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人设马甲不能崩TXT下载 > 人设马甲不能崩 > 第159章 番外三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9章 番外三


    忽然出现的神社从外面看去倒是和推文照片里的一模一样。

    推主为了增加神社的神秘气息和历史气息使用了滤镜, 实际上肉眼看,在照片中略显青绿色的大门在现实里只是浮了一层浅灰和薄苔,比社交平台上渲染的摇摇欲坠神社形象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尚在运作的六眼告诉他, 门口立柱使用的木材居然真的是一千多年前的。但这片古怪的森林存在咒力压制, 六眼有没有受到影响现在还不能下定论。

    大概因为是一千多年前建筑的缘故, 许多现代神社的建筑细节它都没有, 说好听点是大道至简, 说难听点……大概有种凑合凑合随便建建算了吧的咸鱼感?

    一千年前……也这么偷工减料的吗?

    五条悟摸了摸下巴, 不知道为什么总从这个敷衍的大门口看出了一点诡异的熟悉感。

    不是说神社里是什么有求必应的厉害神明?不管真的假的,他对这个敷衍的神社一点意见都没有的吗?

    真是位好脾气的神明。

    “嗤, ”两面宿傩一声嗤笑, “好脾气?”

    五条悟:?

    他和夏油杰对视了一眼:“我刚刚说出声了吗?”

    夏油杰耸肩:“没。”

    他顿了一下:“但是跟直接写在脸上也没区别了。”

    他刚刚的表情一看就在心里编排什么,大概是在说神社建筑偷工减料神社主人居然能忍之类的诽谤。

    ——非常五条悟大少爷式的吐槽。

    不光被挚友猜到,还被宿傩看出来的五条悟大呼小叫:“这么明显的吗?”

    夏油杰十分损的点了点头。

    他没法控制两面宿傩的行动,在他们两个人还在门口大呼小叫的时候,他就先讥诮地挑了挑眉, 率先推开了神社的大门, 大爷般的走进去抬头扫了一圈内里的环境。

    “看出来什么了吗?”五条悟跟着他踏进神社,跳脱的拍上宿傩的肩。

    夏油杰:“……悟。”

    这忽然出现的神社恐怕连六眼都没看见是怎么出现的,两面宿傩折在里面是为民除害, 五条悟怎么也在不能使用咒力攻击的情况下就这么去凑热闹。

    而且说起来, 不止这个神社, 最近忽然出现的东西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横滨忽然出现了五座据说隶属于港口afia的大楼,附加一个只盘踞于本地的港口afia, 和一群不知道为什么就和咒灵展开了冲突的……异能者们?是叫这个名字吧?

    而东京则是忽然出现了鬼舞辻和产屋敷两个家族式企业, 附加最近菜菜子美美子, 还有一年级的钉崎似乎喜欢上了之前听都没听过的大明星, 叫什么宇髓天元和童磨。

    这都什么名字,一个怪的像艺名,一个和薨星宫里的天元大人撞了名。

    而且大部分人居然都没发现这些东西是忽然出现的……菜菜子美美子一直坚称他们几年前就看见过童磨拍的杂志,而横滨的窗在他和五条悟发出对港口afia的疑问后,理所当然的告诉他们,众所周知横滨的特产就是港口afia。

    所以这些忽然出现东西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神社内的五条悟已经开始锲而不舍骚扰在场唯一一个千岁老人,夏油杰看了看脚上的拖鞋又看了看身后的树林,耸耸肩也踏上了台阶。

    总不能穿着一身家居服站在外面吧,更别提宿傩还在里面。

    说起来,这次召唤两面宿傩出来之后,咒力消耗完全没有之前严重。

    这大概率不会是什么两面宿傩良心发现。

    他正满脸嫌恶地闪过五条悟按在肩上的手:“……别碰我。”

    “哇你居然不和我打架?”五条悟满脸震惊,硬生生把一句约架的话说出了“我妈已经三天没打我了”的架势。

    两面宿傩:……

    从没见过这种上赶着找打的人。

    “啊……我知道了,”五条悟一边灵活的躲过宿傩的拳头一边嘴欠道,“你出来之后发现自己不能用咒力!”

