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川西道术TXT下载 > 川西道术 > 第223章:外冷内热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23章:外冷内热


    “你应该知道越王勾践吧!”孙传莺遥望玻窗外的繁华城市,悠然道,“我觉得他很像!”

    “勾践?”

    “心机深沉,忍辱负重!”孙传莺苦笑道,“不错,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

    “哼哼!”男子冷笑道,“你就不怕他的心机是针对孙家?”

    “针对我们孙家的人还少吗?”孙传莺不为所动,“从我这一代起,孙家就已经名存实亡了,而当我老爸百年之后,孙家还能存在吗?”

    “我……”男子欲言又止。

    “呵呵!”孙传莺讥讽道,“你能让孙家屹立不倒吗?”

    “我……”

    “你不能!”孙传莺笃定道,“你心里只有你的家族,你不敢、也不想入赘我们家!不是吗,难道我冤枉你了?”

    男子压抑的不说话。

    孙传莺冷漠的批判道:“你的爱很自私,你只是不想让别人得到我而已!说什么和我远走高飞,你舍得你那个继承人的身份吗?”

    见对方无言以对,孙传莺百念俱灰道:“你为了夺取家产可以放弃一切,那我为了孙家的存亡为什么不能牺牲爱情?张东周,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

    “可……可……”名叫张东周的男子吭哧了半天,最后道,“可他对你们孙家是有企图的,你就甘心引狼入室吗?”

    孙传莺冷笑道:“这和你有关系吗?”

    “有!”张东周语句苍白道,“因为我爱你,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狼子野心的人毁掉!”

    孙传莺只是看着他,也不说话。

    “莺莺!”张东周忽然搂住孙传莺,动情道,“莺莺,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我一定能让你们孙家屹立不倒!”

    孙传莺没有挣扎,却像个木头似的道:“你的拥抱很温暖,也很有激情,但我已经不需要了!”

    “莺莺!”张东周强行堵住孙传莺的嘴唇——他想用这种方式点燃孙传莺的热情,如果可能的话还能得偿所愿,当然,这需要一点强势的手段。

    孙传莺不言不动,也不反抗。

    “莺莺……”张东周以为孙传莺只是在矜持,煽情道,“答应我好吗?”

    或许是以为孙传莺心动了吧,张东周一咬牙,把孙传莺搂紧怀里,就打算动手动脚。

    孙传莺忽然冷冰冰道:“你决定做孙家的上门女婿了?”

    张东周顿了一下,言不由衷道:“好,只要你依了我,我就做孙家的上门女婿!”

    “去死吧!”孙传莺凶狠的屈膝一顶,这一下够狠的,直接把张东周顶成了虾米,“嚯嚯嚯”的卷缩在地,痛得都叫不出声来了。

    孙传莺冷冷的盯着他,嗤笑道:“知道吗,新婚之夜,他也像你一样,眼中充满了慾望,而且也准备好了做他的新娘,可是,当他看出我心里的不甘后,并没有强求我,而是离开了新房。你呢,为了得到我,居然哄骗我做孙家的上门女婿!”

    张东周痛得汗水滚落,咬牙没叫出声来。

    “就凭这点,你就无法和他相比!”孙传莺漠然道,“原本我还对你念念不忘,可现在,你让我觉得很恶心!”笑了笑,风轻云淡道,“如果刚才你的回答是不愿意做孙家的上门女婿,我会心甘情愿的把身子给你,就当是补偿你的,可惜,你让我失望了!”

    张东周目瞪口呆。

    我也是目瞪口呆。

    孙传莺更是张大了嘴巴,美目火热的望着我。

    孙传莺再不看他一眼,噔噔蹬的往下楼走,忽然又驻足:“你是个心胸狭隘的人,我知道你现在最想杀的人是乔少宝。不过我要提醒你,你最好别去招惹他,否则你会后悔的!”

    张东周木然望着进入电梯的孙传莺,羞辱使他忽略了疼痛。最终,他扶着楼梯间的扶手,佝偻着身体,既没有放马后炮,也没有说狠话,只是,他的呼吸是那么的怨毒。

    “走吧,我们坐电梯下去。”我拉着她进了电梯。

    “啊?”孙传燕如梦初醒,等电梯门关上后,居然一头扎进我怀里,扬起娇艳的脸蛋,美目中直冒小星星,问道,“姐夫,你真有姐姐说的那么好么?”

    ……

    已经是下班的时间,孙传莺独自坐在办公室里,还是不想回家。最近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她无所适从,心乱如麻。

    首先是孙家的几家医院接连出现医疗事故,其次是多了个不知道怎么面对的老公,现在,又和热恋多年的情侣决裂了。

    她不想回家,只能留在医院里发呆,不想上网,也不想吃饭,可电脑却开着,输入框里还有一段没有发给张东周的文字。

    在她眼里,乔少宝虽然是个人渣,却懂得尊重她。

    可张东周呢?

    “我真是瞎了眼,居然会喜欢这种伪君子。其实他(乔少宝)还是挺不错的,至少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不堪。”孙传莺轻叹息道,“我这样对他,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怀恨在心……他到底有什么企图呢,难道真像老妈说的那样,乔家是在为吞并孙家做准备?

    “这个人真的让人看不透,他在乔家的时候倍受排挤,整天装傻充愣……听说他也不想入赘孙家,为此还闹腾了好一阵子,可他终究还是变成了我的老公,还一反常态锋芒毕露,他到底想干什么?”

    孙传莺的脑子里乱成了一团浆糊,接连叹气道:“乔孙两家的关系,以前也是不错的,可现在却勾心斗角相互算计,而这个乔少宝更是个心机深沉之辈,老爸怎会对把希望寄托在这种人身上呢?”

    咚咚咚!

    敲门声惊醒了孙传莺,她收回散乱的目光,冷淡道:“进来!”

    “大小姐,您还没回家吗?”身穿护士长制服的柴荣端着咖啡走了进来,风华正茂的她,身材稍胖,小眼睛,嘴有点大,腿有点短,说不上好看,但很性感。

    孙传莺无意识的滑动着鼠标,掀起眼皮子看了看她,没说话。

    柴荣不着痕迹的瞄了眼孙传莺的坤包,放下咖啡,偏头瞅了瞅电脑页面:“大小姐,查出什么来了吗?”

    “没有。”孙传莺语气低沉道,“我始终搞不明白,这些病人为什么会在手术后忽然失忆。”

    “会不会是他们被人收买了,故意失忆呢?”

    “不可能!”孙传莺蹙眉道,“如果都是成年人,被人收买还说得过去,可这些病人里面还有几岁大的孩子,你说几岁大的孩子能说谎吗?”

    “这倒也是。”柴荣心不在焉道,“大小姐,时间不早了,下班吧。”

    孙传莺只是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