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再靠近一点TXT下载 > 再靠近一点 > 第三十一章(给你买有小钻石的。...)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十一章(给你买有小钻石的。...)


    博慕迟常常会有语出惊人时刻, 傅云珩也不一定能跟上她的思路。

    但在当下这一刻,在她亮晶晶那双眼落在他手腕处时,他想起了在早餐店的那一幕, 她冰冰凉手指握住他手腕的那个时候。两人体温有明显的对比。

    一冷一热。

    两人靠的距离很近, 近到呼吸在交错。

    他肌肤上有她的温热气息, 而她双颊也有他落下的滚烫呼吸,微微有些发痒。

    安静半晌, 傅云珩坦然道:“我是不冷。”

    “……”博慕迟没想他会直接承认,她眨了下眼,刚睡醒时脑袋还有点懵。她点了点头, 温声说:“我也还好。”

    身边有他这样的一个暖炉,她不会有多冷。

    傅云珩没和她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他将毯子递给她,“还睡吗?”

    “几点了?”博慕迟揉了揉眼, 揉完才庆幸地想, 还好自己今天没化妆。

    傅云珩拿过桌上放着的手机看了眼, 刚到八点。

    “不了。”博慕迟指了指,“我去个洗手间我们就得出发了吧。”

    傅云珩应声。

    工作日缘故, 八点过路道正拥堵。

    好在傅云珩住的地方离博慕迟要去的机场不是很远, 她目光呆滞地望着堵塞不通的路道发了会呆。

    不经意扭头去看旁边的人时, 他正目光沉静地望着前方。

    博慕迟发现一个以前没发现的傅云珩优点。

    这个人开车,很静很稳。

    无论道路是顺畅还是拥堵, 亦或者是有人插队挤车,他都不会有脾气。冷静的像入佛似的。

    想到这一点,博慕迟有些忍俊不禁, “云宝。”

    她喊他。

    傅云珩瞥她。

    博慕迟指了指,“旁边那辆车想插队, 你要让他吗?”

    傅云珩早就注意到了隔壁车道蠢蠢欲动想过来的车,淡淡说:“他赶时间的话。”

    “……”

    博慕迟微窘,哭笑不得,“你怎么判断他赶不赶时间?”

    傅云珩踩下油门,语气平静道:“感觉。”

    说真的,博慕迟不知道傅云珩还有点冷幽默在身上。

    她眼睛弯成月牙,笑盈盈道:“那你现在感觉一下,他赶时间吗?”

    傅云珩借着后视镜看了眼插|到自己车后的那辆车,“不赶。”

    博慕迟一哽,明目张胆笑了起来。

    她没想到傅云珩会这么一本正经回答自己。

    傅云珩侧头时,恰好看到她明媚惹眼的笑。

    那一刹那,像春日到来,满园姹紫嫣红的花都开了的景象。让人惊艳,让他挪不开眼。

    傅云珩目光在她脸上停滞须臾才挪开。

    他一直都知道博慕迟长得很漂亮,是纯天然的,不需要任何东西外在东西修饰的漂亮。

    这也是为什么她粉丝多的一个原因,没有人不喜欢长得好看又有实力的人。

    博慕迟自顾自乐了会,注意力转到了后面的车上,也没注意到傅云珩看她的眼神。

    她翘着唇角,心情颇好。

    蓦地,手机震了震。

    博慕迟点开一看,是姜既白几个人在群里聊天,顺便问她为什么不要他送,反而选傅云珩。

    博慕迟忍笑,想起傅云珩说的话,慢悠悠回他:「你车技一般。」

    姜既白:「谁说的?我车技明明很好!」

    博慕迟一点也没有卖傅云珩的心虚感,直接说:「云宝。」

    姜既白:「……我告他诽谤。」

    程晚橙:「难道你车技很好?」

    陈星落:「哪种车技?」

    ……

    博慕迟看到“哪种车技”这几个字的时候,脑袋懵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陈星落在说什么。

