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穿成炮灰后她崩了女主人设TXT下载 > 穿成炮灰后她崩了女主人设 > 第101章 选择性逃避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01章 选择性逃避


    华羽宫内不断的传出哀嚎声,一声接着一声盖住了秋夜的呜呜风声。

    夜深。

    李淳楹坐了起来,微微皱眉听着从华羽宫方向传来的嚎叫。都这么晚了,萧宸之的人还没歇息,听着这一声声哀嚎声,多少有点“杀鸡儆猴”的意味了。

    殿门被轻轻推开,叶影本是想要看看李淳楹有没有被吵醒,看到坐在床榻上的李淳楹,叶影忙道:“娘娘,可要煮些安神茶?”

    李淳楹摆手,外面这个样子,喝再多的茶也无用。

    她知道,萧宸之就是有意为之,就是想让后宫的人听听。

    后宫中也只有她和打入冷宫的贤妃了,可见这一出也是做给她看的。

    “华羽宫的方向正对着这边的凤寰宫,你以为这是嚎给谁听的?”李淳楹不紧不慢的道。

    叶影眼眸睁大:“是娘娘您,可是这次的事与您根本就没有关系,宸王未免过于迁怒了……”

    “他痛失母亲,心中有怒火,不能朝着家中那位发,也只能往我们这些人身上撒了。”李淳楹冷笑了声,“无妨,你下去歇着,不必守着了。”

    “可是您……”

    “不就是几声惨叫,就当是听催眠曲好了,”李淳楹本来就没有在意这些。

    叶影瞅了李淳楹一眼,确认李淳楹不会有什么不适后才退出去。

    折磨了一夜,到了早晨,纯妃已无力气再开口了,发出来的声音虚弱得连华羽宫也传不出去。李淳楹除了半夜醒来,后半夜也睡得很好,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

    “娘娘,今日是太后娘娘的葬仪……”

    画眠拿出一件素白的衣裳出来,一边说道。

    李淳楹点头,对叶影道:“头上就不必戴太过繁重的首饰了,一支簪子就可。”

    “会不会太素了?”叶影道。

    “素点才好,这才显示出我对太后的尊重。”李淳楹看着镜中的自己,淡声说道。

    伺候的人立即依言做事。

    宫中显得喜庆的一切事物,全部被撤了下来,人人换上素淡的衣棠,整座皇宫有一种萧然冷清的死寂感。

    秋季的风吹得也有些寒凉。

    李淳楹走出殿门,望着外面秋意凉凉乌沉的天际,再往近前看,入目全是苍白。

    有宫女快步从另一边走过来,“娘娘,宸王妃他们已经到了。皇上那边派了张公公在外头知会了声,说皇上也在等着娘娘过去。”

    李淳楹点头:“宸王呢?”

    “宸王也在灵殿之中,”宫女说完就退到了身后。

    萧宸之将长宁宫那些人都捉走了,也不知这一夜有没有审问出别的结果来。

    如果他们想保命,应该会说出一些有用的东西。

    灵殿中摆放一口大棺,棺两边挂满了白,连灵殿内也是如此。

    灵殿就设在长宁宫旁边的偏殿内,李淳楹一身素白走进来,朝着上首敬了三支香。

    走到面显颓废的萧宸之的面前,道了一句节哀就主动走到了萧长空的身边。

    萧宸之微微抬眸,看了李淳楹一眼,布满红丝的眸子里,有股凌厉的戾气闪过。

    李淳楹对于这种气息,很敏感。

    她知道萧宸之肯定会不爽自己,或者说连带着不爽萧长空了,觉得她和萧长空都是一伙的,所以也将那股怨恨撒到了她的身上。

    李淳楹再去看同是一身素的于舒琊,对比萧宸之的憔悴,于舒琊身上那股气息沉多了,脸上也没有什么悲伤。

    李淳楹再去看身边的萧长空,萧长空无悲无喜的看着棺木,对于柳太后的死,他并没有任何感觉。连装一下悲伤也没有,完全摆出了自己冷漠的态度。

    萧长空侧目,幽邃如墨的眸光与李淳楹的目光碰撞上。

    李淳楹有瞬间被吸进黑暗的错觉,眨了眨眼,李淳楹移开了视线,等着殡仪完成,他们也就可以撤了。

    皇陵那里,就不需要他们走了。

    李淳楹静等着,终于将柳太后的遗体送走,转身跟着萧长空一起离开。

    然而,她感受到身后那股视线一直在追随着自己。

    萧长空走在身前,突然微微停顿,等李淳楹跟上便将高大的身躯往她身边倾来,若有若无的挡住了身后那道冷冰冰的视线。

    李淳楹不由得抬头看了眼萧长空,眼中闪过几许莫名。

    “皇后。”

    待到了岔道分开时,李淳楹被叫住了。

    李淳楹转过来,“皇上可是有什么吩咐?”

