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大汉第一太子TXT下载 > 大汉第一太子 > 第0109章 你俩关系不错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0109章 你俩关系不错啊?


    具体的施工方案安排完毕,郑国渠下游段的底部挖掘工作,很快便走上了正轨。

    在渠首绝流第五天,少府所出的官奴三万,功侯百官家中私奴近四千,以及自发而来,无酬协助整修郑国渠的百姓约一万余人,便被少府阳城延分配到起于莲勺以西二十里,直到郑国渠汇入洛水的一百一十里河段,正式开始郑国渠下游河段的淤泥清理、挖掘工作。

    当然,虽说都是挖掘渠底,但不同来源的力役,自然被分配到了不同的地方。

    少府官奴三万人,全部被派到了最下游,泥沙、淤泥沉积最深的末端;

    而百官功侯贡献出的私奴,以及自发前来的渭北百姓,则都被安排在了靠近莲勺,泥沙、淤泥沉积稍浅的区域。

    与此同时,还有源源不断的渭北青壮劳力,自渭北各处前来,参与到郑国渠的修整工作当中。

    便是在这一片朝气蓬勃的氛围中,刘盈也是在阳城延的陪同下,来到了郑国渠南岸。

    “呼~”

    “沧海桑田呐~”

    站在渠沿,看着渠下那一道道手握木锄,用力挖掘渠底的青壮劳力,刘盈不由稍发出一声感叹。

    说起来,这还是刘盈第一次亲眼目睹传闻中,已经‘近乎绝流’的郑国渠。

    在此之前,无论是前世的傀儡生涯,又或是前段时间,为郑国渠的整修工作做准备,刘盈对郑国渠的了解,都来源于石渠阁内的皇室档案、图纸,以及阳城延的口述。

    先前,在刘盈印象中的模样,郑国渠的侧剖图,便大概是上宽十五丈、下宽九丈,高三丈的倒等腰梯形。

    可是此刻,在亲眼目睹了郑国渠的现状后,绕是对郑国渠的糟糕状况有所预料,刘盈也不由暗自咂舌起来。

    就刘盈此时所见,眼前这条号称‘秦灭六国之第一要素’的郑国渠,已是完全看不出人工水利工程的模样。

    原本应该平整的渠底,已经被一层肉眼可见,且坑洼无须的淤泥、河沙所遍布;在淤泥当中,甚至能看见枝条、石块等垃圾的痕迹。

    在五十年前,被一个个老秦人夯实的渠侧,也再也不见曾经,那道稍有些陡峭的坡度。

    如果不是知道此处,就是确凿无疑的郑国渠,那刘盈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样一条杂乱无序,丝毫看不出人工挖掘、建造痕迹的渠道,居然不是自然形成。

    听着刘盈满是唏嘘得发出感叹,阳城延也不由稍叹一口气。

    “自三皇五帝以降,农,便乃国本;水,则乃农本。”

    “而水利沟渠、江河湖泊,又乃水之来由。”

    “江河、湖泊,乃多为自成,纵人力亦难改其道,或阻其决;及水利沟渠,则自起建之日,便当不是维护、清整,方可用于输水灌农。”

    说着,阳城延不由轻笑着侧过头。

    “此番,家上奉陛下之令整修郑国渠,耗钱、粮、力役如此之巨,便乃往十数岁,郑国渠未得缮护之积弊。”

    “今冬修渠事罢,郑国渠亦当时而清掘、缮护,方可免日后,复今日朝堂大费周折,以政治郑国渠之覆辙······”

    听闻阳城延稍带些暗示的建议,刘盈只温笑着点点头。

    “这是自然。”

    “郑国渠,系渭北民数十万户之生计、田十数万顷之灌溉事。”

    “吾汉家以农为国本,水利之事,自当为重中之重。”

    言罢,刘盈也不忘侧过身,稍带深意的对阳城延一笑,旋即微微一点头。

    见刘盈这般答复,阳城延自也是淡而一笑,默然一拱手。

    沿着渠边又走出去一段距离,刘盈面上淡然不改,语调满是随意般问道:“此番整修郑国渠,少府为主,建成侯为监。”

    “然若孤未记错,萧相此番,方乃郑国渠整修之名主?”

