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家养小毒妃:团宠病娇六岁半TXT下载 > 家养小毒妃:团宠病娇六岁半 > 第三百二十八章:荣锦绣恶毒迫害?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二十八章:荣锦绣恶毒迫害?


    只能说,这几年小尼姑都是从荣锦月的暗示和欲言又止中,在心里描绘了一个恶毒、自私、刻薄、愚蠢的大小姐形象。

    她对荣锦绣,太不了解了。

    荣锦绣可不是那种,会被流言蜚语所中伤影响的人。

    管这人是从前的荣锦月还是如今的玉清真人,犯到她头上,她都是照打无误。

    他人的看法对她而言,根本就不重要。

    ……

    次日——

    连绵的大雪天后,好不容易出现了几丝明媚的阳光。

    净妙庵上山的路上,各色华丽的马车将白雪皑皑的道路点缀得花团锦簇。

    无数贵妇、小姐、公子们的交谈声,将枯木山林都带动得活泼了起来。

    然而,待众人走到净妙庵的一处幽静小庙中,却被阿提给拦了下来。

    “小师傅,你这是作甚?”

    这些人里,只有一小部分是从洛阳城中出来的,更多的是洛阳周边,靠近净妙庵的城池、乡镇。

    而大多数来的人,非富即贵。

    虽说比不得洛阳,三步一大臣,五步一皇子的,但毕竟也是洛阳周边城镇,大富大贵之家不在少数。

    这些人很多都不知道宣平侯府那些勾心斗角的事,只知道荣锦月替祖母祈福,孝心感天动地。

    又心地善良,极富才华。

    她们也曾听闻过,玉清师傅在家中并不受宠,所以这六年来,并没有什么人来探望过她。

    据说她从府中带来的丫鬟也看她不得宠,所以经常欺负她,害她日子过得极为清贫。

    好些个才子公子,包括贵妇小姐们,都对玉清真人的遭遇很是心疼。

    “诸位施主,我家真人今日怕是无法为你们主持早课了。”

    “为何?真人的病还没好吗?”

    阿提叹了一口气:“各位夫人为我家真人寻了明医,原是好得差不多了,不过……不过昨日真人收到了家中的书信,说是要接真人回家,伤怀之下,这才又病了。”

    玉清真人身子不好,柔弱得仿佛一点风雪就能将她的身体摧毁了去。

    可如此美好的少女却命运多舛,实在很难让人不心疼。

    “这……宣平侯府可是洛阳的百年贵族,若是宣平侯愿意接真人归家,就算不看重真人,也必不会让她再吃什么苦的,这是好事啊!”

    那位夫人只知玉清真人在家中不受重视,并不知道她还有位嫡姐“恶毒卑劣”。

    催了觉着时机到了,忽然眼红落泪:“这原是我家真人的家务事,真人从不肯让我对任何人说起,可……可……诸位爱护我家真人,我也见不得我家真再被磋磨,实在各位施主不知情,我家真人……我家真人当初自愿来这净妙庵,是被宣平侯府的嫡女荣锦绣迫害而不得已避逃的,那个青竹,也是荣大小姐的人,她们的目的,是让我家真人死在净妙庵。”

    信佛信道之人,大多心地善良。

    又有天然的滤镜去看玉清真人,初闻此事,皆义愤填膺。

    “那位荣大小姐我在晋王妃的生辰宴上远远见过一面,的确是飞扬跋扈,嚣张至极,将晋王妃的宴会搅得一塌糊涂,还羞辱晋王妃。”

    “我也听说过她,她还养了一只花豹,见人就咬,十分凶残,不少洛阳的贵女听到她的名字都绕道走,实在霸道。”

    “不仅如此,当年梁相的女儿梁思盈死得莫名其妙,也有传言说是她杀的,奈何没有证据,梁相夫人活生生被逼疯死了。”

    “怪不得……怪不得后来她被指婚为三皇子妃,我记得一开始,大家都说梁思盈才是三皇子妃的。”

    “不过她的报应也来了,如今三皇子早就不知被皇上冷落到了哪里,皇后也被废了,洛阳城里可不少人都在背地里嘲笑她呢!”

    “这么恶毒的女人,玉清真人哪是她的对手?回去之后还不被她害死吗?”

    “各位施主有没有办法救救我家真人,我……我自幼在这山中长大,唯一认识的,能救我家真人的,也只有各位施主了。”

    “这……”

    “阿提!”

    “咳咳咳……”

    严厉的女声在禅房门口响起,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咳嗽声,道姑装扮的少女脸上浮起一抹不正常的红晕。

    可她容貌清丽如仙,不论是苍白还是病弱,都美得挣脱了红尘,直教人愿意将一颗心都双手捧上送给她。

    荣锦月用帕子捂着嘴咳嗽了几声,对着阿提摇摇头:“休要胡说,我……我大姐姐是极好的人,她只是……只是与我不太亲近罢了,谁许你胡乱编排?”

    “真人……”

    阿提不服气的嘟着嘴:“她这样对你,你又何需替她隐瞒?要我说,就该让天下人都知道她的丑恶嘴脸,你回去以后她才会有所忌惮,不敢轻易动你。”

    “阿提!”

    荣锦月再次怒喝:“你再说……你再说我要生气了。”

    她涨红着脸,急得眼泪都在眼眶中打转。

    这柔美姿态被那群公子哥看了去,又是好一阵心疼。

    “玉清真人是为了给山下穷苦百姓施粥治病才感染风寒,往年与咱们以诗会友,我等也能感慨其心性高洁,这样的人不该受非人待遇,咱们不能放任荣锦绣这么欺负人。”

    “对!不能放任她,我这就写几首诗,抨击此女的恶毒行径。”

    “我也要告诉我在京中的姐妹,她太坏了。”

    ……

    荣锦月转身之际,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深深的笑意。

    六年了……

    我的好姐姐,我将成为你的噩梦。

    ……

    “奇怪……”

    芙蕖努了努嘴,从芳华院外走了进来,见芙蓉正在对账,将她的账本拿开道:“芙蓉,我今日上街,发现好多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劲我过去问的时候,他们又都对我避之不及。”

    别的芙蕖不敢说,但是她家小姐出手阔绰,向来是城中大小商贩巴结讨好的对象。

    她是小姐的贴身大丫鬟,在外也是有几分脸面的。

    那些掌柜店家的,多少都认识她。

    往日她出门,都会有好多商贩上来推荐自家的商品,今日却极少有人上前来。

    而且看到她的目光,还暗含鄙夷。

    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