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玄幻小说 > 剑御苍穹TXT下载 > 剑御苍穹 > 第十九章 诸天令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九章 诸天令


    此刻明谦非常后悔。

    这种自爆的感觉非常的不好,药力继续暴增,身体的血管已经快要撑破了

    压制,赶紧压制,必须把这药力压下去。

    倾泻的丹药之气如同沙漠中的流沙一样,还在涌动,从四面八方而来,就连周围空气中能量也在波动,发出嗡嗡之声。

    身体已经填满了,没有地方可以填了,不能爆炸!

    明谦只剩下模糊的意识,于是赶紧催动其他罡气,可是这流沙堵不住,在体内乱蹿,皮肤不停的鼓起,手上筋脉在跳动,全身筋脉都在跳动,突然感觉是那样的乏力,如同一个皮球任由气流乱撞。

    气流无处可泻,明谦突然想起父亲交给他的一首诗,或者叫一句口诀。

    “诸天万物听我号令,万法一统宇宙澄清!”

    明谦只想借助这诸天令,想要他臣服,可念着念着就失去了知觉!

    “嗡,嗡,嗡!”白虎图腾闪闪发亮,突然飞了起来,在明谦的头顶悬空而立,光芒倾泻而下笼罩在明谦的身上。

    气流,狂暴的流沙变成一股气流,沙尘不见了,气流一点点的涌动,开始变得平和起来,缓缓流向丹田,在丹田之中收缩、凝聚,血管在变细,毛孔也跟着在收缩,全身筋脉在停止跳动,回流,一点点的回流。

    一个时辰

    两个时辰

    当明谦再次醒来的时候,这一次居然过去了七天,不过他自己并不知道,只觉得岁月漫长。在梦里他看到自己身上千万道细小的光芒腾空而出,幻化出一头白虎,在他的身边来回跳跃徘徊,最后化作一道光芒钻入体内,白虎图腾光芒渐渐消失,从头顶掉了下来落在他的身上。

    白虎图腾为何会暴起?明谦一时想不明白。

    没死!这是明谦唯一的感觉,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仗着这黄色罡气有点肆意妄为,却不一定每次都有好运气。不过一想到黄色罡气,这个被二叔一再嘱咐的禁用之术,一旦离开这里是绝不能轻易使用的,否则真的会惹来无尽的麻烦,因为这罡气实在是太过霸道了。

    明谦只不过一点点黄色罡气,前前后后吞噬了这么多霸道之力。

    而黄色罡气却如同一个无底洞一样,没有任何异常。

    诸天令!好东西,以前父亲只是像故事一样讲给他听,没想到这句简单的口诀同样如此威力。不知道这祭苍生和万劫斩威力何在?

    此时明谦仍然感觉饿,而且更加的饿,想要吃下一头牛,丹药并没有给他带来饱腹感,反而觉得更加饥饿。百无聊赖,拿起虎烈枪一抖,突然感觉轻了很多,于是试着罡气加持,一枪破空刺出。

    只见山洞里顿时狂风大作,地面上飞沙走石,枪尖如同龙卷风一般,周围的空气被搅动,一股气流从石缝中飞奔而出,咔嚓一声将山崖的古树折断。

    “霸道!”明谦没想到这虎烈枪威力如此之大,想必是自己刚服了丹药的缘故,于是再次试着用更大的力道,只一枪出去石缝便被掀起磨盘大的一块石头直奔洞口而去,飞下百丈悬崖!

    难道自己罡气四重境?能引天地自然之力携天地之势为己所用。

    仔细的想了想,却不知道自己的三重境何时成就的,于是放下手中虎烈枪,以拳头之力灌注黄色罡气,对着石缝上的石壁一顿猛砸,一顿轰隆声之后碎块掉了满地。

    出去!

    明谦当即下了一个决定,纵然百丈悬崖,有了这虎烈枪想必可以博一下。

    于是计划了两天,又用碎石块将石缝堵住,这才走到干尸面前,跪了下来:“感谢虎神前辈赐我丹药功法,晚辈脱困之后,定将虎烈枪传给前辈后代!”

