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在柯学世界和伏黑君组建家庭TXT下载 > 在柯学世界和伏黑君组建家庭 > 第152章 152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52章 152


    第一百五十二章

    “今天事务所好像格外的安静啊。”伏黑甚尔拄着脸说道。

    “因为二三请假了吧。”乌丸七濑说道:“而且真依和真希被甚尔大叔支使去出差了。”

    桌子上摆着下了一半的棋子, 四四方方的棋盘边是两个小筐,只有乌丸七濑那面的里面放着硬币。

    “怎么能叫做支使,只是让两个小辈去跑了个腿而已。”虽然一把都没有赢, 但是这么多年终于习惯了的伏黑甚尔气定神闲的说道。

    “甚尔大叔的说法感觉和高专那些人一样呢, 本质上都是耽误了堂姑们宝贵的青春。”乌丸七濑说道。

    “你叫的倒是亲切。”伏黑甚尔嗤笑一声说道。

    “那是因为一开始家长就开了个好头啊, 甚尔大叔你不是对两位堂姑非常友善吗?”乌丸七濑说道。

    伏黑甚尔不否认这一点, 在看到双胞胎姐妹俩的时候他确实看到了自己过去的影子。

    但是人和人是不同的, 当初被那个垃圾堆完全否定的自己和相互扶持的禅院姐妹也是不同的。

    “虽然我永远都不会回那个垃圾堆, 但是对于真希的提议很感兴趣。”伏黑甚尔抻了个懒腰:“想要战胜直哉的话,真希还有好一段路要走。”

    “甚尔大叔很看好真希啊。”乌丸七濑睁大眼睛:“我难道不是甚尔大叔最喜欢的孩子了吗?”

    “清醒点, 你一直都不是。”伏黑甚尔把兜里最后一枚50块硬币放到了女孩的手心。

    就算卖萌也掩饰不了把自己杀了个片甲不留的事实。

    “这是为了让甚尔大叔保持清醒。”乌丸七濑眨了眨眼, 放水这件事情还是交给别人好了。

    乌丸七濑把桌上的硬币都放到了小熊储钱罐里,硬币碰撞发出的哗啦声让她露出笑容。

    “努力攒吧,你会成为富翁的。”伏黑甚尔一脸无语。

    “我本来就是富翁。”乌丸七濑晃了晃沉甸甸的小熊露出陶醉的笑容:“这个,是胜利的声音。”

    事务所开张时送来的装饰小熊如今已经塞满了钱,都是她从伏黑甚尔那赢来的。

    乌丸七濑欣赏了几秒自己多年来的胜利果实后, 把沉甸甸的小熊推向了对面的男人。

    “还是放在门口的位置吗?”伏黑甚尔掂量了一下小熊。

    他已经习惯了乌丸七濑每次胜利后都把小熊摆在最显眼的位置:“已经满了吗?

    下次学中华料理店的老板学吧, 门口的位置摆半人高的纯金蟾蜍或者翡翠白菜才符合我这个成熟男人的身份。”伏黑甚尔说道。

    “这些从现在开始就属于甚尔大叔了,是我的委托费。”乌丸七濑认真的说道。

    “你想委托我什么?”伏黑甚尔谨慎的把小熊放下了。

    “成熟男人这时候不先应该答应少女的求助吗?”乌丸七濑问道。

    “可是作为一个成熟的侦探,对于挑剔难搞的委托人是需要慎重对待的。”伏黑甚尔摇了摇头一脸你太年轻了。

    “那你金蟾蜍没了。”乌丸七濑干脆的说道。

    “只是开玩笑而已。”伏黑甚尔露出了令无数少女怦然心动的招牌笑容:“织田小姐, 有什么我能为您服务的吗?”

