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我在初唐吃软饭TXT下载 > 我在初唐吃软饭 > 第80章 原来是陛下的私生子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0章 原来是陛下的私生子


    “你们都退下吧!”

    “是!公主。”

    众人闻言,也只得含泪退出了大帐,只留周楚一人蹲在床榻边。

    “贤弟,我有些冷,你能抱着我吗?”

    待众人都走后,李秀宁痴痴的望着周楚,眼角终是没忍住划出了两滴泪。

    “嗯!”

    周楚心中一痛,替她轻轻的擦拭掉泪珠,起身坐在榻上将她搂入怀中。

    “贤弟,切记,将来不管发生何事,都不要带兵跨过雁门,除非有人要颠覆我李唐江山…”

    “嗯!”

    “无论是大兄,二兄,亦或者是父皇,只要叫你带兵进京,都不要去,就说是我嘱咐你的。”

    “我给大兄二兄也都去了信,他日无论他们谁继承了皇位,都会保你一世富贵,若他们要收回兵权,你也莫要反抗,就留在这里做个太平侯…”

    李秀宁断断续续的说着,语气中充满了无奈与担忧,声音越是越来越小。

    “公主…”

    周楚见她说着说着竟没了声音,双眼也闭上了,顿时悲呼道,眼泪是在也忍不住流了下来。

    “公主…”

    一众人也纷纷冲了进来,跪在地上嚎啕大哭,李老则是赶紧上前号脉,半晌才吐出一口气说道:“公主只是力竭昏死了过去。”

    众人闻言,这才止住哭声瘫坐在了地上。

    周楚揪住的心也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好,然后望着李老:“李老,公主到底伤在哪里?”

    “唉,公主身中九箭,虽都未伤及到脏腑,却因未能及时救治,耗尽了元气,已非药石可医!”

    李老叹息了一句,缓缓说道,说完早已老泪纵横。

    “那为何不及时救治?”周楚不解的道。

    “跟随公主前去的女兵都战死了。”小燕解释道。

    周楚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没人敢替公主脱衣包扎,想到这里也是一阵无语,随即就反应过来急道:“这么说来,公主只是失血过多,而非伤及到了什么要害?”

    “确是如此!”李老点点头。

    “太好了…”

    “青儿,你现在就回去,将我书房中我俩上次给马儿和驴配种的那玩意儿取来,或许公主还有的救。”

    “你们赶紧取些碗来,碗中盛些清水…”

    周楚却是大喜,立即冲着小青道,然后又对着其他人吩咐起来。

    “奴婢这就去…”

    听说公主还有的救,小青刷的就向外冲去,其他人也赶紧爬起来去忙活。

    “小…司马,公主当真还有救?”小燕则是激动的上前道,李老同样又是怀疑,又是期盼的望着周楚。

    “现在还不能确定,权当是死马当活马医吧!”

    周楚摇了摇头,无奈地叹道。

    前阵子他想让马和驴杂交,将骡马弄出来,奈何两头畜生不配合,只得弄了个简易的注射器人工配种,也不知能不能用于静脉输血,毕竟那针头实在大的离谱。

    小燕见他这么说,顿时就要发怒,可张了张嘴,也只得叹了口气。

    不多时,八位中郎将就各自端了两个,回到帐中。

    “李老,麻烦你取一滴公主的血滴在这些碗中。”

    “小子,公主本就失血过多,你还要…”小燕顿时怒道。

    “啰嗦!”

    周楚根本就懒得解释,自己掏出匕首在李秀宁的手指上划拉了一下,然后挤出十一滴血,滴在十一个碗里。

    “每人都弄一滴血出来,滴在碗中看与公主的血相不相融。”

    “司马,咱们与公主又非兄妹,这血怎会相融?”

    众人总算明白他想干什么,原来是想滴血认亲,都是面面相觑。

    “哪来那么多废话,还想不想救公主的?”周楚没好气道,说完就将自己的手指割破,挤了一滴血滴在碗中。

    没办法,只能用这种土办法来实验谁可以输血,毕竟如果相融的话,哪怕不清楚血型,也意味着输进去血液不会排斥。

    众人虽然满肚子的疑问,却也只得纷纷照做,然后凑到一起互相看着对方的碗,和自己的碗。

    当发现十一个碗,只有周楚手中的碗,两滴血融合在了一起,众人都是一副跟见了鬼似的盯着他。

    “周…周司马,原来你…你竟是陛下的…”

    “难怪!”

    众人都是一副恍然之色。

    难怪公主临死前,要将娘子军交给周楚,原来他竟是陛下的私生子,公主的兄弟。

    随即众人就像想到什么似的,看了看周楚,又看了看躺在榻上的公主,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胡说什么?”

    “告诉你们,这滴血认亲就是个笑话,根本就不靠谱,一百个毫不相干的人,起码有许多人的血都能相融。”周楚见他们误会只得解释道。

    “那为何偏偏只有你的血能与公主相融?”

    众人显然不信。

    “本司马现在没时间与你们解释!”

    周楚本想给他们科普一下血型方面的知识,再叫些人来做些实验,奈何现在实在是没心情。

    就这样直至小青气喘吁吁的回来,众人依然时不时的偷偷打量周楚。

    周楚却是没时间管他们,将自制的注射器用酒精消过毒后,就将自己的衣袖挽了起来,又弄了根绳子绑在手腕上,就让小青抽血。

    可看着那粗大的针头,心底也是一阵发慌,但为了抓紧时间,也为了不再多抽李秀宁的血,也只能咬牙硬扛。

    这注射器是用一节竹子和木头做的,用熬制的牛筋来代替橡胶,效果还不错,唯独针头伤透了脑筋。

    最后还是将一块铁敲成薄薄的铁片,然后卷缩在一起,用木棍不断的搓,再足足磨了三天两夜,才最终得到这根比前世吸管也小不了多少的针头。

    虽然就这般用注射器直接抽血注射到另一个人体中,周楚也不知道行不行,但也只得死马当活马医。

    小青也没含糊,认准血管就直接扎了下去,然后慢慢的将木柄向后拉,至于有没有抽出血来也瞧不见。

    足足抽了一刻多钟才将木柄拉到底,可见针头虽大,里面的孔却非常小。

    周楚只是随便将伤口包扎了一下,就接过注射器,小心翼翼地扎进了李秀宁手背上的静脉里,木柄推动的速度几乎忽略不计。

    众人却是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周楚才拔出针头,将伤口包扎好,让小青又继续抽自己的血。

    最后足足抽了四次,分别从李秀宁的两只手背和两只脚背上注入了进去。

    整整折腾了两个多时辰,天都亮了,见李秀宁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周楚这才罢手,让李老进来检查一下她状况。

    因为要脱鞋,所以此刻帐中也就剩下小青小燕与周楚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