    她猛地咳了两声,耳朵都红了。

    而群里,姜既白和程晚橙几个人已经开始在指责她了。

    程晚橙:「星星姐!我们群里还有未成年的儿童。」

    陈星落:「哦?」

    博慕迟:「迟应没手机,放心说。」

    姜既白:「……兜兜,小乖说的是你。」

    博慕迟:「?」

    她怎么就未成年了。

    陈星落恍然:「说的也是,还有我们什么都不懂的兜兜妹妹,我立刻撤回。」

    下一秒,博慕迟看陈星落发出的消息撤回。

    她哽了哽,还是没想通自己在他们眼里怎么就是个未成年了。

    博慕迟在群里问了好几声,都没得到回复。她拧眉,只能求助傅云珩,“云宝,为什么星星姐他们说我是个未成年?”

    “……”

    傅云珩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诧异,“什么?”

    博慕迟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

    傅云珩缄默须臾,看她拿着的手机,稍顿片刻问:“在聊什么?”

    “聊车……”对上傅云珩看过来的疑惑目光,博慕迟后知后觉顿住。她干笑一声,含糊不清说:“没聊什么。”

    她总不能告诉傅云珩,陈星落在群里开黄腔吧。

    傅云珩:“……”

    他看博慕迟心虚又染上了红晕的双颊,大概能猜到他们聊的话题内容。

    思及此,他微微顿了下说:“别理陈星落和姜既白说的。”

    博慕迟悻悻地点点头,一脸乖巧模样。

    但实际上,博慕迟觉得自己懂的并不比其他几位少。只是通常和她聊这种话题的只有谈书,所以她刚刚才会反应慢了半拍。

    想到这,博慕迟抬手扇了扇风。

    有点热。

    她怎么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

    注意到她小动作,傅云珩眸子里浮现了笑。

    他看着前方路段,唇角不明显地往上牵了牵。

    -

    到机场,傅云珩送她跟陈星落的助理汇合。

    顺便跟陈星落的助理叮嘱了几句,让她照顾好博慕迟。

    博慕迟在旁边听着,口罩下的唇弯了弯。

    傅云珩跟助理叮嘱完,不意外地转头看向她。

    安静几秒。

    傅云珩率先出声,“到了跟我说一声。”

    他顿了顿说:“去人多的地方注意安全。”

    博慕迟扬眉,眼睛亮亮道:“好的,听小傅医生的。”

    她笑盈盈道:“你回去也注意安全。”博慕迟抿了下唇,想了想说:“我会给你发剧组照片的。”

    傅云珩“嗯”了声,“去吧。”

    博慕迟应声。

    她本来想跟傅云珩再多说两句,但又觉得可以了。

    不能太着急太冒进,很多事得慢慢来,循序渐进才好。

    傅云珩看她过了安检通道,收到她说到候机室坐下后,才放心地离开。

    回去路上,傅云珩收到姜既白打来的控诉电话,质问他为什么说他车技不好,还把自己的糗事告诉博慕迟。

    傅云珩听他说完,才不紧不慢出声:“她迟早会知道。”

    姜既白一噎,冷哼道:“我不管,反正这事是你过分了。”

    傅云珩坦然应下他的控诉。

    姜既白埋汰了他几句,话锋一转问:“不过你最近不是忙吗?怎么还有时间送兜兜去机场。”

    他前两天喊傅云珩出去玩,傅云珩拒绝了他,说是工作太忙,还得写论文,根本没时间没精力。

    傅云珩一顿,淡淡说:“今天晚班。”

    “……”姜既白哽了下,瞪圆了眼:“晚班你白天不睡觉呐?”

    傅云珩:“回去睡。”

    姜既白无言,很是无语道:“怎么,你不会真觉得我车技不好,送兜兜不放心吧?”