    “帮我在米花町找一个人。”乌丸七濑说道:“一个十七岁的女孩, 她有先天性心脏病。”

    “这对你来说应该不难找。”伏黑甚尔说道。

    十七岁的话应该和七濑同龄, 在米花町的高中生里少年侦探团的名声可是非常响亮,他们的消息非常灵敏。

    乌丸七濑摇了摇头, 如果她能亲自找到的话就不会委托伏黑甚尔了。

    “她目前应该没有行为能力社会关系完全为0, 而且能够查到的有关的一切信息都不可考究有伪造可能。”乌丸七濑说道。

    “这要怎么查?”伏黑甚尔啧了一声, 要知道日本很多地方文件记录都是纸质版没有输入电脑, 米花町虽然是发达的大城市但是同样也有这个问题。

    “她在十年内的医疗记录里她应该因为埃布斯坦综合症动过至少一次大手术。”乌丸七濑说道。

    伏黑甚尔指向窗外高耸的建筑:“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织田集团与铃木集团合作在筹建全亚洲最大的综合性医院,一个一个查太费劲。”

    “我可以加钱。”乌丸七濑看向窗外即将竣工的大楼眼中多了几分得意。

    她摩挲了一下嘴唇继续说道:“和书面记录上的不符合,她应该深度昏迷处于持续性植物状态。”

    “植物人?”伏黑甚尔露出了意外的表情。

    “是深度昏迷而已。”乌丸七濑答道:“见到之后,甚尔大叔你应该就能确认了。”

    “我会开始着手调查的。”伏黑甚尔把有关信息发给了这老朋友孔时雨。

    他体贴的没有再询问自己的雇主任何问题。

    比如,为什么见到了那位植物人小姐他就能确认了。

    短暂的沉默被转账的提醒音打破,伏黑甚尔决定体贴的打破屋内变得有些差的气氛:“总给你送礼物的那个夏油杰呢?”

    “人间蒸发了,也许躲在哪里琢磨如何杀了我吧。”乌丸七濑答道,她语气平静的好像在说街上有凶手在裸跑。

    天好像又聊死了。

    伏黑甚尔脸上毫无担忧的神色:“放心吧,以那家伙的实力龙之介一人就能把他打飞。”

    夏油杰是特级咒术师这一点伏黑甚尔知道,可是天与咒缚如果对上了夏油杰是不会输的。

    而且他们家的孩子除了眼前这个,其他的在近战方面都非常厉害,就算没有异能力和咒术的小银也身手了得自己干掉一个小型武装力量团体绝对没问题。

    乌丸七濑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她笑了起来:“我不害怕,我只是担心他会做多余的事情。”

    “这些年你不是一直在支持他的创业吗?”伏黑甚尔有几分好奇。

    “是啊,说起来我还算是他的天使投资人呢。”乌丸七濑动了动脖子:“他现在想自己创业,不过思想有点极端。

    现在寻求改变的话肯定没办法如他所愿达成理想目标,他应该是想从我这里拿走核心技术。”

    “如果这么说的话,倒是会在米花经常发生的案子了。”伏黑甚尔总结道。

    “等等,甚尔大叔的意思是我是无良社长受害人a吗?”乌丸七濑抓住了重点:“我可是善良又大度的美少女好吗?”

    伏黑甚尔耸了耸肩,反正委托费到账他又变回了原来的态度。

    夜晚。

    米花的夜晚非常安静,24小时连锁的超商在这里也严格遵循着11点关门的原则早早的关门了。

    而坐着黑面包车的虎杖悠仁穿着大一号的制服打开了下水道井盖,顺着扶梯朝下爬去。

    等双脚踏入地面的时候,虎杖悠仁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这里的下水道好深啊。”

    “因为米花町是很年轻的城市,而建造时设计师拿着一笔好心商人赠予的建造款所以方方面面都非常用心。

    花町的地基建筑非常牢固,可惜各种意外状况发生的频率过高所以根本展示不出来这一点。”夏油杰说道,他也是穿着一身制服还带着安全帽。

    “我们今天的工作是什么?”虎杖悠仁带着夜视仪问道。

    “检查这条五公里长的下水道。”夏油杰说道:“这里是整座城市的中心位置,我想那东西应该会在这个范围内。”

