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封神:开局衰神附体TXT下载 > 封神:开局衰神附体 > 第188章 力夺补天石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88章 力夺补天石


    马明远返回先人谷神秘大厅。

    离的很远,就听到吕重山如雷的怒吼。

    他隐了身,潜入房间。

    只见大厅中跪倒了一大片恶鬼。

    吕重山双手叉腰。

    浓郁的鬼气在头顶升腾。

    骇人的杀气如刀一般。

    他在逼问丹药的下落。

    原来就在刚才,吕老太逃跑。

    吕重山没追,继续炼丹。

    丹药出炉已经到了关键时刻。

    他不想因小失大。

    只要将补天石跟炉内金丹融合。

    自己的修为就是上古大神。

    什么吕老太,都不在话下。

    补天石投进炉鼎。

    过了好久,补天石好端端地躺在里面。

    丝毫没有跟金丹融合的意思。

    他继续念诵咒语,命令烧火的拼命扇风。

    念的他口干舌燥。

    扇风的大汗淋漓。

    金丹和补天石还是没有半点变化。

    吕重山感觉不大对劲儿。

    取出那枚金丹。

    那枚金丹中蕴含着众多鬼王的修为、殷商历代君主的王者气运、乌娃儿体内的仙气。

    如果再加上补天石。

    吕重山服下立刻脱胎换骨。

    其修为与上古大神等同。

    进入归墟来去自如。

    拥有重建地府阴世的实力。

    金丹一入手中。

    他心头猛沉。

    不祥的预感强烈的涌上来。

    汇聚了诸多修为的金丹竟然轻如鸿毛。

    吕重山的神念进去感知。

    险些吐出一口老血。

    这明明就是一枚普通的金疮药。

    那颗极重要的丹药不翼而飞,神秘的失踪了。

    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吕重山疯了。

    他把所有的手下召唤到大厅。

    威逼利诱它们交出失踪的金丹。

    已经有几个恶鬼被他抓典型杀了。

    剩下的恶鬼瑟瑟发抖,连连求饶。

    “吕将军,我们真没有拿金丹,你就是打死我们,也交不出来。”

    “哼!那我就打死你们。”

    吕重山凶性大发,大开杀戒。

    大厅中惨叫不断,血肉横飞。

    恶鬼有的逃跑,有的反抗。

    吕重山身形飘忽。

    在恶鬼中穿梭往来。

    每次出手都带走一只恶鬼的小命儿。

    眨眼间,几十只恶鬼丧命。

    吕重山喘着粗气。

    从恶鬼的尸身中抓出一团黑气儿。

    “这些家伙修为低了点儿,但蚊子腿再瘦也是肉。金丹可能被吕老太趁机偷走了。她肯定还被困在商山,我就不信找不到她。”

    他取了手下可怜的修为。

    马明远趁着大厅乱成一团的工夫。

    悄悄溜进了炼丹房。

    那块形似泥巴的补天石躺在地上。

    丹炉中的火焰早就熄灭了。

    由于吕重山的暴怒。

    屋内一片狼藉。

    马明远收起补天石。

    正准备溜走。

    身后有人阴恻恻的笑。

    “果然是你。这一切都是你的搞的?”

    马明远向前几步。

    回过头来。

    吕重山手中捏着一块相同的补天石。

    可想而知,马明远手中这块是假的。

    马明远很奇怪。

    隐身术失效了吗?

    为何对方能看见自己。

    “小子,你是吕老太的什么人?为何三番五次坏好事儿?”

    马明远虽然在费家屯跟吕重山见过几次。

    但他此次来商山先人谷,改变了容貌。

    吕重山只是从张神婆口中得知山阴村来了一个陌生人。

    却不知道就是从费家屯追来的马明远。

    “妖孽,你欺负吕老太一个普通的凡人。为害人间。天地不容,我伸张正义,替天行道。你的好事儿是人间的灾祸。除魔卫道是我辈的责任。”

    火光闪烁。

    十道魂符齐射。

    吕重山不闪不避,举起手中补天石。

    啪、啪爆裂。

    魂符打在石头上爆裂。

    “好厉害。”

