

    “王子殿下,您一定要冷静。毕竟这个世界还有这么多的人族子民等待着您的领导。不久之后腐蚀者就会挑起战争。到了那时您将发挥出举足轻重的作用。”

    唔...

    哈利波茨曼王子听到这里之后基本上已经冷静了下来。

    不得不说,眼下的形势当真是叫人沮丧万分。

    但越是如此他越要振作起来。

    如果他垮下来了,那这整个人族大军就真的是群龙无首了。

    “古奥斯男爵,本王子现在该怎么做?”

    冷静下来之后,哈利波茨曼王子第一时间圣骑士古奥斯男爵询问。

    在他看来,古奥斯男爵能够给到他最有用的建议。

    毕竟一直以来古奥斯男爵都是这么做的。

    “尊敬的王子殿下,请您一定要跟书院方面商量好,毕竟此刻书院是我们最大的依靠。”

    古奥斯男爵还是能够把问题看的很透彻的。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如果仅仅靠人族自己,是难以抵挡腐蚀者联盟的入侵的。

    这也是他们为何来终南山,为何摒弃前嫌跟其他艾伦洛尔的部族坐在一起共事。

    大家之前或许都有矛盾,但是面对共同的敌人,面对腐蚀者他们必须要摒弃前嫌才行。

    这个时候如果他们仍然互相攻讦,那将会面临灭顶之灾。

    “这个自然。不过书院方面一直都很强势。如果让书院方面占据了主导权,本王子担心会对我们不利。”

    哈利波茨曼王子还是一个十分要强的人。

    在他看来,保持相对的独立性十分的重要。

    联盟固然是一个联盟的,但是在某些问题上还是需要保持自己的观点。

    如果什么事情都是书院说了算,那用不了多久书院方面就会认为自己才是主宰。

    这是哈利波茨曼王子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的。

    “嗯,所以王子殿下要张弛有度才行。”

    古奥斯男爵清了清嗓子道:“眼下来看,书院方面还是保持的不错的。他们给了我们领地,还给予我们法阵作为防护,并没有太过干涉我们部族自己的事情,也给了我们一定的空间。后续接洽的过程中,王子殿下可以尽可能的给到他们一个明确的信息,告诉他们我们的底线在哪里。唯有如此,才能让他们明白,我们合作的临界点在哪里。”

    “本王子明白了。”

    听了古奥斯男爵一番话,哈利波茨曼王子可谓是恍然大悟。

    以往他总是被赵洵带着节奏走,很难明确的表达自己的意愿。

    长此以往,王子殿下自然会习惯了赵洵做主导。

    要想改变这种模式,就必须要在某个问题上明确的表达出来自己的意愿,这样才不会落得一个盲从者的局面。

    “等一会我便亲自去书院,借着扩修魔法阵的由头跟赵洵好好聊一聊。赵洵是一个聪明人,本王子相信只要点上一点,他立刻就能够明白本王子的底线在哪里了。”

    哈利波茨曼王子毅然决然的说道。

    “嗯,如此就好。”

    见到哈利波茨曼王子终于开窍了,古奥斯男爵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

    ...

    亡灵族长巫奥里斯终于看到了眼前的这座大山。

    终南山!没错,这就是传说中的终南山。

    和一开始比起来,巫奥里斯现如今更加习惯于这个世界的一切。

    花草树木,乃至于一切生灵。

    唯独对这座名为终南山的大山他充满了敬畏。

    敬畏源自于暗黑之神撒旦的警告。

    撒旦曾经十分明确的表示,要求他们对于书院方面警惕一些。

    尤其是警惕书院中的修行者--山长。

    山长是一个无比强大的修行者,强大到令所有竞争对手都不敢直面其锋。

    在这个世界,山长就是主宰,就是一切。

    这是巫奥里斯从撒旦嘴里得到的最为有用的信息。

    巫奥里斯坚信撒旦是不会骗他的。

    所以他自然要谨小慎微。

    若是盲目出手,很可能会毁了一切部署。

    撒旦并不是要入侵书院,撒旦是要入侵这整个世界。

    所以第一步一定不能走错。

    一旦第一步走错了接下来的一切都会跟着错。

    这是一系列的连锁反应,是避无可避的。

    当然了,巫奥里斯也很清楚,所谓的书院对手跟他的路数完全不同。

    所以他决定先采取试探的方式,在明确对手的套路之后再行决定具体的应对模式。

    所以他先派出了亡灵骷髅兵进行侦查。

    这种侦查兵最大的优势就在于轻便。

    他们可以动若脱兔的移动,可以肆无忌惮的进行跳跃,避开一切耳目。

    他们的重量十分轻,所以发出的声响也十分的小。一般人根本难以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巫奥里斯很清楚终南山中的那些人也是同理。

    接下来就让他看看会发生什么吧。

    ...

