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重生大时代之1993TXT下载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490章,三剑客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90章,三剑客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

    张宣没有选择坐奔驰去羊城,路远忒累,坐的飞机。

    下午两点的飞机,四点多就到了羊城。

    陶歌接的机。

    张宣打量她一番就揶揄:“你今天怎么不穿黑丝?”

    陶歌说:“你想看的话,姐等会回家穿给你看。”

    张宣立马怕了,赶忙摆手:“算了算了,我就随便一说。”

    陶歌发动车子,说:“人世间我看完了。”

    张宣侧身:“感觉怎么样?”

    陶歌说:“挺好,是我喜欢的类型。”

    张宣点头,想了想说:“等会吃饭,我帮你介绍个人。”

    陶歌好奇:“谁?”

    张宣把袁澜和袁澜妹妹的事情说了一遍,问:“你觉得怎么样,方便不方便?”

    陶歌说:“袁澜我就不见了,让她妹妹过来吧,这事你别掺和,我找机会单独跟她妹妹认识就成。”

    张宣静了静:“麻烦你了。”

    陶歌一点也不客气:“你知道就好,不过这种事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只是..”

    话还没说完,她的手机开始嗡嗡嗡叫。

    陶歌看都不看,接起说:“喂,你好。”

    对方说:“是我,路远桥。”

    听到这个名字,陶歌语气瞬间变得不那么友好:“我在开车,给你10秒钟。”

    路远桥无奈:“别挂,给你打个电话不容易。”

    陶歌说:“还有5秒。”

    路远桥道:“三月下本书什么时候出来?”

    陶歌笑了:“我送给你们剑桥出版社两个字,呵呵!”

    然后挂了。

    电话再响,关机。

    张宣竖个大拇指,“你这脾气带劲。”

    陶歌不以为意,“中午你想吃什么?”

    “什么都行。”

    “那就到你们校门口吃牛肉粉,上次我吃了一次,感觉挺不错,我忽然有点想吃了。”

    “可以。”

    中大,南门。

    两人刚下车,准备过马路去对面的香辣牛肉粉面馆时,碰到了三个人。

    不,确切地说,是被三个男人拦住了去路。

    一寸头,一光头,一个大钢牙。

    寸头目光炯炯,看到张宣就两眼放光。

    光头其貌不扬,却很有辨识度,葛优躺就是这位老兄的杰作。

    至于大钢牙,呐,那就是大钢牙,没啥好说的。

    “你好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张文,是一名演员,也是一名导演。我都在这守候三天了,今天终于你到了你真人,比报纸上的有气质,比电视上的好看。”

    寸头很是自来熟,走过来就双手握住张宣的手,一个劲热情。

    张宣懵逼,心说要不是知道你们三货是谁,就凭他的拳击功夫,特么的早就打的你妈都不认识了。

    y的,咱现在好歹也是亿万富翁,不能让人随随便便靠近不是?

    陶歌眉毛紧蹙,第一时间悄悄拿出手机,随时准备报警。只是听到“张文”这名字时,紧张的心情才稍有缓解。

    张文的不要脸,把光头和大钢牙看愣了。

    出门时你张文吹的牛逼呢?

    说好的英明神武呢?

    就这?就这?

    纳头就拜?

    光头和大钢牙面面相觑,眼神交流:这么不要脸的样子真是不当人,我们也会啊。

    张宣装着恍然大悟:“哦?久闻大名,你导演过什么电影?”

    陶歌:“.....”

    光头偏头轻咳一声,看不过眼了,大人物没听过你的名字。

    大钢牙嘴巴忍了忍,忍了好几次才忍住没笑。

    张文这人挺坚强,压根不在乎,笑哈哈说:““阳光灿烂的日子”听说过没,一个小伙凭借这部电影拿了个威尼斯影帝。”

    陶歌这时说:“下雨了。”

    张文拍拍胸口,竖个大拇指道:“可不就是夏宇,这一名,这部电影我导演的。”

    光头再次咳一声,背身笑了,心想我不认识这人。

    大钢牙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张文这y的刷新了他三观。

    张宣也被雷到了,不再逗他,“原来是你啊,这部电影我听别人说过,挺好的,可惜我一直没时间看。”

    张文趁热打铁:“有时刻可以去看看,获奖作品,值得拥有。”

    张宣算是发现了,以前觉得自己脸皮已经够厚,但跟这人比?