    吕重山面色骤变。

    双手一招。

    大厅的地面突然松软无比。

    马明远脚下一空。直直坠落。

    大惊失色的他急忙提起仙力,施展神行术。

    飘浮起来。

    大厅变成了汹涌的河流。

    漆黑如墨的墨水肆意流淌,掀起巨浪。

    无数干枯的鬼手从巨浪中伸出。

    抓向马明远。

    马明远的身体紧贴着大厅的顶部。

    躲避鬼手攻击。

    吕重山现出鬼身。

    驱动着黑水象一头猛兽追逐吞噬马明远。

    马明远将金汤功提到最高级。

    在墨水腐蚀下,护盾吱吱作响。

    他的目标只有一个。

    拿下吕重山,夺回补天石。

    鬼王很狡猾,躲在水鬼的后面。

    要想抓到他。

    必须把面前密密麻麻的鬼魂全部斩杀。

    杀出一条血路。

    马明远默念咒语,举起烈阳斩仙剑。

    昏暗的大厅光芒大盛。

    如同一轮烈日骤然升起。

    一柄巨大的利剑从空中斩下。

    剑身有金色的净化烈焰熊熊燃烧。

    嚓一声轻响。

    黑水和恶鬼消失无踪。

    嚓。

    第二剑斩下。

    鬼王吕重山惨叫一声。

    紧握着补天石的手臂齐齐斩断。

    他捧着伤口。

    满脸惊恐。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不惧怕阴世地府奈河浊波?”

    马明远不答。

    剑尖轻挑,断臂飞起。

    补天石到了手中。

    烈阳斩仙剑轻挥。

    第三剑斩落。

    马明远可不想留吕重山一条小命。

    这家伙祸害费家屯。

    连已经死去多年的列祖列宗都不放过。

    更可恶的是,为了得到怨念深重的魂魄。

    假传朝廷圣旨,禁锢封闭了费家屯。

    还给村民下了诅咒。

    不但禁止他们离开村子,还让他们的衣食住行极为恶劣。

    饭不香,水不甜,衣不蔽体,居所破败。

    幸亏马明远赶到的及时。

    否则费家屯全村人都会在无穷尽的折磨中悲惨死去。

    死后的魂灵依然会被吕重山利用。

    腐化祭炼七窍心。

    这些恶行加起来,哪一条都没有饶恕他的理由。

    马明远赶到商山。

    又看到了吕重山更为邪恶的一面。

    他为满足个人野心。

    残害村民,欺负凡人,就连殷商历代的亡魂都不放过。

    更过分的是,这家伙狠起来,自己的盟友一样可以无情的杀掉。

    这些罪行足以让吕重山死几百次。

    “小子,你看这是什么?”

    吕重山眼见斩仙剑落下。

    右手高举。

    一颗晶莹剔透。玲珑七窍的心脏握在手里。

    比干的七窍心。

    七窍心一半晶莹如玉。

    一半漆黑如墨。

    透明的部分是七窍本来的样子。

    漆黑的部分是被吕重山祭炼腐化的结果。

    七窍心迎着斩仙剑。

    吕重山狞笑。

    “小子,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费家屯的那个家伙。是不是想夺回比干的七窍心。你砍吧。砍了七窍心,比干立马变成白痴。”

    左手中拿出一颗丹药嚼碎了,做势要喷。

    “这颗丹药一喷上去。整个七窍心都腐化了,再也无法洗净。比干肯定会堕入魔道。不信你试试。”

    剑砍不下去了。

    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马明远不敢赌。

    比干若是真入了魔道。

    费家屯的村民处在危险中。

    “把心给我。我饶你不死。”

    “你当我三岁小孩呢?那么好骗。把补天石还给我。滚出商山,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你说话算话,不然我饶不了你。”

    马明远将补天石向前一送。

    吕重山懵了。

    这位太好说话了。

    他反倒迟疑了,不敢去接。

    “放到地上。”

    补天石放在他脚下。

    “你走开。”

    马明远越配合。

    鬼王心里越没底。

    马明远走开几步。

    吕重山快速抓起补天石。

    “哈哈,小子,石头还是我的。再见了。”

    得意的鬼王纵身向外便走。

    “啊,你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双腿不听使唤了?”

    他身体扭了一圈儿。

    两腿牢扎不动,差点拧成麻花。

    手指天旋穴上,微微有一点针尾露出来。

    马明远把炼心针附在补天石上。

    吕重山紧张不察。

    果然着了道儿。

    一招制住了对手。

    马明远手中三六根炼心针伸缩如蛇。

    “小子,算你狠,我不要了。”

    鬼王垂死挣扎,竟然将补天石当成暗器砸向马明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