    “掌握了核心科技啊,杰!”他在打架的间隙超大声的扭头赞扬道。

    心知肚明是因为这片树林不对劲,在其中不能使用攻击性咒力的夏油杰十分配合的点头

    怪不得今天宿傩不跟他打架,而是转而去关注身后的神社。因为他一出来就发现了咒力不能使用,所以才没呵五条悟打起来,于是今天的咒力消耗也变小了。

    不过两面宿傩作为后来者不知道问题出在这片地方上,他们没道理不用这个诈一诈两面宿傩,。

    而被他们两个人联手糊弄的宿傩:“……当我是那个小鬼吗?”

    ——五条悟:“我感觉你在内涵我可爱的学生悠仁。”

    “这里是神社,踏过鸟居之后就是神域,”两面宿傩扯起嘴角,皮笑肉不笑的离烦人精五条悟八丈远,“你们不会以为,这就是说说而已吧?”

    “这就是神域?”五条悟看了看脚下的地砖,率先反应过来,“不对,所以你见过神?”

    ——他话语中透露出一股惊人的熟稔。

    那么……高天原是真的存在的?千年前居然真的有神明?

    两面宿傩当年接触过神明?他和那个诅咒的所有资料里都没提及过这件事,所以是年代太久信息失传不是咒术界压根就不知道这件事?

    宿傩停下往里走的脚步,转头似笑非笑扫过身后的两个人:“见过。”

    “弑神的感觉不错。”他说。

    系统:【他们三个过鸟居了。】

    【知道,】居山晴树还在啃梨,【不慌,反正他们看不见我。】

    开玩笑,他现在可是神明。虽然这是个他随手捏的人设,但他怎么说也是个开发员,是那么容易被看到的吗?

    不过两面宿傩变成夏油杰的召唤小精灵之后还能和他们俩关系这么好是他想不到的……这三个人已经变成这种手牵手上卫生间的小学女生一样的友谊了吗?

    居然一起来许愿?

    他一边咔嚓咔嚓啃梨,一边等这三个人来这里许愿。

    他还蛮好奇宿傩会许什么愿的。

    好奇心和窥私欲是人类基因中永远不能抹消的部分,居山晴树也不例外,他现在就是好奇,非常好奇。

    而这种好奇随着三人离他所在大厅的位置的距离越来越近而变得愈演愈烈。

    五条悟正在和夏油杰说着些什么网上看见的有关于神社神明的传言,居山晴树耳朵尖,听到了一句:“居然还有人回去之后特地发帖说神社内供奉的神明特别帅。”

    也听见了的系统缓缓看向居山晴树:【?你发的吧?】

    居山晴树:心虚jg

    系统:【所以就是你发的吧?你这么不要脸的吗?】

    发帖说神社灵也就算了,他还说自己帅?要脸吗?

    居山晴树:【……怎么了怎么了我说的有什么问题吗?】

    系统:脸皮厚度叹为观止。

    “我倒要看看这个有多帅。”跟夏油杰感叹完推上什么reo都有的五条悟摘下眼罩,斗志满满的跨过门槛。

    夏油杰:???

    你这奇妙的胜负心为什么要点在这种地方?

    “飞鸟时代的神像,哪能看出来帅不帅,”他紧跟其后吐槽道,“这么多年,能勉强看出来个人形已经不错了。”

    他说到一半,忽然想起这个六眼认证千年以前的木制建筑也都保存的十分良好,于是又默默收回了后半句话。

    说不定呢……?

    毕竟这个神社都是莫名其妙出现在这片森岭里的了,有个现代化写实风的帅哥雕像听起来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我已经想好了,”五条悟十分郑重的说,“如果这个雕像没我本人帅的话,我就要许愿五条悟世界第一帅。”

    身后传来一声嗤笑:“那要是比你帅呢?”

    五条悟:“……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

    ——自信心也点在奇妙的地方了呢。

    “你以前不是弑过神吗?”五条悟若有所思看向两面宿傩,“你杀的那个帅吗?”

