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都市小说 > 超级黄金瞳TXT下载 > 超级黄金瞳 > 第四百二十章 地方窑口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四百二十章 地方窑口


    张文炳面色一黑,这人大概是看自己年轻,把自己当小白来坑了。

    虽然说定窑算是白瓷之中最为出名的,但是这可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哪这么容易遇到。

    更何况定窑和介休窑之间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定窑胎更加细腻,釉面也更加光洁,而且器形相对更加规整。

    反观这一件东西,无论从什么方面,都是比不上定窑的。

    “大哥,那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说个实在的多少钱。”

    介休窑算是一个比较大的民间窑口,产量不少,但是精品率却有限。

    而且即便是精品,价格相对而言也比较低。

    就比如说这一件,张文炳能够看到的价格,也就在三五万左右。

    当然如果要上拍的话,可能能到七八万。

    但是这也就到顶了。

    各位大哥报的价,便是在这个范畴之中。

    “五万,算是便宜的了,而且这个是带盖子的。”

    罐子若是剃头,也就是没了盖子,价格会折个七成。

    带了盖子,价格自然会更高。

    再是一个盖子,压根就不是原配的,盖子是民国放定窑的。

    定窑的白更加润,而介休窑,这属于苍白一类的。

    釉面一个看着油润,另一个看着干枯。

    两者之间颜色自然有差别。

    “您别跟我开玩笑,认真说一口。”

    张文炳名气确实大,但是并不代表走到哪都有人认识,更何况他还戴着口罩。

    所以说这人,就没有把他当行内人。

    “小伙子,我跟你说的实在价,我这个成本就四万八。”

    “那我还一口,你看可以不,可以这买卖就能做,不行就算了。”

    张文炳也是头一次到这里,讨一个开门彩,便开口说道:“六千八,我讨个喜头。”

    “你这个价钱太低了,我的成本都四千八,你连一个零头都不给我。”

    “你也得看你做什么东西,跟我说定窑。”张文炳把东西放下,站了起来开口道:“这盖子民国的,底下的东西倒是有些年份,但是跟定窑也不沾边,两者相差甚大,你还跟我说原配?真当我是毛头小子不懂啊?”

    张文炳摇了摇头,也不打算和这人做生意了,直接就要走。

    然而他这还没走出两步,就被人叫住了。

    不过叫住他的,并不是这个摊主。

    这个年纪六十上下,穿着得体,大概形容就是老干部装。

    “小伙子,你刚才说盖子是民国的,下边的是老的,你说说,大概什么时候?”

    “我又不是来鉴定,说这个干啥。”张文炳扫了一眼这人,身上带着些书卷气,怕是一个教书的。

    但是肯定不是古玩行里的。

    “小伙子,你咋跟赵老师说话的。”他身旁,一个年轻人开口道。

    这年轻人对这老头格外尊重,这老头也颇为受用,面带得意。

    不过张文炳却瞟见了那摊主脸上一闪而逝的不屑。

    这一类人在古玩圈子里实在常见。

    被一些人追捧成为专家,但是本事到底有多少?

    他们自认为本事非凡,无论是官哥汝定钧,还是清三代,什么宣德成化永乐,无一不通无一不精。

    可是放在行家眼里,这些人就是实打实的棒槌。

    张文炳本来就闲着,倒是愿意看看热闹,便开口说道:“我说的是事实,做买卖,哪有给人鉴定的道理?”

    “年轻人,你这话说的可不对。

    你们可没做买卖。”那一位赵老师摸了摸手上的扳指,开口道。

    张文炳看着他手上扳指,就觉得滑稽。

    扳指这个东西,大概就是个圆筒型,套在大拇指上。

    不过这扳指,并非是两头平的,一头敞口一头收口。

    怎么设计,是因为这东西本是实用的,为了方便手持弓箭的时候,用来射箭,扣住箭弦用的。

    带扳指的时候,敞口的那一头,应该是对着外的,而他则对着内。

    这就是带反了。

    这对于行内人而言算常识性的问题。

    “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张文炳不和他争,开口道。

    “嘿,你这小伙子,咋说话呢。”

    “好了好了,人年轻不懂事,正常。”

    “小伙子我看你是不知道吧。”那个赵老师,咽了口唾沫,估摸着是习惯。

    随后缓缓蹲了下来,从摊位上拿起那一只白罐子。

    开口道:“小伙子你看,这釉面,这色泽,这可不是简单的东西,这虽然不是宋代的定窑,但却是元代的。”

    “好,然后呢?”张文炳加了把火开口道。

    “这是好东西。”

    “那您大可以买了去。”张文炳又看了一眼老板。

    那老板便立马开口说道:“赵老师,这小伙子哪儿懂什么是好东西,您是专家,你一看就明白。”

    “多少钱?”

    “我刚才问这小伙子要的五万,您不一样,您是行家,我就本儿给您,四万八。”

    “四万八?”那赵老师点了点头,开口道:“有点高了。”

    “便宜一点吧,我给你开一口。”

    “这可是本儿了。”这摊主依旧是这一句话。

    “本儿,哈哈哈,老板咱们也不是头一次打交道,是不是本儿,我还不知道?”

    “那好,您报一口,可别太狠了。”

    “我给您报三万,您看如何?”

    “三万啊,有一点太低了,你多多少少得给我加一点,不然我真的要亏了。”

    找人一唱一和,若是外人看,恐怕以为一个是托,两个人在演双簧。

    其实,这就是古玩行里的常态。

    张文炳见着他们要敲定的时候,便摇了摇头,转身要走开。

    而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一个小伙子,提着个罐子过来了。

    这居然同样也是个瓜棱罐,不过和那不同,这一只带的是原盖。

    张文炳只见着这人到了一处空的摊位上,把东西放了下了,转头便和人聊起了天。

    这个东西,可比那一件路分高。

    张文炳心中想的,便立马要去谈价。

    然而看到这东西的不单是他,还有那跟着那赵老师的年轻人。

    他速度更快,直接窜到了那摊位跟前,拿起了那一只棍子开口道:“老板,这罐子啥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