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校园式隐婚TXT下载 > 校园式隐婚 > 第 20 章(她脑袋靠过来,歪在男人温...)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 20 章(她脑袋靠过来,歪在男人温...)


    “啊啊啊许神要跟我们坐同一辆车!”

    “最新消息, 许神还给咱们买了柚子!人人有份啊!”

    “嗳,我听说是因为秦部长喜欢吃这个,许神才买的!”

    “哇哦——”

    新闻部一群人正激动地聊着天, 车门处上来两个男人,大家纷纷打招呼:“许神好!关师兄好!”

    小优眼珠子轱辘转两下,指了指自己前面的位置:“许神, 坐这呗!”

    许裴看一眼,婉拒道:“秦部长还没位置, 他晕车, 这里留给他,我坐后面就好。”

    大家又齐刷刷哇了一声。

    等到秦明柏上车的时候,发现大家对他都过分热情, 拉着他七嘴八舌:

    “秦部长, 许神对你太好了!知道你喜欢吃柚子, 特意给买了这么多!”

    秦明柏有点疑惑:“我喜欢吃柚子?”

    大家狠狠点头:“嗯嗯,许神还知道你晕车。”

    秦明柏继续疑惑:“我晕车?”

    “对呀,所以他宁愿自己坐颠簸的后排, 也要把前排的好位置留给你!”

    大家伙都感动了:“没想到许神这么温柔!”

    秦明柏顿时有了不妙的预感。

    他缓缓转过视线,看向自己精心留出来的颜舒身后的位置。

    果不其然, 那位置已经被一个男人占据。

    那男人感觉到他的视线,抬起头,对他友好地微笑了一下。

    整个人都不好了的秦明柏:“……”

    -

    上山的时候大家兴致勃勃,驱车回学校时, 一个个都唉声叹气。

    “快乐总是短暂的,明天又要上课了, 哎。”

    “苦逼啊!”

    颜舒也忍不住愁眉苦脸道:“你们谁有我苦,我回去还得上数学课。你们不知道, 那课听我耳朵里跟念经没什么两样,数学没学到,瞌睡倒是补了一大堆。”

    她这话说完,大家都乐得笑了起来。

    一个妹子替她犯了愁:“那你期末考怎么办啊!”

    另一个妹子半开玩笑:“咱们车上不坐着两尊数学系大神嘛,许神,关师兄,考验咱们两天团建情谊的时候到了。”

    “就是,两位大神指导一下颜舒呗。”

    “大神要是肯帮忙,颜舒这科肯定轻松过。”

    她们几个之前都听信林雪敏的话,对颜舒有过误解,现在误会解除,纷纷瞅着机会帮颜舒说话:“是不是呀,关师兄!”

    关文强被几个妹子捧得云里雾里,嘴角一直没下来过。

    他挺起胸膛:“我没——”我没问题!

    话没说完,便被旁边的男声打断:“强哥,宁合机械的数据完成了吗?”

    “嗯?”

    许裴扬了扬手机:“那边催得要命。”

    他又想起什么,“对了,孙教授刚在问你那个建模方案,你打算什么时候做出来?今天吗?”

    关文强痛苦地埋下头,话到嘴边变成了:“……我没时间。”

    妹子们:“啊,那许神呢?”

    许裴蹙眉,似在思索。

    “CUMCM什么时候开始?”

    “一个月后。”

    许裴两根指头微曲着,在手肘处点点,为难的:“那不好办,工作室这段时间接了几个活,CUMCM那边时间也有些紧张。”

    余光里前面女孩转过了头,马尾在白皙的后颈扫了扫。

    他压下微翘的唇角,“不过——”

    “不用啦,许神!”前面女孩笑眯眯地看向他,“我已经找到家教了。”

    许裴微微顿了下:“……什么?”

    颜舒晃了晃手机,眉眼弯弯:“我周五就在论坛发了请家教的帖子,刚刚有位数学系师兄接活儿啦!”

    新闻部众人:

    “哇,可以啊颜舒!”

    “不错不错,都未雨绸缪了。”

    “运气真好。”

    小优更是开心:“许神,这下你不用为难了!”

