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种田:我们全家都穿成极品了TXT下载 > 种田:我们全家都穿成极品了 > 第284章 难道他就一定活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84章 难道他就一定活着?


    “你梦见了什么?”司玉衡见方宁平静下来,便顺口追问了一句。

    方宁脑子转得飞快,胡乱编了一个:“我梦到你输了,就说是我出卖你,要杀了我父母!”

    司玉衡嗤之以鼻,凑到方宁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下次不要做这种梦,前世他占尽了天时地利,最后依旧输给我,这辈子更不可能赢!”

    那语气,带着绝对的自信。

    “啊?你不是挂了吗?”

    “难道他就一定活着?”

    司玉衡退了开来。

    他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俯视着方宁,上位者的威严气势尽数释放。

    “旁人都做升官发财的白日梦,你却尽做这些乱七八糟的破梦。”

    顿了顿,他的目光变得审视。

    “方宁,你是不是欺骗我了什么事?”

    “怎么可能,少东家你干嘛这么想?”

    “怕不是你梦到自己要娶戚家姑娘,我要杀你吧?”

    方宁:“……”

    虽说不是一模一样,但也并非毫不相干。

    只是新郎的角色错了而已!

    “没有,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呢?我有未婚妻的,她叫星云,特别的贤良淑慧,还给我银子花呢!”

    司玉衡立刻想到当初方宁追着他吃软饭的样子,很是无语。

    抬手又轻轻敲了她脑门:“谁教的,男子汉大丈夫只会让女人养?这么理直气壮!”

    “我错啦,以后我赚钱养家糊口可以吗?”方宁说,心里倒是想着,要真能如此,养司玉衡也不是不行。

    毕竟司玉衡好看啊!

    不过方宁觉得这个梦想是不可能实现的。

    钢铁直男不需要女人,女人影响他拔刀的速度,还不利于他的大业,估计气急败坏之下,一刀砍掉她的脑袋!

    “你说话算话!”司玉衡似笑非笑,“往后将银子都交给你未婚妻。”

    方宁:“……”

    要脸不!

    她给跟他要那是两码事好吗?

    “嘿嘿,星云可能瞧不上我的这点银子的,毕竟她才是小富婆。”方宁干笑。

    看着口是心非的小孩,司玉衡也没跟她计较。

    “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别胡思乱想那些有的没的。”语气是难得的温和与柔软。

    司玉衡还搬来一张凳子,大有替方宁守夜的架势。

    方宁被吓到了。

    “少东家我没事,你赶紧也去躺下吧,你在这里我害怕。”

    “做亏心事所以害怕?”

    “对啊对啊,我做亏心事了,少东家不要追究。”

    方宁躺平任嘲,反而让司玉衡打消了疑惑。

    “能睡着了?”

    “能的能的。”

    方宁忙不迭点头。

    司玉衡这才作罢,回了自己床上。

    方宁松了口气。

    来到这里跟在司玉衡身边,真的是连最起码的戒心都丢了。

    她得找回来才行。

    堂堂特工,睡觉爆掉自己马甲,那可真是无颜面对国家的培养,太废物了!

    方宁想着自己貌似喜欢上司玉衡这件事,以为自己睡不着的,结果不到一盏茶工夫,小孩子的作息本能让她很快就入睡了,只是这次没有睡那么沉。

    次日天还没亮,又要爬起来。

    自从甲字班开始晨练,取消骑射之后,体质和气色是肉眼可见的变好起来。

    先前不满方宁的同窗师兄,也跟方宁道歉。

    方宁自是不跟他们一般见识。

    说起来,万松书院的学子还是挺可爱的。

    其他三个学堂,有上了三十岁的学子,见着方宁依旧是一口一个师兄,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年长就倚老卖老。

    方宁很喜欢万松书院的氛围。

    可见当初的选择是对的!

    不过方宁没想到,今天的晨练会多了一个人。

    陆知夏居然跟着一起,站在队伍最后。

    罗启仁认得陆知夏,走过去问:“你并非甲字班学子,来这里做什么?”

    “夫子,我也想强身健体,往后可以跟着甲字班的师兄一起吗?”陆知夏一改往日的嚣张,恭恭敬敬请求罗启仁。

    罗启仁就奇怪了,月亮也没落东边啊,这平日跟他作对得厉害的陆知夏,怎么今天变了性子?

    “夫子,我每天跟着师兄们,绝不闹腾。”陆知夏保证。

    他昨晚一夜没睡。

    只要想到白天的事,他就心有余悸。

    真不敢想象当时要不是方宁和玉衡及时赶来,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就算当时蓄力要反击,只怕最终也是让自己吃更多苦头,依旧避免不了结局。

    到最后,他会从陆家弃子变成被赶出家门的耻辱……

    虽然他对陆家没有多眷恋,可要走也是他自己走,而不是被驱赶出去!

    “这……”罗启仁行伍出身,甲字班学生的精神面貌的改变是清晰可见的,陆知夏想要加入,他其实也想同意。

    只不过陆知夏平时没形没状,他一时也不知道这是认真的,还是另一种玩闹的法子。

    “夫子,拜托。”陆知夏双手合十,可耻地卖萌。

    他现在只想跟方宁和玉衡走得更近一些,最好能拜方宁为师。

    “行吧,但我丑话说在前面,你要是敢捣乱,我就只能请山长出面了!”罗启仁严肃地道。

    “是,夫子。”陆知夏站直身子。

    罗启仁走到队伍中间,让学子先做热身,然后才开始下山。

    陆知夏跟着他们做,别别扭扭,但放下了面子,就没有什么好在意的,哪怕不好看,也跟着照做。

    罗启仁惊讶,陆知夏该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他以为陆知夏只是一时兴起。

    没想到接下来陆知夏风雨无阻,天天跟着一大早起来,与甲字班的学子们晨练。

    并且别的夫子也在私底下讨论,说陆知夏最近转性了,授课的时候不再提那些奇奇怪怪的问题刁难他们,甚至还认认真真做功课了。

    陆知夏改变再怎么大,也一直没有来找方宁。

    连方宁都以为他只是受到打击,想要发愤图强而已。

    万松书院甲字班每天天还没亮就开始下山上山这件事,很快传到盛世书院去了。

    盛世书院向来跟万松书院不和。

    其中又以那帮权贵子弟跟陆知夏的摩擦最深。

    所以,他们打算去搞事:“万松书院该不会以为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就能赢我们盛世书院吧?要不,明天我们也早起去会会万松书院那帮穷酸书生?你们谁愿意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