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黑化女配不黑化了TXT下载 > 黑化女配不黑化了 > 第十天(大写的一个惨字...)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十天(大写的一个惨字...)


    010:

    司小小分外遗憾没办法通过系统将这一幕记录下来或者拍个照片也好,她在沙发上滚了一圈,忽然停住。

    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过去,就算沈变态不接,也能刺激到他。

    系统突然吱声:【我还以为主人会把表情替换成“便便”呢~】

    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期待。

    你一个系统比我还八卦,司小小无声吐槽一句,回他:“我想了想,太恶心了,以后有合适的机会再试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果断拨通了沈倓的电话。

    如她所料,沈倓没有接。

    她并不担心沈倓会有事,即使闪电把他劈成那样,那也只是“假”的,闪电消失,他所承受的“伤害”会瞬间消失,中途感受的痛意就是他受到的实质伤害。

    如她所料,电话没有接通。

    她放下手机,打开外卖软件,点了一堆美食,半个小时后,美食送上门,司小小将它们一一摆在茶几,打开影音,还没等她选择好看哪部电影时,手机忽然响起。

    居然是沈倓。

    她下意识感受了下,没有情绪葡萄冒出来。

    看来沈变态状态已经稳定下来。

    稳了稳心神,她接通手机,沈倓清悦的仿佛听不出任何阴霾的声音传过来,带着一如继往的温柔,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似的,这让司小小再次感叹他就是个不知道“惊悚”“畏惧”为何物的反社会人格的大变态。

    “每天都要拨我好几通电话,是故意引我生气?”

    司小小学他的语气,温柔地说:“我亲爱的未婚夫,我是你的未婚妻,每天给你打电话是关心你的情况,你怎么又屈解我的意思?”

    顿了下,她又恍然又委屈地说:“你的意思是……我每次给你打电话,你都会生气?”

    沈倓很清楚地笑了一声,话锋一转:“我做了个梦。”

    沈变态又要和她谈心?司小小故意恶心他,问:“是梦到我了吗?”

    “不错。”他说。

    司小小:“……”

    她瞬间不自在起来,沈变态居然真的梦到她了,也不知他在梦里对她做了什么。

    因为梦到她,所以情绪起伏大,心情变得阴郁,成功让她结出情绪葡萄?

    应该是这样。

    仅仅做了个有关她的梦就让她结出情绪葡萄……她好奇地问:“梦到什么了?”

    她没指望他会真的回答。

    但沈倓偏偏回答了:“你在骂我。”

    骂得好!

    司小小克制住开心的情绪,安慰地说:“梦都是反的,我是绝对不可能骂你的。”

    才怪。

    “我知道。”

    沈倓似乎给自己倒了杯水,她听到了相应的动静。

    她用脚趾头都能知道沈变态说的“我知道”这三个字,是在表达他知道她在骂他。

    过了几秒,喝完水的沈倓继续分享:“我还梦到了闪电。”

    呸。

    你那是梦到吗。

    你那分明是被闪电劈了八次!

    司小小顺着说:“一定是你压力太大了,才会梦到这些。”

    沈倓:“你的语气似乎认为我梦到的闪电特别可怕?”

    不过他又立刻转了话音:“你说得有道理,被你这么一说,我心情好了很多。”

    “我现在才发现,你的存在对我来说有着特殊的意义,不如这样,南庄公馆足够大,房间也多,你搬过来和我同住,也好让我有机会弥补之前对你的亏欠。”

    听起来诚恳得很。

    司小小:???

    她怀疑闪电把沈变态劈傻了。

    司小小现在只有20%的电,这个电量看起来就让人心生不安,她得快点充上电才行,沈倓的提议无异于给了她充电的最好机会,和他住在一起,对她来说利大于弊。

    只是他为什么突然提出和她“同居”?

    想来想去想不出什么原因,司小小干脆不想了,只要她做好准备,沈倓真要对她做什么反社会的行为,她可以立刻报警寻求帮助。

    “好呀,那我马上搬过来。”她迫不及待地说。

    又问:“你没在沈宅吗?”

    沈倓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我让周飞过来接你。”

    他表现得像个合格的未婚夫,然后挂了电话。

    司小小当即联系石力让他过来,这位壮硕的保镖队长代表的就是安全感。

    接着收拾好需要带的东西,又给朱姐发了信息表明她即将去哪里,想了想,她又在网上下单一堆有关猫咪用的东西,再次同城到程教授那里。

    等做完这些,周飞到了。

    “司小姐,请。” 这位助理先是用非常惊奇的神态看了眼司小小,随后收敛所有情绪,把自己表现得犹如一个高级机器人。

    司小小问的问题,他一律回答不知道。

    直到她问有关沈夫人的事,周飞才有限地回答了她。

    沈夫人醒过来后,失忆了。

    还是断层式的那种失忆,具体表现她有的事情记得,有的事情不记得,医生说这可能是她坠落时头部受到撞击产生的后遗症,至于能不能恢复,得看后续的恢复情况。

    听起来很像沈夫人在装失忆,用此办法来逃避沈倓的揭露。

    不过从周飞的语气来看,沈倓似乎并没有当众揭穿沈夫人的真面目。

    司小小看了眼窗外后退的街道,随口问:“他没在公馆?”