    嗐,他娘的骄傲了哎,完全是小巫叫大巫!

    突如其来的暴雨,越下越大。

    不到片刻功夫,刚才还干燥冒着热气的马路已经趟成了小河。

    张宣和陶歌坐在粉面馆里,一边吃,一边听张文说明来意。

    其实听到是张文时,陶歌就记起了这人。

    以前张文还找关系到人民文学出版社,让陶歌带个口风,说想拍电影“风声”,愿意出价2万块版权费。

    2万块虽然不多,但也不算低。

    毕竟老谋子拍摄电影“活着”,也只给了余华2.5万块。

    不过那是两年前,那时候张宣刚刚名声鹊起,地位和现在没法比。

    张宣前生看书看报,多多少少看到过关于张文这人的一些新闻。

    八个字总结:自恃其才,刚愎自用。

    本来嘛,他不想搭理的。

    只是人家一见面就笑,搞得不好断然拒绝。

    吃完粉就散,这是张宣进店时的想法。

    可他明显失算了,张文虽然是一个粗糙汉子。但不要脸时是真不要脸,放得下架子,说话又好听,俏皮捧场话都不带重样的。

    他娘的,张宣听得心身愉悦,差点飘飘欲仙。

    嘚吧嘚吧一大通,张文几大口把粉吃掉,又几大口把汤喝掉,临了嘴上沾满一层厚厚的红油,期待地望着张宣:

    “哥们,给个准话,我可不可以拍你电影?”

    张宣说:“我考虑下。”

    张文大手一拍桌子,咧嘴道:“应该的,应该的,我明天再来。”

    张宣:“”

    明天再来,意思是要死缠烂打了?

    桌子在震动,老男人盯着张文看,心里在权衡,这样的自己可打几个?

    3个没问题,4个凑合,5个也可以拼一拼。

    租房。

    张宣开门进去就迫不及待洗澡,出来时陶歌对他说:“我刚才接到了一个电话。”

    张宣嗯一声。

    陶歌说:“是温玉的,她是来帮张文说情的。”

    “啊?”

    张宣很意外,“张文和温玉不是一层次的人吧,怎么会?”

    陶歌说:“温玉和刘晓x是一个地方的,还是刘晓x的朋友加影迷。”

    张宣砸吧嘴:“这样啊”

    沉吟小阵,他说:“行,这个面子得卖。”

    陶歌听了点点头,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这是1000万,人民文学给你的稿费。”

    张宣接过,看了看,问:“你回了趟京城?”

    陶歌说:“陪我妈去祭拜了一下外公。”

    接着她笑说:“我看到希捷了,挺清秀的一姑娘。”

    张宣没理她,拿着支票进书房,开始准备写作。

    从傍晚写到凌晨,拢共写了6200多字。还修改了三遍。

    出书房时,陶歌竟然还没睡觉,在厨房忙碌。

    张宣靠着厨房门问:“你怎么没回家?”

    陶歌转身:“你好像不欢迎我?”

    姐们,看破不说破好不好?

    张宣聪明地换个话题:“你在弄什么?”

    陶歌说:“做夜宵。”

    张宣不信:“你会做夜宵?”

    走过去掀开盖子一看,里面有三个菜。很明显是外面打包进来的,正在加热保温。

    张宣不屑地道:“啧啧,我还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呢?”

    陶歌没跟他计较。

    而是说:“姐晚上接到出版社的电话,有点事,明天得走了。今晚你陪我喝两杯。”

    张宣问:“什么事?”

    ps:求订阅!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