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一派天师TXT下载 > 一派天师 > 第一百七十章:《同生共死》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百七十章:《同生共死》


    ,一派天师

    大口大口鲜血从嘴里流出来,整个人似烟,更像是一股气,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在老二趴在领头镖师身上的一瞬间,我清楚看到,领头镖师那挺直的腰板突然向下沉了一沉,领头镖师咦的一声,扭动了下腰身,手中拎着老二的血肉,浑然不觉。

    我看的心生寒意,感觉身上的汗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领头镖师扭动腰身,咯吱咯吱……一阵脆响,继续前行,老二的阴魂突然暴怒起来,张牙舞爪的去抓领头镖师的脑袋,可他刚刚成鬼,并没有太大威力,虚幻的手影穿过领头镖师的身体。

    老二并不甘心,仍是百般攻击领头镖师,领头镖师身上的阳气蒸腾,并未造成实际的伤害,很快,领头镖师就回到了小庙,领头镖师低头钻进屋子,将从老二身上割下来的肉,嘭的扔在地上,炕上的老三被惊醒,虚弱睁开眼睛,低声道:“大哥,你……”

    领头镖师不慌不忙道:“路上碰到一头被狼啃了半边的死獐子,我把狼惊走,剩下的肉就都在这了,你别乱动,我给你架锅熬汤……”

    火燃起,铁锅被架起,肉块煮在了铁锅中,咕嘟嘟的热气和香气,传遍了整个小庙,我恶心的几乎要吐了,不同的是,老二的阴魂就在铁锅边上,疯狂的朝着领头镖师吼叫,抓挠,领头镖师却感觉不到……怨恨的戾气,随着肉香的气味充斥了整个小庙……

    肉炖的很烂,领头镖师扶起老三,用一个破碗乘着肉和汤,一口口往老三嘴里喂去,饿了两天的老三,如狼似虎的吞咽着肉块,丝毫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而就在他一口口吃肉的时候,守在一边的老二阴魂开始变得残缺起来。

    那是一种特别奇异的改变,连老二的阴魂都惊呆住,锅里煮着的是他大腿上的肉,每当被老三吃下一块,他鬼身上大腿位置就变得残缺一块……接下来是领头镖师吃肉,就这样,老二的阴魂变得越来越不完整,化身为鬼的老二刚开始显得很惊讶,委屈和不解,随着身上越来越残缺,脸上渐渐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第二天,吃了肉的老三病情竟然好转起来,问起大哥老二去了哪里,大哥说不知道,或许是遭了难死在山中了,老三沉默了许久,什么都没有说,庙外风雪却依然未停,大有要下到地老天荒的劲头。

    兄弟两个继续煮老二的肉吃,老二的鬼身已经变得越来越残缺,在吃肉的过

    大口大口鲜血从嘴里流出来,整个人似烟,更像是一股气,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在老二趴在领头镖师身上的一瞬间,我清楚看到,领头镖师那挺直的腰板突然向下沉了一沉,领头镖师咦的一声,扭动了下腰身,手中拎着老二的血肉,浑然不觉。

    我看的心生寒意,感觉身上的汗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领头镖师扭动腰身,咯吱咯吱……一阵脆响,继续前行,老二的阴魂突然暴怒起来,张牙舞爪的去抓领头镖师的脑袋,可他刚刚成鬼,并没有太大威力,虚幻的手影穿过领头镖师的身体。

    老二并不甘心,仍是百般攻击领头镖师,领头镖师身上的阳气蒸腾,并未造成实际的伤害,很快,领头镖师就回到了小庙,领头镖师低头钻进屋子,将从老二身上割下来的肉,嘭的扔在地上,炕上的老三被惊醒,虚弱睁开眼睛,低声道:“大哥,你……”

    领头镖师不慌不忙道:“路上碰到一头被狼啃了半边的死獐子,我把狼惊走,剩下的肉就都在这了,你别乱动,我给你架锅熬汤……”