    “三爷昨天就回了公馆,”周飞答,“他下午有事要外出,所以才吩咐我来接您。”

    到达南庄公馆,周飞迅速让人领石力去别的地方登记,说是给这位保镖安排了专门的房间,他在司小小开口之前道:“公馆里的保镖都特定的房间,您不用担心您保镖的住处。”

    接着将司小小领到顶层的一间房:“这是您的房间。”

    房间大门打开,里面布置得豪华奢迷,还有几位菲佣在摆弄装饰品,见到司小小,他们退步出来问好,依次离开。

    司小小扫了眼那些装饰品,看表面就可以得出一个“贵”字。

    她坦然地走进豪华卧室,环顾一圈,比她那套顶层公寓的卧室还要大一圈,这该不会是沈变态自己的卧室吧。

    ……沈变态就算有什么谋划也不至于牺牲自己

    想到这里,她心神一定,顺势问:“他住哪里呀?”

    周飞公事公办地说:“您对面。”

    “我可以进去参观一下吗?”

    三爷猜对了!

    周飞脑海里浮现三爷当时的吩咐:“她可能会提出去看我的房间,不用阻拦,让她去,仔细观察她的举动。”

    周飞点头:“可以。”

    司小小原本是想当面瞅瞅沈倓被劈的地方,想了想:“还是算了,等他回来我再去看吧。”

    周飞虽然话不多,大多数她提的问题不回答,但她的要求倒是有求必应,他做到这些贴心,必定经过沈倓的示意……沈倓提出同住本就够意外,现在还纵容地答应她提出的各种要求,包括参观卧室这种带有隐私的地方……这未免太大方了。

    不知道沈变态憋着什么坏。

    反正她的目的只是找机会触碰沈变态充电,其他的一律不碰。

    周飞又想起三爷后面的话:“答应后她也有可能放弃,同样注意她的举动。”

    周飞遂将目光落在司小小脸上,仔细辨认她此刻透出来的情绪——似乎有点戒备。

    他没办法看出更多,毕竟他不是心理专家,而且也不能盯着对方一直看。

    自从三爷吩咐他将司小小接到南庄公馆时,周飞就觉得自己什么都看不懂了。

    安静地当三爷的工具人就好。

    司小小以为很能见到沈倓,结果一连两天,她连沈倓的影子都没看到。

    问周飞,得到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三爷有事,暂时回不来。”

    而她的电量又耗了两点,只剩下18%了。

    唯一的好消息是大肥猫咪咪给她添了不少好感值,加起来又有一百多了。

******

    然而咪咪是她快速得到好感值的唯一办法,必须得投喂它。

    或者明天再去医院一趟,找个合适的理由,向程老师借咪咪养几天?

    程向琛对她的好感值只有那么可怜的“1”点,肯定不会轻易将猫借给她,说不定还会借此更加确定她有其他心思……

    沈变态不回来,无法充电,又没结出情绪葡萄,能获得好感值的猫自己还不能随意讨好……

    我是不是应该找个寺庙求一求转运符,让自己运气好一点?

    司小小站在窗户边兀自琢磨着,忽然透过窗户,看到一辆迈巴赫穿过中庭停到了大门,车门打开,一身休闲装的沈倓走了出来。

    她当即离开房间,一边往下一边思索怎么合理触碰沈变态。

    等她到了楼下,沈倓刚好走进来,身后跟着周飞和几名黑西装,倒是和某些影视剧里的经典场景相似。

    不得不说,沈变态这身皮相确实出众。

    普通的休闲装被他穿出了时尚感,被黑色长裤包裹的双腿又长又直,裤脚没入靴子,绷紧小腿,凸显出有力量的肌肉。

    莫名性感。

    司小小的目光迅速从他的腿移到脸上,和男人看过来的视线在半空中对上。

    “晚上好,我亲爱的未婚妻。”沈倓嘴角噙着一缕温和的笑意。

    司小小不甘示弱:“晚上好,我亲爱的未婚夫。”

    旋即她听到凄厉“嗷呜嗷呜”的声音,来自沈倓身后。

    “带了个小东西回来。”

    沈倓侧身,司小小看到一名保镖拎着一个笼子,声音就是从里面发出来的,伴随着声音还有尖爪抓挠发出的刺耳声。

    透过笼子细小的缝隙,她看不出具体是什么动物,不过毛绒绒的……保镖打开了笼兽,周飞从里面将它拎了出来。

    司小小:“……”

    系统:【哇!!!】

    嗷呜惨叫的小可怜被扼住命运的脖子后不敢乱动,连声音也消失了,但在看到司小小时,它圆溜溜的大眼睛蓦地更圆了,趴下去的两只耳朵竖了起来,就像是看到了救星。

    司小小发誓,这一刻她听懂了这只猫表达的意思:救我!