    萧长空看着李淳楹,眼神幽暗。

    叫住她就是不说话。

    李淳楹微微挑眉,“既然皇上无事,臣妾就先退下了。”

    说着李淳楹转身踏步而去,并没有半点的留恋,走得很干脆。

    萧长空阴沉的面容更冷了。

    李淳楹还在生气,因为他限制了她出宫的自由。

    萧长空并没有因此软了心肠,转身回到朝晖殿,反而再吩咐多加派几个人守着凤寰宫。

    李淳楹看到又多出来的几个人,嘴角一抽。

    防她跟防贼似的,萧长空这是怕自己坏了他的事?

    “哼。”

    李淳楹从殿门转身进去,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

    叶影和画眠他们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毕竟柳太后突然死了,宸王当时的表情多少让他们有些担忧。

    皇上派人过来保护皇后娘娘,说明皇上在乎皇后娘娘。

    带着这种想法,叶影他们倒是安心了不少,只要这些人守在这里,皇后娘娘就不会像之前那样偷偷跑出宫了。

    ……

    柳太后下葬后,萧宸之并没有马上离开皇陵,所有人都走光了,只有宸王府的人还站在外面等着。

    于舒琊为了彰显他们夫妻的恩爱,一直站在萧宸之的身边等待。

    她已经有些不耐烦了,盯着前面的墓碑,皱紧了眉头。

    柳太后能有今日,也全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和她于舒琊并没有任何关系。

    还有纯妃,是她妄想得到太多,贪心的人不会有好下场,于舒琊对于纯妃的下场更是没有一点罪恶感。

    碾死一个人也是碾,两个也是碾,对于她来说并没有任何的区别。

    “你先回府,”在天黑后,萧宸之终于回过了身,声音沙哑的对于舒琊道。

    于舒琊瞬间就精神了,然后又蔫了回去:“那你呢?我知道母后的事让你很伤心难受,但人已经……”

    萧宸之面对于舒琊生硬的扯了扯嘴角,想要笑却比哭还要难看:“我没事,我让人先护送你回府。宫里我还有些事未处理完,我保证处理好了就会回府,不需要为我担心。”

    于舒琊自然知道他口中有些未处理完的事指的是什么,心中划过一些不安,最终还是在宸王府的护卫下拥护下往王府而回。

    看着于舒琊的马车远去,萧宸之收起所有的温和,浑身散发着冷寒。

    黑夜下的皇宫,比白日更死寂沉沉,走在深宫长道上,有股阴寒的风吹得浑身发毛。

    华羽宫深处,几名宫人虽然完好无损的关押着,可是听着隔壁传来的痛嚎声,他们缩在一起止不住的浑身发颤。

    一道修长夹裹着冰峭的寒气走进来,缩坐在角落的姚嬷嬷看到进来的人,顿时像发了疯似的往萧宸之这边扑来,嘴里嚎叫着:“宸王……老奴是冤枉的,老奴什么也没做,能招的都招了,还请宸王看在老奴如实招的份上,饶过老奴吧……”

    萧宸之冷冷的眯起了眼,盯着姚嬷嬷,“你说纯妃是受宸王妃指使的?”

    姚嬷嬷趴在地上,仰起头,听到萧宸之的话忙不迭的点头:“确实是宸王妃……那几日里,就只有宸王妃来过纯妃娘娘这儿,老奴并未说谎。每次宸王妃见纯妃娘娘,都会说一些奇怪的话。”

    萧宸之的眸底拍打出冰冷的暗礁,暴风雪很快就扑了出来。

    “砰!”

    姚嬷嬷被萧宸之重重的砸到了冷硬的地面,姚嬷嬷只觉得眼前一黑,脑袋都出了血。

    姚嬷嬷眼中满是惊恐,嘴里虚弱的叫着:“老奴说的句句实话,宸王妃确实是……”

    “噗嗤!”