    两面宿傩:……

    “不记得了,”他居然真的回想了一下,“只记得我杀的那个很菜。”

    居山晴树:???

    居山晴树:啃梨的手,微微颤抖jg

    两面宿傩你什么时候弑过神了我怎么不知道!

    他被夏油杰收服成小精灵之后就恢复了之前的那副模样,和虎杖悠仁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是毫无关系。

    刚刚他乍一进来,居山晴树都没反应过来这是宿傩。

    系统:【当时宿傩简直就是个出去一趟像脱缰野马一样的带恶人,一年半载的看不见人影,那个时代又没有电话,你不知道他弑过神不是很正常。】

    居山晴树:【……你说的对。】

    虽然很慌,但他们又不知道现在这个神社内就站着一个神明,问题不大问题不大。

    居山晴树想了想,觉得大家就当无事发生,打算继续啃梨。谁想到一下子没拿稳,手里的梨在空中打了个转,一路滚到了五条悟脚边。

    系统:阿——梨——

    居山晴树:阿——梨——

    神社的地上全部都是灰,这梨是不能吃了。

    居山晴树站在原地气急败坏:【我才吃了一半!】

    系统:【你咋拿个梨都拿不稳,你说说你还有什么用。】

    【那不是刚刚宿傩说他弑神,】居山晴树默默,【我就在想要是真的打起来了,我是动用管理员权限作弊还是就拿高天原那一套跟他打。】

    毕竟现在这个新融合的世界是没有世界意志的,他就算占了神格也没人跟他算账,敢和他一个开发员讲霸王条款卖身合同。

    于是系统深刻鄙夷了一番他的装模作样,就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拌嘴的时候,五条悟忽然蹲下身,把滚落到他脚边的梨捡起来,然后举着梨看向了居山晴树的方向。

    系统居山晴树:!!!

    居山晴树:【他怎么看得见?!】

    系统:【五条悟看见你了?】

    【不对,】他很快反应过来,【你没给梨隐身?】

    居山晴树:【我为什么要给梨隐身?】

    他只是从供台上吃个梨而已?

    然后一人一统:……

    居山晴树:【我以为你会帮梨套个隐身。】

    系统:【我为什么要给梨隐身?】

    所以刚刚五条悟夏油杰还有两面宿傩从门外进来,看见的就是一个梨一边被啃一边在空中飘是吗……?

    “杰,”五条悟隔着一层无下限抓着这个被啃到一半的梨,“我觉得这个神社供奉的神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居山晴树:………………

    所以刚刚他跟两面宿傩说的弑神,是真的在吓唬他对吗?

    身后的两面宿傩发出难以形容的极尽嘲讽之笑声。

    居山晴树:……我迟早要打死这三个孙子。

    他默默撤了隐身,十分泰然自若的从帘子后面走到果盘面前,从里面挑了一个橘子,就好像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也只是一个普通路过神社管理员一样。

    当你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jg

    新年新气象,他这个神明壳子当然是新捏的,只要丢的不是他的脸,那就不是他丢脸。

    十分合理。

    五条悟端详了忽然出现的人半秒钟。

    ——“杰!他果然没我帅!”

    居山晴树:???

    居山晴树震怒:“你放屁。”

    别的不说,这个神明壳子的脸是他所有壳子里最好看的一张好吗?这还是他软磨硬泡从总局的数据库里抠出来的,现在整个管理局只有他在用。

    说自己没他帅,五条悟你还要脸吗?

