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TXT下载 > 我的召唤物很奇怪 > 86.谁才是麻烦?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86.谁才是麻烦?


    “给仆人做饭的侯爵?”

    “什么地方的侯爵?”

    “什么地方的侯爵竟然是六阶起步的实力?”

    菲尔顿,赫斯特,以及希瑟关注的点显然都不同。

    回过神的赫斯特与希瑟很快就发现了另一个问题。

    他们望向身旁的菲尔顿,纳闷道:“凯斯是你的领地,赤色月牙酒馆发生的事当天就通报了卫兵,你应该知道有人自称侯爵啊,怎么…你没与他接触?”

    菲尔顿这下尴尬了。

    路禹出现的时候,正好是龙灾开始时,那时候的他慌张地布置着防御,安排领地内的事务,于是卫兵上报的消息他根本没看。

    第二天他倒是在仆人的二次提醒下想起了这件事,但是非常凑巧的是,星辰骑士团连夜赶到了凯斯城。

    满脑子都是希瑟的菲尔顿很华丽地把与路禹接触一下的念头抛之脑后。

    本来,这也不算是什么大事,毕竟外来的侯爵到了格朗帝国的地盘天然就该矮他这个正统侯爵兼当地领主一头。

    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这位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异国贵族大概率是一位六阶,甚至七阶的召唤师。

    “现在该怎么办?”有团员问。

    赫斯特摸着下巴,反复思虑过后,表示:“暂时不采取行动,等明天天亮之后,我们再来。”

    “从搜集到的信息来看,这位侯爵似乎和穷凶极恶不沾边,当然我们也不能直接就下判断,所以我们需要先和他接触一下。”

    “我们必须弄明白,他是什么地方的侯爵,为什么来到格朗,以及,他为何要袭击那名冒险者。”赫斯特问,“对了,那名冒险者伤势如何?”

    身边的骑士团成员提醒道:“冒险者中的是剧毒,骑士团的医生竭力救治中,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了。”

    “调查一下受害者,看看有没有与这位侯爵产生过联系。”

    安排好之后,赫斯特与希瑟也不打算离开了,他们在赤色月牙酒馆里也开了两间房,正对着路禹的房间,对付着过了一夜。

    而菲尔顿则是打了个哈欠,给卫兵下了命令就回家睡觉了。

    让他住酒馆守到路禹起来,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用下等人使用过的被褥会让他觉得自己被玷污,他可不想被其他贵族吐槽身上有贱民的味道。

    因为有锻炼的习惯,天蒙蒙亮时赫斯特就已经起床了。

    他从房间的窗户探出头去,跟在酒馆外值夜的卫兵询问了一下,确认了路禹一行人没有离开酒馆。

    走出房门,赫斯特来到希瑟的房门前,正欲询问她是否需要吃点什么,但忽然想到希瑟向来是喜欢睡懒觉的,伸出去的手就收回来了。

    赫斯特伸了个懒腰,理了理自己乱糟糟的亚麻色头发。

    他忽然发现自己伸懒腰时发出的声音似有回音。

    赫斯特瞥了一眼身边,一个一头黑发,样貌与当地人截然不同,但脸部线条看上去相当柔和的青年刚刚伸完懒腰。

    赫斯特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对方,两三秒后,他立刻意识到,这就是那位名叫路禹的侯爵,疑似七阶召唤师的异国来客。

    “早。”

    兴许是注意到自己一直在看着他,路禹很有礼貌地与赫斯特打了个招呼。

    “早…早。”

    打完招呼的路禹转身就进了门,再次出现在赫斯特面前时,手里提溜着一个小麻袋。

    赫斯特警惕地凝视着那口小麻袋。

    经验告诉他,魔法师总是能从口袋里摸出十分具有杀伤性的道具。

    直到路禹走进厨房,他瞄了一眼地上残留的面粉,这才意识到,路禹是去做早餐了。

    被赫斯特叫醒的希瑟还没来得及洗把脸,就看到一团黑雾从路禹的房间飘了出来。

    这下不用洗脸也精神了。

    路禹的早餐即将做好之际,老板口中的仆人西格莉德也出现在了赫斯特眼前,她的身后还跟着一团变身成巨型蝴蝶的白雾。

    白雾的形状一会一个样,在跟西格莉德说话前,蝴蝶就变成了一条漂浮在空中的毛毛虫。

    赫斯特从楼上看去,发现了一些很奇怪的细节。

    黑雾有在跟路禹他们一起进食,然而白雾却只是在一边看着。

    路禹按理来说是主人,西格莉德只是仆人,什么时候贵族吃饭时仆人能同桌了?

    赫斯特看得出路禹一行人打算吃完早餐就离开,他们的行李已经打包好了,就放在黑雾下方

    “不等菲尔顿了,我们自己去接触。”希瑟下定决心。

    赫斯特也觉得不能再拖下去了,如果等到路禹一行人吃完起身,自己再上前搭话只会显得唐突。

    还没靠近,一直在变形的白雾就化身成栅栏,挡住了赫斯特。

    见状,希瑟直接对着路禹说:“您就是那位从异国而来的侯爵对吗?”

