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团宠农门小后娘TXT下载 > 团宠农门小后娘 > 第522章:轻音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22章:轻音


    “跟我有什么关系?”龚福不以为然。

    “我要是被赶出顾府,以后谁给你银子花?女儿是你的吧!难道你想让她过苦日子吗?”向氏动之以情诱之以利。

    龚福的确不是什么好男人,但是第一次当爹,对那个女儿还是有几分真心的。

    向氏刚生不久,龚福装成家丁混进去看女儿,吓得向氏差点昏倒了。还好龚福也知道闹大了对自己没有好处,并没有节外生枝。

    “行,我去查,不过嘛……”龚福将向氏搂入怀里。“老子也是男人,你既然是我媳妇,该知道怎么做了?”

    “我……我才不是……”向氏紧张地看了看四周。

    “这里没别人。”龚福嗤道:“怕什么?又不是没有做过。你不是还挺享受的吗?”

    向氏面色白了白,狠狠瞪着龚福:“我现在是顾夫人。”

    “嗤!”龚福讥嘲地发出冷笑声,一把抱起向氏往里面走去。

    “放开我,放开我。”向氏压低声音吼道:“要是被你家人看见了……”

    “他们不在,今天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龚福这样说,向氏的挣扎力度小了,看起来像是打情骂俏一样。

    龚福拍了拍向氏的屁股,讽刺道:“我就知道你这个臭娘们馋了。听说你那男人好久没回去了?”

    向氏羞得满脸通红,咬着唇不说话。

    从龚家出来时,向氏的腿直打颤。

    她捏紧拳头,快速地离开那里。

    顾春霖在书院给人做教书先生。最近许久没回去了,学生们问起他怎么不回去时,他只说自己还有许多书没看,看完才回去。

    此时顾春霖身子晃了晃,连忙扶起旁边的墙壁,这才没有摔下去。

    他又走了几步,这次实在抗不住了,身体倒了下去。

    “停车。”

    一辆马车经过,马车里的人正好看见这一幕,连忙叫停了马车。

    “小姐,是顾家大爷。”丫环说道。

    “送他去医馆。”宋轻音说道。

    “可是……”丫环不高兴地说道:“他害得小姐这么惨,管他做什么?”

    “墨兰。”宋轻音用不赞同的眼神看着大丫环。“哪怕是路上的陌生人遇见这样的事情咱们都不能袖手旁观,更别说认识的人。”

    顾春霖是被针扎醒的。

    他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人影。

    “宋小姐。”顾春霖瞪大眼睛。“我这是……”

    宋轻音朝他福了福身:“既然顾大哥没事了,那我先告辞了。”

    “等一下……”顾春霖叫住宋轻音。“宋小姐,我……我有话想说。”

    “先别动。”大夫说道:“你长期营养不良,又因为过于疲惫,身体虚得很。要是再乱动,只怕还得昏过去。”

    大夫说完又对宋轻音说道:“这位小姐,既然人是你送来的,麻烦你给他弄点吃的,先让他养好精神再说。”

    “你们顾家已经穷成这样了吗?”墨兰挖苦。

    “墨兰。”宋轻音皱眉:“不可胡言。”

    “奴婢就是看不惯嘛!”墨兰嘟嘴。“奴婢不说就是了。”

    宋轻音抱歉地说道:“顾大哥,你别介意,这丫头被我宠坏了。”

    “不,是我的错。”顾春霖愧疚地看着她。“如果不是我,也不会让你受那么多委屈。”

    “知道就是了。”墨兰嘟囔。

    宋轻音笑了笑:“你最近是不是读书太用功了?怎么不知道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人家有夫人照顾呢,小姐别瞎操心了。”

    “不是。”顾春霖解释:“我最近一直呆在书院没有回去,看书看得忘了时间。”

    只有他自己知道这只是应付别人的,说得多了,连他自己都有些相信了。

    在宋轻音面前,顾春霖不想提起别的。

    “谢谢你救了我。”

    宋轻音不是第一次救他了。

    几个月前,她已经救了一次他,正是因为那次搭救他们才相识。后来又因为某些原因见过几次面。

    其实那时候两人都没有想过会谈婚论嫁。说起来有这个心思的还是顾振言,因为大儿子长期单着,他就想给他找个新媳妇,于是提起了宋家的这位小姐。

    宋家完全没有嫌弃顾家的失势,还真的答应了。再见面时,他们才知道两家居然在为他们议亲,相处起来免不了多了几分亲近。

    “墨兰,你去外面买些肉粥。”宋轻音吩咐墨兰。

    墨兰不放心两人单独相处。

    宋轻音不悦:“大夫和药童都在这里,你在担心什么?”