    此刻的明谦正站在石缝口,所有的物品都用包袱装着,几件衣服两块玉佩一瓶丹药。这个站了一个月多的地方,此时此刻就在脚下,好像显得不那么高,犹豫了一刻明谦纵身一跃。

    风在耳边呼呼作响,感觉这下落的速度越来越快,只见不远处悬崖上一块凸起的山石。

    明谦屏气凝神手中罡气灌注虎烈枪中,空中一个翻转枪身一扫,一股气流涌动四面散开,嘭的一声打在悬崖上,接着枪尖一扫在悬崖石壁上画出一道弧线,虎烈枪冒着火星慢慢下滑,明谦脚尖一点,轻轻的站在凸起的山石上。

    歇了几口气,再次翻身而下,有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明显的熟练很多。脚尖不停的在灌木上、凹凸不平的地方借力,手中长枪或拍或扫或扎。几个翻滚跳跃轻轻的落在一丈高处的一颗崖柏上,明谦抖了抖长枪,抬头望去石洞隐隐的已经看不见。

    咔嚓一声,崖柏树枝断裂…….

    “狼狈!”

    明谦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抓了抓头上的干草树叶,见四下里无人,这才若无其事的走向山下之下的一片密林之中。现在唯一的梦想就是要吃掉一头牛,就算功夫再高,可是经不住肚皮里没东西。

    当初自己一路夜奔,也不知道现在身在何处。

    抬头看了看太阳,落山的方向应该是西边。

    当初二爷说龙图腾有感应,想必就是在这悬崖山洞。

    如今阴差阳错的得了这机缘,是时候去打听虎子他们的下落了,于是准备向东而去。

    山林中到处都是各种野物,一会儿功夫便打得三五只野兔,居然还有一只老鹰。现在打猎的方法很简单,手中的石块以罡劲之力飞出,十丈之内基本上不落空。

    “太香了!太香了!”明谦顾不得吃相,一个多月没有沾荤腥,山洞里的鱼吃的直想吐。火堆上的兔肉冒着油花刺啦啦的响,嘴里的老鹰肉嚼得嘎嘣脆……

    落日的余晖照在火堆上,天边一片红霞,“哒哒哒……”一阵清脆的马蹄声传来。

    马背上四个黑衣人正飞奔疾驰而过,领头的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少女全身一袭黑衣,头顶的帽子上一个黑月徽章,看着山里的明谦皱了一下眉头。

    “干什么的?”少女一脸疑惑的盯着明谦。

    明谦嘴里含着一块兔肉,此时此刻正闭着眼睛,非常陶醉的斜靠在一棵大树上。听得有人说话吸了吸口水,又舔了舔烤兔腿,这才放下手中的肉,睁开眼睛看了一眼。

    “真是麻烦总是自动上门啊!”明谦心里别扭了一下。

    不过眼前的四个人,他并不放在眼里;这只不过是黑月武士,所以明谦没有急于动手。

    见少年不说话,黑衣少女啪的就是一鞭子,将他手中的兔肉打飞!

    “咯!”明谦打了一个饱嗝,一抬手:“要饭的!”便又闭上了眼睛。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睡一觉,吃的真是饱饱的,这日子舒服,这山里的晚风,惬意!至于眼前的黑月武士,他都懒得去理,爷今天不想打架。

    要是两个月前早就开溜了!

    夕阳照着这张乱蓬蓬的脸,少年鼻梁上透着一股英气。黑衣少女认真的看了看,感觉有点让人着迷,扬起的鞭子犹豫了一下,便冲着马屁股一抽,一溜烟的走了!

    “这娘们!”明谦听着远去的马蹄声,微微的睁开眼睛,少女回了一下头消失在树林里。

    “哎!挺漂亮的,却非要给黑月潭做走狗!”

    明谦叹了一口气,继续躺在石板上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