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绝代风华之凤驭天澜TXT下载 > 绝代风华之凤驭天澜 > 第133章 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33章 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可若是杨夫人自个撑过来了,与边芝芝腹中还不知是男是女的娃相比,对杨县令来说当然是已经培养了十几年的长子更重要。

    只是妻又变成了妾,没盼头还好,这你给了盼头现在又从主子变成了连奴婢都不如的妾,边芝芝这边自然就不愿意了。

    边有福一家也不知道脑子都怎么长的,竟然提出了要让边芝芝嫁给杨方越的要求。

    更奇葩的是,杨县令竟然同意了。

    九福:“……”

    这种奇葩事儿,他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好在杨方越不是个蠢的,估计是早知道杨县令和边芝芝的事,先一步的让杨夫人和他的恩师共同做主给他定下了门亲事,姑娘是仙丰县吴家的姐儿。”

    吴家九福可熟,靠着酿酒起家,虽不是皇商,但吴家酒相当有名,与京中好几个世家关系都不错,就定国王府也都每年不变的会在吴家定酒。

    所以别看吴家只是一个小小商户,还真不是杨县令能得罪得起的。这亲事定下,虽说不是杨县令自己同意的,但他也不敢说一声不。

    当爹的妾和当儿子的妾有啥区别的,且不说儿子的未来还不确定。

    可肚子不等人啊?

    这不,君槿澜出现了。

    瞅着就是大户出身,身子骨又不好,也许连个洞房都撑不过去。

    来个遗腹子,再接收泼天的富贵。

    完美!

    九福听到这怒得想杀人,还是霍韩观其不对在他要冲出去时先一步死死的按住他的双肩,“别,别冲动,他们也就是想想,你若是现在出手可就不占理了。”

    不过是他先一步让人打听到的消息,与他在人家屋顶听到的对话,还有结合这俩的猜测,这些可定不了人的罪。

    澜爷是钦差,还是在出了叶家那个缺德冒烟货后的钦差,澜爷又身份特殊,一言一行无论是在上下可都有不少人在盯着。

    “你信不信,你若是现在出手揍了人或是杀了人,过几天皇上的御案上就会出现弹劾王爷的折子。”

    听到声响走过来的柳乘风:“……”

    他现在再转头离开,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因为霍韩与九福俩皆发现了他,并且这俩此刻都是目光森冷的盯着他。

    柳乘风苦笑了下有种我命将休矣的感觉,强装镇定的竖了竖肩,“我要说我刚才什么都没有听到,你们信吗?”

    什么皇上,什么弹劾,他真的可以把它们从脑袋中拍飞,请相信他。

    霍韩松开了九福,整了整身上没一丝凌乱的衣服,语中毫不掩藏着杀意的问道:“你说呢?”

    九福同样整理了下衣服,没再吱声的转身回向堂屋,显然是将眼前的事交给了霍韩。

    “编排爷编排得开心不?”

    九福一进屋就迎来了这么一句,吓得他关门的手都抖了。

    “爷,您就是再给奴婢十个胆奴婢也不敢编排爷您啊。”赶紧笑嘻嘻着小跑到君槿澜背后给他捏肩。

    也是近身服侍了君槿澜好几年的人,力道轻重拿捏得很是得宜,只几下就缓解了君槿澜双肩的酸涨感。

    感觉舒服了这心情便好,再加君槿澜本也没恼他,所以只是不轻不重的斥了声:“甭嬉皮笑脸的,说说霍将军都查到什么了?”

    “是。”

    九福将霍韩要通过他来传给自家爷的话不添油不加醋的一一告知,说完后看自家爷似乎心情还不错,于是壮着胆子好奇问道:“爷,这杨县令是有什么问题吗?”

    天下哪有那么多的巧合?

    爷突然身子不舒服要借住,然后就偏偏的借住在了仙丰县捕头的家里,又那么巧的村里还有个边路氏的孙女和仙丰县县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景州城去叶城的确要路过仙丰县,可景州城去仙丰县却是并不需要路过边家村,而是有条官道直通仙丰县。

    说到身子不舒服,他们爷可是随身带着药,而且他们哪次爷出行不是准备妥当才走,自个儿找个地驻扎不比住在农家要舒服?

    一切的巧合,不过是他们爷要让它成为巧合而以。

    君槿澜端起茶眠了一口,一脸的高深莫测,“杨丰铭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仙丰县的县令是谁。”

    九福愣了下,接着了然一笑,“爷,奴婢明白了。”

    君槿澜放下茶杯敲了敲桌面,“爷身为钦差,有着所过之处肃清官场的职责。”

    “是。”九福憋笑。

    “爷问你,叶城是景州城的下属之城,现今却敢明目张胆的违逆景州城之令,卡在两城中间的仙丰县县令却依旧有心思风花雪月还算计妻子,你说他们的底气是什么?”

    君槿澜问的是他们,而不是他,九福便知自家爷已将叶城与仙丰县归到了一处。

    “会不会是京中叶家?”

    君槿澜摇了摇头,突然掏出怀中如帝亲临的令牌。

    他拇指腹轻轻摩搓着令牌上的字,没头没尾的来了句:“皇上这回,该是要后悔给爷这块令牌了。”

    九福捏肩的手顿时顿住,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继续。”

    “是。”

    九福赶紧重新揉捏起来,只是心中再难保持刚才的平静了。

    -

    “你既然已经听到了,你也是衙门中人,反正早晚也会知道,索性本交便与你实言相告。”

    霍韩指了指堂屋方向,“里面,是当朝的定国王千岁,奉旨护送震灾物需前往属地,并肃清所过之地的一应污秽。”

    看柳乘风一脸惊恐的转向堂屋就要跪下,霍朝迅速上前一步抓住他的手臂将人拎住。

    “王爷并不喜张扬,王爷只是路上身子不舒服这才转进了村借住一晚,明儿就会前往仙丰县,你可别扰了王爷的清静。”

    柳乘风知道澜王的大名,也知道他的身子并不大好,所以对霍韩所说的话并没有怀疑,一听赶紧恭敬的站好,没再非要向堂屋行跪拜之礼之举。

    他对眼前这位也有了一定猜测,自称本将,刚才拎他那一下让他连个反抗的能力都没,跟着澜王却不姓君而是姓霍?

    柳乘风也听说过当朝摄政王对澜王珍如亲子,摄政王的黑羽军中可不就有位姓霍的大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