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福运农家媳TXT下载 > 福运农家媳 > 第320章 出乎意料的大丰收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320章 出乎意料的大丰收


    鲜丹道:“这个,送给你的。”

    “哟,你这丫头脑子倒是活络。怎么,知道糊弄不过去了,就想着送东西贿赂我呀。”长眼夫人语带讥讽。

    一个破木头而已,又不是金砖银块,她才懒得要,拿着都嫌累手。

    长眼夫人心中嘀咕道,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弃和鄙夷,就要扔掉,可是鬼使神差般的,余光没忍住地往手上的东西瞟了一眼。

    这一瞟之下她眼睛赫然瞪大,两颗眼珠子更是因为震惊而鼓起,直勾勾地盯着手里的那块木头……确切地说应该是雕像。

    雕的还是她!

    只是那样子……那样子……长眼夫人瞪着木头上的那个妇人,头脸瞬间变得紫涨,仿佛她拿着的不是一块木头雕像,而是一个刚出炉的烫手山芋,扬起胳膊下意识地就要丢出去。

    可她忽又想到什么,忙又将胳膊放了下来,并且用袖子将那块木头雕像遮盖的严严实实,生怕别人看见。

    一双细长的眼睛却是恶毒地瞪着鲜丹。

    哪里冒出的野丫头,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子了,居然敢把她雕刻成那副鬼样子!

    简直就是明目张胆的羞辱她!

    长眼夫人俨然已愤怒冲昏了头脑,也不想想,她嘴里的那个野丫头,能在短短半盏茶都不到的时间里雕刻出她的模样,而且还如此的栩栩如生,又岂会是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丫头”。

    而她前后脸上表情的转变,以及明明打算抬手把东西扔掉结果非但改变主意了,还把那东西牢牢的护住,似乎生怕旁人看到了跟她抢似得。

    如此截然相反两种不同表现,瞬间就激起了在场一众夫人小姐们的好奇心——

    “徐夫人,丹姑娘送给你的是什么啊,也给我们看看呀。”

    “对呀对呀,快给我们看看么。”

    众人起哄。

    长眼夫人扯出一抹假的不能再假的笑,遮掩道:“没……没什么……”

    话是这么说,可袖子却将那木头雕像捂得更严实了,并且开始往袖袋里塞。

    众人见她这样,再看看她脸上那抹僵硬的像是画上去一样的假笑,哪里会肯信她说的话。

    就有人道:“没什么是什么啊?既然没什么,那你干嘛还要遮遮掩掩的?”

    “对呀对呀,既然没什么,那你就拿出来让我们大家也看看呗。”

    “徐家妹子啊,我们就只是好奇想看一看而已,又不会做别的什么……该不会是怕我们抢你的吧?怎么可能,我们又不是强盗。”

    众人觉得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长眼夫人理应大大方方的把东西亮出来让她们看看。

    不然就是瞧不起她们,把她们都当成了强盗防。

    敢得罪她们所有人,她徐氏有那个胆子??

    长眼夫人确实没这个胆子。

    可她更没胆子把那样的“自己”亮出来给众人看!

    那样一个叉腰斜嘴,眉眼之间连头发丝里都透着股尖酸刻薄贪婪气息的泼妇形象,要是让这帮一天到晚闲的没屁事、就只会在背后嚼舌根子的女人看见了,那她以后就不用出门见人了——因为没脸。

    她自己丢脸还是其一,关键是还会连累到家中的子女——一旦她尖酸刻薄贪婪的形象在大家心中形成后,以后哪家公子敢再娶他们徐家的闺女?

    而且家里有她这样一个尖酸刻薄形象的婆婆在,也没哪个做爹娘的敢把闺女嫁给他们徐家的儿子!

    她今天这是招惹了哪来小鬼哟!

    长眼夫人终于后悔了,也开始害怕了,眼睛里竟然泛出泪光来。

    那种害怕的气息强烈到鲜丹想忽略都难。

    鲜丹冷眼瞧着对方害怕的样子不为所动,心想刚才你不是还一副很彪悍的样子,怎么不继续嘚瑟了?

    嘚瑟呀。

    哼。

    眼瞅着一个妇人径直去抢长眼夫人手里的雕像,鲜丹这才阻止道:“也没什么,我刚才就是用木头随手给徐夫人刻了一副肖像而已,可能是雕的不如她意,所以她才不好意思亮出来给各位看。”

    看向长眼夫人:“技艺有限,还望徐夫人莫要怪罪。”

    徐夫人:“……”这,这是在帮她解围吗?

