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农家后娘巧种田TXT下载 > 农家后娘巧种田 > 第841章 灭顶之灾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41章 灭顶之灾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一番忙碌,白氏药材行,在鞭炮的噼噼啪啪声中开了张。

    看诊免费,开业前十日,药材打八折。

    店内除正常售卖各种药材,还卖现成的各种膏药,丸药,药粉等。

    什么跌打损伤的,头疼脑热的,脸上起痘,手上长癣的……

    买上一些放在家里头备着,在突然遇到这事儿,又来不及看诊时,可以临时应急用上一用。

    有玲珑阁和胭脂水粉铺子在前,白石堂在曾鄞县也是声名在外,此时开了药材行,再加上谢广白的医术,上门的客人可以说是络绎不绝。

    这一下子,几乎抢走了回春堂全部的生意。

    这会儿还能留在回春堂看诊的,大都是因为在白氏药材行那里排不上,但是又急等着买些药材用的人。

    回春堂的褚掌柜,看到回春堂门可罗雀的模样,急的在铺子里头来回的转圈。

    “这个谢广白,可真不是个东西!!!”

    “这个白石堂,心肠也是烂透了,玲珑阁生意那么好,赚的还不够不成,还巴巴的把手伸到这药材生意上来,连活路都不给别人一条?”

    “还有那些个看诊的,都是什么东西,平时在回春堂张口闭口都是谢谢的话,什么再生父母,什么活菩萨,恨不得要把心肝肺掏出来,回报了回春堂才好,结果呢?”

    “这会儿一看到有便宜东西买,是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先前说的那些个,都说到狗肚子里头去了?”

    他一个人在这儿骂骂咧咧,只惊得铺子里头的伙计和药童大气儿不敢出一个,只低着头默默的做活,生怕不小心惹了他,被打骂一通。

    褚掌柜骂了好一会儿,骂的也有些乏味,扫视了一圈后,横了眼睛,“秦大夫呢,秦大夫今儿个怎么没来坐诊?”

    见话音落地,无人应答,褚掌柜怒气更胜,“都哑巴了不成?问你们话呢,秦大夫呢,又去哪儿躲懒偷闲了!”

    “掌,掌柜的,秦大夫一早就来了,说他往后都不在回春堂坐诊了……”有个小伙计,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褚掌柜先是一愣,接着勃然大怒,“混账玩意儿,他说不坐诊就不坐诊了?可别忘了,他跟咱们回春堂签着字据呢,若是中途毁约,是要赔给咱们回春堂钱的!”

    “秦……秦大夫说,让掌柜的早日撕了那字据为好,否则的话,就将咱们回春堂如何以次充好的事儿说出来,让咱们回春堂名誉扫地……”

    回春堂之所以这几年在县城中有极大的威望,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秦大夫医术高明的缘故,也因此,秦大夫声誉极高,许多人都认他。

    他若是说出这样的话,旁人肯定会信,就算不信全部的,也会心里头别扭,从而不来回春堂了。

    以现在白氏药材行对回春堂的冲击,再加上秦大夫在外头胡说八道的话……

    那可真真是灭顶之灾了!

    褚掌柜又气又恼怒的,大声喝道,“这姓秦的出尔反尔,言而无信,离了回春堂,看他往后去哪儿当大夫,我这就给旁的回春堂各自去一封书信,都不许再用这姓秦的!”

    “掌柜的……我见秦大夫,已经在白氏药材行坐诊了……”

    褚掌柜呆愣了片刻后,伸手将自己旁边茶几上的茶盏,一把掷了出去。

    ----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

    立秋后,过了末伏,这早晚的天儿便带了丝丝的凉意。

    陆景砚和万新月的婚事,到了去送彩礼的这一步。

    腿伤好转,每日能够断断续续的走上小半个时辰,但陆景砚仍旧还不能长久的行走,送彩礼的事儿,即便陆景砚有心,却也不能亲自前往。

    为此,陆景砚颇为自责,只在彩礼的单子上,又添了许多的东西,更是请了族中几位尊长,代自己前去松城给万家送彩礼,以示重视。

    陆景砚和陆雯晴年轻有为,在族中现在声望颇高,陆氏宗族自然愿意承揽这样的喜事,为后辈们行个方便。

    再来,有关万家,陆氏宗族也是有所耳闻,知道万家的生意也是做的极大,德昌商会也是势力庞大,陆氏宗族也有意结交。

    即便不能跟德昌商会有什么生意往来,但两家结亲,对陆氏宗族到底是好处多多。

    于是,为表陆氏宗族对此次婚事的认可与重视,陆氏宗族不但派了三位尊长和五名年轻后生前去,更是往这彩礼之中,又添置了几幅拿的出手的头面,书画等东西。

    这些东西,加上陆景砚自家的,浩浩荡荡,拉了十几两马车,由镖局护送着,准备往松城出发。

    出城门前,要从县城经过,一路浩浩荡荡,十分气派,惹得路上人驻足围观,议论纷纷。

    “陆家可真是大手笔,瞧瞧这车上头,塞得是满满登登的。”

    “陆少爷已经年过二十,也算是年岁不小,好不容易娶个媳妇,自然是要重视起来嘛,正常,正常。”

    “哎,你们说,这彩礼这般丰厚,这万家得是怎样的家世。”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万家世代经商,家底厚的很,我可听说了,这万家若是把钱都拿了出来的话,能砸死咱们一县城的人呢。”

    “这么有钱?那回头给这万小姐的嫁妆,会不会比陆家彩礼还要多?”

    “这是自然,抬头嫁闺女嘛,气势上不能输,嫁妆足够丰厚,才能让闺女在婆家不被人欺负,我看到时候只比彩礼多,不比彩礼少,不过就是多多少的问题而已。”

    “哎,咋这送彩礼的人里头,咋还有个女的?”

    “那就不知道了,大约是什么规矩吧,这姑娘又是一身红衣的,大约是图个好彩头吧……”

    骑在马上的万新月,听到这样的话时,撇了撇嘴。

    她可不是要图什么好彩头,而是回家去待嫁的。

    毕竟到了十一月时,就要成婚了,没有她直接在陆家,又嫁到陆家的道理,只能是到时候陆景砚去松城迎亲才成。

    所以她就不得不得回一趟家。

    而陆景砚又担心她一个人回家时不够安全,便让她干脆跟着陆氏族人一并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