    ...

    赵洵这几日总觉得心神不宁,就像是被人下了降头一样。

    可是他又具体说不出问题出在了哪里。

    这种感觉真的是别提有多难受了。

    无奈之下赵洵只得去找六师兄卢光斗跟青莲道长吴全义咨询。可是二人都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赵洵直是无奈极了。

    “三师兄,你能给我点建议吗?再这样下去我非得魔怔了不可。”

    自己的状态只有自己最清楚,对此赵洵乃是心知肚明。

    如今三师兄龙清泉已经是他最后的依靠。

    若是连三师兄龙清泉都无法给予他建议或者对策的话,赵洵一时间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嘛...”

    龙清泉挠了挠头道:“小师弟啊,我觉得恐怕还是更腐蚀者入侵有关。”

    听到这里赵洵心中登时咯噔了一声。

    腐蚀者无疑是他最近最不希望听到的名字。

    腐蚀者和撒旦这两者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可以说有撒旦的地方就有腐蚀者。

    反之则不同。

    撒旦是主导,腐蚀者是刀子。

    大概可以这么理解。

    “前几日山长说腐蚀者已经距离终南山相当近了。这么看来的话,他们确实应该很接近我们了。”

    赵洵叹了口气,近乎本能的摇了摇头道:“三师兄啊,要真是如此的话,岂不是说我们现在随时都暴露在腐蚀者的阴影下。随时都可能遭到他们的攻击?”

    “是这个道理。”

    龙清泉点了点头道:“腐蚀者肯定不会一下子就大举进攻,他们肯定会发动一些试探性的进攻,接下来才是考验我们的时候。要是我们能够稳稳的确定腐蚀者进攻的路线,接下来才能做到有的放失,进退有度。相反,若是我们对对手的动向毫不了解,毫不知情的话,面对的压力无疑太大了。”

    “嗯...”

    赵洵对三师兄龙清泉所说的话深以为然,在他看来,三师兄龙清泉还是一个十分善于忖度对手动向的人。

    “那么我们怎么才能确定腐蚀者的动向呢?”

    “这个嘛...”

    龙清泉笑了笑道:“观心术肯定是不行了。因为观心术只是对活人有效。而腐蚀者中大半都是死人。对一些亡灵族动用观心术在我看来和对牛弹琴也没有什么区别。”

    龙清泉顿了顿,继而接道:“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引诱他们上钩。以此来获得第一手的情报。”

    “引诱他们上钩?三师兄你的意思是要我们主动卖破绽?”

    听到这里的时候赵洵直是惊讶极了。

    “然也。”

    龙清泉笑了笑道:“知我者,小师弟也。其实呢,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艰难,关键在于啊,我们要懂得取舍,懂得让出一部分东西来让对方抓住。这腐蚀者肯定也是狡猾无比的。他们不见到破绽是肯定不会跳出来的。所以我们必须要这么做。”

    经过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么一番点拨,赵洵算是听明白了。

    让出一部分破绽是为了引诱腐蚀者现身。

    这么做的核心目的是让腐蚀者明白终南山也并不是铁板一块,浩然书院也是有破绽的。

    唯有如此腐蚀者才会放松警惕,才会更加明显的跳出来进行一些大胆的动作。

    可以说这个举动是相当关键的,要是不这么做很可能会导致局面陷入僵持状态。

    而这恰恰是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的。

    “嗯...如此的话,接下来我们倒是要想想怎么卖破绽了。三师兄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赵洵心道能者多劳。

    既然这主意是三师兄龙清泉提出来的,那自然要由三师兄多多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了。

    一旦三师兄龙清泉能够给出一些具体的有针对性的建议,对于书院接下来的布局那是相当有好处的。

    人就怕捧。

    一旦被人捧了,就会飘了。

    三师兄龙清泉也是同理。

    他被赵洵拍的飘飘欲仙,哈哈大笑道:“小师弟啊,其实这也简单。你觉得腐蚀者最想要看到的是什么?”

    “呃...”

    赵洵听的直挠头。

    “应该是活物吧?”