    姚嬷嬷被一身戾气的萧宸之直接抹了脖子。

    旁边华羽宫的宫人都被吓晕了过去。

    萧宸之的样子有些不对劲,他压制着扭曲的暴怒,盯着他们的眼神像看杀母仇人。

    他根本就不相信他们说的话,可是心里边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回应着什么,他浸泡在寒潭里不断的挣扎,可就是无法脱离那冰冷的潭水。

    他们口口声声说是于舒琊,不过是想要离间他们夫妻感情罢了。

    是李淳楹吗,是她让华羽宫的宫人这么说的吗。

    一定是。

    萧宸之在努力挣脱混乱的心理防线,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变得很暴躁,深底里还冒出了一丝害怕。

    并不是害怕这件事与于舒琊有关,而是害怕有些真相不是表面的这样。

    “王爷。”

    站在殿门的护卫看到他满身戾气的出来,马上往前一步。

    萧宸之压着满身的狼戾,道:“处置。”

    两字,决定了里面这些人的生死。

    所有的供词,却还捏在萧宸之冰冷的大手中,他一路疾步出宫。

    他不相信这里边的事和于舒琊相关,她不可能害死自己的母亲,她明明那么爱自己,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不知不觉间,萧宸之就自行洗脑了。

    回到宸王府,萧宸之一身戾气还未退,门房的人看到这道修长的身影从身边过,大气不敢出。

    只觉得今夜的萧宸之特别的瘆人。

    于舒琊被外面的动静惊醒了,睁开眼就看到站在屋里的身影,若有若无的寒气从他身上飘散出来,于舒琊似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忙爬起了身,“宸之?”

    萧宸之听到女子娇柔的叫唤,愣了下,混乱的弦音似乎在这一刻神奇的平静了下来。

    是了,一定是有人故意离间他们夫妻感情。

    有了这个声音解围,什么混乱的思绪全部都被打碎了。

    于舒琊柔软的身子靠到了他的怀里,安抚着,让他不安的心平静了下来。

    萧宸之用力抱紧了她,“母亲死了,往后,我也只有你了。”

    于舒琊靠在他的怀里微微抿着唇,半响,道:“母后去了,往后这天下就只有你和我相依为命了,皇上恐怕是不会再容你强势下去。皇家子弟没了权势,自保的能力也没有,若是他日我与你有了孩子,只怕是……”

    萧宸之的眼神瞬间森冷,语气透着一股坚定:“在他动之前,我会先将他捏在手里。”

    于舒琊微微勾唇,很满意萧宸之的反应:“我知道你向来爱惜名声,我们可以先和他谈条件。只要他肯让位,我们便不杀他。”

    这句话冲进萧宸之的脑海里,有一种神奇的撞击感,让他牢牢的记住了于舒琊这句话。

    是啊,他的目标是皇位!

    有了这样的目标,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往前冲击。

    ……

    翌日一早,长宁宫揽过去的后宫大权全部都放回了凤寰宫,李淳楹端坐在座上,看着眼前堆起的事务,眉一挑。

    叶影和画眠他们都很高兴,后宫大权,这下可就牢牢的捏紧在皇后娘娘的手中了。

    后宫之中,也无人能敌皇后娘娘。

    没有了太后的掺和,后宫的大权就无人争抢,只要这几年内,皇上不再纳妃,皇后娘娘的地位便会再水涨船高。

    想到此处,凤寰宫的人都处于欢喜之中。

    李淳楹看他们这般高兴,看着这堆账册等物,长声一叹。

    她若整日处理这些,哪里还有闲暇做别的?

    多想也无用,现在萧长空根本就不允许她踏出宫门半步,身边明的暗的都有人盯着,就算是插翅也难飞出宫。

    罢了,专心处理遗留下来的事吧。

    处理后宫庶务时,其中不缺乏对面那些大臣家中的了解,谁家公子小姐如何,都掌握得清清楚楚。

    不管是前后两位太后,都要派人去探听这些大臣家里的家事,要做到对京师世家的彻底了解。

    但有些事还是没办法细查,只能得了一些大概。

    到底是比别的人知道得更多,李淳楹看得也起了劲,也专心处理起这些宫中务事。

    萧长空放下折子,突然侧首问吴贵:“皇后那儿最近如何。”

    “回皇上,皇后娘娘一直在处理刚从长宁宫转回的庶务,不时的派人整理后宫一些不合理的规矩以及修整,宫中人人都称皇后娘娘贤能,仁德厚爱……”

    总之是好的话都夸了遍,没有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斗争,后宫难得平静得像寻常人家。

    底下那些宫人也过上了平静的日子,倒显出几分和睦来。

    宫里的气氛也不再是之前那种死气沉沉了,萧长空这儿处理国事来也是越来越得心应手。

    心情一天比一天好,萧长空每隔两三天就会问一次李淳楹的情况。

    瞎子都察觉得出,皇上对皇后娘娘的不同了。

    只是大家不太理解,既然如此,皇上为何不多亲近亲近,反而比以往更疏离了呢?

    他们哪里知道,萧长空不想见了李淳楹,对方给自己摆脸色看,因为他阻止了李淳楹出宫的步伐,李淳楹对他越来越冷淡,说出来可能没有相信,但他就知道,李淳楹怨他。

    所以这时候,去触霉头是不理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