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奥术辉煌从王座开始TXT下载 > 奥术辉煌从王座开始 > 第八十八章 林中的商谈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八十八章 林中的商谈


    事实上,阿特斯非常喜欢荆棘堡的橡树林。

    尤其是白天,它更像是一座明亮晴朗的花园,高大的橡树影子洒进溪涧,鸟儿在栖隐的林间巢穴里高唱,空气中弥漫着百花馨香。

    到了夜晚,皎洁的月光洒下遍地银辉,整片森林都充盈在一片银霜之下,随着微风拂动,熠熠生辉。

    熟知橡树林地形的阿特斯,悄无声息地躲在一颗粗壮的橡树上,轻轻地拨开茂密的枝叶,居高临下俯视着光源闪烁之地。

    他看到自己的父亲大人和布莱恩站在一个由蔓藤搭建而成的凉亭内,唯一的光照来源是蔓藤上一颗浆果发出的明亮光芒。

    诸神在上,阿特斯敢拿自己的所有财产打赌。

    这颗青涩的果子绝没有像他看到的那般神奇,它只是一个又酸又涩的果子,一个丢到地上,连狗都嫌弃的果子。

    它之所以能够发出如此明亮的光芒,充盈在整个凉亭之内。

    毫无疑问,肯定是那位剑术与魔法并重的半精灵布莱恩所为。

    借助着明亮的魔法之光,阿特斯轻而易举地看清楚了两人的一举一动。

    他看到面容冷峻的布莱恩,像根长戟一般笔直地站在原地,目不斜视地注视着自己的父亲。

    他的右手随意地搭在带着镀银扣环的皮带上,这个姿势在外人看来,完全是为了方便,但对于他这样有过冒险经验的人来说。

    布莱恩的这个姿势并不是那么简单,右臂的角度正好可以方便迅速拔出利剑,并在一瞬间斜斩而出。

    阿特斯心中不由疑惑,为什么会任由他带着武器会谈。

    不过,仔细一想,收缴武器也显得非常多余,因为他不光是一名剑术精湛的冒险者,还是一名巫师。

    不知为何,阿特斯有一种错觉,他隐隐感觉到布莱恩头顶几株下垂的翠绿蔓藤,仿佛在伸手跟这位半精灵打招呼一样。

    明明在这清凉的月色下,没有一丝微风,但布莱恩头顶上方的几株蔓藤,却总是时不时地向他‘挥手致意’。

    阿特斯在想不明白的情况下,将目光投向自己的父亲。

    他还从未在这种情况下,仔仔细细地打量过自己的父亲。

    虽然他的父亲已经五十多岁,但在他看来,却健壮得像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

    即使坐着,他依旧显得身躯高大,肩膀宽厚,手臂虽细却肌肉结实。

    其实阿特斯更喜欢看他的公爵父亲站起来的侧影。

    因为他的侧影很有王家风度,总会让他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金狮鹫钱币上的王家侧身像。

    曾经有个愚蠢的下人开玩笑说他的父亲侧影与威斯特王国的第一任国王非常相似——此人据说还活着,不过是住在最深处的地牢里。

    阿特斯不再多想,开始侧耳倾听两人的谈话。

    与其说是两人之间的谈话,倒不如说是他的公爵父亲一直在说,布莱恩则始终冷眼以对。

    值得庆幸的是,他父亲的嗓音中气十足,威严有力,可以让他一字不差地听得清清楚楚。

    阿特斯听到两人似乎是在讲关于德鲁伊的事情。

    他还发现自己的父亲对布莱恩说话语气竟然出奇的客气。

    “禁制踏入布莱克特曼?布莱恩,你知道吗?你说话的语气都快跟德鲁伊没什么两样了。”史威特公爵抬头看他一眼,语气平缓的说道:

    “我曾经在深流港见过居住在荒山野岭的人类德鲁伊教徒,在我看来,他们就是一群执拗、沉默、冷淡又古怪的隐居者。

    他们对自然的保护极其狂热,曾多次向我请愿,次数多到我烦不胜烦,什么不要打猎、不要砍树、不要把污水倒进河里……还有许许多多类似的胡言乱语。最愚蠢的当属他们派去的结社代表,一位脖子上戴着懈寄生环,半截身子都快要入土的老德鲁伊。”

    “他们要请什么愿?”阿特斯看到自始至终都闭口不语的布莱恩突然好奇地询问道。

    “身为一名游历世界的冒险者,我想你应该知道,深流港的平民大多数都以捕鱼为生。这位天真的德鲁伊竟然要求我下令,只准使用规定网眼大小的渔网,并严惩用细网捕鱼的人,简直把我惊掉了下巴,真该让原始的瘟疫带走这原始的大自然。

    然后那个脖子上戴着懈寄生环的老家伙还一本正经地向我解释说,限制网眼大小是防止鱼群灭绝的唯一办法。”