    “然也。”

    “腐蚀者唯有杀死活物才能依靠尸体来复制。所以我们师兄弟可以幻化成一般的猎户,出没于终南山附近,吸引腐蚀者上钩。”

    幻化成一般的猎户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六师兄卢光斗精通于易容术。

    只要有六师兄卢光斗在一旁进行易容,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许多了。

    “嗯...其实这样看的话,确实很值得一试。”

    赵洵目前还是比较认可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方桉的。

    目前看来这个方桉没有任何的短板,而且也不会伤害到无辜的一般人。

    只要他们齐心协力,接下来就能够将腐蚀者彻底吸引上钩。

    ...

    ...

    “易容术?我了个乖乖,小师弟你咋又突然想起易容术了呢?”

    六师兄卢光斗听到这里的时候着实是吓了一跳。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师弟如此谨慎的一个人会又想要激进的使用易容术。

    卢光斗本能的朝一旁的龙清泉看去。

    “三师兄,这该不会是你的主意吧?”

    “然也。”

    龙清泉很是得意的点了点头道:“六师弟啊,其实易容术本身并不是目的,它只是一个手段,一个令腐蚀者落入我们圈套的手段。为了吸引腐蚀者上钩你就多付出一些吧。老六啊,还记得山长他老人家说过的话吗?能者多劳啊。你既然十分擅长于易容术伪装,这个时候自然要站出来啊。要不然的话,我们岂不是少了一个得力的助手?”

    “...”

    不得不说,三师兄龙清泉这番话说的确实很扎心。

    赵洵心道要是听到三师兄龙清泉这番话的是他的话他肯定会感觉受不了。

    好歹也是个师兄前辈,做事情的时候就不能躲考虑一些吗?

    六师兄咋就成了助手呢?

    好在六师兄卢光斗也许平日里被摧残的习惯了,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嘿嘿一笑道:“既然三师兄你都这么说了,接下来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稍顿了顿,卢光斗双手一摊道:“说罢,你们想要打扮成什么样子。”

    “猎户,就把我们易容化妆成普通的猎户即可。终南山中野兽极多,所以猎户的数量也不少。腐蚀者若是入侵终南山,他们的探子最有可能接近的就是猎户。而且有一点,你也得加入进来。”

    “嗯?”

    面对龙清泉近乎命令的话语,卢光斗并没有觉得有何不妥。

    “这个意思是说,我们这次要全部出动了?”

    “不错,就是全部出动的意思。”

    龙清泉闻言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卢光斗的判断。

    “除了留下一部分师弟师妹陪伴山长。与我们相熟的就全部出动。只有广撒网才能够快速的捕捉到腐蚀者的信息。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觉得还是要有相当程度上的主观意识才能够捉到这些腐蚀者的。”

    “嗯...”

    对于三师兄龙清泉的这个判断,卢光斗还是表示认可的。

    毕竟三师兄龙清泉是书院之中除了山长和小师弟赵洵以外最能够装逼的人。

    而且书院的一众弟子都已经习惯了。

    所以面对龙清泉此刻的装逼行为,卢光斗并没有觉得任何的不妥。

    “哈哈,这么看来的话,我们确实应该好好的打扮一下了。先从谁开始?小师弟?”

    卢光斗第一个朝赵洵望去。

    这可是把赵洵给吓了一跳。

    “啊,为啥第一个是我?”

    “哎呀,小师弟你也不要紧张嘛。反正早晚都得来,早点的话也好,至少不用再惦记这件事了,你说是吧?”

    “嗯...”

    赵洵仔细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

    “好吧,那就来吧。不过六师兄啊,你下手能够轻点不?”

    一想到六师兄之前的那铁砂掌一般的样子,赵洵就心有余季。

    “放心好了,小师弟,对你我会很轻的。”

    ...

    ...

    折腾大概一个时辰,书院一行人等总算是做好易容术。

    易容术核心是要换皮。

    当然不是真正换掉一层皮,而是在一定的基础上进行调整,确保换上的皮跟原先的完全不同。

    至少乍一看上去不能看出明显的破绽,至于接下来能否看出端倪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通常来说易容术的人都会避免跟行家近距离接触。因为这样有着相当大的风险。

    越是行家里手,越是容易看出端倪。

    越是行家里手,越是会见微知着。

    “其实呢,事情也没有那么的复杂,我觉得呀我们只要一出面,腐蚀者就会像苍蝇一样凑过来了。”

    易容术搞好之后,三师兄龙清泉很是得意的托着下巴在镜子面前摆弄了许久。

    对他而言,易容术的意义就在于可以完全换一个活法。

    这种另类的体验还是拥有相当巨大的吸引力的。

    面对着不同的人,面对着不同事物,活法完全不同。

    这简直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般。

    “嗯,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我总觉得似乎哪里有些问题。”

    赵洵总觉得三师兄龙清泉的话听起来怪怪的,可是他一时间又无法说出怪在哪里。

    “嗯...”