    “奴婢快去快回。”墨兰不高兴地吐槽。“小姐真是太善良了。当初小姐不救的话,也不会救回来一个白眼狼。现在小姐还没有吸取教训。”

    “这丫头被我宠坏了,越来越没大没小。”宋轻音倒了一杯水。“先喝杯水吧!”

    “她是心疼你。这本是我的错。”

    “别提了。”宋轻音垂眸。“我们都忘了吧!”

    “我……”顾振言黯然。

    他忘不了啊!

    之前向氏没有回来,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自己对宋轻音的情意,只当遇见了一个情投意合的知已。可是向氏回来了,断了他和宋轻音的姻缘,他才知道自己对宋轻音早就动了心。

    因为向氏,他没有办法再迈向她一步。他应该死心的,跟着向氏好好过日子才是正经。然而躺在向氏的身侧,想的却是别的女人,这对她不公平。

    宋轻音扶起他,照顾他喝下一杯水。

    顾春霖不敢看她。

    可是感觉到她的体温,碰触到她手上的皮肤,他整个人都是紧张的。

    “你真的不用感到愧疚。我……马上就要成亲了。”宋轻音温柔地说道。

    顾春霖猛地抬头,震惊地看着她:“你要成亲了?”

    宋轻音嗯了一声。

    “对啊!你这么好,当然会有好姻缘。”顾春霖结巴地说道。

    宋轻音看着他:“你也会好好的。不过以后别这么拼了。你有妻有子,这样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他们要是知道了多伤心啊!”

    “肉粥来了。”墨兰端着肉粥进来。

    “墨兰,伺候顾大哥用膳吧!”

    “小姐……”墨兰才不想伺候他呢!她只想伺候自家小姐和未来的姑爷。这人配吗?

    “你现在越发的不听话了,看来我留不住你了。”宋轻音脸色冷漠。

    墨兰连忙打开盒子,把肉粥取出来,恭恭敬敬地递给顾春霖。

    顾春霖从来没有见过宋轻音生气的样子。她连生气的样子都这么温柔,像是夏日里一道凉风,冬日里一道阳光,让人舍不得。

    顾春霖就是饿狠了,又熬了两个夜,所以才会昏倒过去。现在吃了些肉粥,刚才又睡了一觉,整个人恢复了不少。

    从医馆出来的时候,顾春霖更是羞愧:“我会把银子还给你的。”

    “不用了。”宋轻音说道:“不值几个钱。那我先……”

    “夫君!”一道震惊的声音响起。

    顾春霖看向说话的人。

    在看见她的样子时,脸色变了变。

    向氏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身子晃了晃,摔在了地上。

    只有她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摔倒的。受了刺激是一回事,被人折腾狠了又是另一回事。此时她脸色惨白,一方面是气的,一方面是吓的。

    “宋小姐,你先回去吧!”顾春霖说道。

    宋轻音不想见向氏,点了点头,带着墨兰离开。

    然而向氏这个时候却因为受了刺激失去理智,大步走过来拦住了宋轻音,见墨兰推她一把,扶着宋轻音上马车,她爬起来又把宋轻音拽了下来。

    “你做什么?”墨兰气愤地说道:“讲不讲道理啊?”