    “不是。”傅云珩当然知道姜既白车技如何。

    他缄默须臾,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语气平静道:“其他因素。”

    闻言,姜既白好奇,“什么因素。”

    傅云珩:“以后你会知道。”

    姜既白:“……”

    他以后才不会想知道。

    “你怎么还卖关子了?”姜既白吐槽他,“这一点都不像你小傅医生。”

    傅云珩也觉得自己最近的种种行径不像以前的他,但他不是笨蛋,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让他有奇怪行径的人是谁。

    他轻笑了声,坦然说:“是有点不像。”

    “……”

    姜既白听着这话,更觉得他奇怪了。

    他搓了搓手臂,感觉自己被他的笑弄得起了鸡皮疙瘩。他无言,“那行吧,等你想说再说,哪天你休息聚聚。”

    傅云珩应声。

    挂了电话没多久,傅云珩回了小区。

    下车前,他下意识地看了眼副驾驶座位置。隐隐约约,那边还有淡淡的花香味传来,牵引着他的思绪。

    傅云珩微顿,忽地注意到了座椅下一个闪闪发光的东西。

    他抬了下眼,绕到另一端打开车门。看清楚落下的东西是什么后,傅云珩眸子里的笑意加深。

    -

    博慕迟是上了飞机才发现自己的耳环掉了的。

    她今天打扮的低调,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素净,她特意找了对铺满小钻的耳环戴上,用来修饰脸型。

    看她低头寻找,陈星落助理丹丹第一时间追问,“慕迟妹妹。”

    她比博慕迟年龄大,“你在找什么?”

    “我耳环掉了。”博慕迟摸了摸空落落的耳朵,皱了皱眉说,“有一只不见了。”

    “啊?”丹丹看了眼她耳朵,一只耳朵上还挂着不大不小星星形状的耳环,另一只已经空了。

    看清楚她耳环形状后,她帮她一起找,但在座位周围找了一圈也没找到。

    丹丹问她,“上飞机前还有吗?”

    博慕迟和她对视半晌,轻摇了摇头:“不记得了。”

    丹丹也没注意。

    “算了。”博慕迟猜应该是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掉了,“估计是上飞机前就不见了。”

    只是她没发现罢了。

    丹丹一笑,安慰她说:“没事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博慕迟笑,“说的是,下飞机就让星星姐给我买新的。”

    丹丹:“……”

    被博慕迟cue到的陈星落打了个喷嚏,收到傅云珩发来的消息。

    她和傅云珩一直以来联系都很少,虽是一起长大的,但两人都属于那种没事不联系,有事别联系的类型。

    陡然看到他的消息,陈星落眉梢往上扬了扬。

    点开一看,果然不出她所料,问的不是自己的事,而是叮嘱她和博慕迟相关的事。

    陈星落比他们都大一点,看的听的也多,她第一时间察觉到些许不对劲的地方。

    想了想,陈星落回复他:「知道,我会给兜兜安排一个专门的助理照顾她的生活起居。饮食方面也会注意,不会让人给她乱吃东西。」

    边回复,陈星落边觉得傅云珩真多虑了。

    博慕迟又不是小孩子,会不知道自己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吗?

    不过,她换位思考了下。

    换作是博慕迟跟姜既白他们几个不靠谱的出去玩,她也会对他们千叮咛万嘱咐,一定照顾好博慕迟。

    这好像是他们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

    博慕迟受到的限制多,在家的时间短,即便她年龄在他们这群人里不是最小的,可所有人就是习惯照顾她,把她当最小的妹妹宠着。

    傅云珩:「剧组人多眼杂,以防万一。」

    陈星落挑眉:「我知道。不过你好像很久不管兜兜这些生活上的事了,怎么又开始管了,迟姨让你跟我说的?」

    傅云珩佯装没看出陈星落在调侃自己,面不改色回:「你记得就行。」

    陈星落:「……」

    傅云珩:「还有事,她到了跟我说一声。」

    陈星落无语:「你让她自己跟你说!」

    傅云珩:「她有可能忘记。」

    陈星落:「……再见。」

    陈星落退出和傅云珩聊天界面,吐槽了他两句。

    说着说着,她敏锐地察觉到了点什么,默默打开聊天界面又发了会呆。

    再合上时,脸上挂着神秘微笑。

    另一助理不经意看到时,茫然地问:“星落姐,是女二那边搞定了吗?”

