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卦妻来种田:锦鲤相公貌美如花TXT下载 > 卦妻来种田:锦鲤相公貌美如花 > 第644章:早点立规矩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644章:早点立规矩


    橘绿道:“他不止是贪财,还杀了那么多人,埠族人也好,西州百姓也好,死在他手里的人那么多,杀了也不为过。”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两人都在讨伐覃太守的恶行,就觉得要将此人碎尸万段才是天下太平的必经之路。

    对啊,这样的祸害就应该早点儿斩除!

    方梨有些无奈这两货,江湖里混久了总有一种江湖气,尤其是年纪不大功夫却高,想要做的事情十有八九都是能够做到的,更是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一股子江湖气。

    方梨不反对江湖气,快意恩仇多爽,问题是,“这些事情不过是我们在路边道听途说,是真是假还无从辨别,说道两句并无大碍,若是真的如你们说的这般顺手就解决了,杀错人了怎么办?”

    桃红觉得有道理又觉得很是不解的道:“据婢子行走江湖多年的经验来看,那些往来的商人与进出城的百姓都不像是故意说谎的人,太子妃是不信吗?”

    方梨摇了摇头,“我并非不信,只是觉得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我们就不能妄下结论。”

    “另外一种可能?什么可能?那些人一看就是普通百姓,风吹日晒的不像是假冒的。”

    “我也觉得他们说的九成都可能是真的,但还是有一成的可能是假的,假设有人就是想要将矛头指向覃太守呢?虽然说路人对我们所说之话并不像是故意误导我们,但若是有人故意误导西州百姓呢?三人成虎,就算是覃太守真的像这些人说的这般不堪,也要等真实调查之后才能做出判断。”

    真假难辨的时候最重要的就是冷静,冷静不了就再冷静。

    桃红和橘绿相互看了一眼,觉得太子妃说的很有道理。

    桃红忍不住又道:“这可不像是太子妃平日说的话?”

    方梨有些好笑,“我平日说什么话了?平日在自己家里一点儿无关痛痒的事情自然是想要怎么来怎么来,但现在是人命的事情,是整个西州的事情,自然是要慎之又慎。”

    “更何况这样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我们插手,有太子在我们只要在城外等候就成了,太子带了刑部的能人一路跟随,肯定比我们早就打听得清楚,入城之后也没有草率行事,想必也是为了查访清楚吧。”

    桃红和橘绿连连点头。

    橘绿好奇的问道:“既然有太子处理,太子妃又为何说得这般严肃?”

    方梨叹了口气,“以前在王府里生活随意,我也不管外面的事情,大家想做什么我也没有拘着大家,如今出门在外要办的事情不容易又是完全陌生的地方,自然是要万分的谨慎小心。”

    橘绿道:“太子妃放心,我们不会惹事的。”

    “若是烨哥儿也就罢了,左右也只能在自己家哼哼两下,但你们都是有本事的,以前也都是快意江湖的人,行事不受拘束惯了,会留在我身边也是大哥的命令,所以我才会认真的提醒你们,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做什么决定之前一点要三思。”

    “今日无事发生我才能与你们说得清楚,哪怕今日这位覃太守是真的罪大恶极,也请你们以后将我的话放在心上,不然等真有事情发生的时候,一切就都晚了。”

    那她们与烨哥儿比,自然是那小小的娃娃啥都不懂但也啥都不能做了。

    两人心里以前虽然喜欢与方梨相处,但印象中的方梨也不过是市井中的小妇人,知道些新奇的玩意儿,去并不懂人心,更不懂权术。

    现在看来,楼主说的话必须要信,这位太子妃永远不能用自己的眼光去简单的判断。

    两人急忙表态,以后不管做什么,哪怕是说点儿什么都谨慎三思。

    方梨暗暗的松了口气,西边之行祸福难料,从进入西州地界以来,就像是被什么遏制了一般,赵宽身上的紫气就不再增加,与最后一步的帝王降临终于差了一步。

    平心而论方梨心里是很愿意如此的,哪怕在这西州做一方闲散王妃,她都是比做太子妃来得愿意的。

    尤其是这些想法还只能在心里憋着,还真的是闷人。

    不安的一夜过去,西州城里面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很是平静,城外的驻军之地也是安静的。

    不过第二天早上城里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各处的城门打开没多久就被关上了,里外都一片慌乱之声。

    慌乱之后到是没有听到别的声音,很快的东边的城门被打开了,欧明过来调用一部分兵吗入城。

    兵马入城似乎很快就控制了局势,里面骚乱的声音渐渐的平息了下去了。

    马秀秀有点儿紧张的过来找方梨,“太子妃可知道里面发生了何事?”

    方梨直白道:“不知道。”

    马秀秀和一起来的李娟相互看了一眼,皆是无言了……

    方梨接着道:“问里面如何了其实不过是想要确定自己的安危罢了,我能告诉你们的是,你们现在很安全。”

    马秀秀等人……

    太子妃说话好有安全感啊。

    又是一夜,第二日城门大开,太子亲自带人来接太子妃进城。

    方梨看着马上风尘还未洗去的夫君眼眸微微有点儿湿润。

    “怎么了阿梨?”赵宽一跃从马上下来,快步走到他面前焦急的的抓住她的肩膀关心的问道。

    方梨为自己的多愁善感也有点好笑,虽然对外表现得克制平静,但其实还是很担心的,虽然说祸事不大,但终究是祸,见他平安归来,瞬间就所有的坚强在这一刻都能卸下来了般,整个人反而无力了起来。

    “我就是——好久没有与宽哥分开了,很是想念。”方梨也没想着隐瞒自己的想法。

    赵宽点了点头,眼神里纯净得就是那简单的情感,“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也很想阿梨。”

    方梨……为什么觉得不感动了呢?

    心里还有点儿怪怪的呢?

    尤其是这么多眼睛看过来,还真的是怪怪的,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