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修仙?开什么玩笑!TXT下载 > 修仙?开什么玩笑! > 第47章老头们的末日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47章老头们的末日


    庄清韵与周童童二人不可能跑的太远。

    也正是因为知道这一点,刘温书才敢放心庄清韵跟着周童童一块出门。

    因为昨晚浪费了太久的时间,最近一段时间积攒的衣服都还没来得及清洗,正好借着此刻没人在家的时间好好的打扫一番。

    刘温书曾经身为一个独居男性,他与广大男性同胞有着一个极其相似的点。

    那就是……一般不会轻易的打扫家里。

    可是一旦动起手来,不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就像是踩到了狗屎一般浑身不自在。

    先从洗衣服动起手来。

    昨天买手机时顺道买回来的那些衣服,已经在店里的时候就让庄清韵试穿过了,尺寸方面并没有什么问题。

    再把标签摘掉之后,刘温书便一股脑的全都塞进了洗衣机内。

    贴身衣物例如男性内裤之类的东西则是亲自手洗,刘温书在搓揉着自己内裤的时候同时也在思考着一个问题。

    那就是庄清韵的贴身衣物都是什么时候清洗。

    关于这点刘温书很是疑惑,毕竟从庄清韵入住他家开始就从未见过庄清韵主动清洗过贴身的衣物,阳台上的晒衣服区域也从未见到过类似的东西。

    可是平常看庄清韵也没见对方衣服上有两颗凸起的小豆豆,那也就说明对方是穿了的。

    这反而是让刘温书感到疑惑的点。

    家里的衣服都是自己来洗的,如果庄清韵穿了那不可能不清洗,可问题就出在这么些天刘温书从未见过庄清韵清洗过任何一件衣物。

    明明是一件偏下流的事情,刘温书却思考的极其认真。

    直到洗衣机开始转动发出声响之后,这样的疑惑也始终没能得到解答。

    先从各个屋子开始清扫起来,全部扫了一遍之后刘温书这才用拖把从头到尾的拖了一遍,忙活了不知道多久,等把一切都收拾整洁之后刘温书这才来得及瞧上一眼时间。

    10:25

    干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

    呼出一口粗气,刘温书收起了拿在手中的手机。

    像以前打扫这么久,往往早已是满头大汗外加气喘吁吁个不停了,而如今刘温书的身体强度支撑着他进行如此长时间的持久战斗。

    只是稍稍感到疲倦的程度。

    庄清韵的洗髓丹算是彻底的改变了他的体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刘温书的身体机能已经接近于人类该有的最完美状态。

    这点以目前的科技是没办法达到的。

    还有所谓灵力的存在。

    如果不是昨晚自己亲眼所见,刘温书大概率也不太相信有这种东西存在,可是那股弥漫在四周的神秘力量却能使人感觉不到困意,并且事后会感到身体十分的清爽舒适。

    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庄清韵还说过,自己这个世界的灵力十分稀薄,就算是如此稀薄的灵力都让他感到如此的舒适,那要是在庄清韵所处的那个世界呢?

    刘温书想都不敢想。

    他感觉自己会上瘾。

    依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庄清韵能够来到自己这个世界的原因还是个未知因素,两个世界或许是在机缘巧合之下才打开了让她独自前往的通道。

    不然对方在自己家居住的这段时间,当初追杀她的那些同门也早该出现了才对。

    刘温书的身体得到了极大的改善,可属于人类的本能反应他却依旧存在。

    例如……在给家里来了个里里外外的大扫除后,腹部传来的那股饥饿感。

    明明四个小时前刚刚吃过早餐,可过了没多久又再一次的感觉到饥饿,听庄清韵说过以前的她并不需要进食补充体力。

    单单凭借灵力的滋润便可保持身体的活性,可是如今灵力稀薄她也不得不从食物中摄取能量。

    庄清韵的饭量并不小。

    这是和自己这个成年男子做比较的情况下得到的结论。

    按理来说女性的饭量往往要比男性小上一些,可庄清韵似乎完全不一样,明明吃了一大堆东西腹部却丝毫没有鼓起的样子。

    刘温书就不只一次怀疑对方把吃下去的食物装到了另一个胃中。

    虽然时间远远还没到吃午饭的时间段,但是刘温书却准备动身下楼去找寻庄清韵。

    心中敲定这一决策之后,刘温书便简单的前往卫生间清洗了一下脸面,随即便迈步朝着门口替换掉脚上的室内拖鞋。

    推开门,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楼外的阳光正是刺眼,明明接近九月份的时间但天气却依旧酷热。

    下楼后的刘温书四处张望了一番却没能发现庄清韵与周童童二人的身影,思索片刻之后他没有漫无目的的寻找,而是掏出了手机拨打了庄清韵的电话。

    给她买手机的作用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

    将手机放置在耳旁,过了片刻之后电话便被庄清韵接通。

    对方的声音也从听筒内传出。

    【喂,有什么事。】

    “你现在……”

    【将军!】

    “……”

    刘温书已经知道她在哪了。

    听着听筒内传来棋子落盘时的脆响,以及老头们七嘴八舌的讨论声……

    很明显,庄清韵这家伙又开始去祸害那群老大爷了。

    明明不久前才跟周童童说过今天不下棋,可是谁知道下楼没多久又跟那群老头下起来了。

    手机内传来的杂音刘温书没有继续听下去,挂断电话之后便迈步朝着老头们经常下棋的区域走了过去。

    临近抵达的时候,另一侧玩耍着的孩童们发现了大魔头刘温书的身影。

    一个二个就像是见了鬼一样,收拾一下东西后便一溜烟的跑开了。

    在孩子圈已经臭了名声的刘温书并未发现这一点,而是看向那围的水泄不通的地方,费了些力气从里一层外一层的大爷们中突围。

    来到了靠最里层的位置。

    同时也看到了那个坐在棋盘一侧,身旁跟着个小不点的庄清韵。

    这盘棋刚开始不久,可是从二人的气势上便能察觉出此刻的战况。

    相比较一脸平静的庄清韵,处于对手位置的隔壁李大爷皱紧了眉头,思索片刻之后下出了自认为无解的一棋。

    谁知庄清韵随手就给他破了,还把他棋吃了。

    这使得李大爷抬起手直拍脑门,蹭亮的脑袋被他拍的啪啪作响,恐怕活了大半辈子的他都没像现在这样后悔过。

    李大爷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下了一步这么臭的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