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农门神算小医妻TXT下载 > 农门神算小医妻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关心小孩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二十七章 关心小孩


    和宁是个坚强的孩子,在李卿卿怀里趴了一会儿之后,很快就直起了身子。

    等到吃饭的时候,她已经能自然地说笑了。

    和宁为王,是孤家寡人一个,她的直系亲属都已经没有了,加上她年纪还小,还没有成婚。

    因此,她摒弃了前朝时那奢靡的用膳习惯。

    如果是自己吃饭,便是简简单单的三菜一汤,这还是怕下面的人不敢越过她,特意加了菜。

    若是按照她自己的心意,一饭一荤一素便可。

    今天到李卿卿这里,一桌五个人,难得琳琅满目摆了一桌子。

    她和阿辛分享了信息,说姚氏可能已经在晋国呆了十年八年之久。

    阿辛并没有露出太惊讶的神情。

    和宁小心翼翼地看了李卿卿一眼,忽而说起了当年在王府的趣事。

    “我母亲过世以后,王妃把我带回去教养之前,有一阵子,我所用的饭菜,都是从太妃院子里直接送过来的。每每送到我这里,饭菜都凉了。”

    李卿卿有些惊讶:“你一个小孩子,吃凉的,要坏肚子的吧?”

    “但我听说楚名金也这样吃”,和宁笑道,“必须要由太妃院里送出来,这样才能体现太妃的疼爱。”

    当时她还小,想不明白,加上丧母之痛,根本无心在吃喝上。

    不过后来她想到了,这小小的一个送菜之举,其实是做母亲的在警告儿子,他这个庶妹,母亲要亲自照顾了。

    在那以后不久,太妃终于成功地把小和宁带到了自己身边教养。

    只不过好景不长,太妃很快病逝了,而晋国也就亡国了。

    张如月很吃惊:“你们这些王子王孙,难道平时连一顿热乎饭都吃不上吗?”

    “楚名金自然不可能只吃这个”,和宁道,“但我是吃了好一阵子的。”

    据说历代晋王和得宠的公子郡主都是如此。

    不过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罢了。

    张如月很感慨:“这样看来,不得宠反而是好事了。”

    李卿卿若有所思:“太妃对你倒是很用心。”

    “太妃是个好人”,和宁想了想,道,“我母妃走后,太妃气得病重了一场,于病中还是安排了我这里。”

    因为太妃和靳妃的年纪差着许多,到靳妃进府的时候,太妃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争宠的心思了。

    加上靳妃虽然得宠,但伺候太妃尽心尽力,从不僭越,这使得见惯了年轻妃子得宠而不知天高地厚的太妃也高看她一眼。

    最重要的是,太妃在老王生前,母族和自己都曾经遭遇过大危机的,而靳妃和靳氏都是全力支持她的。

    “两位母妃,一前一后故去。太妃薨逝之前,把我叫到榻前,曾对我说了一句话,我当时不明白……”

    这事儿李卿卿都是第一次听她提起。

    她问:“说了什么?”

    和宁抿了一下唇,小声道:“她说,她死后要薄葬,因她不配……”

    当时和宁觉得莫名其妙,因为这种事情,为什么交代给她?

    后来太妃的葬礼自然是楚名金操办的,而且是风光大葬。

    但她特地把和宁交到跟前儿,交代和宁自己的丧葬,这事儿本来就很奇怪。

    只不过当时和宁又失去了一位母亲,沉浸于哀痛之中,没有多想。

    李卿卿皱眉想着,如果是因为儿子做下了孽,觉得自己不配厚葬,也说得过去。

    但是,为什么要交代和宁呢?

    除非,她知道和宁是天子命格,以后总有一天要坐上晋王之位。

    甚至,她很可能知道了儿子想要通过歪门邪道将庶妹的气运转到自己身上,后来害死靳妃。

    和宁小心翼翼地道:“姐姐,你说,设阵害我母妃的人,会不会,就是在晋国呆了十年八年的姚氏?”

    李卿卿:“……”

    她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和宁其实自己也知道,这事有些蹊跷而且没有证据。

    因此她才兜了一个大圈子,从太妃的事情说起。

    也是因为知道阿辛对这个人的事情非常敏感吧。

    李卿卿看向阿辛:“你怎么看?”

    阿辛似乎完全没有听她们在说什么,一直在自顾自地吃饭。

    此时他才道:“猜到了。”

    李卿卿:“……”

    和宁:“!!!”

    阿辛道:“我在山中曾经发现了一些用来续命的邪门阵法,加上燕军的不死军,可见她是入了邪道。再摆一个借气的阵法,也没什么稀奇的。”

    李卿卿吃惊地道:“你怎么不早说?”

    阿辛的筷子顿了顿,看了和宁一眼,皱了皱眉,没吭声。

    他这个表情让人很难揣测他的心思。

    李卿卿无法面对和宁期待的眼神,便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

    他只好又抬起头,这次他正视了和宁,道:“没有查清楚之前,你不要胡思乱想。”

    和宁道:“可是……”

    才起了个头,就被阿辛打断。

    “你并非玄门中人,也不要沾这种事情。”阿辛道。

    和宁不甘心:“可我母亲是死于这上头……”

    她想说,甚至与她有密切关系的两位母亲都或多或少接触了玄门,生恩和养恩,她怎么能坐视不理?

    李卿卿轻咳了一声:“和宁。”

    和宁把嘴闭上了,眼睛却红红的。

    显然,她很不甘心。

    李卿卿小声道:“沾染玄门要承担很多的因果。”

    虽然和宁是雏凤,但一般好玄术的君王也很少有好下场。

    阿辛的意思是,这件事还没有查清楚,他不赞成和宁在这上头花太多心思。

    和宁愣了愣,不可置信地扭头看向阿辛,竟然脱口而出:“姐夫,你关心我啊?”

    李卿卿:“……”

    张如月:“……”

    连从刚才开始一直没吭声的王天都惊了一下,扭头看看阿辛的反应。

    只见平时很不好说话的阿辛,此时眉头果然深深地皱了起来。

    和宁却笑眯眯的,仿佛刚才胸口郁结之气都尽去了。

    她道:“我知道了!”

    阿辛皱着眉:“吃饭!”

    “哦!”

    和宁欢快地扒拉起了饭菜。

    李卿卿笑了一下,给阿辛夹了一块子菜,算是对这个不擅长表达感情的男人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