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我靠玄学成为顶流TXT下载 > 我靠玄学成为顶流 > 第 20 章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 20 章


    酒店到了。

    李浅儿见助理只按了她那一层的电梯, 便开口说,“我自己上去就好,你也去休息吧。”

    “我还是先送你到房间吧。”助理摇摇头。

    “这么晚了不用麻烦了。”李浅儿一面说一面按键, 刚好到了助理那一层,“快去休息吧。”

    “可是……”助理犹豫。

    话还没说完便被李浅儿打断, 推着她出电梯,“哎呀去吧去吧, 别可是了。你每天都比我早起两个小时, 再耽误下去你就别睡了。”

    李浅儿一边说一边撵助理, 快速挥手的时候, 还不忘摆出嫌弃的嘴脸。

    助理知道她嘴硬心软, 忍着笑领情。顺着李浅儿的意出了电梯, 只是嘴上还忍不住叮嘱, “那你小心点啊。”

    “放心吧。难道我还能在这儿迷路吗?”李浅儿没好气, 等电梯门关上的时候,还不忘冲助理扮个鬼脸。

    等电梯完全关上,继续上行时, 她才摇摇头, 打了个呵欠,揉揉困倦的眼,自言自语,“……真是比老婆婆还啰嗦。”

    刚说完电梯内的灯便闪烁了一下。只是李浅儿刚好低头揉眼睛,完全没察觉不对。

    一股阴气不知从哪儿钻进电梯里, 在李浅儿身后慢慢聚集, 最后变成一个人形的黑影。

    “叮——!”的一声, 李浅儿的楼层到了。电梯缓缓打开,李浅儿迈步走出去。她一动, 就让低头站在她身后的鬼露出脸来。

    一个瘦小、干瘪,弓着背的老太太。

    老太太慢慢抬头,大概是低头太久,脖子发出“咔。咔。咔。”的声音。

    要是现在有人看见,会惊愕的发现,老太太的眼睛整个灰蒙蒙的,像蒙了层白雾。

    但慢慢的,那层白雾开始缓慢的旋转,缩小,最后越来越快,在她的眼里形成一个小小的漩涡,最后白雾全缩进瞳孔里。

    露出碧绿色的瞳孔。

    仔细看,会发现那是竖立的兽瞳!

    这变化只在瞬间而已。“恢复”视线的老太太嘴角慢慢勾起,裂出个狞笑的同时,细长分叉的蛇信从干瘪的嘴里探出来。

    灵活的嗅了下空气里残留的气味,又迅速缩了回去。

    新鲜的……血肉。

    老太婆肩膀耸动,发出嚯嚯的怪笑。

    李浅儿走在走廊上,越走越困。

    ……奇怪,怎么还没走到自己的房间。

    李浅儿揉揉眼,左右摇了摇头,希望这样能清醒一点。

    “……小姑娘,小姑娘。”

    苍老的声音由远至近。刚开始特别小声,似乎离得很远,但叫第二声时,就近到像是贴在背后,凑近耳边压低声音喊的了。

    吓了李浅儿一跳,猛的一转身,瞪着身后,从门边探出头的慈祥老太太。

    捂着胸口惊疑不定。

    “哎呀,不好意思姑娘,吓着你了吗?”老太太一脸慈爱,从门边探出头来,依旧笑眯眯的看着李浅儿,“老太婆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啊。”

    “没事。”李浅儿定了定神,冲老人家笑了下开口,“老太太,有事吗?”

    “哦,就是想麻烦小姑娘,帮我捡一下东西吧。”老太太保持着探头出来的姿势,身体一点儿没露。一面说着,一面微微扭头,看向地面轻叹口气,“我不太方便。”

    李浅儿顺着老太太的视线,朝地上看去。这才发现,在举例门边两步远,位于走廊中间的地毯上,掉了颗红色的玉珠。

    大约小拇指大小,红艳润泽。

    艳得……甚至有些妖冶,少了正红色应有的正气。

    “小姑娘,能请你帮我捡一下吗?”老太太见李浅儿看见了,又和蔼可亲的重复了一次,“我不太方便。”

    李浅儿刚要答应,突然脑中电光火石,站在那儿盯着地上的红玉珠。

    一直盯着李浅儿的老太太脸上依旧和蔼,只是瞳孔微缩,瞳孔略微变成竖瞳。

    但很快放松,又是一派平和的模样,“怎么了小姑娘。只是麻烦你帮我捡一下就好。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的。”

    “老太太。”李浅儿盯着红玉珠,看都不看探出头的老太太一眼,双手捏紧成拳,垂在身侧,“……你为什么不自己走两步出来捡?”