    徐夫人细长的眼睛瞪大,满脸都写着不敢相信——不敢相信明明可以一脚把她踩进泥潭里的鲜丹,此时非但没踩她,反而还伸手拉了她一把!

    可她刚才还那样为难她,那样在心底咒骂她!

    看着面前唇角含着抹淡淡浅笑的少女,徐夫人只觉喉头发梗,眼眶酸涩。

    她羞愧地垂下视线,朝鲜丹微微颔了颔身,说道:“不是丹姑娘雕刻的不如我意,是我自己的问题……多谢丹姑娘体谅。”

    神情恭敬,态度真诚,再没了刚才的不屑一顾和讥笑嘲讽。

    鲜丹也朝对方微微颔身:“徐夫人客气了。”

    不是她畏惧对方,只是觉得没必要。

    既然要在插话会上行事,自然就要把茶话会摸清楚,她刚才确实可以不帮徐夫人解围,任由徐夫人那副尖酸刻薄的肖像被大家看到。

    可是看到后又怎么样呢?无非是徐夫人偷鸡不成蚀把米,形象尽毁,然后再连累到家中的儿女婚嫁……不至于。

    不是她鲜丹多么的圣母心,只是她一向讲究的是一人做事一人当,没必要牵累到他人身上。

    奈何这个时代的时情却是一人行差踏错全家跟着吃瓜落。

    所以从一开始,鲜丹想收拾的就只有徐夫人一个人,不然她就会直接把徐夫人的那副木头雕像亮出来给众人看,而不会只给徐夫人一个人看。

    好在对方还算知道感恩。

    瞧着一脸愧疚而又感激地看着自己的徐夫人,鲜丹回了一个笑,便没再说什么。

    本来还想着看徐夫人笑话的张夫人见状,眼底微微有些失望。

    刚才鲜丹雕刻的时候她可就在旁边看着,因此自然看见了鲜丹雕的是什么。

    一旦那副肖像雕刻图让在场的一众夫人小姐们看见,徐夫人的名声和形象可就彻底毁了,而且还会连累到家中儿女的婚事。

    而夫家和其儿女也会因此怨恨上她。

    没想到丹姑娘居然放过了徐氏这婆娘。

    啧,可惜了。

    张夫人心中不免有些遗憾。

    可鲜丹都这么决定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总不能把那副肖像图从徐氏的袖袋里抢出来给大家看吧?

    真要那样做,那自己和徐氏那婆娘又有什么区别?

    张夫人打心底里瞧不起徐夫人那样的人,自然也不会允许自己堕落成和对方一样的货色。

    当下便也出来帮着解围,打着哈哈的想要把这事揭过去。

    混后宅的女人都不会太傻,虽然没能亲眼看到鲜丹到底给徐夫人雕了怎样的一副肖像图。

    但从徐夫人前后态度的转变,以及先是害怕,最后又感动地跟鲜丹道谢的行为上,便都猜出了那副肖像图十有八九对徐夫人不利。

    至于怎么个不利法……那她们就不得而知了。

    毕竟她们也没长一双透视眼不是?

    不过刚才徐氏那婆娘那样埋汰诋毁丹姑娘,丹姑娘竟然都没有趁机报复……还真是善良!

    对于善良的人,大家总会多一些好感,也乐于卖对方一个面子。

    于是一见鲜丹不想把事情往严重了闹、张夫人有意将话头揭过去,大家便也都顺势而为,嘻嘻哈哈的放过了徐夫人。

    徐夫人见危难终于渡过去了,当即像是卸下了身上的巨石,浑身冷汗淋漓地瘫软在了椅子。

    一阵寒风吹来,她忍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就刚才那么一会儿的功夫,她就已经出了一身的冷汗,贴身穿的中衣都被冷汗浸透了,湿漉漉地裹在身上。

    如今让寒冬腊月的冷风一吹,徐夫人激灵灵打了个哆嗦后,又忍不住连连直咳嗽。

    那个与她交好的圆脸夫人见状,眼珠子一转,忙扶住她,担忧道:“你怎么了?怎么咳嗽上了?呀,你额头怎么这么烫呀,该不会是着了风寒吧!”