    “你来神社是许愿的还是比美的,你是白雪公主的后妈吗?”他恶狠狠,“不许愿就快走。”

    天天的在这比谁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男人,他就是嫉妒自己这张全管理局最好看的数据用脸,打算拿毒苹果药死他。

    “诶别啊,”五条悟十分自来熟的过来试图从果盘上取走一串葡萄,“久闻……嗯贵神社大名,我们今天可是翻山越岭不辞万里千辛万苦来许愿的。”

    “放下。”居山晴树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这是给神供的,有点公德心,别乱拿。”

    五条悟:“可是你也吃了诶。”

    居山晴树剥桔子:“所以我没道德。”

    无懈可击。

    他一边剥桔子一边暗戳戳试图把橘子皮拨开后迸出的酸涩汁水溅到五条悟的衣服上,结果发现他开着无下限,只好遗憾作罢。

    “站着干嘛?”居山晴树吃完一整个橘子发现五条悟还在旁边,“不许愿出去。”

    五条悟:“诶——听说这里许愿超灵的,祭司小哥介绍一下嘛。”

    居山晴树幽幽:“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比你大得多。”

    他给这个身份建立的户口档案可是千年前。

    再者虽然他咬死不说自己就是神明,但在场的四个人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五条悟从善如流:“祭司大哥介绍一下嘛。”

    居山晴树:……

    系统:【笑死。】

    “只要走过鸟居,就是进入神域,”居山晴树面无表情道,“只要你能付出相应的代价,在神域内真心许愿并且愿意成为神明信徒后,神明就会实现你任何愿望。”

    “任何代价?”夏油杰忽然出声,“付出的代价是和实现的愿望相等的?”

    居山晴树点头。

    “那怎么才能界定什么和什么才是同等的。”

    问到点子上了。

    站在祭坛边身穿祭祀着装,样貌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神明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价值当然是由神明来界定了。”

    “你所付出的,自然是在神明眼中和你所许愿的价值同等的东西。说不定,你许愿明天暴富,而神明却只拿走你一天的光阴呢?”

    夏油杰一愣。

    这话语真是太过具有引导性了。

    “如果我只是想要一个没有任何人打扰的双休日,却要求我付出生命呢?”他定了定神,不依不饶道。

    “嗯哼,”神明轻松的发出了一个气音,默认下了这个猜测,“所以,要来赌赌看吗?”

    “任何愿望都能实现哦,”他声音蛊惑,“你想得到谁的爱意,想得到一辈子花不完的钱财,想改变某件事的结局,想复活再也见不到的人,我都可以,只要你付出应有的代价。”

    神社内一片寂静。

    “你这个,不是正常神明吸纳信仰的方式吧?”两面宿傩忽然插嘴,等到五条悟和夏油杰看过来的时候,他又不说话了。

    看样子他之前还真跟高天原的接触过。

    居山晴树使劲在脑中回想了一下世界融合后员工手册上说的每个世界高维体系融合规则,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后决定想顺其自然,按照他自己的剧本来算了。

    “对的哦,”白色祭祀着装的神明无所谓道,“所以是堕神嘛。”

    这种吸纳只要信仰不管会闹出什么事的作风,当然是堕落神明了。

    “堕神只要信仰,世界怎么样与我何干,”他跳到祭台上撑着下巴,“怎么样,考虑成为我的信徒吗?”

    啊,说漏嘴了。

    居山晴树装模作样的眨了眨眼。

    出乎意料,两面宿傩低笑一声:“好啊。”

    “你是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对吧?”他不等神明强行否认自己这是祭司就自顾自说道,“我要复活一个咒灵,然后打他一顿。”

    “最好是,亲手把他打到灰飞烟灭的那种,”他一字一顿,“你知道我说的是谁吧。”

    居山晴树:!!!

    ……不,他不知道。

    什么仇什么怨啊,他把宿傩变成小精灵之后自己也无了吧?千方百计把他复活就是为了再把他打死一次,两面宿傩你有病。

    “诶,被抢先了啊。”五条悟不爽的撇撇嘴。

    “神明大人,我也来我也来,”他在居山晴树的视线看过来后高举双手十分振奋,“我想要找到一个封印哦。”

    “就是那种,咒力封印!”他比比划划,“会定期变成人形的那种!是不是非常特殊!超级有趣!”

    “我想要他一直维持人形!”

    居山晴树:???

    ……不,但他不想。

    一直维持人形的话他还能不能下班了!绝对不可能!

    这两个人许的愿望为什么一上来就要弄他两个马甲出来?!

    居山晴树艰难咽下嗓中呼之欲出的脏话。

    “做不到,”他说,“……你们心不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