    “似乎用腐蚀者像苍蝇一样凑过来不太好吧。据我所知,苍蝇只会主动的向臭东西靠近。”

    “...”

    不得不说,六师兄卢光斗实在太擅长补刀了。

    本来呢赵洵和龙清泉恐怕都没有往那个方向想。

    但是经由他这么一番补刀,就很难不往那个方向想了。

    赵洵内心很是无奈啊。

    六师兄啊六师兄你说说你做点什么不好,为啥子非要在这个时候补刀呢。

    你补刀就补刀吧,能不能不要补的这么准,这么狠?

    这换做是谁顶得住啊。

    当然了,六师兄卢光斗显然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他依然傻傻的站在那里。

    直到三师兄龙清泉的面色开始变得铁青,他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本能的向后退了几步。

    “咳咳,咳咳...”

    “其实呢,问题也没有那么的可怕。”

    赵洵知道这个时候他要站出来把局面往回拉了,便清了清嗓子引开话题道:“我觉得吧腐蚀者也不会一下子都凑过来。即便是他们要试探虚实也肯定是只派出一小部分进行侦查。这样我们即便跟他们正面相遇也不会有太大的压力。是吧,六师兄?”

    赵洵如此明显的给六师兄卢光斗解围,他如何会听不出?

    此刻卢光斗的内心满是感激,连忙点头应道:“对,小师弟说的对。”

    ...

    ...

    打扮成猎户并不像赵洵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即便仪容再容易模彷,很多时候仪态和动作习惯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当然,此番赵洵等书院弟子只是希望暂时以猎户的身份避开对手,并没有想着长期以这个身份进行生活。所以差不多就行了,也没有要求过高。

    出浩然书院,一路在终南山之中穿行,赵洵等人感受到了阴冷肃杀的气氛。

    这是以往他们绝对没有感受到的。

    毫无疑问,腐蚀者是真的靠近终南山了。

    山长所料没有错,在经过了最初的一番探索之后腐蚀者们也开始肆无忌惮起来。

    这种时候必须有人站出来刺探敌情,必须要保证知道敌人的动向。

    否则很容易出现被敌人偷袭的情况。

    这是赵洵无论如何也不希望看到的。

    毕竟对他来说书院就是他第二个家,赵洵无论如何也不希望看到书院出事。

    “三师兄,这里的煞气越来越重了。我感觉腐蚀者出现的可能性不小啊。我们还是小心为上。”

    “嗯,我也闻到浓厚的煞气了。这帮家伙还真的是挺能折腾的。不远万里跑到这里,不过他们找错了人。书院岂是他们能够轻易欺负的。我们但凡有机会,也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一番,告诉他们谁才是王者。”

    高傲的三师兄龙清泉昂起了头,十分霸气的作出了回应。

    对此,赵洵自然是感到很欣慰的。

    且先不说三师兄龙清泉的实力如何,光是有这份气势在就足够震慑敌人了。

    六师兄卢光斗则显得谨慎低调的多。

    在他看来,面对腐蚀者书院还是有不少破绽的。

    盲目的自信没有任何的好处,只会让自己麻痹大意。

    适当的谨慎有助于他们发挥出自己的实力。

    毕竟人只有被逼到绝境的情况下才会发挥出自己最大的力量。

    “前面有一处小溪,我们去那边看看。”

    就在这时赵洵发现了一处小溪,他走到近前发现小溪边竟然有血迹。

    赵洵不由得大吃一惊。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血迹呢。”

    三师兄龙清泉也蹲下身子沾了些血,皱着眉头道:“这应该不是动物的血。”

    言外之意不言自明。

    结合起附近浓重的煞气,书院一众弟子基本上已经可以判断是腐蚀者在这附近了。

    腐蚀者的威胁性还是相当巨大的,所以三人并没有掉以轻心。

    他们结伴按照一定的顺序向前挺进,小溪很长,所以他们要走到深处需要不少的时间。

    越往前走,煞气便越浓重。此刻赵洵已经被熏到了需要捂着鼻子的地步。

    这当然不是一个好现象,因为这意味着腐蚀者就在他们附近,随时可能会跳出来。

    这对于众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威胁。

    “小心一些小师弟,草丛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三师兄龙清泉的反应最为敏捷,他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异样,随后做出了本能性的拔剑应对。

    “嗯...”

    赵洵还是相当谨慎的,不过他还是没有拔刀,只是将手攥在了刀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