    “那你是怎么解释的。”布莱恩饶有兴趣地询问道。

    “很简单,我找了一名深流港最勇敢的水手,带着他从月浮海出发,一直向西航行了两个月,直到淡水不足才被迫返回。回来以后,我就问他,你发现陆地了吗?在如此辽阔的海洋里,鱼群真有可能灭绝吗?”史威特公爵的嘴角浮过一抹玩味的笑意:

    “当然可能!德鲁伊理直气壮地回答。并一本正经的说:虽然作为从自然界获取食物的直接手段,海洋渔业可以存在很久,但总有一天,鱼儿会被捕捞殆尽,而人类也将面临饥荒。所以使用大网眼的渔网捕鱼是完全有必要的,这样就只能捕到发育成熟的鱼,小鱼苗则能幸免。

    听到饥荒时代,我就问德鲁伊,在他们看来,可怕的饥荒时代何时才会到来。这个老家伙说根据预计,大约会在五千年之后。于是我就礼貌地向他道别,并告诉他,过两千年再来找我,我会用这段时间认真考虑。戴着槲寄生环的老家伙竟然没能理解我的笑话,开始抗议,于是我就叫卫兵把他赶出了深流港……”

    “史威特公爵,我赶了一天的路,甚至都没有好好休息一下,就被你叫到了这里。”阿特斯看到布莱恩打断了公爵的笑话,冷声道:

    “我来到这里,不是一直站在这里听你跟我讲这些幼稚的笑话的。我觉得我们的闲聊也该到此为止了,你知道我需要的是什么,不用我再来多讲了吧。”

    “这是绝不可能的!”史威特公爵收敛起脸上的笑意,从石椅上猛地起身,不怒自威的双眼注视着布莱恩,说道:

    “你不要试图用武力吓唬我,你也威胁不到我,我们把精灵赶入森林,将矮人侏儒赶入群山和山谷,甚至还将兽人屠杀到了极寒之地,这些我们都做到了,更何况是一个布莱克特曼,一个苟延残喘的精灵族群。

    即使我们办不到,我们的子孙和子孙的子孙也能办到,这只是时间问题,即使会让森林被鲜血染红,这也是我的工作。请记住这一点,布莱恩,生命就是一场战斗,人类的编年史,就是由无数的生命记录下来的。”

    父亲他疯了吗?

    阿特斯透过树叶的缝隙,不可置信地望向下方的史威特公爵。

    他实在是没想想到他竟然能够说出这种话。

    他难道就不知道王国南方蠢蠢欲动的安戴尔人和塔夏人吗?

    在他看来,精灵已经主动撤退了,他们最需要做的就是同样退出这场冲突,将主要精力放在其他地方,而不是毫无意义地消耗在这里。

    毕竟安戴尔人和塔夏人才是真正致命的威胁,精灵的那点儿数量,顶多只是小打小闹,根本伤不了根本。

    布莱恩摇了摇头,用手指将凌乱的黑发长发梳拢到脑后,不紧不慢的说道:“我说过了,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跟你废话的,因为任何言语都是多余的。”

    说完,他的手腕轻轻地搭在了剑柄上。

    “你这是在玩火!”史威特公爵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发出警告。

    “你说话的语气……就像是一个喝醉的兽人。”布莱恩语气玩味儿地讽刺道。

    躲在橡树上的阿特斯神色一惊,他看到自己的公爵父亲深吸了口气,他巨大的胸膛高高隆起,表情却显得非常镇定。

    最关键的是,他同样也学着布莱恩的样子,将手腕搭在了剑柄上。

    紧接着,他便看到暴怒的火焰在史威特公爵的双眼中闪烁,“看来我有必要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私生子,让你明白如何低下高傲的头颅,来对一个长辈说话。”

