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逆天毒妃:腹黑王爷,听我的!TXT下载 > 逆天毒妃:腹黑王爷,听我的! > 第383章:苏云泽被胖揍了一顿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83章:苏云泽被胖揍了一顿


    苏云泽见雪贵妃叫自己滚,他惊怒交加,恼怒不已,却也只得愤愤不平的离开了雪灵宫,想着打道回府。

    苏云泽的内心是压抑崩溃的,连二连三的被嘲笑、被挤兑、被殴打,他却丝毫没有还手的余地,此刻的他龇牙裂目,狠毒了墨氿,也恨自己的力量过于微弱。甚至连自己的生身母亲雪贵妃也瞧不起自己,对自己如此不留情面,直言自己不配成为她的儿子,求苏云泽内心的阴影面积。

    直到他踏出宫门的那一步,苏云泽藏在袖子里的手都还是颤抖的,那被压抑的怒火,那种窝囊,甚至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

    在镇南王府中,派去打探消息的探子查清楚了事情的眉目,他回禀姬玄道:“禀告王爷,事情查清楚了!”

    “景宸郡主的情蛊乃是雪贵妃所下!”他说完就退到暗处。

    “听说苏云泽今日去了墨家提亲!”听到探子如此回禀,虽然苏云泽去墨家提亲一事,大张旗鼓,已经弄得满城皆知,风崖还是不知死活的多嘴了一句,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陷入了一种怎样危险的境地。姬玄最厌恶的就是之前苏云泽与墨氿之间的瓜葛了!

    姬玄本身面无表情的脸顿时更加阴沉,他眉头拧紧,向来冷漠无常的男人也只有在面对墨氿的时候,才能够牵引住他的情绪。“你舌头是不是不想要了?”“或许给司徒炼炼药也不错。”风崖只听到一道冷漠渗人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威胁他,他连忙捂了下嘴,抱拳道:“不要啊,王爷,属下知道错了!”

    随即风崖正气凌然道:“属下愿意将功折罪!”

    姬玄沉思,苏云泽上墨府提亲,她肯定是有法子可以解决了苏云泽的。不过这宫中的雪贵妃......

    不过敢把主意打在墨氿身上的人,都该死!姬玄目露杀意,冷哼一声,“确实也该给苏云泽和雪贵妃一点教训了!”

    “暗中警告警告宫中的雪贵妃,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

    “是,王爷,属下保准给您办的漂漂亮亮的。”风崖跟了姬玄许多年,姬玄虽说的隐晦,他认真起来又岂会不知姬玄的心思。

    景宸郡主果然是唯一可以牵动王爷情绪的人呀!唉......俩人相貌上确实登对,但依着这俩人的性子,凑在一起可有的热闹了。到时候池鱼还是我们这些跟班的呀!

    风崖心思流转,不过片刻,他心里就有了对付雪贵妃母子的计策。

    ......

    苏云泽直到坐到马车上,他还在愣神......这一天当中他受到的屈辱实在是难以消化。

    苏云泽坐的马车是普通的灰黑色车身,明明混迹在熙熙攘攘的街市中没有人会去注意。

    但此时在苏云泽回府的必经之路,一条小道处,直接冲出七八个壮汉,领头的头目手腕一翻,手中有两只飞镖似一道流光,脱手而出,直直刺进了驭马小厮拉着缰绳的双手,只听到小厮惨叫一声,那头目腾空而起,在空中旋了个身,直接把小厮踢落马车。

    小厮顾不上自己的痛楚,凄厉喊道:“三殿下......”。

    这时,苏云泽在马车内听到外面小厮的惨叫声,刚回过神,还来不及掀开马车的车帘看一眼,只见一个高大威猛的壮汉跟提小鸡仔似的直接提起自己的衣领,还没反应过来,苏云泽就被摔到了地上。

    他脸色铁青,颤抖着手指着围绕在自己身旁的人道:“放肆!”。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劫我堂堂三皇子的马车?”