    她刚才可是跟在徐夫人后面起哄的最厉害的那一个,眼下知道自己闹了笑话,本就没脸再待在这里了。

    而徐夫人突然而来的咳嗽刚好给了她灵感——借着这几声咳嗽说徐夫人生病了,然后她以不放心,送对方回去为由,两人便可以光明正大的从这里离开了。

    虽然冬雪茶话会一年才一次,她也不想就这么早早的离开。

    可是谁让她刚才没脑子冲动了呢。

    还是走吧,再留在这里也是尴尬。

    想到这,圆脸夫人脸上的担忧神情更浓了,而且还趁着试徐夫人体温的机会悄悄拧了她一下,给她打眼色。

    徐夫人很快就明白了对方意思,刚好她也觉得留在这里很尬尴。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她担心等下万一有人想起那副肖像图,再不依不饶的追着要看。

    所以眼下最明智最稳妥的做法,就是赶紧离开这里。

    于是继第一串咳嗽之后,徐夫人又咳上了,而且这次她咳的更厉害,头脸涨红,眼泪鼻涕直往外流,最后捂住嘴的帕子上居然都见红了!

    众人一看,顿时大惊,张夫人更是惊慌道:“呀!血!徐夫人,你这是怎么了!你怎么还咳血了?”

    徐夫人:“……”

    看着手帕上那抹猩红,徐夫人当场就傻眼了——是啊,她怎么还咳血了呢,可她明明是装病寻个由头离开这里啊!

    徐夫人这下终于不咳了,然而脸色却唰地一下变得惨白如雪,那个圆脸夫人却还只以为她是装的,忙对张夫人道:“张夫人,徐姐姐看样子是生病了,我送她回去,我们就先失陪了。”

    人都咳血了,张夫人也怕人死在她这里惹麻烦,哪里还敢留她们,忙一叠声的说着好送二人离开。

    鲜丹也有些诧异,随后又有些心悸后怕,暗道幸亏她刚才没有揪住徐夫人不放,否则万一在被她羞辱的过程中对方突然咳上这么一口血,那她可真就是平白无故惹了一身麻烦。

    所以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人还是善良一点的比较好。

    跟鲜丹有着同样想法的还有张夫人——万一徐氏那婆娘在她家里出了意外,那她肯定也要跟着担责任。

    一想到那后果,张夫人就吓得直冒冷汗,暗道幸亏丹姑娘刚才及时拦住了她,否则以她的想法,今天肯定不能让徐氏那婆娘落得了好。

    可她要真那样做的话……想起徐夫人帕子上的那抹猩红,张夫人也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当下不再多想,招呼众人挑选各自喜欢的棉衣,好继续茶话会。

    中间闹了这么一出插曲,其实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一众夫人小姐们闻言,便也都不客气,跟在张夫人的身后,就去了后面的屋子里挑选各自喜欢的棉衣御寒。

    准备的衣服很快被抢购一空。

    没错,就是抢购。

    知道了这些衣服都是鲜丹设计的,一众夫人小姐们又怎么可能会甘心只借来穿穿?

    自然是掏银子买呀。

    有那几个财大气粗的,不看款式也不看颜色,一股脑的往怀里捞了好几件。

    以至于最后都分不过来。

    最后还是张夫人笑着从中调和,先是说这些衣服战家的成衣铺子里已经开售了,而且铺子里还有的别的款式,又从鲜丹那里讨了承诺,说保证在场的诸位去战家的成衣铺子时,有优先购买权,那几个一人抢了好几套的夫人和小姐们,这才不甘不愿地把衣服让了出来。

    鲜丹没想到自己的影响力居然这么大,瞧着那些个个掏钱飞快、兴奋的好像捡到宝一样的夫人小姐们,她看的直咋舌,心说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名人效应?

    呵。

    一不小心居然还混成了个名人。

    鲜丹忍不住哑然失笑。

    直到走出张家,她都还有一种晕晕乎乎的的不真实感。

    冷不防撞进了一个温热的胸膛里,抬头一看,却是孔临安。

    她抬头看了看天,诧异道:“你怎么出来了?这个时候还没到放学的点吧?”

    孔临安没立刻就回答她。

    而是先把人拉进马车里,帮她拍打掉头发上和肩膀上的雪粒子,拿起车里的棉毯子盖她腿上,又往她手里塞了个热乎乎的汤婆子。

    忽然一下就被照顾的妥妥帖帖的鲜丹:“……”

    鲜丹手里捂着暖烘烘的汤婆子,眼睛看着温柔体贴的少年,看着看着心里就升起了一团火。

    她想吻他。

    而且这股欲|,望在少年帮她整理发髻时达到巅峰。

    鲜丹盯着少年那弧线优美的薄唇,上身前倾,就要靠过去。

    脸颊忽然被一双手捧住。

    下一刻,孔临安透着急促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