    她眨了眨眼睛,以此缓解内心的震动。

    前一刻她还在想要找什么样的借口朝程向琛借大橘猫咪咪,下一刻这只猫就出现在眼前。

    该说她运气好,还是世界太小?

    等等……

    沈倓为什么会带这只猫回来?

    他和程向琛认识?

    眼见咪咪的求救信号愈发强烈,司小小赶紧将它从周飞手中解救过来,周飞不得不提醒:“小心它的……”

    话没说完,只见那只自从把它放进笼子就没消停过的大猫老老实实窝在司小小怀里,嘴里发出小声的喵呜,脑袋直往司小小怀里钻,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目睹这幕的周飞茫然地闭上了嘴。

    “看来它很喜欢你。”沈倓眉梢轻挑,他接到程向琛的消息,有个学生不断借咪咪的名义意图接近他,于是他就让沈倓先把猫接回去照顾一段时间。

    沈倓原本没打算答应,后又改了主意。

    司小小一边顺着咪咪的毛安抚它受惊的小心脏,一边听着系统不断播报咪咪带来的好感值,一边笑眯眯地回答沈变态:“毕竟美丽的事物是互相吸引的。”

    她这是既把自己和大猫一起夸了。

    不等沈倓说话,她好奇地问:“它从哪里来的呀?”

    她认为咪咪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巧合,总不能沈倓特意调查了她的行踪,知道她那天去医院拜访程向琛,然后今天把程教授的猫带过来……这中间没有合理的逻辑链。

    难不成是为了讨好她?

    想想也不可能。

    所以她更倾向沈倓认识程向琛,后者暂时把猫拜托沈倓照顾。

    而动机是……她频繁投喂咪咪,程老师以为她另有所图,偏偏她没有太明显,而他身为老师也不好拒绝得太委婉,于是将咪咪让别人暂时照顾,这样一来,她就没了借口抽喂咪咪,不会再找他了。

    “……”

    沈倓说:“以前捡的,你要喜欢,可以先养着。”

    司小小控制不住嘴角上扬:“好的。”

    然后,她真心诚意地道:“谢谢。”

    沈倓眼底快速掠过什么,他彬彬有礼地笑道:“只要你喜欢,我都会满足你。”

    “我先把它抱回房间。”

    司小小控制着雀跃的情绪,回到顶楼卧室,大猫咪咪这会儿缓过来了,警惕地打量四周。

    “咪咪宝贝,放心,姐姐给你报仇。”她撸了把毛绒绒的脑袋,成功又收获咪咪10好感值.

    再回到一楼时,被通知去餐厅用晚饭,到了餐厅,沈倓已经坐到位置,周飞他们已经离开,他招手示意司小小过去。

    她走过去时,餐桌上的食物已经进入她眼底。

    非常丰盛,大鱼大肉,色香味俱全,几乎全是重口味。

    她之前明明有吩咐厨房做清淡一些。

    她是艺人,需要保持身体,就算她自己不介意,但口味太重的话,这具身体受不了。

    而沈倓才刚回来一会儿,这些菜就端上桌,可见在他回来之前,厨房就收到他的消息,早早将这些美食准备好。

    沈变态是故意的?

    还是说他本就喜欢重口味,这些确实是为他准备?

    司小小无法从那张面具一样的笑脸上看出什么,她同样送上笑容:“你等我一下。”

    沈倓目送她离开,安静等了几分钟,司小小再进来时手里多了个大果盘,里面盛有满满的葡萄。

    这是她让人随便买回来的。

    在公馆住了几天,她已经知道沈倓不吃葡萄——周飞亲自吩咐菲佣家里准备的水果不要有葡萄。

    “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水果,我比较喜欢吃葡萄,下午特意出去挑了些好的,你尝尝好不好?”她把葡萄推到他的面前,轻眨双眼期待地望着他。

    沈倓目光冻结在那盘葡萄上。

    然后,无法控制渴望地接了过来。

    ???

    司小小以为顶多刺激他吃一颗,只要能让他不高兴就好,然而让她惊讶的是——

    沈变态居然不停歇的将那一大盘葡萄全吃了。

    还不吐皮!

    肉眼可见,他脸上的血色褪尽,宛如惨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