    嘴上说着,刘盈却并没有停下脚步,只面单笑意的继续向前走去。

    倒是阳城延听闻此言,面上不由涌上些许严肃。

    “禀家上。”

    “郑国渠之整修事,言于外,确乃萧相为主。”

    “然整修之实务,恐还当以臣为之。”

    说到这里,阳城延话头不由一滞,稍一沉吟,神情之中,也缓缓涌上些许追忆之色。

    “汉五年,陛下令萧相主长乐、未央两宫之筑建事,彼时,臣便为监。”

    “然长乐、未央两宫筑建之实务,萧相之偶有过问;具体事务,皆以臣,及少府筑建之匠人为主。”

    “萧相则忙于朝堂政务,每三五日以召臣相问,每十日,方至建筑之所亲观。”

    说到这里,阳城延又微微一笑。

    “长乐、未央两宫位长安,萧相纵无暇,亦可偷闲而问;然郑国渠远长安近百里,臣亦在此。”

    “萧相即有心过问,恐亦力有未遂······”

    语调平和的做出解释,就见刘盈悄然停下了脚步,面带轻笑着回过身,意味深长的看向阳城延。

    见此,阳城延面色稍一滞,也不由暗自思虑起来。

    “家上突以萧相主郑国渠整修事相问······”

    “究竟是何用意?”

    暗自思虑着,阳城延面容之上,不由缓缓涌上一抹困惑之色。

    如此片刻,见刘盈依旧是那副满带着微笑,似有所指看向自己的神情,阳城延终还是稍上前,对刘盈稍一拱手。

    “郑国渠之整修事······”

    “可要臣遣人回转长安,以告萧相知?”

    听闻阳城延发出此问,刘盈不由又是一笑,萧何那张时刻带着温和笑意的面容,也缓缓浮现在了刘盈脑海当中。

    萧何‘主郑国渠整修事’,究竟是怎么个‘主’法,刘盈心中自是了然。

    就好比后世,某县要推行什么政策,那县衙领导肯定是‘主要负责人’。

    但具体的事务,却也不会是一把手去亲自盯着,而是交给专业的人去负责。

    简单点来说,此番,朝堂奉刘邦之意整修郑国渠,其实是有三个‘主’。

    第一个,自然是‘奉天子令,力主整修郑国渠’的太子刘盈。

    第二个,则是以丞相的身份‘主要负责’此事,调动、整合朝堂有司,配合整修郑国渠的萧何。

    第三个,才是真正‘主郑国渠整修事’,也就是具体整修事务、方案的少府阳城延。

    三人虽然都是‘主’,但却又各有不同。

    刘盈这个主,更多是具有象征意义,类似于‘代理一把手奉上级命令,负责此事的推动’,刘盈的角色,大概可以理解为第一负责人。

    萧何那个主,则类似于统筹策划、配合此事的开展工作,萧何的角色,则相当于一个保险栓。

    如刘盈做出了不正确的决策,导致郑国渠的整修工作出现问题时,萧何就需要站出来,给刘盈擦屁股。

    阳城延的主,才是真正现实意义上的‘主’,大概类似于总工程师。

    在这种情况下,刘盈作为郑国渠整修项目的第一责任人,按理来说,并不应该对‘丞相萧何不掺和’感到奇怪。

    ——代理一把手奉上级命令,直接负责重大项目的推动,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既然是机会,那自然是插手的人越少、分享成果的人越少越好。

    但阳城延绝对猜不到的是:刘盈特地以‘萧何为什么挂着名,又不干活’相问的目的······

    “唉~”

    “此番整修郑国渠,力役多出于少府,功侯、百官亦出些许。”

    说着,刘盈不由侧过头,向身后十数里处的莲勺方向努了努嘴。

    “及孤此番所携,用于自来修渠之民壮食之粮米,更乃母后调郦侯之租税,方才凑得。”

    “那日朝议,孤于长信殿以‘私奴’问请于百官功侯,萧相还曾言:愿顷尽家祡,以助郑国渠之整修事。”

    说到这里,刘盈终是稍敛笑容,意味深长的眯起眼,凝视向阳城延目光深处。

    “然此番,郑国渠整修所需之米、粮、力役,丞相府国库,可是粒米未出啊?”

    “嗯?”

    听着刘盈这一系晦暗难懂的话语,阳城延眉头缓缓拧在了一起。

    又听刘盈道出最后那句‘整修郑国渠,国库毫无贡献’,阳城延又不由下意识一级。

    “家上。”

    “今陛下领军在外,大军粮米之耗,恐月数十万石亦不止啊?”

    “陛下出征之前,萧相为筹大军所需之粮草,更只得暂扣朝臣百官数月之俸禄,以充军粮······”

    说到这里,阳城延不由稍带忧虑的侧过头。

    “家上主修郑国渠,萧相恐非不助,而乃欲助,亦力有不遂啊?”

    见阳城延不着痕迹的为萧何辩解起来,刘盈心中,只悄然涌上一抹冷意。

    却见刘盈面色稍滞片刻,旋即又恢复了先前,那副带着浅浅笑意的温和面容。

    “少府同萧相,还真是私交甚笃啊······”

    似是随意的一声轻喃,刘盈便走上前,面带笑意的拍了拍阳城延的肩膀,旋即侧过身,继续沿着渠岸,向远处缓缓踱步而去。

    而在刘盈身后,回味着刘盈方才那一句似是无意的‘呢喃’,阳城延心中,只响起一阵阵警钟之长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