    陈星落他们这部剧,除了男一和女一是她坚持定下来的外,其他几个还算出彩的角色,都是资本在往里塞人。她和导演看着条件不错,演技也不算拉胯后,也就勉勉强强答应了。

    但没想到的是,女二前两天刚到酒店入住,就开始给他们发消息说剧本哪里哪里不太好,要进行修改。

    她甚至还自带了编剧。

    陈星落看她在群里发的消息,呵呵笑了两声。

    修改?

    梦里自己修去吧。

    她没理会,对方便开始对工作人员不满,各种挑刺。一会说酒店卫生做的不好,一会说定妆的衣服不好看。换了衣服,又开始说妆容她不喜欢。

    整个剧组的人求爷爷告奶奶的哄着她拍完后,她发着大小姐脾气回去。

    临走前还不忘跟陈星落叫嚣,说希望正式开机的时候,剧本已经调整过来了。

    “没搞定。”陈星落懒散道:“搞定什么呀?”

    助理微哽,小声问:“那就不管吗?我们明天就开机,她要是不配合怎么办?”

    “不配合?”陈星落扬了扬眉,笑容灿烂说:“那就请她回家。”

    助理:“……”

    她瞅着陈星落的神色,知道她是真不打算伺候这飞扬跋扈又无脑的小演员了。她跟陈星落有两三年了,自然熟悉她的性格。

    陈星落本身脾气算不上好,她也很少将人放在眼里。她现在之所以伺候着那位小演员,无非是想将自己的工作做好,想将这部电视剧更好的呈现出来。

    但小演员要是给脸不要脸,真这么闹下去,陈星落也不会去考虑她是谁塞进来的人,她想请人回家就请人回家,没有人能改变她坚定的选择。

    看助理想明白的表情,陈星落起身拍了拍她肩膀,“她再提什么过分要求你来找我,我去休息会,待会去机场接人。”

    博慕迟过来,她得亲自接才放心。

    -

    博慕迟下飞机后便看到了陈星落发来的消息,说她到机场了,让她戴好口罩跟着丹丹去找她。

    她笑了笑,给她回了个亲亲表情包。

    “慕迟妹妹。”丹丹小声喊她,“我们先去等行李,待会去找星落姐。”

    博慕迟颔首。

    等行李的人多,博慕迟懒散地环顾了下周围。

    其实她来冰城的次数很多,以前在这边训练过,也在这边比赛过。她有好些队友好像还是冰城的,但一下子博慕迟又想不起具体都是谁了。

    拿上行李,两人走出机场便看到停在路边等他们的陈星落。

    “兜兜。”陈星落朝两人扬了扬手,“这儿。”

    博慕迟粲然一笑,立马朝她走了过去。

    “先上车。”陈星落道:“这儿不能停太久。”

    三人上车。

    博慕迟扣好安全带打量她,笑盈盈道:“星星姐我怎么感觉你憔悴了。”

    陈星落觑她一眼,“被气的。”

    “真的?”博慕迟惊讶,“谁气你,我帮你气回去。”

    陈星落哭笑不得,垂眸望着她说:“等到酒店了告诉你。”

    “好。”

    不过陈星落没想到,她还没来得及告诉博慕迟,她们先跟气她的小演员在酒店大厅碰上了。

    看到陈星落,邢璐先跟她阴阳怪气打了声招呼,“陈制片人。”她看看着陈星落推着的行李,去看博慕迟,“这是谁呀?这么大牌,能劳烦我们陈制片人亲自去接。”

    陈星落皮笑肉不笑说:“美女。”

    邢璐被她的话一噎,正要说话,先对上了博慕迟露出的眉眼。

    她怔了下,恍然明白过来陈星落说的“美女”二字并非调侃,就她这灿若星辰的眉眼,好像真担得上美女这个称呼。

    思及此,邢璐主动问:“是剧组的演员吗?我之前怎么没见过?”

