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书剑双龙行TXT下载 > 书剑双龙行 > 第九十四章 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九十四章 局


    鄂城自始至终就是一个局。

    自从傅卿和周星云踏入鄂城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钱塘布好的局中。

    无论是通过妞妞来和傅卿套近乎,还是泾阳自北南下接亲,都是钱塘计划好的局。

    在这个局里,周星云和傅卿无一例外的都成为了钱塘的棋子。

    周星云斩杀树妖为钱塘恢复了封印已久的力量,傅卿则是通过跟妞妞的感情促成了泾阳的仇恨。

    直到最后一战,泾阳祭出龙珠雏形后依然落败,被钱塘连人带珠子一同吞入了腹中。

    尽管途中有很多变数,但钱塘的目的早已明确。那就是完成最后的十绝阵,从刚刚升龙堂众的欢呼声中不难听出,他的最终目的是天门。

    此刻傅卿又想到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红衣坊里钱塘笑吟吟的脸。

    “发生什么了?”耳边传来了周星云迷糊的声音。

    “发生了很糟糕的事。”傅卿坐在地上,不停的咬着手指。

    他的思维急剧发散,在记忆中不断的搜寻着关于钱塘的蛛丝马迹。

    周星云在傅卿到来的那天深夜就将自己最近的所做所为都讲了个明白,此刻看着包围整座鄂城的十绝阵,傅卿心里的信息也一点点的串联了起来。

    几百年前,有两颗流星坠入了大楚境内,随后万仞剑宗和升龙堂同时崛起。

    万仞剑宗历代宗主都有史料可查,但是升龙堂的宗主却一直神龙见首不见尾。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升龙堂的主人,从来就没有换过人呢?

    不行,说不通啊,那与北方的联姻就是是为了什么呢?

    “先别想那么多了,周兄现在状态还是很差,我们先回去吧。”春生道。

    傅卿盯着远处冲天的红龙,叹了口气。

    钱塘的计划,想必现在已经到了最关键的一步了吧?

    那妞妞呢?妞妞该怎么办?

    他甩了甩头,尽力将关于妞妞的画面甩出脑海。

    既然释放了十绝阵,又将升龙堂的精锐聚集在此地,那钱塘现在要做的应该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完成的事。

    他需要时间来准备。

    而这十绝阵和几千升龙堂众,便是在这段时间守护他的底牌。

    “回去?回哪里去?看样子整个鄂城都被封锁了。”周星云喃喃的说。

    “师尊早已预料到了鄂城不是久待之地,如今已经随湖广义军已经集结在城外不到五十里处。”春生笑道。

    “我之所以没有随着大部队撤出鄂城,就是想看看这红衣坊主到底有什么幺蛾子。”

    “即便是一众升龙堂弟子,我们也有一战之力。”

    “湖广之乱真是你们的手笔?”周星云愕然道。

    “接我们的人来了。”

    就在不远处,有两骑远远的奔腾而来,带起了层层的烟尘。

    正是匕首大汉和架河柱。

    鄂城内。

    无数百姓被升龙堂的弟子们押着,源源不断的赶向了城中心的祭台。

    赵楚安面带狂热的仰视着这高达百丈的赤红巨龙,似乎是感受到了赵楚安的视线,那巨龙微微偏头,发出了苍老的声音。

    “你这次到的很及时。”

    “愿为堂主赴汤蹈火!”听到钱塘的话,赵楚安直接五体投地,仿佛在跪拜君临天下的帝王。

    但钱塘在他的眼里并不是帝王,而是高高在上的神灵。

    七大宗门之中,唯有升龙堂主,是去过天宫的,真正的神灵。

    他便是当初坠落在东海的流星,是南方水系真正的龙王。

    感受着泾阳的龙珠在自己腹中传来的温热,钱塘慢慢的缩小,渐渐的化成了人形。

    原本血红色的龙鳞在此刻转化成了一件贴身的袍子,他再次戴上了恶鬼面具,成为了那个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只是可惜,十绝阵并没有将帝星困在里面。”钱塘叹息道。

    “属下该当万死!”赵楚安跪地请罪道。

    “不必自责,这事不怪你。”钱塘道:“是隐鬼那小子太机灵了。”

    “我需要时间来消化腹中的力量,血祭的事情就交给你了。”钱塘低声说。

    “属下领命。”赵楚安再次五体投地。

    钱塘走入了红衣坊。

    此刻的红衣坊已经空无一人,原本的姑娘厨子包括自北而来的车队都被押到了那片巨大的法阵之上。

    钱塘要靠全城人的血祭,打开天门。

    并不是像安山临那般,只是让天门打开一条缝隙,而是将天门大开,开到能让百丈龙身穿过,直达他想去的地方。

    而跟北方隆家的婚约,大都是他自我分身的结果。

    他需要通过血脉融合铸就出最强大的后裔,然后在合适的时机,收获掉这颗肥硕的果实。

    经过了几百年的掺杂,他作为龙王的血脉已经斑驳,他需要最纯净的血脉来洗涤自身,让自己回归最初入世的时候。

    很不幸的是,泾阳便是这最后的果实了。

    此刻钱塘慢悠悠的推开了那道黑色房间的门。

    熟悉的机关声音响起,妞妞依旧在摆弄着手里的木头鸟。

    “哥哥?”

