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医妻三嫁TXT下载 > 医妻三嫁 > 005.八字胡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005.八字胡


    【八字胡】

    一刻钟后,苏凉黑着脸走出来,翻遍几个房间,愣是没找到一块儿银子!

    但看苏大强一家脑满肠肥的模样,怎么可能没钱?

    宁靖把院中树下的石头细细擦拭过,坐在上面,静静看戏。

    苏凉捡起斧头,朝苏大强甩过去!

    斧头在空中转了两圈,擦着苏大强的鼻子钉在了地上!

    他脸色惨白,也被吓尿了。

    “最后一遍,钱呢?”苏凉寒着脸问。

    苏大强硬着头皮说,家里的钱都是他管,但他管不住苏大明好赌,一有钱就被他拿去输光,犯起浑来连他都打。家里本有十几亩地,最近也都拿去偿还赌债了。

    “输得这么厉害,你们吃的喝的从哪儿来?”苏凉冷哼。

    “你绣活做得好,每个月都能赚上一笔。”徐氏颤着声音说,“我存了点私房钱,前几日也被大明偷去了……”

    “我的首饰全被大哥拿去卖了!”苏小蝶也开口。

    苏小明见大人都交代了,似乎自己必须说点啥,就梗着脖子吆喝,“我家真没钱,大哥还欠了好些高利贷没还上!但我爷说了,再过两天,宁公子的钱就都是我们的了!”

    苏大强老脸一僵!

    苏大富怒喝,“你知道个屁?闭嘴!”

    苏凉眸中寒意更盛。

    有一个输红眼的赌徒,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败。

    苏大强家房子很大,只剩个空壳。现钱全被苏大明拿去赌博输光,还欠了高利贷。

    但长子长孙,都供着跟个祖宗似的,管不住。反正,还有苏凉爷爷那个摇钱树。

    可惜,苏凉家去年出了事,大摇钱树没了,苏凉这个小摇钱树“自投罗网”,拼命压榨,还能供这一家人维持好吃懒做的生活。只等到了合适的年龄,把她卖了再大赚一笔。

    原主偶然得到机会向宁靖求救,正好宁靖需要一桩亲事来达成某些目的。

    于是,宁靖就成了苏大强一家人眼中待宰的肥羊,合谋把苏凉这棵已无法满足他们需求的摇钱树连根拔了当诱饵,去钓个大鱼。

    只要得手,要啥都有。

    哪怕宁靖不出现,原主定会被苏大强一家用其他方式榨干最后一滴血。

    两世为人,苏凉从不敢低估一个人为了钱财能突破什么样的底线。

    但此刻,当她猜到大致真相,仍是寒彻心扉。

    无他,只可怜原主,命实在太苦。

    昨日出嫁前,她或许天真地以为,终于能脱离苦海。

    到头来,却是一缕香魂随风散……

    看似苏大明一个赌徒败坏了一个家,实则这一家子,全都一路货色。

    心肝脾肺肾都烂透了的东西,说猪狗不如,是侮辱了猪和狗。

    甚至苏凉觉得,她会穿越来此,是因原主怨念太深,要借她之手报仇雪恨。

    直接砍了,太便宜他们,得让他们跟原主一样,被折磨,被压榨,不停干活,不给饭吃,在绝望煎熬中痛苦死去。

    这就是苏凉当下的想法。

    但该怎么做,还没想好。

    “我的衣裳呢?”苏凉冷声问。昨日傍晚才离开这里,宁靖给的十两聘礼已被苏大明输光,但不至于连身衣服都没给她留吧?

    “在……在你屋里……”徐氏苦着脸说,“凉丫头,伯娘错了,伯娘以后……”

    苏凉转身朝后院走去,并未理会徐氏的“悔恨”。假得令人作呕。

    方才她已看过前面几间房,没有原主住的,只能是在后院。

    饶是有心理准备,当苏凉看到后院那个漏风的窝棚时,仍是出离愤怒了。

    前院的柴房都比这里坚固宽敞!

    这一家蛀虫不干活,所以没养牲畜,否则不定让原主住在哪里!

    打开门走进去,里面很干净,但空间逼仄,只一张破旧的小床,单薄的被褥,缺了腿的桌子上放着针线笸箩,里面有没用完的各色丝线。

    苏凉置身其中,都能想象到,原主深夜裹着被子坐在桌边绣花的样子。

    怪不得身体这么瘦弱,她今早醒来就感觉眼睛干涩。

    吃不饱,穿不暖,熬夜刺绣。少不得还得伺候那一家肥猪,做饭洗衣打扫卫生。被辱骂,被殴打。

    对于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少女来说,时间再长些,都能被磋磨死。

    床上放着一个捆好的包袱。

    苏凉打开,最上面是一张精致绝伦的刺绣梅花屏风,还有几张花样不同的刺绣绢帕。

    这定是原主生前最后做好的绣品,被徐氏收起来,很快就要卖掉的。

    那屏风虽不大,却是难度极高的双面绣,看精细程度,不知道得没日没夜熬多少天才能完成。

    除此之外,就是几套衣服鞋袜,洗得很干净,料子不错。

    应是原主去年来时带的,若非苏小蝶太肥胖穿不下,早被抢去了。

    跟屏风和绢帕放在一个包袱里,徐氏定是打算一起拿去卖掉换钱。

    为了钱,把人杀了,连衣裳鞋袜都要卖光,真是做绝了!

    苏凉脱掉劣质嫁衣,换上一件素净的裙子。本该合身的衣裙,却松了不少。

    她把针线笸箩也放进包袱里,重新捆好。

    在枕头下发现一本泛黄的医书,拿起来,里面掉出一根用红色丝线编织的同心结,上面用淡蓝细线勾了一个字。

    “云”……苏凉没有原主记忆,只能推测,原主有个爱慕的男子,姓云,或名字里有云字,本打算跟宁靖假成亲之后,逃离苏家村,前去投奔那人。

    一声叹息。苏凉把医书和同心结也都塞进包袱里,提起来,走出窝棚。

    乌云密布,风雨欲来。

    苏凉没见宁靖,正觉奇怪,抬头,就见他在院中大梨树上稳稳站着,将她带来的桌布绑在树枝上做成兜子,摘了梨往里放……

    别说,苏大强家院子里这棵老梨树,金灿灿的梨子压弯枝头,看着真喜人。

    苏凉收回视线,看向被石板压着,哼哼唧唧的苏大强一家人,面若冰霜。

    如何才能让他们生不如死地活着?

    尚未想到办法,门突然被人大力撞开,一群人涌了进来!

    为首中年男人,高瘦如竹竿,三角眼,八字胡,脸色发青。

    “苏大明呢?滚出来还钱!”小喽啰高声吆喝。

    八字胡的视线扫过地上,眉头拧住,最后定定看着苏凉,冷笑道,“苏大明的妹子长得真不赖,定能卖上个好价儿!抓起来!”

    ------题外话------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