    虎杖悠仁点了点头,拎着网下了水慢慢摸索。

    两人辛辛苦苦吭哧吭哧干了一宿,其中捞到了各种奇怪怪的东西和看起来很像是人类的骨头。

    虎杖悠仁一脸新奇的看着一堆只在电视里才见过的木仓和被捣碎的各种型号手机,脑补出了各种无间道剧情:“真不愧是米花啊。”

    这一晚上虎杖悠仁是开了眼界,来之前他想过下水道里会有老鼠垃圾和各种厨余,但是来到这里之后他感觉到了世界的参差。

    “收拾收拾,回去吧。”累了个够呛的夏油杰说道:“今天带你去吃米花最好吃的拉面。”

    “我们出去真的没关系吗?”洗澡的时候,兴奋的虎杖悠仁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没关系的,这个时候乌鸦在睡觉呢。”夏油杰说道。

    到达门口的时候,虎杖悠仁就闻到了豚骨汤的香味和“嘭嘭嘭”的声音。

    他抬头就看到了有着樱粉与嫩绿相间的漂亮大姐姐笑容满面的把巨大的面团朝着案板上砸去。

    面粉随着她的动作扬到半空中,阳光打到女人笑容灿烂的脸蛋上,构成了一副动人的画面。

    虎杖悠仁觉得自己一瞬间就饿了,可以吃十碗非常劲道的拉面。

    偏偏这个时候有人要出来煞风景。

    “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好吃。”两面宿傩认真的说道。

    对于突然从脸上冒出的嘴已经习惯了的虎杖悠仁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希望这家伙的胡言乱语不要被店主听到。

    但是很明显,还是被听到了。

    穿着黑金色条纹带着口罩的异色瞳孔男人冷冷的看了他们两眼,然后抽出了放在腰间的刀。

    正在舒舒服服吃面条的客人都停下了动作,大家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刀光很快,快到刀重新收回鞘中时很多人还没有来得及拿出手机开始拍摄。

    但是靠近门口的虎杖悠仁和夏油杰都看的很清楚,面板上光洁白胖的面团在凌厉的导光下变成了长短一致的面条。

    “叁之型·巢绞·刀削面奥义。”带着口罩的男人低声说道。

    一边脸蛋红肿的虎杖悠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觉得这个师傅好像是把自己的脑袋当成了面团,杀气腾腾。

    “老板,请给我们来两份超豪华版刀削面,谢谢。”夏油杰勾住一脸委屈小弟弟的肩膀,带他坐到了角落的位置。

    热乎乎的拉面缓解了一夜的疲惫,笑容灿烂的老板娘把一盘小山高的樱饼放到了两人面前:“这是赠品,希望两位客人喜欢。”

    “真好吃啊。”虎杖悠仁吃着热气腾腾的樱饼忍不住说道。

    为了这么好的老板娘的幸福生活不被破坏,他绝对不能让身体里的怪物出来,少年认真的想到。

    热气腾腾的早餐结束后,夏油杰喝着大麦茶悠闲的问了个问题:“如果是你,你会把那么重要的东西放在那里?”

    这个问题夏油杰也想过很多很多次,甚至怀疑过美军基地之类的地方。

    虎杖悠仁放下了手中的樱饼,他其实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粉发少年说道:“我觉得,放在地下的话会不会很容易出事,毕竟米花好像经常爆炸建筑翻修速度很快。”

    夏油杰点了点头,这是真话不错。

    为了应对逐天变多的事故房屋,拥有大批地皮的开发商与横空出世的“小羊施工队”一拍即合开始了合作。

    针对就算降价到极致也卖不出去的房产会按时成批的邀请“小羊施工队”重新建造,用这种方式减少损失。

    舒服的晒着太阳的少年伸了个懒腰,虎杖悠仁看着久违的晴朗天空深吸口气:“阳光真好啊,如果是为了安全起见放到离天空很近的地方也不错。”

    夏油杰整个人楞在了那里,他随着粉发少年的视线抬起头呆呆的看向天空。

    那是他从来没有想过的地方。

    夏油杰忍不住笑了起来,看向虎杖悠仁的目光格外慈祥。

    阳光变得刺眼,虎杖悠仁收回目光发现杰哥还在直视太阳。

    泪水都留了下来还在看。

    虎杖悠仁担忧的问道:“哥,你在看什么?”