    老太婆脸上的笑慢慢冷去,面无表情的盯着李浅儿,眼底带着深深的怨恨,声音阴冷,“当然是不方便啊。小姑娘,你帮不帮?”

    李浅儿困难的的吞咽了一口口水,看都不看老太婆一眼,只盯着红玉珠。抖着音艰难开口,“老、老太太,你为什么不方便啊。”

    老太婆没有立刻回答,只盯着李浅儿,阴冷又诡异。半响后才像是压下怒气,阴恻恻的盯着李浅儿笑,拖长音慢吞吞的说,“当然是……因为腿脚不方便啊。”

    腿脚?

    李浅儿抬眼,飞快的瞥了一眼老太太,又迅速收回。干笑着慢慢往后退,一边开口,“不好意思老太太,我太困了,帮不了你的忙,你、你还是打电话找服务员吧。”

    随着李浅儿说话,老太婆的瞳孔已完全变成竖瞳。

    她盯着李浅儿,发现对方一直死死盯着红玉竹,终于觉察出不对,顺着李浅儿的视线,移到红玉珠上。

    看见地摊上扭动、摇曳的影子后,终于面露恍然。

    老太婆一直只从门里探出头,没露一点儿身体。可惜房间走廊上的感应廊灯,却特别人性化,只要有东西经过便回自动亮起,直到对方离开才会自动熄灭。

    就算老太婆有特别小心,不让自己的身体被李浅儿发现,却被廊灯投影出的影子,泄露了秘密。

    落在走廊上的影子,是一条有水桶粗的蛇身!!

    “小姑娘还挺聪明的嘛……”老太婆慢慢回过头,盯着李浅儿裂出笑,蛇信从嘴里吐出来时,细密的蛇鳞也从脖子蔓延,直到额头、眼角才停下。

    一条……长了张干瘪老太婆脸的大蛇!

    李浅儿睁大眼瞪着,往后退的脚一软,一下子跌坐在地上。手脚发软,眼睁睁的看着蛇怪从门边,贴着走廊墙壁滑了出来。

    朝李浅儿滑近时,那张人脸还说着人话。

    “真可惜,你说你干嘛要这么聪明知道呢?要是替我捡珠子的时候,被我一口吞了该多好。虽然死得糊涂,可总比现在死得太清醒,少了许多痛苦不是?”

    怪蛇说话间已经到了李浅儿跟前,浓烈的腥臭味迎面扑来,辣得李浅儿一下子红了眼眶,脸也变得火辣辣的刺痛。

    好像怪蛇散发的气味,都带着腐蚀性一样。

    粗若水桶的蛇身滑过李浅儿,绕着她转了两圈后将她盘在中间,老太婆的脸从李浅儿耳边探出,近距离盯着她发出嚯嚯怪笑。

    “你看看你,脸都吓白了。啧啧啧……估计肉的味道都变差了。没关系,我随便嚼嚼,不细品。”

    嚼……?

    李浅儿怕得眼里开始转泪花,嘴唇抖动想说点什么,却因为喉咙发紧,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

    蛇怪张大嘴,那张老人脸立刻裂到下颚骨,上半张脸耷拉后仰,眼睛却一直睁大瞪着李浅儿。

    蛇怪猛的窜近,正要从头吞掉李浅儿时——

    金色灵光从李浅儿身上迸射而出,蛇怪避之不及,被灵光照耀到的地方立刻被灼烧,它惨叫一声立刻丢开李浅儿。

    心惊胆裂的飞快逃窜。

    金色灵光从李浅儿身上掠出,在空中幻化出金瞳兽的模样,有狮子那么大。

    刚成形,落地瞬间便朝蛇怪急射而去,轻轻松松便按住了想要逃跑的蛇怪。

    “仙师饶我!仙师饶我!我不敢了!我以后不敢了!”被按在爪子下的蛇怪连挣扎的勇气都没,瘫软成一团不住的哀求。

    符纸化成的金瞳兽听都不听,张嘴就朝蛇怪七寸咬下去!

