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玄幻:原来我是修仙大佬TXT下载 > 玄幻: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大师请节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大师请节哀


    “胡说八道!”

    “我那徒儿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病患?而且还暴毙身亡?”

    “而且就算他有些不懂礼数擅自闯入店内,但是也罪不至死吧?”

    李三秋看着对方愤怒的样子,倒是有些理解。

    师徒之间有着很深的感情吧?

    若是自己有一天,突然听到亲人闯进别人的店内发病暴毙的话。

    他也是无法相信的。

    看来想要把这件事说清楚,得费不少的力气。

    “大师,这件事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清楚的。”

    “不如先和我到店内坐下,我给你好好解释一下。”

    说着便是走向前去,打开了院子的大门。

    呼呼呼~

    只看到有一股微风,轻轻拂过李三秋的脸。

    而身后三人,则是瞪大了双眼。

    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只见得那大门,打开的一瞬间。

    突然传来了一阵阵,交织的大道之音。

    随后漫天的异象一瞬间涌了出来,将那宝象僧人围成一圈。

    顿时呼吸一滞!

    他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周身那股静静流动着的威压气息,压得他整个人都不敢动弹。

    所有怒火,像被一股冷水当头泼下。

    全部熄灭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满满地惊惧,以及震撼。

    宝象僧人终于知道,他们说的自己的徒儿突然暴毙。

    是真的!

    这股无边威势,就算是他自己本人闯进那院子之内,恐怕也会被瞬间镇压!

    更恐怖的是这院子的主人!

    就这般随心所欲地走了进去,丝毫没有受到四周的异象的干扰。

    这怎么可能?

    若是普通人,只怕早就承受不住这股威压。

    直接被挫骨扬灰了吧?

    而回头看向旁边的钟翠岚,虽然也是一脸震惊。

    然而却也是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宝象僧人的瞳孔又是一震。

    怎么这个小小的化神期,也不受到这股威压的影响?

    无数的问号在他的头脑环绕!

    他只惊惧看向李三秋。

    此时,宝象僧人终于醒悟了过来。

    眼前这人,是一个超级大佬!

    他隐藏气息,这才让人觉得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想起言语之间的冒犯,宝象僧人头皮发麻。

    他绝望的想着,只怕是这位公子不会放过自己。

    至于自己徒儿,都是他自找的。

    自己现在这般困境,也是自己自找的,一切都是命啊!

    李三秋可不知道老和尚内心的惊涛骇浪。

    看到对方一动不动的眼神暗淡的看着门口,顿时有些无奈。

    对方估计不相信自己说的话!

    “还请大师进店里来仔细详谈。”

    宝象僧人闻言则是连忙回道:“前……公子,我相信你说的话。”

    “我那徒儿,居然敢如此冒犯公子,的确是该杀。这件事怪不得公子,都是在下师门不幸,教出了这么一个逆徒!”

    语气之间尽是诚恳自责,眼神中敬畏不已。

    随后他又是小心翼翼地开口试探道:“公子,在下还有要事在身。”

    “之前多有冒犯,还请公子海涵。”

    “不知公子可否高抬贵手,放在下离开?”

    李三秋一脸诧异。

    这老和尚怎么回事?、

    之前不是一脸不相信自己的样子吗?

    怎么突然改口?

    他狐疑地开口道:“大师,你真的不打算把事情弄清楚了再走吗?”

    莫非这老人家承受不住自己弟子的离世,悲伤之下神经错乱了?

    宝象僧人闻言,身子抖了一抖。

    他弯腰作揖,恭敬回道:“这件事在下已经调查清楚了。”

    “这一切,都是我那不成器的弟子冒犯公子在先!”

    “这都是他咎由自取的!”

    李三秋还是觉得不妥,还是把话说清楚,不然到时候这老人回去了和其他人那么一说,只怕又是有人来找自己。

    “大师,你真的要听我说清楚。”

    “这其中真的有误会。”

    宝象僧人哭笑不得,看来对方真的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只以对方那般恐怖无比的实力,为什么还要跟自己打谜语?

    直接出手灭杀自己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要多费口舌?

    宝象僧人发现,从始至终,李三秋身上都没有出现过一丝杀意!

    反而是一脸真挚!

    好像真的有话跟自己说。

    莫非公子是要有什么事情,要对自己说吗?

    这么一想,只好点了点头,答应和他进入院子内。

    李三秋看着伸手表示对方进来。

    这一伸手之下,宝象僧人四周的那些异象便是全部消散而去。

    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而那悠扬连绵不绝的大道之音,也随之远去。

    最后消失在耳边。

    感受着身边的威压渐渐散去,宝象僧人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这才发现自己的后背,早就被冷汗打湿了一片。

    他敬畏无比的,看着一脸笑意的李三秋。

    随后小心翼翼地走进院子内。

    只是当他走进去之后,却是发现没有什么那些恐怖的气息,也没有充斥耳边的大道之音,里面的布置古十分平凡。

    俨然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家小院一般。

    他不由得再次松了一口气,只是那眼中的敬畏没有散去。

    他知道,眼前这似平平无奇的小院。

    刚刚可是差点灭杀了自己!

    李三秋看着对方不说一句话,于是只好拍了拍老和尚的肩。

    “大师,请节哀”。

    对方徒弟是在自己的院子里暴毙的。

    不能说一点责任都没有,还是要有所表示的。

    “我看大师内心必然是十分悲痛的,只是人总是要向前看的。”

    “我就送一幅画,祝愿大师早日走上丧徒之痛吧。”

    “还请不要难过了!”

    他说着,便是抬起头,寻找着何时的画卷。

    宝象僧人看到了那墙上,挂着的各种各样的画卷时。

    心中惊骇不已。

    只见得那每一幅画之上,都有着一条条虚幻玄妙的道韵萦绕着。

    同时那画上的人物,仿佛活了过来一般。

    在画卷上演绎出各式各样的惊人异象!

    刚刚对方说要送画给自己?

    这……

    他心中复杂无比!

    一旁的钟翠岚,原本还想着公子能够雷霆出手,镇杀那老和尚的,结果要赠送神画给对方,心中诧异之时,不由得敬佩不已。

    果然不愧是公子!

    如此宽宏大量!

    不但不介意对方的冒犯,反而还不计前嫌的指点对方!

    这简直是宰相肚里能撑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