    “看到那个建筑了吗?那是全米花最高的建筑。”夏油杰说道。

    那里,也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他想要的东西,就在那里。

    这一回,是猎人胜利了。

    “我们现在去哪里?”虎杖悠仁摸了摸脸上的易容问道。

    “去证实我的猜想。”夏油杰说道。

    五条悟根据照片找到了被判定为死亡的堀江纯子,然后还在附近的属于万世极乐教的土地上有了意外的发现。

    看着堀江二郎守护在身后的孩子们,五条悟都忍不住摘下了眼罩。

    这么多孩子居然都是完完全全的0咒力,这就是杰背着他所做的事情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五条悟倒是一瞬间理解了为了挚友会这么做。

    咒术界的那些烂橘子们并不希望看到全日本的人大部分都变成0咒力这件事情。

    因为这意味着咒术师的力量被削弱,那高层们也会因此失去特权。

    但是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变成了0咒力,那确实也算是从根源上解决了咒灵的产生。

    每年不会再有数以千计的人因为诅咒死于非命,咒术师不需要十几岁就经历生死的战斗做出残忍的抉择。

    杰这十年来,就是在为这种世界而努力吗?

    如果被老橘子们知道了,一定会立刻执行死刑的。

    “有多少像是这些孩子们的存在?”五条悟平静的问道。

    “一百万人。”堀江二郎说道,他怀中抱着他的小外甥。

    堀江二郎和妹妹从小就脱离了家族,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堀江二郎一直赚钱养妹妹。

    今年堀江纯子的孩子身体出现了问题,以前因为贫穷而和万世极乐教接触过的堀江二郎不愿意看到小外甥病弱妹妹伤心,于是同意了“咒术治疗”。

    在以全部的咒力为代价之后,堀江二郎发现小外甥的身体变好了,但是不幸的是这件事情引起了窗的注意力。

    没有办法,堀江二郎选择帮助妹妹死遁的方式迎来新生,却也因此被高层算计背上了多条人命。

    “我知道了。”五条悟深吸了口气。

    日本的总人口是12亿人,而0咒力者就有就至少有一百万人,这并不是个小数目。

    五条悟决定回一趟咒高,然后去找杰。

    时间很早,尚未竣工的大楼很容易就翻了进去。

    处于试运行的电梯被轻松的打开了,拽着电缆线的虎杖悠仁踩到了电梯顶上的时候还一头雾水。

    “我们现在去哪里?”虎杖悠仁忍不住问道,如果这么坐电梯被发现的话肯定会被骂。

    夏油杰按了98楼的按钮,笑眯眯的回答道:“去这座城市的最高点。”

    电梯发出嗡嗡的声音向上运行,到达最高楼层的时候偷偷潜入的二人正好能够触碰到天窗的顶。

    夏油杰屏住了呼吸,因为他看到了不应该属于电梯井结构的东西。

    一个金属的盒子。

    夏油杰打开了盒子,看到了贴着密密麻麻封印符咒的木盒。

    夏油杰打开了盖子,掀开一层有一层的纸之后露出了其中的三根手指。

    虎杖悠仁看着眼前的手指,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

    jk少女真人哼着歌找到了自己的老朋友们:“漏瑚,花御还有陀艮,你们居然在人类世界都有自己的据点了吗?”

    捧着茶杯的漏瑚摆了摆手:“快坐下来,有重要的事情正好需要找你讨论。”

    在横滨玩的很开心的真人觉得在这里一定会找到更多的乐子,他大刀阔斧的坐了下来。

    漏瑚继续说道:“那么,第一次特级咒灵讨论大会就开始了,这次讨论的主题是有关于是否同意陀艮去人类世界上学。”

    “陀艮很孤单,他需要能够一起玩沙子的朋友,人类世界中的孩子都会去幼儿园接触同龄人。”花御认真的说道。

    陀艮“啾啾”了两声,明显赞同这个观点。

    漏瑚则用力的拍了一下桌子:“我不同意,特级咒灵能从那些虚伪的人类身上学到什么呢?”