    惨叫声中,蛇尾不断翻滚挣扎,没一会儿便不再动弹。

    直到这时,金瞳兽才逐渐缩小,变成寻常猫咪大小。打着呼噜,脚脚短短的朝李浅儿走来。

    蹲坐在她面前,微微偏头,睁着圆圆眼无辜的瞅着李浅儿。

    好像在奇怪她为什么还坐在地上一样。

    李浅儿?

    李浅儿早就吓傻了好吗?!

    她软坐在那儿,瞪着眼前的金瞳兽,好半响才抖着音出声,“金、金金?”

    这只和苏煦煦养的那只金渐层,长得一模一样啊!

    蹲坐在眼前的猫猫听了,耳朵微微抖动,换个方向继续偏头瞅着李浅儿。

    见她还坐在地上不起来,恍然大悟,一低头,吐出含在嘴里的东西。

    “啪嗒!”一声,一团血肉便砸到地毯上。

    李浅儿下意识低头,等看清那是颗蛇胆后,终于忍不住,眼睛一闭,侧身昏倒在地。

    ?

    幻化成金瞳兽模样的符纸见了,一脸无辜的盯着昏迷的李浅儿,耳朵尖儿抖了抖。

    不要啊?

    幻兽眨眨眼,低头重新叼起蛇胆。化作一团鎏金灵气,重新钻进李浅儿口袋,回复成原本的模样。

    那这颗蛇胆,就拿回去给主人好了。

    主人一定会喜欢的。

    嘻嘻,它真是一只乖猫猫。

    主人笨笨,不会捕猎。乖猫猫帮她叼回去。

    笨笨主人刚将最后一个阴鬼,送去它该去的地方,外放的灵力随剑指翻转,立刻回收。

    等苏煦煦放下手,弹了下没灰的衣角,周围一片宁静,再也不是群鬼聚集的模样了。

    很好。

    苏煦煦左右看看,确定没遗漏后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往回走。

    她住的地方,楼下怎么可以聚集这么多小鬼呢?

    这太不给她这位前元婴修士面子了。

    感应门至左右打开,在大厅跑来跑去的金瞳兽听见动静,扭头看见是苏煦煦,立刻像个小炮-弹一样,肚子贴着地面“胡次次”的朝她冲过来。

    苏煦煦弯腰随手一捞,就把小猪咪抱了起来。

    金瞳兽将前爪搭在她肩膀上,凑到她面前努力到处嗅。

    有好吃的鬼吗?啊?有适合你家小可爱吃的鬼吗?

    苏煦煦无奈,“有好吃的,你肯定早就闻到味道冲出去了。”

    ……哎。

    金瞳兽一听,原本充满期待的圆圆眼瞬间委屈,耳朵也别着,满脸写满了“高兴”。

    这个世界对它这样的小可爱,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不过虽然世界不友好,还好煦煦是爱它的。所以……

    金瞳兽萌萌眼往上瞅着苏煦煦,满脸可爱。

    它可以再吃一团阴鬼气吗?

    金瞳兽冲苏煦煦萌萌的眨了下眼。

    苏煦煦哭笑不得,捏它耳朵尖,“你今天不是已经吃过了吗?”

    ……哼!一团哪里够,它都没吃饱!

    金瞳兽小声的“咪”了一声,直起身将额头抵在苏煦煦下巴上,委屈又无助。

    它都瘦了。

    ……你哪里瘦了啊!

    她天天抱着怎么不知道?

    苏煦煦被金瞳兽黏得没办法,谁能拒绝可爱的小猪咪呢?

    叹了口气,一边打开芥子袋,一边掏出一团阴鬼气递给金瞳兽,“你省着点儿吃啊,只有十个了。我还没找到合你口味的鬼气呢。”

    贴贴煦煦,金金相信你很快就能找到的!么么啾。

    金瞳兽躺在苏煦煦臂弯里,两只前爪抱着阴鬼气,跟吃糖球似的边吃边玩。

    “其实晨姐她们买的那些猫罐头,听说是最好最贵的,不如我们试试?”苏煦煦想了想问。

    话音未落,只见金瞳兽把耳朵一别,直接假装听不见。

    看得苏煦煦头疼。

    她得赶紧才行,不然顶多一星期,金瞳兽就得断粮了。

    嗯,回去就研究一下玄学超话,看看有没有新帖。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