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麻衣诡相TXT下载 > 麻衣诡相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行迹暴露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行迹暴露


    此时此刻在山洞里面的丘褚奂没有发现余长生正在悄悄的靠近自己所在的位置,还以为刚才触动那个进禁制的只是一只将死的老鼠。

    所以将这件事情也就忘在了脑后,随后又开始了打坐修炼。

    余长生一点一点的摸索着,山洞的边缘往里面靠近,很快他就看到面前变成了一条死路。

    山洞的通道到这里戛然而止面前,是一面巨大的石壁。

    一个躲藏了很长时间的人,既然已经选定了这样一个地方作为自己休息的地方。

    那么他就肯定不会只在自己选择休息的地方设下一个禁制,肯定还会想方设法的做出二三层保障。

    余长生这一次不像是刚刚进入山洞一样那样鲁莽,既然刚刚在入口的地方就已经有了禁制,那么这个石壁上面不一定没有。

    所以这一次他并没有鲁莽的直接用手去触碰,反而是掏出了判官笔,用判官笔的笔尖轻轻的去触碰面前的石壁。

    如果说面前的这个石壁是真实存在的话,那么判官笔的笔尖触碰到这个石壁上,笔尖就会弯曲。

    如果面前的这个石壁是幻影的话,那么判官笔完全可以将其穿透而过。

    不出所料,判官笔在触碰到这个石壁的一瞬间,余长生并没有感觉到石壁所带来的阻碍,反而是判官笔毫无疑问的穿透了石壁。

    看来这个石壁应该也是一个幻象。

    余长生在确定了这个答案之后,稍微用力将判官笔压了过去,顿时面前的这个石壁,就像是被戳破了的肥皂泡一样,伴随着一声极其微小的响声。

    整个石壁瞬间消失,露出了后面山洞的通道。

    坏了,用力过猛了!

    看着面前的这个石壁,如同被戳破了的肥皂泡一样瞬间消失,余长生心里面暗叫一声不好。

    此时此刻,待在山洞里面的丘褚奂感觉到了自己布下的第二层防御被攻破了。

    方才他明明感觉到触碰到了山洞,洞口禁制的明明是一只即将要死的老鼠,但是现在第二层防御突然间被攻破了。

    只要是他不是傻子,就会想到肯定有人偷偷的潜入到了这里。

    毕竟一直即将要死掉的老鼠,根本没有办法突破它的第二层防御,因为第二层防御虽然是个幻象。

    但是这个幻象后面有阵法作为能源,这个阵法会给予这个幻象一定的坚硬程度。

    在普通人的眼中,这幻象所表现出来的石壁有阻碍他们的能力,肯定会理所当然地将这一层幻象当作真正的石壁,所以发现这个地方是死路之后肯定会立刻返回。

    而且就算是不想立刻返回的话,只要是普通人,就没有办法破开第二层防御,能够破开第二层防御的除了修行之人,就是一些力大无比的家伙。

    但是那些力大无比的家伙,肯定不会闲着没事来这里砸石头。

    毕竟这个地方可是一座山,如果发现这个山的山洞里面有一处石壁,肯定会下意识的认为这石壁的后面肯定都是石头,就算是将这个石壁砸开,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有砸石头那个功夫,哪怕是去工地上搬砖,也要比砸石头得到的效益好得多。

    所以说能够突破第二层防御的肯定就是修行中人,而且实力应该不是很低,否则的话也没有办法破掉这个幻象之后的阵法。

    丘褚奂心里面飞快地将这些东西过了一遍,随后根本就不贪恋这里面的任何东西,转身就从自己准备好的通道里逃跑。

    毕竟这里的东西虽然对丘褚奂来说有着不小的用处,但是带着这些东西无疑会降低他逃跑的速度。

    只要是他还在这里面的东西,在日后通过一定的努力肯定还可以再得到,但如果因为贪恋这些东西而被华异术盟抓住,就算是有再多再好的这些东西,也没有任何的用处。

    当断则断,否则反受其乱。

    在以前丘褚奂也不是没有在乎过身外之物,但是自从那一次他因为贪恋自己好不容易找来的一些金子,结果被自己的仇家找上门了。

    丘褚奂修炼的是天妒人怨的功法,是通过寄生来获取修炼所需的炁,所以说在他胡作非为的时候,有那么几个仇家很正常。

    毕竟华异术盟只是一个监督监管的机构,只是为了维护这个世界的平衡,类似于修行门派之中的这些仇杀。

    只要是他们之间不是做的特别过分,又没有影响到普通人的正常生活,那么华异术盟是不会管的。

    在那一次被仇家抓住之后,丘褚奂被他的仇家整整折磨了三天三夜,而且在这三天三夜里面,他无时无刻的都在遭受折磨。

    就是因为他的炁寄生在了他仇家少主的身上,让一个原本应该是天才的少年,直接变成了一个废人。

    所以说丘褚奂的仇家想要在他的身上用遍这个世界上所有能想到的酷刑。

    不过华夏大地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在这五千年的历史之中,肯定有不少残暴之辈,这些残暴的人所研究出来的那些酷刑。

    哪怕是经过了三天三夜毫不重复的运行,也完全没有将这些酷刑全部使用完毕。

    最后丘褚奂实在是受不了了,拼着损耗自己一半修为作为代价,终于从仇家手中跑了出来。

    也就是这三天三夜毫不重样的酷刑,丘褚奂牢记了这个教训。

    就在丘褚奂转身就跑到那一瞬间,余长生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

    既然已经不小心触动了这个地方所设置下来的阵法,那么待在山洞里面的丘褚奂很有可能就已经察觉到他已经潜入到了这个山洞之中。

    在这种情况下就是分秒必争的追逐战,余长生之所以拍自己的脑门,就是因为自己这个时候竟然在发呆,白白错过了几秒钟的大好机会。

    虽然只是小小的几秒钟,但是在很多时候,哪怕只是小小的一秒钟,也足以左右一场战局的走向,更何况是他因为发呆已经耽误了好几秒钟?

    在一巴掌将自己拍醒之后,余长生毫不犹豫地朝自己身上贴了一张轻身符,就朝着山洞最里面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