    感受到门开的声音,妞妞轻声问道。

    “我在。”钱塘柔声说道。

    “擂台有结果了嘛?”妞妞很小心的问道。

    “有结果了,泾阳输了。”钱塘揉了揉妞妞的脑袋。

    “我已经派人去找傅卿了,等过上几天他到了,就可以跟妞妞永远生活在一起了。”

    听闻此言,妞妞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我知道傅卿可以的,他跟妞妞说过,会回来找妞妞的。”

    钱塘无话,只是不停的揉着妞妞的小脑袋,看着她精致的小脸。

    “妞妞这几天要好好吃东西,不要等傅卿来娶你过门的时候,还要骂我把你养瘦了。”他柔声说。

    “嗯嗯!”妞妞笑着点了点头。

    “妞妞会好好吃东西,把自己照顾好的。”

    说着,她捧起手中的木头鸟,把它放在怀里蹭了蹭。

    这真是天下一顶一的木头鸟了,妞妞心里默默的想。

    安抚完妞妞,钱塘走出了黑色房间,轻轻的关上了房门。

    他摘下了恶鬼面具,仔细的看着自己刚刚抚摸过妞妞脑袋的手。

    手上沾了一根妞妞的头发,他把头发捏了出来,小心的放进了怀里。

    走到空荡的一楼,他仔细的观望着这里每一处建筑,雕梁画栋,巧夺天工。皆是他的手笔。

    但万般尘世美景,皆不及天宫。

    鄂城的郊外,一处隐蔽的小山谷里,义军已经在此已经扎起了连营。

    湖广义军此次可以说是全线出动,几万人浩浩荡荡的一路北上,惹得沿途的城池疯狂的往郢都派信使求救。

    “确认了,封锁住鄂城的确实是十绝阵。”架河柱沉声说道。

    “升龙堂主和红衣坊主是同一个人,我们被骗了。”春生在一边叹息道。

    此刻他们正在中军帐下,周星云被紧急送去救治,帐内多了个席位空缺。

    “关键是,红衣坊主为什么要在此地蛰伏?他降下十绝阵的原因又是为何呢?”匕首大汉有些不解的说道。

    “很简单。”傅卿轻声说。

    “他需要一些时间来完成一个仪式,在这段时间内可能无法行动,便降下十绝阵来封住路线。”

    “傅小哥有何高见?”坐在帐内最中心的冷老头突然问道。

    “在十绝阵破之前,我的想法都难以实施。”傅卿耸了耸肩。

    冷老头不做声了。

    作为一个过来人,他当然知道十绝阵的厉害。

    就像当初的盛京汇聚了多少绝顶,也一样难以攻破十绝阵的封锁。

    如今虽然他们的人数有数万之巨,但大多数实力都盘踞在三流,甚至三流更往下的位置,想要击破十绝阵更是难上加难。

    而只进不出的特性更是让人难以捉摸。不像盛京有大大小小八道城门,鄂城的城门只有南北两道,如果再算上水路,最多也就只有三道进攻的路线。

    那五六千名升龙堂弟子可不是开玩笑的。也不会像当初盛京射声营那样直接反水大开城门。

    “难不成我们就眼睁睁的看着升龙堂血祭出天门,再看着那狗屁堂主飞升?”匕首大汉骂骂咧咧的猛拍了一下桌子。

    “……我或许有办法。”

    沉默了许久,傅卿突然说。

    “任何一座阵法,都会有它的阵眼所在。只要找到了阵眼,就能找到突破口,将十绝阵破解掉的突破口。”

    “只消派一支实力强劲的奇兵深入十绝阵,找到阵眼,就有机会将大阵破掉。”傅卿沉声说。

    “说的倒容易……可鄂城这么大,我们该怎么找阵眼呢?”架河柱无奈的说道。

    “当初盛京被围的时候宫廷有多少阵师都在急着寻找阵眼,可找来找去都是一无所获,更何况是我们这些半吊子。”

    傅卿沉下了眼睛,老头子曾经给他细致的讲解过盛京十绝阵的构造,这些东西都被他记得滚瓜烂熟。

    “因为那时的十绝阵阵眼不在阵内,而是在天上。”傅卿指了指头顶,那是天宫的位置。

    “而升龙堂主此刻的十绝阵,绝不可能把阵眼丢在阵外,在阵外被我们找到的话,十绝阵就失去了意义。”

    “所以这阵眼,极有可能就在城内,而且据我猜测,八成就在红衣坊的附近。”傅卿咬着手指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