    看见捧着金黄色饼子下嘴的路禹抬起头,希瑟长舒一口气,刚想把话续下去,对方一句话就让她尴尬不已。

    “我们好像见过,你动手打了我的召唤物,然后转身就跑。”

    赫斯特都替希瑟觉得窘迫,不过事关一位无辜冒险者,赫斯特中气十足地完成了自我介绍,并讲述了自己找上他的原因。

    “原来如此,你们是觉得我袭击了那名冒险者,致使他险些中毒身亡对吗?”路禹解释,“然而当天晚上我只是凑巧路过了那里,看见中毒的他倒在地上挣扎,好心上前帮忙罢了。”

    “那个冒险者如果及时受到救治,活下来的可能性很大,当天晚上希瑟女士把他抢走,现在应该已经脱离危险了吧,只要问问他,你们应该就能洗清我的嫌疑。”

    没有咄咄逼人,没有盛气凌人,甚至没有因为被质疑而勃然大怒,星辰骑士团与贵族打过不少交道,极少遇到这么好说话的。

    无论是赫斯特还是希瑟现在打算确认的已经不是中毒案的真相了,那些等到冒险者苏醒应该就能有结论。

    “您自称是侯爵,能否告知是哪个国家的侯爵,据我们所知,格朗帝国周边诸国没有您这么厉…”赫斯特赶紧改口,“这么年轻的侯爵。”

    “哦,我来自赛里斯,遭遇了一些意外回不了家,为了找到回家的方向,在海上漂流了许久,最后来到了这里。”

    除了赛里斯,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

    赫斯特瞄了一眼希瑟,希瑟微微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赛里斯是什么地方。

    通过谈话,意识到路禹还算友善,希瑟试探着问:“侯爵身为召唤师,召唤物很是奇特,而且看上去很耐打的样子…不知道,这种奇特的召唤物,需要几阶的基础呢?”

    路禹瞄了一眼身边的黑雾,笑着说:“不需要什么基础,就随手一召,她就出来了。”

    说着路禹对着黑雾挥了挥手,黑雾立刻飘到了他的肩膀上停下。

    “哦,这就是说,这个召唤物其实不算什么,不知道侯爵能动用最高几阶的魔力去进行召唤呢?”

    路禹笑了笑:“其实我只是个初学者。”

    赫斯特和希瑟对视了一眼,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他们不再询问路禹的个人信息,而是想知道路禹接下来的打算。

    听闻路禹想要去格朗帝国的都城逛逛,赫斯特当即表示可以安排星辰骑士团的人陪同。

    “不了,我和我的伙伴不太喜欢身边有太多人围绕。”

    常年在宫廷里行走的赫斯特觉得这就是路禹的逐客令了,当即扯了一把还打算说点什么的希瑟。

    “如此一来,我们就不打扰了,侯爵到达都城之后,可以随时来星辰骑士团做客。”

    仓促地结束对话,赫斯特拉着希瑟远离了赤色月牙酒馆之后,这才重重地松了口气。

    “你对他说的话,信多少?”赫斯特望着赤色月牙酒馆的方向问。

    希瑟眉毛一抖:“除了他说自己是个初学者之外,大概都能信一信。不过考虑到他说自己是初学者,我又在思考,其他的部分是不是不信为好。”

    初学者?

    开什么玩笑!

    这世界上有哪个初学者召唤出来的东西能经受住六阶魔法师的一击?

    如果路禹说自己实力普通,那是谦虚;说自己实力很弱,那是演戏;如果说自己只是一名初学者…基本可以判断为把他们当傻子。

    一位实力不低于六阶的魔法师,精通召唤,自我介绍时自称是异国侯爵,谈吐不俗,待人接物都让人挑不出毛病,但是却故意把自己的实力往弱了说,这是为什么?

    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可在他们看来,路禹才是不折不扣的大麻烦。

    说起麻烦,希瑟又一次想起了那条忽然出现的巨龙。

    “说起来,那条巨龙真的还在格朗境内吗,为什么我们一点痕迹都追踪不到?”希瑟无奈地自言自语。

    菲尔顿的马车从远处疾驰而来。

    “赫斯特,希瑟女士,你们怎么还在这里,那位侯爵呢?”

    看着菲尔顿这时候才出现,赫斯特不由得感慨,贵族真的是一种奇特的生物。

    无奈地把接触经过告知菲尔顿,菲尔顿立刻断言。

    “假的,绝对是假的,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侯爵为仆人下厨这种事,这个人假扮贵族都不会!”

    “好吧,菲尔顿侯爵,我承认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这句话很有说服力,不如你去揭穿一下对方的谎言如何?”赫斯特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