    火燃起,铁锅被架起,肉块煮在了铁锅中,咕嘟嘟的热气和香气,传遍了整个小庙,我恶心的几乎要吐了,不同的是,老二的阴魂就在铁锅边上,疯狂的朝着领头镖师吼叫,抓挠,领头镖师却感觉不到……怨恨的戾气,随着肉香的气味充斥了整个小庙……

    肉炖的很烂,领头镖师扶起老三,用一个破碗乘着肉和汤,一口口往老三嘴里喂去,饿了两天的老三,如狼似虎的吞咽着肉块,丝毫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而就在他一口口吃肉的时候,守在一边的老二阴魂开始变得残缺起来。

    那是一种特别奇异的改变,连老二的阴魂都惊呆住,锅里煮着的是他大腿上的肉,每当被老三吃下一块,他鬼身上大腿位置就变得残缺一块……接下来是领头镖师吃肉,就这样,老二的阴魂变得越来越不完整,化身为鬼的老二刚开始显得很惊讶,委屈和不解,随着身上越来越残缺,脸上渐渐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第二天,吃了肉的老三病情竟然好转起来,问起大哥老二去了哪里,大哥说不知道,或许是遭了难死在山中了,老三沉默了许久,什么都没有说,庙外风雪却依然未停,大有要下到地老天荒的劲头。

    兄弟两个继续煮老二的肉吃,老二的鬼身已经变得越来越残缺,在吃肉的过

    大口大口鲜血从嘴里流出来,整个人似烟,更像是一股气,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在老二趴在领头镖师身上的一瞬间,我清楚看到,领头镖师那挺直的腰板突然向下沉了一沉,领头镖师咦的一声,扭动了下腰身,手中拎着老二的血肉,浑然不觉。

    我看的心生寒意,感觉身上的汗毛一根根都竖了起来,领头镖师扭动腰身,咯吱咯吱……一阵脆响,继续前行,老二的阴魂突然暴怒起来,张牙舞爪的去抓领头镖师的脑袋,可他刚刚成鬼,并没有太大威力,虚幻的手影穿过领头镖师的身体。

    老二并不甘心,仍是百般攻击领头镖师,领头镖师身上的阳气蒸腾,并未造成实际的伤害,很快,领头镖师就回到了小庙,领头镖师低头钻进屋子,将从老二身上割下来的肉,嘭的扔在地上,炕上的老三被惊醒,虚弱睁开眼睛,低声道:“大哥,你……”

    领头镖师不慌不忙道:“路上碰到一头被狼啃了半边的死獐子,我把狼惊走,剩下的肉就都在这了,你别乱动,我给你架锅熬汤……”

    火燃起,铁锅被架起,肉块煮在了铁锅中,咕嘟嘟的热气和香气,传遍了整个小庙,我恶心的几乎要吐了,不同的是,老二的阴魂就在铁锅边上,疯狂的朝着领头镖师吼叫,抓挠,领头镖师却感觉不到……怨恨的戾气,随着肉香的气味充斥了整个小庙……

    肉炖的很烂,领头镖师扶起老三,用一个破碗乘着肉和汤,一口口往老三嘴里喂去,饿了两天的老三,如狼似虎的吞咽着肉块,丝毫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对,而就在他一口口吃肉的时候,守在一边的老二阴魂开始变得残缺起来。

    那是一种特别奇异的改变,连老二的阴魂都惊呆住,锅里煮着的是他大腿上的肉,每当被老三吃下一块,他鬼身上大腿位置就变得残缺一块……接下来是领头镖师吃肉,就这样,老二的阴魂变得越来越不完整,化身为鬼的老二刚开始显得很惊讶,委屈和不解,随着身上越来越残缺,脸上渐渐露出了阴冷的笑容。

    第二天,吃了肉的老三病情竟然好转起来,问起大哥老二去了哪里,大哥说不知道,或许是遭了难死在山中了,老三沉默了许久,什么都没有说,庙外风雪却依然未停,大有要下到地老天荒的劲头。

    兄弟两个继续煮老二的肉吃,老二的鬼身已经变得越来越残缺,在吃肉的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