    望着父亲危险的目光,阿特斯感到一阵虚脱,即使没有被发现,他也本能地想要闪躲开来。

    他又看到布莱恩缓缓向前,肆无忌惮地让危险的史威特公爵处于自己的攻击范围之内。

    他甚至看到对方紧握剑柄的手指关节因紧攥剑柄而发白。

    布莱恩,千万不要冲动,即使你是一名巫师,你也绝不是我父亲的对手,阿特斯在心中呐喊道。

    他很想出去阻止这一场冲突,但迎上父亲那危险的双目,一种仿佛血脉压制的恐惧,让他难以挪动身体分毫。

    他只能紧紧地抓住橡树的枝干,不让自己因颤抖而摔落到地上。

    突然,爆发的吼叫震得树叶嗦嗦作响,熟悉的恐惧,吓得阿特斯差点从树上摔下来。

    史威特公爵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和敏捷合身扑上,向布莱恩的脸上轰出一记肘击。

    布莱恩匆忙闪避,但在这狭小的空间里,还是被这骤然间的爆发击中了肩膀。

    他立即顺势向后翻倒,在凉亭不远处的角落重新站起,锋利的剑刃划着一道清冷的月辉出现在他手中。

    史威特公爵同样也抽出阔剑,并毫无畏惧地发出冲击。

    宽厚的阔剑舞出一系列佯攻,随即劈头斩砸,剑势所及,如烈风扫叶。

    躲避不及的布莱恩将长剑架于头顶,依剑势锁住雷霆万钧的阔剑。

    尽管如此,他的双腿还是差一点就弯跪下去。

    史威特公爵向后弹起,准备第二次的攻击。

    布莱恩趁势追击,锋利的剑刃闪电般扫过史威特公爵的脸颊。

    阿特斯神色一惊,他看到自己的父亲踉跄后退一步,用手背擦去面颊上的一丝血迹,随即再次狂暴地挥动阔剑,以势不可挡之势冲了上去。

    然而,布莱恩的动作太灵活了,侧步闪过这一击,他身边的石桌在轰鸣中炸裂。

    他的身影则趁机移至公爵尚未举起的阔剑旁,一支强而有力的手臂将阔剑的剑柄紧紧地扣住,使其无法移动分毫。

    史威特公爵从剑柄上撤下一只手,以极快的速度抓住布莱恩前胸的衣服,轻易便将他从地面上举过头顶,然后将他猛砸于地面。

    布莱恩在落地的瞬息间,以一个不可思议的动作旋转身体,然后趁机右脚猛地蹬向地面,借力将身体弹了起来。

    随即一个灵活的转身绕后,出现在史威特公爵的身后。

    在阿特斯震惊的目光中,这位体格明显比自己父亲小一号的半精灵抓住他脑后的头发,向后猛拽。

    失去平衡的公爵像颗被伐断的大树一样栽倒在地。

    史威特公爵在发出呻吟的同时,试图翻身站起,但布莱恩倒转长剑,剑柄猛地戳到公爵的下巴上,鲜血瞬间从他的嘴角流出。

    紧接着,他便毫不留情地抬起右脚踩踏上他的胸膛,锋利的剑刃顺势指在他的咽喉上。

    阿特斯正欲出手相救,却猛然间被布莱恩冷冷地瞥了一眼,直接将他吓得噤若寒蝉,不敢移动分毫。

    毫无疑问,对方很有可能早就发现了他的存在。

    他非常担心自己的冲动,葬送了父亲的性命。

    他只能在心中暗自祈祷布莱恩千万不要因一时冲动,杀了他的父亲。

    不然的话,他们史威特家族的人,甚至会不惜一切代价与整个布莱克特曼这座蛮荒群山不死不休。

    值得庆幸的是,阿特斯并没有在布莱恩的眼中看到杀气,这让他不由松了口气。

    “史威特公爵,在你的内心深处,我想你应该还有一颗尊严的火花,在你充满仇恨的背后,肯定还有尚未完全磨灭的一丝荣誉感。”布莱恩居高临下地注视着史威特公爵,意有所指的道:

    “身为孩子的父亲,在你心灵的最深处,我想,你应该还忘不下你在布莱克特曼失去的儿子吧。”

    躺在地上挣扎的公爵顿时面白如纸。

    “看看这个吧,看完之后,我们应该可以冷静下来,好好谈谈了吧。”

    布莱恩收回踩在胸膛上的脚,又将长剑收入剑鞘。

    随后取出一个圆柱形地小皮匣丢到史威特公爵的面前,便坐在一张靠着凉亭柱子的长凳上闭目养神。

    躲在树梢的阿特斯呆呆地望着他的父亲,他发现他正在用一双颤巍巍手艰难地拆开小皮匣,他终于在他的脸庞上看到了一抹疲惫和本属于这个年轻的苍老。

    那颇有王家风度的侧影,也变得好似一个迟暮的老人

    有那么一瞬间,阿特斯真的很想跳下去,看一下皮匣的纸条上到底留下了什么东西。

    但深知自己父亲要强性格的他,为了给他保留一点尊严,最终还是强行忍住了。

    只是隐约间听到他在低声喃喃着: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

    不知过了多久,躲在树梢的阿特斯甚至已经感觉到全身的酸痛。

    他终于看到自己的公爵父亲擦掉嘴角和脸颊上的血迹,再次恢复了不怒自威的面容,开始认真地与布莱恩商议起重要的事宜。

    让他遗憾的是,这一次的谈话,两人的声音故意压得很低。

    他隐约间只听到狮鹫山脉与布莱克特曼的划分,以及关于威斯特王室的事情。

    说起威斯特王室,阿特斯的脑海中不由回忆起那位面容苍老的国王。

    这位老国王在两年前失去了自己的继承人,半年前,他唯一的女儿,听莫瑞勒巫师隐晦的提过一次,好像是被来自地狱的魔鬼下了诅咒,至今都昏迷不醒。

    正是这两次沉重的打击,让这位本就年迈的老国王更是雪上加霜,已经无心治理这个飘摇的王国。

    看似一片祥和下的狮鹫王国,恐怕在老国王去世的那一刻,就是临近灭亡之际,阿特斯不由担心的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