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厉少怀里的小娇娇是大佬啊TXT下载 > 厉少怀里的小娇娇是大佬啊 > 第二百六十九章:对峙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六十九章:对峙


    招标事宜刚刚结束。

    杨女士就带着李工上门了,李工趾高气扬的样子,一看就是找到了依托。

    阮林鸢眸光闪动。

    在心里叹了口气----

    是场硬仗啊。

******

    “阮林鸢!你到底要泡多久!”

    阮林鸢手下一顿,看了眼包子爹共享的定位,无奈抿唇,“来了~”

    阮林鸢:“低下人新买的碧螺春,您试试看。”

    “李工是么?咖啡怎么样?手磨的还不错的。”

    杨女士每回来公司,都势必掀起轩然大波,外头看热闹的人恨不得有透视眼,能够穿透厚重的门板。

    杨女士坐在阮林鸢的工位上,眸光沉冷,“别忙了,说说李工的事情。”

    阮林鸢摸了摸鼻子,“李工的事情,现在不归我管。”

    杨女士拧眉:“谁在管!”

    阮林鸢及时甩锅:“法务,这件事情在调查了,法务跟进的多。”

    李工见状,急忙上前解释,“杨姐,这事是我手下人做事不利落,咱们家工程大,自然干活的人多,我也不是蒙了心了,没了解情况就招了手脚不干净的人进来,我是王姐介绍来的,哪能不尽心尽力替您干活。”

    “今天跟着您到阮主席这里来,我也是想表个态,咱们家的事情,还是咱们家自己处理,工程采购,我以后一定亲自盯牢,您看看,跟阮主席说说~本来这事没想

    麻烦您,但,阮主席上纲上线,我真是没辙了,都是一家人,闹到有关部门,也是给人家看笑话,您说是不是?”

    杨女士点头,看向阮林鸢:“这么大的工程,有些纰漏也在所难免,你王姨也特意给我打电话了,我已经答应了,再让李工试试。”

    阮林鸢看了一眼包子爹的定位,路灯闪烁,距离却迟迟未拉近。

    沉沉的叹了口气。

    阮林鸢抬头,看向杨女士,从容解释:“母亲,这不是小事,是塌方,我手上有证据,这不仅仅是手脚不干净,是太过贪婪,工程采购油水本就多,我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在您跟王姨的面子上,对李工事事迁就,但是,还搞出塌方这样严重的事故来,这是万万容不下的。”

    “母亲,如果王姨那边您不好解释,我去说,我相信王姨不是不讲道理的人----”

    杨女士胸口起伏,被气的不轻,“你的意思是现在杨氏我做不了主了是吗?”

    “这点小事,也要你去找你王姨,我说了,我已经答应了!”

    “你看着办!”

    阮林鸢很坚决:“我说了,不行,在走法律程序了。”

    “母亲,既然您把杨氏交给我打理,你就应该相信我会站在公司的立场处理事情,工厂的采购,我已经通过招标方式找到了合作公司,所以,换不了。”

    杨女士:“……你!!!”

    “你如今真是翅膀硬了!”

    “连我的话也不听了是吧?!

    !!”

    “别忘了,这个公司姓杨!不姓阮!”

    阮林鸢挺直着腰背,不退不让:“对,姓杨,但是,现在是我在管理,母亲,我觉得你不适合再插手,这件事情,没有转圜的余地。”

    说着。

    阮林鸢目光灼灼的盯紧李工,“这件事,找谁都没用!”

    “我不会罢手!”

    “我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杨氏的钱,一分一毫花出去的都要是值得的!”

    “不是找谁走个后门就可以万事大吉!”

    “哎呦呦---”李工虚妄的抹着眼角的泪,叫苦连天,“杨主席,您听听您宝贝女儿说的话,我是为了咱们家的工程考虑,我天天累死累活的在太阳底下奔走,赚了都是零花钱,时常还往里贴补,我真真是冤枉啊!”

    “阮主席不过是看中了景盛集团的厉盛,我确实没人家长得标志,得阮主席欢心,但,我也是尽心尽力的,干活啊,不能光看谁长得好不是~”

    杨女士幽幽抬头,紧盯着阮林鸢:“标的,签给厉盛了?!”

    阮林鸢咬牙:“是。”

    “但是跟私人-----”

    还不等阮林鸢说完,杨女士径直打断:“我不同意!”

    “谁都可以!就这个厉盛不行!”

    “你马上给我撤回来!否则!你这个主席也别做了!”

    冲动的话就在嘴边,阮林鸢努力的稳住心神,再次磨着性子解释:“母亲,您别带个人情绪好么?不就是因为厉盛是商人么?”

    “可杨氏呢?

    本职上不也是商人,您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摆在眼前。”

    “您建立杨氏,最初的本质是希望透过公司为主体去帮助更多的人,但是,帮助不是空口无凭的两个字,是需要金钱去支撑的,我知道您不高兴,但是,今天既然话说到这里,我就挑明了说,公司接下里的运作,我会加大各项目的投入,创造营收,无论您是不是同意。”

    “若您要撤了我的主席位置,也行,但是---”

    “塌方事件,我不会善罢甘休的,即便我不是主席,我也会通过个人举报的方式,让这样的黑心公司不能再继续维系骗人!”

    杨女士抖着手,指着阮林鸢的鼻尖:“你!你说什么?!!!”

    “你要把杨氏变为以盈利为主体的公司?!!!”

    “你再说一遍!”

    “阮林鸢!你敢!!!”

    阮林鸢挺直腰背,不卑不亢:“主要方向还是公益,但是,您不是不顾公司营收,这是我的底线。”

    “我知道,您年轻的时候,被人骗过,所以对所有商业化行为深痛欲绝,我理解你的心情,也敬佩你多年来为公益做的贡献跟努力。”

    “但是,既然您让我接管了杨氏,我就希望用我的方式让工会跟杨氏更强大,你不喜欢,我也没办法。”

    “既然这么想了,我就会这么做,我说了,我就敢!”

    办公室里气氛剑拔弩张。

    包子爹推开车门就往外奔,手才刚放上办公室的门把。

    里

    头“啪”传来一阵清脆的巴掌声。

    包子爹心下一沉,赶紧推门进去。

    ","downloadAttribute":"1","onlytentHide":"0","preChapterUrl":"/r/552412811/?z=1&ln=10002441_25584_3801_2_380_L4&cm=0000&z=1&is_np=1&purl=https%3A%2F%.%2Fr%2F552412811%&vt=3&ftlType=1&onlytentHide=0","chapterID":"563424244","summaryUrl":".cmread./sns//l/forum/?bookid=552412811","ChapterUrl":"","downloadAttributeByChapters":"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