    许裴:“……”

    -

    许裴坐在最后一排窗边,小臂随意搭在窗沿上,低头,单手发出去一条信息。

    收起手机,带上手套,开始剥柚子。

    小胖丫头口味一向比较大众,却唯独对味道独特的斋婆柚情有独钟,只可惜这种品种太小众,很少能吃到。

    今天运气倒是好,估计这会儿她也正高兴着。

    关文强和田思恬插科打诨了一阵,回过头就看到他裴哥埋头剥着柚子,动作看起来莫名温柔。

    他凑过去:“裴哥,你剥这么多柚子干什么。”

    许裴没抬头:“你不是喜欢吃么?”

    关文强受宠若惊:“这、这都是我给我剥的?”

    许裴颔首:“这段时间单子多,工作室那边得辛苦一阵,提前犒劳一下你。”

    关文强感动了,他又有点纠结:“可是这么多,我也吃不完啊!”

    许裴终于抬起眼:“这倒是,不如——”

    他顿了下,关文强十分贴心地接过话头:“不如我给大家分点!田同学,颜同学,来来来,吃柚子了!裴哥刚剥好的,新鲜出炉。”

    他说完又觉不太好,裴哥辛辛苦苦给他剥的,他拿去借花献佛,是不是有点不太够意思。

    正想征求一下裴哥的意见,就见后者微笑着看着自己,表情似乎带着种“孩子真懂事”的欣慰。

    “……”

    -

    许裴看了眼前面开心吃着柚子的女孩,淡淡地收回视线,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片刻,他耳里传来前座两个姑娘的对话声:

    “怎么了颜颜,怎么又开始叹气了?”

    “别提了,说好要给我补课的那位师兄,刚突然发消息给我,说什么他临时要参加一个数学竞赛,没时间给我做家教了。”

    “啊,怎么这么倒霉啊!那怎么办?”

    “……”

    许裴睁开眼,调整了一下坐姿,正欲开口,耳边响起关文强大咧咧的声音:“别担心了,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这帮你联系了一个……”

    话到一半,关文强却顿住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许裴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眼睛里,有那么一点点凉意。

    但他还没来得及细细体会这个眼神,田思恬和颜舒已经开始欢呼:

    “真的吗,关师兄!”

    “那人是谁啊,靠谱吗!”

    关文强立马拍胸脯:“靠谱靠谱,绝对靠谱!我推荐的这位同学,他非常优秀,实力强得一批,人品也特别好,他就是——嗷~”

    关文强捂住被踩得剧痛的脚,嗷嗷直叫。

    许裴的声音响起:“就是我。”

    关文强:“……”

    田思恬:“……”颜舒:“……”

    空气安静了数秒。

    片刻,颜舒回过神:“你的意思是,你帮我补数学?可是,你不是工作室那边忙着,还要准备CUMCM的竞赛吗?”

    许裴淡声:“工作室不算太忙,CUMCM竞赛在一个月后,还有时间。”

    颜舒还是有点犹豫:“这不太好吧,会不会耽误你时间啊?”

    “没事。”许裴沉吟道,“我也正好赚点外快,补贴家用。”

    补贴家用???

    关文强震惊了:“裴哥你随便——”随便接个单子就六位数的盈利,需要当几百块的家教补贴家用?

    只不过话还没说完,脚背又是一痛:“嗷嗷~”

    -

    颜舒看了会窗外,别着左手,捏起一小块柚子,放嘴里。

    她想了好久还是没想明白,于是凑到田思恬耳边:“甜甜,许神家应该还不错吧,怎么还需要补贴家用啊。”

    田思恬刚好一局游戏完毕,收起手机:“你从哪看出他家里不错了?”

    颜舒不说话了。

    她小时候对钱没什么概念,只依稀记得许家不像差钱的样子。

    好在田思恬也没真要她回答,给她科普道:

    “他开那辆大众你见过吧?听说是他大一代表学校参加高校联赛得冠军后,学校给的奖励,十多万的车开了几年,硬生生开成了伊拉克战损版……

    你再看他平时穿的用的,都不是什么大牌,估计全身加起来,都够不到你一件衣服的零头。”

    颜舒仔细想了想,好像也是。

    难道他家破产了?

    怪不得他都这么厉害了,还要靠家教来补贴。

    刚这么想着,得到消息的新闻部一群人就激动地围了过来,纷纷艳羡的:

    “颜颜,听说许神答应给你补课了?!”

