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TXT下载 > 裴教授的小哭包甜又软 > 第164章 裴南州的过往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64章 裴南州的过往


    “不要叫我小西语!”

    冉西语咬着牙开口。

    欧晴喊她为小西语的时候,她觉得很温馨。

    但是楚白零这样称呼她的时候,她只感到恶寒,只想逃跑。

    “不喜欢我这样喊吗,那我偏要!”

    楚白零笑了,隐隐约约还有几分得意的挑衅之意。

    最后,冉西语索性不理会他。

    “你哥来了,跟他走吧。”

    冉西语现在只想赶人,最好能把这两个家伙都给赶走,她的耳根子就清净了。

    “听说你今天不用拍摄了,赏个脸吃饭吧。”

    楚白零说着这话的时候,他突然从车里抱出了一大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

    而他,一步步朝着冉西语走过来,还露出了深情款款的神情来。

    楚河在旁边,一脸震惊地看着这一幕。

    等到楚白零快要走到这里的时候,他赶紧把冉西语给往后拉了一把。

    然后语气严肃地说:“你千万不要被我哥给骗了。虽然我很尊敬他,但是他女朋友太多了,你保护好自己。”

    冉西语本来就对楚白零无语极了,现在听到楚河这话,她直接笑了起来。

    “没错,你说的真对!”

    她抬手,拍了拍楚河的肩膀。

    她第一次觉得这小少年还挺顺眼的。

    被自己的亲弟弟给拆台了,楚白零也只是神情僵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了自己那风流的笑容来。

    “鲜花配美人,小西语你要是不收下的话,我可是会很伤心的。还有,虽然我以前是有过很多女人,但是见到你之后,我就有了从良的冲动。”

    他对冉西语意味深长地说道。

    “是吗?”

    冉西语冷嗤了一声,她眼神冷漠地看着楚白零。

    她可不相信楚白零喜欢她。

    虽然他在外人面前就是一副浪子的模样,但是直觉告诉她,他不简单!

    两道眼神在空中对撞,两个人在无声较量了一番。

    最后,还是冉西语先把眼神给收回来了。

    她淡漠地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饭不愿意吃,兜风总愿意了吧。”

    见到冉西语居然毫不留情地转头就想走,楚白零快速地把自己怀里的鲜花丢给楚河,然后快速走过来抓住冉西语的手腕。

    “放开!”冉西语言里闪过一道厉光,她冷声呵斥楚白零。

    但是楚白零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他还拉着她往车那边走去。

    冉西语咬了咬牙,就想甩开。

    但是楚白零却怡然自得地说了一声:“这里距离你们剧组不远,你要是弄出动静太大的话,到时候把人给引出来,我可不帮你解释。”

    “你……”

    冉西语气愤地看着对方。

    算他狠,居然知道威胁她。

    沉默了几秒钟,冉西语最后还是很自觉地打开了车后座的门,坐了上去。

    楚河见状,自然赶紧抱着花坐上车。

    他还语气很认真地和冉西语说:“师傅,我会保护好你的。”

    他对冉西语的称呼,已经从“姐姐”变成“师傅”了。

    但是冉西语都懒得回答他了。

    她原本对他还是有好印象的,但是在知道他是楚白零弟弟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车子发动之后,冉西语也不知道楚白零要带她到哪里去。

    车里三个人,就像是三个世界一样,谁都没有说话。

    楚河张着嘴巴,试图融入楚白零和冉西语的世界,但是很显然,他失败了。

    不知道隔了多久,楚白零在车里打开了轻缓的纯音乐。

    “听说你今天在剧组被欺负了?”他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声。

    冉西语的语气突然变得犀利起来。

    “你居然关注剧组的事情?”

    “我哪里是关注剧组的事情,我分明是在关注你。”楚白零透过后视镜,对冉西语露出了自己那邪气的笑来。

    冉西语翻了一个大白眼,直接不理会。

    但是楚河就受不了了,他气愤地说:“哥,谁欺负师傅,你快教训他,给我师傅报仇!”