    陈星落:“邢小姐没见过的人,应该还挺多的。”

    她语气平静说:“你剧本看完了?”

    邢璐一顿。

    陈星落撩起眼皮看她,眼神里警告十足,“明天开机,我希望邢小姐把开机要拍的第一场戏背下来。如果开机就ng的话,我想微博网友对你应该不会太友好。”

    本身网上就对邢璐演这部剧的女二颇有微词。

    邢璐被她的话一噎,还想要再说点什么,被她身侧的助理拉住。

    她面色不虞,知道陈星落不是她真的得罪的起的,丢下一句“不劳陈制片人费心”的话便气鼓鼓走了。

    进了电梯,博慕迟将脑袋靠在陈星落肩膀上,“就是她吗?”

    陈星落点头,“嗯。”

    博慕迟感慨,“现在演员脾气都这么大?”

    陈星落好笑看她,“少部分吧,各行各业都有奇葩存在。”

    闻言,博慕迟深表赞同。

    两人没在邢璐这个话题上多聊,很快便岔开说别的去了。

    陈星落在酒店订的是双房套房,这是特意为博慕迟准备的。

    她不放心博慕迟一个人住一房间。

    房间很大,床也很柔软很舒服,像湛蓝天空下的白云朵朵,像棉花堡一般。

    博慕迟在床上滚了两圈,扬唇望着陈星落,“舒服。”

    陈星落哑然,抬手戳了戳她额头,“坐几个小时飞机,累不累?”

    “不累。”博慕迟眨了下眼,一脸认真说:“但我有点儿饿了。”

    “……”

    说到饿,陈星落想起一件“大事”。

    她直勾勾看着博慕迟,戳了戳她脸颊问:“你跟傅云珩说落地了吗?”

    博慕迟:“……”

    看她表情,陈星落就知道她是忘了。

    “跟他说一声。”陈星落道:“免得他担心。”

    博慕迟“嗯”了声,已经掏出手机给傅云珩发消息了。

    陈星落趴在旁边瞅了眼,好奇说:“你有没有觉得云宝现在对你,又跟小时候一样了。”

    博慕迟一愣,眼珠子转了转看向她,“有吗?”

    陈星落看她飘忽的小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她轻哼道:“我们兜兜妹妹都瞒着星星姐有小秘密了。”

    博慕迟微窘,抱着她撒娇:“没有。”

    她哼哼唧唧的,超小声说:“就是一切都还没有尘埃落定,等定下来了我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陈星落挑了挑眉,爽快道:“行。”

    她勾了勾嘴角,“你加油。”

    博慕迟:“……”

    她怎么感觉,陈星落什么都知道了呢。

    博慕迟乖乖点头,“好的。”

    -

    博慕迟消息过来时,傅云珩恰好睡醒。

    房间里的窗帘被全部拉上,漆黑一片。手机在床头柜震了震,他捞起看了眼,不意外是博慕迟的。

    傅云珩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她是到酒店才想起给自己发消息的事。

    微忖片刻,傅云珩给她回了句知道了。

    博慕迟:「就这样?」

    傅云珩:「嗯?」

    博慕迟:「没事,你吃饭了吗?还是刚睡醒?」

    傅云珩:「刚睡醒。」

    看到傅云珩回复过来的消息,博慕迟脑海里莫名浮现他刚睡醒时的样子。

    她猜,他此刻的嗓音一定沙沙哑哑的,听起来特别性感。

    想到这一点,博慕迟给他回了条语音:“哦,那你要起来吃午饭吗?还是打算继续睡?你这才睡了四个多小时,应该不太够吧?”