    一道粗犷狂野的声音响起:“你先别管我们是什么人。”“总之,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欠收拾!”“今日这只是给你们母子俩一个小小的警告!”

    “兄弟们,上!”

    苏云泽眼见这群人就要对自己动手,自己自己势单力薄,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不由得气急败坏,道:“尔等逆贼,休得猖狂!”“你们敢动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群人怎会管苏云泽说了些什么,七八个壮汉只听到老大发话,对着苏云泽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只单单听到这打斗的声音,就能够使人汗毛竖立。

    像雨点般的拳头落在苏云泽身上,只听到杀猪般的惨叫声,凄厉的响起,苏云泽寡不敌众,惨叫连连,只得以手覆面......身体上的疼痛难忍甚至让他无法思考,到底是谁,因为何事揍他。

    这时,暗处隐有一黑衣人,他正静静地观望着苏云泽被揍,没有想要插手的打算。

    不过对方说苏云泽惹了不该惹的人那一番话让他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对方人太多了,即使想要知道幕后指使之人,但他不是个莽夫,还是等日后再找时机吧!当下还是先回去复命。

    ......

    在雪灵宫中,丫鬟小莲让人把晚膳端到餐桌上,食物已经摆放好,那一品糕、大竹醪糟、龙凤呈祥、年年有余是往日里雪贵妃最爱吃的食物了。

    可雪贵妃哪有心思吃东西,她还处于愤怒之中,因为前一日苏云泽去墨府求亲不成,被明宣帝羞辱一番一事,她正郁结于心呢,抬眼可见她满脸阴霾,眼睛透出丝丝阴鸷。

    雪贵妃一面恼怒自己的儿子不争气,这扶不起的阿斗,这样下去,如何能得到储君之位?

    另一边想着自己好歹是陪伴了明宣帝二十多年了,都快半辈子了。自己的大好年华都给了明宣帝,可这个男人却对自己丝毫不念旧情,实在是太冷酷绝情!她心里恨呐......

    “这个逆子,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雪贵妃咬牙切齿道。

    想到这些,雪贵妃气的胸口痛,一点胃口都没有。

    连进食的欲望都没有,她拿起筷子的手重重的把筷子一放,“哐当”一声,银筷子和着流光溢彩的翡翠琉璃碗滚落在地,她目光紧盯着地面上四分五裂的碎片,巴不得那是墨氿本人,恨不得用眼神直勾勾的把她盯出个窟窿来!

    “娘娘息怒!”小莲急忙跪在一旁大声请罪道,“娘娘息怒,万万不要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呀!娘娘!”

    雪贵妃差点被气昏了头,也在小莲慌乱的声音下,思绪回游了一些,估摸着时辰,她沉声道“你先下去吧!”“女婢遵命。”

    摈退左右后,暗处果然有一丝嘻嘻索索的动静。

    只见有一黑衣人走上前来,他声音冷若寒冰,对着雪贵妃道:“娘娘,属下刚刚得知消息。”“三殿下在回府途中被一伙人劫走,被暴打了一顿。”

    雪贵妃根本没有担忧苏云泽的身体状况,伤的重不重,脱口而出:“何人如此胆大妄为?”“从我宫中离去后便发生了此等意外,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雪贵妃思衬着对方想要冲自己而来,也还算有点脑子。

    黑衣人见雪贵妃对自己的儿子如此不上心,也没有想要主动告知雪贵妃苏云泽伤势如何的想法,他只把对方的原话说出,道:“对方亲口说是惹了不该惹的人,给一个警告。”“估摸着是冲着娘娘您来的。”

    黑衣人跪下请罪道:“当时对方人手众多,属下势单力薄,暂时没有办法得知幕后主使,请给属下一点时间去查清楚。”

    雪贵妃气恼急了,厉声道:“你最好能够尽快查清楚!”

    到底是谁,有这个胆子敢来挑衅本宫!雪贵妃满脸阴鸷。她只顾着不知道是哪个不要死活的敢挑衅自己的威严,处处不会为自己的亲生的孩子考虑。

    “是!”黑衣人说完后就隐入暗处,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