    “我们和人类不同,人类的寿命太短了所以在幼年时就需要学习,在青壮年纪就需要依靠技能换取金钱,特级咒灵怎么能和他们一样?”

    花御据理力争:“你说的很对,所以身为特级咒灵的我们应该更自由不是吗?

    而且想去幼稚园就是陀艮的想法和自由,他很喜欢听着钢琴声一起跳舞。”花御说道。

    漏瑚愣住了:“什么,我都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光顾着玩手机了。

    既然如此,老夫也无话可说了,陀艮去享受美好的青春吧。”漏瑚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等一下。”真人举手说道,他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太多的事情:“可是陀艮就算去了人类世界的学校,老师和同学也见不到他啊。”

    “而且,花御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真人表情奇怪的问道,他不在的这几天是谁给他的小伙伴们灌输了思想。

    居然能将这些坚定的准备灭掉蛆虫一般多的人类选择成为新人类的伙伴变成如今这种试图融入人类社会的模样,真人对始作俑者非常感兴趣。

    “虽然老夫不想承认,但是虚伪的人类还是有点东西的。”漏瑚拿出了手中新买的平板,他对电子产品爱不释手又因为诅咒导致电器发生故障导致不快。

    “一个好心的米花诅咒师提出了个很有建设性的意见,一条若是实现了能让百年之后站在这片土地上的诅咒没有任何天敌存在的路。”花御说道。

    “要怎么做?”真人对这种斩草除根式的消灭咒术师的方法非常感兴趣。

    “我不能说,不过可以理解为让携带咒术师天赋的人类扼杀在摇篮里没机会成长。”漏瑚露出了如同大反派的boss。

    “同样的,我们还要不断打压咒术师的生存空间,让他们失去与普通人类的联系。”花御补充道。

    真人想起了在横滨看森先生招揽异能力者时的模样,这听起来和森先生画的大饼好像啊。

    “所以这个了不起的计划进行到哪一步了?”真人捧着脸问道。

    “还在攒钱。”花御说道:“已经攒了五亿,五十年之内一定能够攒齐启动资金。”

    在横滨混过的真人摸了摸下巴:“为什么要辛辛苦苦的自己赚呢,去绑架这里最富有的人类然后要赎金岂不是一本万利?”

    漏瑚:“虽然非常无耻,但是老夫怎么之前没有想到这个好主意?”

    为了特级咒灵的未来,他的同类都死那么多了牺牲几个人类也只是洒洒水啊。

    花御则摇了摇头:“我们和米花的好心人类立下了束缚,不能在米花町里杀人。”

    “我们只是绑架人类,又不需要把人杀掉,这样的话还可以反复绑架重复利用。”心黑黑的jk少女掐腰说道。

    花御陷入了迟疑,漏瑚的眼睛都亮了。

    “不愧是我们挑选出来的首领,就在人类世界呆了几天真人你成长了不少。”漏瑚欣慰的说道。

    “那么问题来了,谁是米花町最富有的人?”真人用女高中的声音娇柔的说道。

    四个特级咒灵极为有默契的看向屋内新换的80寸全彩大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着米花新闻:“今天全日本最高的大楼将竣工,据悉这座大楼将以全亚洲最大的综合性医院投入使用,由织田集团和铃木财团共同出资……”

    电视中出现了一个胡子拉碴的红发青年和一个脸上毛发旺盛但是脑门光可鉴人的老头子站在一起的画面,两人的名字称呼都是社长。

    特级咒灵的眼睛亮了亮。

    “两条大鱼,出现了。”真人笑眯眯的说道。

    伏黑甚尔早早的出门找人了,禅院姐妹和织田家的孩子们一起训练。

    “二三找我去波洛咖啡厅,我先出门啦。”穿着运动服的乌丸七濑摆了摆手,飞快的跑掉了。

    她才走到门口,就收到了短信。

    “七濑,先来一下米花町六町目32号可以吗?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找你——fro 二三。”

