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李自成的明末游戏TXT下载 > 李自成的明末游戏 > 第164章 天下无敌啊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64章 天下无敌啊


    李自成原本是跟张宗衡扯闲话,胡乱调侃一下。

    不过他说完之后再琢磨,给崇祯当女婿也许真的有一点点可能性?

    “老张,大顺现在呢实力有限,别人还只当我是个流贼。但你们这些跟我打过交道的应该能想明白,大顺的前途是光明的,有盼头啊。如此,你觉得将来皇上会不会有和亲的念头?”

    “开个玩笑就过去了,你还真那么想啊?怎么可能?”

    “我跟朱由检联姻之后双剑合璧,天下无敌啊。”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张宗衡腹诽了一句。

    他又开口道:“臭汉、脏唐、搓比宋,我大明不和亲、不纳贡、不称臣。大统领,你还是不要痴心妄想了。”

    “我可不觉得,叫门天子那是历朝历代独一份啊!”

    “……”

    张宗衡一想,那确实够屈辱的。所谓天子守国门啊……

    李自成道:“人的下限远比你能想象的还低。他老朱家干的龌龊事还少么?还是那句话,你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只是因为我的实力暂时不够。

    国人的性情总是喜欢调和、折中的。譬如你说,这屋子太暗,说在这里开一个天窗,大家一定是不允许的。但如果你主张拆掉屋顶,他们就会来调和,愿意开天窗了。

    老张,你记住一句话,谁掌握了现在,谁就掌握了过去;谁掌握了过去,谁就掌握了未来。

    皇帝轮流转,他朱元璋可以坐天下,我赵德胜为什么不能?”

    张宗衡犹豫道:“说句不中听的,我朝太祖之功绩,你不好比吧?那可是驱逐胡虏,恢复……”

    李自成笑,“呵呵,他也就那样罢了。平时人模狗样,一旦爬起树来,半路上就会露出自己红红的屁股……”

    在给元世祖的祭文中,朱元璋是这样颂扬元朝的统治——

    “惟神昔自朔土来主中国,治安之盛,生养之繁功,被人民者矣。”

    “如予父母生于元初定天下之时,彼时法度严明,使愚顽畏威怀德,强不凌弱,众不暴寡,在民则父父子子夫夫妇妇,各安其生,惠莫大焉!”

    “朕本农家,乐生于有元之世!”

    这舔的好不好?那你为啥子造反作乱呢?

    老朱对自己造反的行为辩护——

    “昔者朕被妖人(红巾军)逼起山野。”

    “朕本淮右布衣,暴兵(红巾军)忽至,误入其中。”

    “元纲不振乎彼世祖之法,豪杰(起义领袖)何有乎仁良(也没什么好东西)。”

    “元政不纲,天将更其运祚,而愚民好作乱者兴焉。”

    朱元璋修编的《元史》,他叫刘福通为妖人,红巾军为妖寇,红巾起兵就是“乱”,“反”,元军攻打红巾军居然为“讨”。

    果然是屁股决定脑袋!造反成功,当了皇帝后才发现起义军都是王八蛋,你们没事干嘛造反。

    最后,朱元璋总结,他认为饿死都比造反强。所以他在《大诰》里告诉明朝百姓,饿死其实也挺不错的——

    “饥谨并臻,间有缺食而死者,终非兵刃之死。设使被兵所逼,仓惶投崖,趋火赴渊而殁,观其窘于衣食而死者,岂不优游自尽者乎?

    且昔朕亲见豪民若干,中民若干,窘民若干,当是时,恬于从乱。一从兵后,弃撇田园宅舍,失玩桑枣榆槐,挈家就军,老幼尽行,随军营于野外……

    与官军拒,朝出则父子兄弟同行,暮归则四丧其三二者有之……

    饮食不节,老幼悲啼,思归故里,不可得而归。不半年、不周岁男子俱亡者有之,幼儿父母亦丧者有之,如此身家灭者甚多矣。”

    总的来说,明太祖朱元璋完全的诠释了一个合格的帝王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一个合格的帝王是不会被什么条条框框所束缚住的。

    我造反成功了,但是你们可不能造反啊,饿死都比作乱好。

    朱元璋的一切行为的根本目的只有一个:如何让自己的江山社稷千秋万代。

    李自成给张宗衡摆事实讲道理,最后说道:“世间上哪个豪杰,不经过无名小卒这个阶段?老张,我大顺的正策你是知道的,直可说千古未有。我的本事嘛,自认为也还行。秦皇汉武唐宗宋祖俱往矣,数风流人物,就坐在你面前。”

    “……”

    张宗衡想了想,说道:“要我现在投贼……”

    李自成打断道:“如果给你个机会,你愿不愿意投朱元璋?”

    “……”张宗衡舔了舔嘴唇,欲言又止。

    李自成又说道:“明白的告诉你,邓玘、梁甫、王朴、卢象升、祝万龄、樊尚燝等人都已经被我杀败了……”

    “……”张宗衡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我只用了十五天!至于你们这些人,尤世禄、曹文诏、左良玉、许鼎臣等等,如果我愿意,一个月内剿灭你们完全没问题。”

    李自成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不信可以试试!”

    “……”张宗衡沉默了。

    李自成站起身,“走,吃饱喝足了跟我去遛一遛弯。”

    两人来到了县衙,这里是临时指挥部。

    当厅中间的地上摆放着一个巨大的军事沙盘。

    “老张,见过这玩意儿没有?”

    “这……”张宗衡惊了。

    山川地理仿造的惟妙惟肖,敌我双方形态一目了然。

    李自成拿起跟棍子指点,“这里,这里,这里,看到小红旗没有?这一线山头我埋伏了三千多人,真要断你粮道,你顶得住?”

    “那蓝旗就是官军?”

    “是啊!你看看这方圆百里的形势,要吞掉你们真不是难事。”

    张宗衡摸着胡须,“你不是刚到垣曲吗?这个东西是早就做好的?”

    李自成道:“当然,我麾下每个将领都会弄这玩意儿。”

    张宗衡叹口气,“一举一动尽在掌握,这仗还怎么打?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开眼了!”

    李自成转头一指,“看看这边墙上挂的图。这是县志里的图,这是我们做的图……”

    军事地图上面有地形、地物、山的高度,经纬度更不用说了。甚至会有独立树、独立坟包等标识。

    李自成详细的给土包子解释了比例尺和等高线,张宗衡啧啧称奇。

    “大统领,张某不得不拜服了。”

    张宗衡真正想不到还能这样打仗。

    地图的重要性他当然懂,但是绝不能想到大顺军的地图如此犀利。

    明军别说有详细地图了,连粗略地图都很难找到,所以他们往往只能沿着官道走。局限性很大。

    你想啊,客军前来哪敢瞎走,抄个近路吧,谁知道前面有没有河流有没有深沟,能不能走车?

    反观大顺军,一图在手,可以从任何方向出击撤退。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