    “宋小姐。”向氏含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宋轻音蹙眉:“顾夫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你也知道我是顾夫人,那为什么还要勾引我男人?”向氏气愤地看着宋轻音。

    她的嗓门不小,引起许多人的注意。

    经过的百姓见争吵的竟是看起来有些身份的夫人和小姐,好奇地挤了过来。

    墨兰见状,对宋轻音说道:“小姐,咱们走吧!别跟这个疯女人浪费时间。”

    顾春霖也大步走过来拉住向氏,对宋轻音说道:“宋小姐先走,我会跟她好好说的。实在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你们好好说。”宋轻音上了马车。

    向氏见宋轻音走了,捶打着顾春霖:“你这么久不回来,原来跟她在一起。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咱们的两个女儿吗?顾春霖,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如果向氏只是撒泼,顾春霖也由着她闹了。

    可是她提到了宋轻音,这就不能放任不管,要不然传出去影响宋轻音的名声。

    “我刚才昏倒了,是宋小姐经过救了我,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怎么就这么碰巧,你就在她面前昏倒了?你的身体壮得跟牛似的,怎么说昏就昏了?你还不如说她昏倒了,你碰巧遇见,这还说得通。”向氏冷笑:“你说你很忙,没空回家,我没有怪你,带着孩子在家里老老实实等着你。可是你呢?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里面的大夫和药童,他们可以作证。我是男人,我平时的身体的确不错,但是我也是人。只要是人就会生病,就会昏倒。怎么我们还来医馆这里等着你抓吗?”顾春霖从来不是一个喜欢解释的人,今天算是格外强势了。

    他的解释对向氏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在她看来,顾春霖和宋轻音还有联系,这就说明他还没有死心。

    她拼尽一切留在他的身边,不知道哪一天就会被戳穿,这让她如何安心?只有把那个宋轻音彻底地赶走,让她再也不会跟他见面,才能真正的放心。

    “你的心里早就没有我了对不对?”向氏哭了起来:“以前你从来不凶我的。自从遇见她,你就变了。”

    顾春霖见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拽着向氏离开。

    然而他们人走了,那些闲言碎语却传开了。

    顾春霖是书院的夫子,见过他的人不少。向氏虽是后宅里的妇人,但是最近出来买东西总是大手大脚的,认识她的人也不少。再加上宋家的马车有宋家的族徽,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顾春霖拉着向氏回了顾家。

    向氏本来在向家呆着的,突然回来了,还把顾春霖一起带了回来,引起了王氏的注意。

    王氏派出去的人说跟丢了向氏,所以王氏很好奇向氏到底在做什么,要不然怎么神神秘秘的,连她派出去的人都能跟丢,可见有多小心谨慎。

    “吵架了?”王氏听下人汇报。

    “从大房传来的消息,说是大爷和大少夫人吵得挺厉害的。大爷向来是个好脾气的,这次能把他气成这样,只怕不是小事情。”

    “你去打听打听。”

    “是。”

    王氏想打听的消息很快便传回来了。

    有关宋家小姐的最新消息也跟过来了。

    “被退婚了?”王氏皱眉:“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在刚才。”方嬷嬷说道:“宋家小姐和咱们大爷在大街上被大少夫人抓了一个正着,大少夫人闹开了,许多人都看见了。这件事情还在外面传得沸沸扬扬的。之后宋家小姐回去没多久,原本议亲的那户人家就派媒人来退婚了,说是不想娶个不守妇道的女人回去,对宋家小姐好好的一顿羞辱。”

    “真是过份。”王氏皱眉。

    “可不是,就算退婚,那也不能这样赶尽杀绝啊!宋家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何必把事情做得这样绝?”

    “我是说大少夫人太过份。”王氏说道:“还有大爷,他是怎么回事?难道不知道男女应该避嫌吗?特别是两人之前还有过那种关系。”

    “宋家小姐真是可怜。这下子怎么办啊?本来和大爷的婚事就告吹,现在又被退婚了,那以后谁还愿意娶她?”

    “你把大爷和大少夫人都叫过来,就说我有话要说。”王氏说道:“继母难当,可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能什么也不管。”

    “顾大人这么疼夫人,不会怪夫人的。夫人就是太小心了些,以至于大房那边总是不消停,变着法儿的给你找不舒服。”

    顾春霖与向氏解释,向氏一个字都听不进去,认定了他在外面和宋轻音幽会。顾春霖见她这样不可理喻,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想着回书院躲个清静。

    向氏拦着他,不让他走。

    顾春霖一生气,推了她一把,她就这样撞到了旁边的桌角上。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