    乌丸七濑看着这条短信,改变了想法。

    即将竣工的大楼水电工程都已经结束了,本身就有钥匙的乌丸七濑顺利的走了进去,进入了电梯。

    电子屏幕上的数字一下一下的改变着。

    亲眼看着她的身影进入电梯之后,夏油杰开始了他的计划。

    一分钟内。

    近七千只咒灵随机出现在米花町的任何角落,有着主动攻击意识的诅咒一瞬间就在米花各处引起了巨大的慌乱。

    普通市民有序的进行着撤退和逃难,而住在米花町的能人异士们也纷纷站了出来。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咒灵?”晨跑的禅院姐妹一脸震惊,很快的两个年轻的咒术师就反应过来帮忙疏散人群。

    伏黑惠庆幸自己有着把影子当成移动武器库的习惯,把家伙事一个个的分给小伙伴们,试图领一把长刀玩的超能力女孩小雏因为年纪太小被扔出了队伍。

    变回原形的猫咪老师嗷呜了一嗓子,直接来了一波净化。

    在医院门口的伏黑甚尔从丑宝里抽出了游云,朝着眼前的诅咒狠狠劈了下去。

    完美作品被破坏导致无比气愤的知名建筑师中原中也让毁人心血的诅咒们感受了何为重力的碾压。

    “就是因为你们的存在,红子才总是担心老夫。”箱崎先生说着派出两条龙式神,护送邻居撤离到安全的地方。

    伊黑夫妇拿出了平时都用来当做刀削面的日轮刀,挡在了诅咒的前面。

    哥雷姆拉住了想跑出去的索玛丽,面部的攻击装置打开准备朝着张牙舞爪的诅咒发射炮弹。

    美美子和菜菜子站到了目暮爸爸妈妈和经常给零食的夏油叔叔阿姨前面,举起了手机。

    白雪夜叉挡在了前面,泉镜花被爸爸妈妈保护在了身后。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乌丸七濑就意识到了什么。

    但是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因为被绑在凳子上的二三正一脸惊恐的看着她。

    虎杖悠仁有些忐忑。

    因为他看的很清楚,那个女孩是曾经抱住过他们的高中生侦探。

    他非常关心虎杖悠仁的状态,因为刚刚少年才吞下去几根两面宿傩的手指。

    夏油杰担心吞下手指后会增加两面宿傩抢得少年身体主动权的机会,但是同时他需要用这种方式来强效削弱织田七濑的力量。

    今天是个需要得到结果的时候。

    降服她,让这个特级咒灵臣服于他为他所用。

    或者,干脆的祓除她。

    乌丸七濑走向了二三,撕掉她嘴上的胶布。

    “我的手机被拿走了,七濑这是个陷阱——”二三接下来的话都被爆炸声盖住了。

    巨大的爆炸以顶楼为核心发生了,乌丸七濑和二三所在的楼层都因为巨大的冲击力完全崩塌了,钢筋水泥都一瞬间变成了碎末。

    虎杖悠仁的表情变得惊恐:“杰哥,她们都还在里面啊!”

    夏油杰摇了摇头:“不用担心,这种爆炸是杀不死她们的。”