    对于自家弟弟的嗷嗷叫,楚白零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他又语气悠悠地反问冉西语一句:“你难道就不好奇为什么董安琼会为难你吗?”

    他的话,成功让冉西语的神情一顿。

    不过她却懒得追问。

    “你当真以为只是因为简琳煽动调董安琼的缘故?董安琼那人,自命清高,她可没有那么容易被别人影响。”

    冉西语没有追问的想法,但是楚白零却一个劲不停地说。

    “你到底想说什么?”冉西语着实是忍受不了楚白零一个劲地在说话,她直接开口问了。

    “能让董安琼失态的,只有一个人——裴南州。”楚白零幽幽出声。

    “裴南州?为什么会和那个人有关系,裴南州不是个变态吗?”楚河突然惊讶地开口,他神情慌张。

    听到楚河居然把裴南州给称作变态,冉西语的小脸瞬间就垮下来了,连着她看楚河的眼神都有些敌意了。

    比起裴南州,他们更像是变态吧。

    就在这个时候,冉西语的手机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居然是裴南州打过来的电话。

    应该是看她这么久没回去,担心了吧。

    冉西语划了接听键,她想告诉裴南州她很快就回去了。

    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正在开车的楚白零一个急刹车,然后回头,迅速把她的手机给抢过去了。

    “楚白零,你干什么!”冉西语生气地瞪着楚白零。

    但是楚白零也不着急,他轻笑一声,然后随手把手机给丢到副驾驶的位置上。

    然后就这样眼神幽幽地看着冉西语。

    “你难道就不好奇裴南州和董安琼的关系吗?这些事情可都是秘密,也只要我们楚家人有能耐调查得到……”

    “我不好奇,你也别说!”冉西语生气地开口。

    她其他是想知道那些人说董安琼和裴南州是男女朋友关系的事情,但是她不希望答案是从楚白零的口中出来的。

    对于她的拒绝,楚白零置若罔闻。

    “其实,那些长舌妇聊的八卦都是假的么董安琼和楚白零是男女朋友的关系,都是那些狗仔臆想的。至于夜宿裴南州别墅,那更是不可能了……”

    听到楚白零这话,冉西语心里的石头一下子就落下来了。

    原来裴南州和董安琼不是那样的关系。

    她心里隐隐约约有几分庆幸。

    不过很快,她心里的疑惑又升起来了。

    楚白零为什么会这么好心和她说这些。

    在她的感觉里,楚白零好似对裴南州有很大的敌意,不像是会帮对方说话的人。

    就在这个时候,楚白零笑了,他的笑得很诡异。

    “夜宿的事情,不过就是董安琼自导自演,被裴家人知道了,直接把消息给处理了。但是你就没有想过,为什么董安琼这样陷害裴南州,裴家人还放过她……”

    楚白零每一句话都极具诱惑性,非要逼得冉西语跟着他的话走。

    “很简单,因为她知道裴南州的秘密。她和裴南州,曾经来自同一个地方。”楚白零继续开口。

    话语听到这里,冉西语的指甲在车座椅上划出了一条划痕。

    虽然她心里不停地告诉自己,不要听不要听。

    楚白零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的。

    但是她的耳朵却是忍不住竖起来,急迫地想要知道真相。

    “哥,他们都来自哪里?”楚河凑过脑袋去,好奇地问道。

    “同州精神病院。董安琼是童星,但是有几年她是不拍戏的,因为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在那里她遇到了裴南州……”

    精神病院吗?

    冉西语心一紧,她抓着座椅的力度更大了,呼吸都是紧促的。

    她知道裴南州有抑郁症,却不知道,他还去过精神病院。

    他精神状态不是看起来好好的吗,为什么会去精神病院。

    各种想法混在冉西语的脑袋里,让她头疼到像是要炸裂一样。

    “董安琼是因为被父母寄予厚望,太多压力导致精神恍惚……可是裴南州,呵,他是因为杀了他亲生母亲才被送到那里。”

    楚白零的语气开始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