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大小姐手握生死薄艳杀四方!TXT下载 > 大小姐手握生死薄艳杀四方! > 第408章 人不人鬼不鬼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08章 人不人鬼不鬼


    这个回答,没有半分犹豫,也没有半分遮掩。

    就这样赤裸裸的出现。

    一时间,判官大殿一室静寂。

    云仪呆坐在原地,望着台下面无表情的男人,心跳都漏了一拍。

    唐子津的回答好像是直接拒绝了她。

    他说的不仅仅是现在不会离开冥府,包括以后。

    这种想法,对他来说,似乎只能用“荒唐”二字来形容。

    他从来没有想过,更不会离开。

    所以呢……

    是想说,他们真的没可能吗?

    她不能一直留在冥府,而他也不会离开冥府。

    是这样的吗?

    其实早在之前,云仪就表示过自己喜欢唐子津。

    而唐子津也明确的回绝过,并没有给她任何的希望。

    可云仪固执,觉得自己可以感化他的。

    她单纯的觉得,唐子津会拒绝自己,只是因为时间的问题。

    只是因为,他们接触的还不够多……

    时间久了,他一定也会喜欢她的。

    唐子津这话一出口,姜炽就下意识的看向了身边的云仪。

    这丫头什么心思都写在了脸上,现在也是。

    姜炽抿了抿唇,帮忙劝道:“其实到了天府,你的机会会比现在要多一些。”

    在冥府他如今已经是判官,晋升机会不大。

    但是身为驸马,在天府,天子一定会帮他找个好差事。

    不辛苦,听起来还很牛批的位置。

    这是毋庸置疑的。

    当然,唐子津的回答,她也并没有感觉到意外。

    唐子津这人,书生做派,其实和云仪一样,一根筋。

    他不太追求名利,只图安稳。

    也很懂得知恩图报,面对她和君主的知遇之恩,唐子津就没有想过再离开这里。

    除非有一天,她或是君主,主动把他踢出去,而他才能接受离开。

    而且唐子津对自己的定位非常清晰。

    他觉得一个人有多大的本事就发多大的光。

    没必要去做那些与自己能力不符的工作,不需要一味的去追逐名利,高位。

    对他来说,那些都太虚了。

    果不其然,唐子津下一句就是:

    “臣觉得,做判官就挺好的。能得到君主与姜大人的信任,愿意将这么重要的差事交给臣,已经是很荣幸的事了。”

    “臣很知足了。”

    云仪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拎着裙摆站起来,红着眼眶说道:

    “你跟我去天府,我能帮你找到比这还要好的差事!而且你当个神仙也是轻轻松松的,何必在这里人不人鬼不鬼!”

    “天子哥哥说过,谁不想往上爬!”

    “人往高处走,水才往低处流呢!一辈子呆在这里见不到太阳,你甘心吗!”

    “……”

    云仪几乎是吼出来的最后一句话。

    一时间,空旷的大殿上,久久回荡着她的声音。

    偏殿里,谢童听到这个动静,也惊得跑出来看,但还没来得及上前,就被姜炽一个眼神制止住了。

    她默默应下,站在一侧,没有靠近。

    姜炽也没有出声,尽管云仪这话的确有几分贬低冥府的意思。但她知道,这个时候应该交给唐子津。

    她插手的话,这件事注定要变质。

    唐子津抬头,腰间的玉佩流苏轻晃,他直视着云仪,拱手向前,礼仪到位。语气不卑不亢:“回小殿下,天子这话自然没错。”

    “但,每个人的追求不同。”

    “唐某只是一介书生,渺小极了,能当上判官都是君主与姜大人抬爱。”

    “在其职,谋其位,尽其责。”

    “臣没有半途而废的习惯,也很喜欢现在的差事。”

    “臣没有去过天府,这冥府可能真的比不上天府繁华,但臣很喜欢这里。

    小殿下就当臣是坐井观天的那只青蛙便罢,不要气恼才是。”

    “你!”云仪抬手指着他,唇瓣张了张,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论口才,她是真的说不过唐子津。

    这人可是状元郎出身。

    和他理论什么,那简直是自讨苦吃。

    而唐子津并没有打算就此收手,继续道:“小殿下,您和臣本就是天壤之别,别再浪费时间了。”

    这句话,可以说是直接宣判死刑。

    最后云仪是跑着离开大殿的,姜炽没有阻拦,而是示意谢童跟上去。

    她不太适合开导别人。

    等人走了,这殿上又只剩下他们三个。

    姜炽身子前倾伏在案上,单手撑在脸侧,眼底夹杂着几分无奈。

    唐子津显然心情也不是很好,垂着头没有再出声。

    在场的看下来,唯独一旁的月下清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单手摇着扇子,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蓦然,两人的视线交汇,月下清被姜炽隔空瞪了一眼,这才拿着扇子讪讪的挡了挡脸上的笑意,稍微收敛了一些。

    姜炽冲他挤了挤眉眼,见状,月下清,清了清嗓子,开口缓解着尴尬的气氛:

    “唐唐也不用难过,现在把话说开了也是好的。到时候要是天子知道了怪罪下来,那就不好解决了。”

    “当断则断。”

    月下清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了没事了。”

    “这殿下年纪还小,没准回去之后就不记得这些了。你不用自责。”

    月下清好歹和唐子津也认识许多年了,两人也算是互相扶持着走到今天这个位置。

    所以他还算是了解对方的。

    唐子津不喜欢小殿下,如今情绪不对,不是因为爱而不得,只是单纯的感觉到自责而已。

    毕竟对于他这种温温和和的性子的人来讲,可能长这么大头一次说出如此狠绝的话来。

    当然,对他自己来说算是比较狠绝的。

    在他们这些人看来,倒是也没有到狠的地步。

    毕竟是个彻头彻尾的文人,有自己的风骨在。

    平日里,半分重话都不曾讲过。

    如今面对一个女孩子,说出这些话,的确有些过意不去。

    “你想想啊,这小殿下如此固执,你如果不狠一点拒绝,那这件事就会没完没了,你们也就会一直纠缠下去,互相浪费着时间。”

    “所以现在这样说得简单粗暴一些,也没什么不好的。”

    “当然了,唐唐也不用担心小殿下会刻意报复你,毕竟有咱姜大人在这儿坐镇呢~”

    “这天塌了,姜大人肯定是第一个顶上去的,你说是吧大人?”

    姜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