    虎杖悠仁楞了一下,没有再看身边的大哥哥而是直接朝着废墟大楼中跑去。

    夏油杰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

    烟雾散去,虎杖悠仁惊奇的发现那几层楼都炸没了一片废墟中毫发无损的女孩。

    乌丸七濑松开了怀抱,虽然衣服都变得破破烂烂但是她和二三的身上都没有任何伤痕。

    惊魂未定的二三攥住了乌丸七濑的手,惊恐的看向走来的夏油杰。

    会笑眯眯请她们吃蛋糕的哥哥变成了拿她们的生命为玩具的冷血杀手,让二三有些害怕。

    乌丸七濑的脸色也很差,因为窗外已经传来了惊叫声。

    “就算理想目标出现了分歧,也不需要这样吧。”乌丸七濑把惊恐的二三拥入怀中,以保护者的姿态安抚她。

    这让虎杖悠仁的内心充满了罪恶感,特别是在那双宝石红的眼睛望向他的时候。

    “我只是在做正确的事情。”夏油杰说道。

    “杀了我也是正确的事情吗?为什么不相信我会一直帮助你呢,我的血液难道就不是鲜红的吗?”乌丸七濑厉声问道。

    “不要再演了,你的血液当然不是鲜红的。”夏油杰的神情变得很冷,他掏出了形状诡异的特级咒具用力的劈了下去。

    夏油杰的动作很快,快到虎杖悠仁来不及阻止。

    但是想象中的血肉横飞没有出现。

    坐在废墟中狼狈又坚定的保护在挚友身前的女孩缓缓的抬起了头,虎杖悠仁屏住了呼吸。

    夏油杰刚才朝着要害发动的攻击看起来好像落在了瓷娃娃上,粘稠的黑色的瘢痕出现在女孩光洁又白皙的脸蛋和脖颈处看的让人一阵心悸。

    这种诡异的痕迹出现这张鲜活的脸蛋上让人觉得十分诡异。

    夏油杰满意的放下了手里的工具:“看到了吗,她不会流血。”

    “二三和虎杖同学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让他们离开这里。”乌丸七濑平静说道。

    “还有虎杖同学。”乌丸七濑用下巴指了指少年。

    “悠仁得在这里。”夏油杰摇了摇头。

    “臣服于我,用生命立下束缚。”夏油杰举起了手中的咒具:“或者粉身碎骨,二选一。”

    “你知道吗?”乌丸七濑用手捂住了二三的眼睛:“你的血液确实是鲜红的。”

    夏油杰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他缓缓的低下头发现胸口处传来一阵痛意。

    一只手从他的胸口穿过,在血色在衣服上蔓延开之前那只手干脆利落的掏出了他的心脏。

    人失去了心脏,就会死。

    与空气接触的血液很快就变成了黑红色,散发出令人不安的腥味。

    咒术师的身体轰然倒下的同时,一脸不耐的男人把心脏随意的从楼上扔了下去,然后死死的盯住了乌丸七濑。

    “我们又见面了,两面宿傩。”乌丸七濑把站起了身,猛地伸出手将躲在身后的二三甩了出去。

    黑色的乌鸦接住了下坠的少女,以最快的时间撤离。

    乌丸七濑回过神的时候已经被用力的捏住了下巴,仗着身高压制两面宿傩打量的看着她,饶有兴趣的看着她脸上出现的瘢痕。

    “你的力量来源于我,却弱的让人提不起兴趣。”两面宿傩的露出了新奇的打量玩具的表情:“给你十五秒,让我看看放弃了全部攻击力的你能做到什么程度。”

    “一千年前就被咒术师杀死的失败者,你在叫谁做事吗?”乌丸七濑冷着脸说道。

    千年前的诅咒之王也没有想到这个实力看起来就不怎么样的诅咒居然会这么狂。

    “真是令人感到不愉快的女人,看来你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两面宿傩说着手指上出现了火焰,火焰触碰到乌丸七濑皮肤的时候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为什么不适用领域?”两面宿傩觉得有些没劲,眼前的这个实在是太不能打了。

    “因为没有必要,你坚持不了几分钟。”乌丸七濑答道。

    两面宿傩攥住了乌丸七濑的脖子:“临终遗言说来听听,你的朋友们都不知道你是诅咒吧。”

    那种场面会很有趣,但是眼前这个缺不够配合。

    “被甚尔大叔打飞的感觉,爽吗?”乌丸七濑笑了起来。

    被揭短了的宿傩大爷选择给她个痛快,满天的火光出现了,所能烧毁的范围却只在燃烧的女孩身上。

    坐在猫咪老师身上来到这里的织田一家,完完全全的目睹了这一幕。

    在燃烧的女孩变成粉末随风吹散之后,织田一家的眼睛红了。

******

    解决了附近的咒灵后,伏黑甚尔推开了所寻找病房的大门。

    然后,他一脸惊讶的拨通了儿子的电话:“惠,你们那怎么样了?”