    “我们就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的答应了!你这运气太好了吧!”

    “是啊,否极泰来了。早上知道林师姐对你干那事,我还吓一跳呢!”

    “……”

    许裴原本看着手机,听到这话,抬了抬眼:“林师姐怎么她了?”

    小优嘴快,三两下就把这两天发生的事给吐了出来。

    许裴蹙起眉,语调微冷:“所以颜舒的帐篷是她弄坏的?”

    小优忿忿:“对呀,颜舒被害惨了,她之前什么也不跟我们说,大家还以为林师姐对她很好呢。”

    “哪个林师姐?”

    “林雪敏!”

    许裴没再吭声。

    他掏出手机,发了条消息。

    又思索片刻,从背包里取出笔记本电脑,垂眼打下一串代码,等到处理妥当,车内已安静下来。

    他揉了揉眉心,抬眼。

    前座那姑娘没了动静,显是睡着了。

    过了会,她脑袋一点点朝窗边歪斜过去,慢慢靠在了透明的车窗上。

    车窗抖动,这颗脑袋也随之一颠一颠,小姑娘似乎被车窗玻璃膈得有点疼,无意识地伸手,揉了揉头顶。

    许裴盯了她片刻。

    他俯身,拉开背包拉链,取出一件宽大的外套。

    关文强和田思恬开着黑,感觉身旁光线一暗。

    他转头望过去。

    许裴双手勾住一件外套,在半空中一挥,长外套稳稳落在了头顶,将他整个人都罩了起来。

    关文强不明所以:“裴哥你干嘛?”

    许裴倾身,把住椅背,外套隔开周围的视线。

    低低的声音透过衣服传出来:“睡觉。”

    在密闭的、隔绝所有人视线的狭小空间里,许裴伸出手。

    手掌从窗户与前排座椅的缝隙处穿过,手背轻轻贴在前排车窗上。

    几秒后,前排的小脑袋一点点靠了过来,歪在男人温暖又厚实的掌心里。

    -

    山路崎岖,抖得人昏昏欲睡。

    颜舒这一觉睡得格外舒服,大巴到校才迷迷糊糊醒过来。

    她打着哈欠歪在田思恬身上,排队取行李,耳边传来关文强的大嗓门儿:“裴哥,你一个劲揉手干啥啊!”

    “……手麻。”

    “不是,你坐个车怎么还把手坐麻了?哎裴哥,你等等我!”

    声音由远及近。

    等到略微清醒过来时,许裴已经站到了她面前。

    “几点?”他问。

    颜舒还懵逼着,她揉揉眼睛:“什么几点?”

    许裴言简意赅:“补课。”

    “补什么课啊?”

    “……”

    颜舒对上许裴的视线,脑子终于清醒了点,她有些不敢置信:“你的意思是,从今晚开始补、补数学?”

    许裴淡声:“不然?”

    颜舒头开始痛了,她努力拖延:“要不,明天吧?明天一定!我今晚还有个稿子要写呢。”

    田思恬回过头:“你稿子不是三天前就写好了吗?”

    颜舒:“……”

    她试图挣扎,“我衣服还没洗。”

    田思恬:“你怎么回事,衣服你周五就洗了啊?”

    颜舒支支吾吾:“还、还有一件……”

    许裴抬手看了眼腕表,“这样吧,给你半小时,够吗?”

    半小时???

    颜舒被噎得说不出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沉痛地伸出一根指头:“至少一个小时吧!”

    “行,那就一小时。”

    “等等,到哪去补习呀?”

    许裴沉默片刻,弯了弯唇:“这样,到——”我家。

    还没说完,却被气喘吁吁跑过来的关文强一口打断:“到自习室!”

    颜舒:“会不会没位置?”

    关文强保证:“不会,我两个朋友七点要回寝,你们过去刚好接他俩的位置。”

    颜舒立刻拍板:“好,那就到自习室。谢谢你啦,关师兄。”

    “没事,我也是帮裴哥嘛!”

    关文强自觉解决了许裴的难题,求表扬似的得意地扬扬眉,却对上裴哥凉幽幽的目光。

    一阵秋风吹过,身体一向结实的他莫名打了个寒颤。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