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影帝大叔把我宠成了顶流TXT下载 > 影帝大叔把我宠成了顶流 > 第289章 恶人就是恶人,做了好事也还是恶人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89章 恶人就是恶人,做了好事也还是恶人


    “风皖你是聋子,还是傻子?我说了我没拿就没拿,她摆明了是故意诬陷我,让我难堪,你就一点都看不出来吗?”

    凌清雅笔直的站着,眼眶通红却不肯让自己流一滴眼泪,直直的看着那个她喜欢了那么多年,却不信她、不维护她的男人,心里对他失望透顶。

    “倪飘那么善良单纯,怎么可能做出诬陷你的事?倒是你成日里嚣张跋扈,总是欺负倪飘,现在还要反咬一口。我以前一直以为你只是大小姐脾气,刁蛮任性,虽然让人受不了,却不坏。今天你真是让我恶心透了。”

    听听着那冰冷至极的指责、看着那厌恶至极的话,凌清雅只觉得浑身发寒。

    “欺人太甚!”认出暴风的中心竟是自家宝贝孙女,凌老夫人气得脸色大变,就要上前去维护,却有人快她一步。

    施沁虞快步走过去,用手在凌清雅伸手轻轻撑了一下,无声的告诉她“别怕,有我在。”

    然后她如同女王驾临一般,居高临下又盛气凌人的开口:“怎么,现在小三都嚣张到公然诬陷正宫,渣男还眼瞎到不相信自己的女朋友,偏帮偏信小三了?”

    凌清雅惊讶的转头看她。

    施沁虞?

    她怎么会……

    “你说谁是小三?谁是渣男?”当众被人拆穿,风皖的表情很难看。

    施沁虞冷笑:“我说她是小三,你是渣男,怎么了?”

    “你少血口喷人。”

    “你以为我跟你们一样小嘴抹点开塞露就到处喷?”

    “粗鄙的女人,我懒得跟你废话。凌清雅,快点把东西还给倪飘,别让我觉得你恶心。”

    “啧啧,是因为你浑身上下、里外都散发着浓浓恶臭,所以觉得到处都是恶心的味道吗?”

    “粗俗的女人,闭嘴。我懒得跟你多费口舌……”

    冷笑着打断他,施沁虞看着他的眼神如同看一只臭虫:“你和凌清雅分手多久了?”

    “一个星期,怎么了?”

    “哦,一个星期倪飘就怀了你的孩子,真不愧是臭虫啊,繁殖期真短。”

    “你,你胡说什么?”闻言,风皖和倪飘都是一慌。

    她怎么会知道?

    凌清雅也震惊的看向施沁虞。

    倪飘怀孕了?

    “我记得唐老夫人是有名的中医,要不要请她老人家给小三把把脉?”

    根本不给倪飘拒绝的机会,唐老夫人已经一把抓过她的手腕,给她把起脉来,随即脸色阴沉的将她推开,拿着纸不停的擦手,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

    “真是什么样的妈生出什么样的种,妈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女儿也是个不知廉耻勾引别人男朋友的货色。”

    “你、你们是一丘之貉,一起诬陷我们!”原本想和倪飘演一场戏,敲凌清雅一笔钱,现在计划全被破坏,风皖快要气疯了。

    “来人,把小三给我绑去医院做妊娠鉴定,我还就不信了,白纸黑字你们还能狡辩。”

    “放开我,放开我,我不去,我……我是被诱骗的,我是被强迫的,我根本不喜欢他,是他勾引我、逼迫我……”眼见着一旦被坐实小三的罪名,就彻底得罪了凌家,会被驱逐出门,她和妈妈的大计就失败了,倪飘赶紧反咬一口。

    风皖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明明是你三番几次的勾引我,我一时没有忍住才和你勾搭上。这次陷害凌清雅,敲诈一笔钱也是你的主意……”

    “姐姐,你相信我,是他诱骗我、强迫我……”倪飘想上前抓住凌清雅,假摔陷害凌清雅想要害她,好继续赖在凌家。

    哪知,她还没靠近凌清雅,就被施沁虞一脚踹在胸口,给她踹倒在地,那样轻蔑又嘲弄的看着她,无情的揭穿她的小计俩:“你想假摔陷害凌清雅,主意不错,就是演技太差。”

    “你血口喷……”

    “得了吧,再演就难看了。既然你和风皖真心相爱,又有了他的孩子,那就好好在一起吧,我相信凌清雅和凌老夫人很乐意成全你们。”

    倪飘猛然看向凌老夫人,眼里满是惊恐。

    她明明听说凌老夫人不喜欢热闹,很少出席这种年轻人的宴会,怎么会……

    “我当然乐意成全。”凌老夫人眼里满是冷笑,“这桩婚事我做主了,回去就办了。希望你们长长久久。”

    “奶奶,我不……”倪飘害怕极了,顾不得装柔弱,赶紧爬起来,跪着挪向凌老夫人。

    凌老夫人却是满脸厌恶:“来人,把这对狗男女给我绑回去结婚,别让他们再出来丢人现眼。”

    “奶奶,求求你,饶了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凌老夫人却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只心疼的抓着凌清雅的手:“傻丫头,你被那对狗男女欺负多久了?”

    “奶奶,对不起,是我没用,给凌家丢脸了。”凌清雅垂着头,忍耐许久的眼泪终于控制不住的掉下来。

    发现风皖和倪飘勾搭上,她就立马提了分手。

    可是谁知道他们竟然如此过分,公然在宴会上陷害她,想让她名誉扫地……

    “傻丫头,奶奶是心疼你受了委屈,谁在乎你有没有给凌家丢脸?”

    这句话令凌清雅泪崩。

    有奶奶疼,真好。

    施沁虞满眼羡慕的看着。

    一双温热的大掌突然握住她的手。

    转头,就对上赫连景庭温暖的眼眸。

    她弯唇,笑了。

    没关系,虽然她没有奶奶疼,但是有赫连景庭疼。

    回握住赫连景庭的手,她转身,打算悄悄离开。

    “等一下。”凌清雅叫住她,急急的擦掉眼泪,小跑着到她面前,郑重的道谢,“谢谢你刚才帮我解围、帮我出一口恶气。”

    “不客气。”

    “别以为你帮了小雅,就能跟我们凌家攀上关系。”凌老夫人也跟过来,满脸戒备的看着施沁虞。

    心里闪过一抹苦涩,施沁虞却只是无所谓的说:“凌老夫人说笑了,我福薄,攀不起凌家。”

    “奶奶,她刚帮了我,你怎么这样对她说话?”凌清雅有些埋怨的看奶奶一眼,随即又热情的拉住施沁虞的手,“我已经很久心里没有这么痛快过了,真的很感谢你,我该怎么报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