    “两面宿傩杀了七濑,我要杀了这个混蛋。”电话那头的声音愤怒的在颤抖,伏黑甚尔能够听到背景音中的哭泣的声音和停不下来的打击声。

    “惠,七濑在医院,她没事。”伏黑甚尔说道,他担心愤怒的孩子们深一拳浅一拳再把人打死了。

    不理会电话那头的兵荒马乱,伏黑甚尔干脆的挂断了电话把医院地址发了过去。

    从二三那知道了夏油杰所做事情的伏黑惠从来没有这么怨恨过一个人,但是在黑色的乌鸦将心脏放回夏油杰的伤口里并准备打电话叫急救人员来。

    “杰的话,交给我就好了,他的伤势很重交给咒术师治疗的话会更好。”突然出现的五条悟说道。

    伏黑惠点了点头。

    夏油杰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都不疼了,有个很熟悉很吵的声音正在满嘴跑火车:“放心吧杰没事,就是不小心遇到了偷心贼受了点小伤而已。”

    神他妈偷心贼,夏油杰忍不住捂住了胸口的位置在意识到一片光滑之后他知道这是哪里了。

    “哟,好久不见了。”吃着棒棒糖的家入硝子对这位弃学从商的同学摆了摆手。

    “好久不见了,硝子。”夏油杰露出了怀念的表情,他可真是很多很多年没有回高专了。

    五条悟坐到了圆凳上,两条大长腿无处安放。

    “织田七濑呢?”夏油杰询问前已经隐隐意识到了失败告终的局面。

    “那个女孩的家人说她被你和悠仁连手打成了植物人,情绪过于激动把悠仁打伤了。”五条悟说道。

    “悠仁呢?”夏油杰注意到身边的床位空荡荡的,脸色变了。

    “被扣住了,织田甚尔说你们毁坏了市值5000亿的大楼,在交出赔偿金之前他们不会还人的。”五条悟说道。

    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老师,夏油杰不经思考的就张嘴说道:“夜蛾老师,这笔赎人的钱能不能咒术界高层来出?”

    “不行。”夜蛾正道一脸严肃的推了推眼镜:“因为高专已经和高层都闹翻了。”

    夏油杰一脸小问号:“我到底昏迷了多久,这段时间都发生了什么?”

    “特级咒术师与在职53位咒术师联名向总务部提出要求将人造天与咒缚推广的,并以此与日本官方联系。”夜蛾正道说道。

    “可是那家伙。”夏油杰立刻就想反驳。

    “目前米花町的织田七濑已经同意了这项请求,具体的项目还在洽谈中。”夜蛾正道补充了一句。

    他看着一脸警惕的学生有些欣慰,虽然杰弃学从商但确实没有忘记过他的教诲:“杰,有一个误会。”

    “织田七濑是活人,这一点我已经通过体检亲自证实了。”家入硝子说道。

    米花町。

    织田一家围着病床都默不出声,房间里一时间静的只能听到钟表的滴答声。

    眼圈红红的敦敦吸了吸鼻子:“高专的医生不是来看过了吗,为什么七濑姐姐还没有醒。”

    “别哭了,来吃这个。”伏黑甚尔把洗好的水果分给了众人,然后发现隔壁床一头粉发的少年也在默默担忧。

    “都把眼泪收起来,一句话我就能让七濑立刻活蹦乱跳。”伏黑甚尔说道。

    在大家期待的目光中,伏黑甚尔凑到了女孩的耳边魔鬼低吟:“惠被漂亮的大姐姐搭讪了。”

    下一秒,病床上的乌丸七濑立刻精神的坐了起来。

    随着各种仪器发出的“嘀嘀嘀”声,随着乌丸七濑的醒来病房里又变得热闹起来。

    被拥入怀中的乌丸七濑听着家人的安慰再次躺回了病床上,勾住男友的指尖她很快就进入了香甜的梦乡。

    乌丸七濑知道,她想要的一切都已经属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