    傅云珩礼尚往来,嗓音低低道:“晚点再睡会。你吃饭了?还是刚到酒店?”

    听到他声音,博慕迟高兴地在床上又滚了圈,捧着手机按下说话键:“我刚到酒店,星星姐说她让酒店送餐上来,我们就在房间里吃。”刚刚陈星落出去打电话去了。

    傅云珩:“嗯。”

    博慕迟扬了扬眉,跟着回了个“嗯”过去。

    蓦地,手机铃声响起。

    博慕迟定睛一看,是傅云珩的。

    她扬了扬眉,动作缓慢接通,然后拖长着腔调喊了声:“小傅医生。”

    傅云珩一怔,哑然失笑:“是我。”

    他道:“陈星落还没点好餐?”

    “还在点吧。”博慕迟不是很在意地说:“反正待会有饭吃就行。”

    傅云珩无言,揉了揉酸涩的眼皮,低低说:“让她按时安排你吃饭。”

    博慕迟笑,正想说好,外面传来门铃声。

    “可能是送餐的人来了。”博慕迟拿着手机往外走,“星星姐,你在哪?”

    陈星落的声音从对面房间传出,“我在洗手间,你开下门。”

    博慕迟应下,将房门打开,对上了陌生又熟悉的一张脸。

    两人对视半晌,博慕迟还没来得及出声,秦闻惊讶地望着她,“慕迟妹妹?”

    他瞪圆了眼,“你不会就是星落找来另一个指导教练吧?”

    博慕迟:“……”

    她怔了下,干笑道:“好像是我。”

    博慕迟顿了顿,侧身问:“你是过来找星星姐的吗?”

    秦闻颔首,“我找她聊聊剧本的事。”

    他垂睫看着博慕迟,脸上满是惊喜和意外。陡然间这么近距离见到自己的偶像,他还有点喜不自胜,有点像普通小粉丝一样激动,“我能跟你握个手吗?我很喜欢你。”

    博慕迟知道他曾公开表露过说最喜欢的运动员是自己,她没拒绝,温声道:“我的荣幸。”

    秦闻握着她的手,笑说:“是我们的荣幸,你跟星落是……本身就认识吗?”

    博慕迟点了下头。

    两人正说着,陈星落出来了。

    博慕迟自觉钻回了房间,她看了眼手机,她跟傅云珩的电话还没挂断。

    “云宝?”博慕迟迟疑须臾,喊了对面的人。

    傅云珩平静的声调传来,“在。”

    博慕迟“哦”了声,“我还以为你把电话挂了。”

    傅云珩:“没有。”

    他稍顿片刻,不经意地问:“刚刚那是秦闻?”

    博慕迟:“对啊。”

    她没多想,“你不是听见了?”

    傅云珩被她的话噎了片刻,淡淡说:“是听见了。”

    博慕迟扬眉,“怎么,你对他也好奇吗?”

    傅云珩:“不好奇。”

    说这话时,博慕迟莫名觉得他声线冷了几分。

    她点点头,听到了秦闻和陈星落的交谈声。

    两人默契地安静了片刻。

    听着对方的呼吸声,博慕迟仰头看着天花板发了会呆,话题一转道:“云宝,我今天掉了个耳环。”

    傅云珩:“在哪掉的?”

    “不知道。”博慕迟很是委屈,“那是我前段时间新买的,第一回戴就掉了。”

    傅云珩一顿,想了想说:“还有十多天劳动节。”

    博慕迟眨眼,“啊?”

    傅云珩道:“你这段时间好好训练,劳动节那天我给你把耳环补上怎么样?”

    博慕迟:“……”

    她茫然了须臾,“那这算劳动节奖吗?”

    傅云珩:“算。”

    博慕迟“哦”了声,得寸进尺的逼逼:“可我掉了的耳环是镶嵌了小钻石的。”

    傅云珩一顿,失笑道:“知道了,给你买有小钻石的。”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更新最快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