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武侠小说 > 山河百景图TXT下载 > 山河百景图 > 第53章 玉林山宋钟送终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53章 玉林山宋钟送终


    夜深人静,江西南安府,那一座玉林山上,宋钟缩在一间茅草屋中一动不动,草屋不过几步大小,屋顶破陋,四壁空洞,山峰高耸,本就天寒,这冬日更是冰冻三尺,雪满山野,宋钟并非是不想动,而是实在动不了,浑身布满了血痂,长的足有一掌长,短的也有拇指般长度,看上去甚是恐怖。

    一阵寒风吹过,缩在角落里将所有能往身上盖的都往上盖的宋钟不自禁地抖了抖,双眼尽力地睁开,然而一阵又一阵的困意袭来,如同一缕缕温暖春风想要带宋钟前往另一方温暖的世界,遍布鲜花与阳光。

    眼看睡意越发浓重,宋钟猛然一咬舌尖,剧烈的疼痛带来了意识的片刻清晰,然而鲜血的再次流失,意味着体温的再次下降,如此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我怎能在这里死掉,爹和娘的仇……”宋钟眼中闪过自己小时候见到的那几幅画面,神情挣扎,想要撑起自己的身躯,然而双臂上的力道是如此孱弱,根本撑不起他轻薄的分量。

    就在宋钟意识愈发浅薄的时候,一道颇为沉重的声音传入耳中,“你想活着吗?”

    声音不大,对于宋钟而言却是黄钟大吕,振聋发聩,对生命的的渴望战胜了一切,犹如风中残烛被人加了一把火。宋钟猛一用力转过身子,看着身前那站着的陌生男子艰难伸出了手。

    纵使没有声音,看着宋钟微微翻动的嘴唇,那眼眸之中的坚强和渴望,男子的思绪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在湖边看到的那一双眼,“师傅,你说,鱼儿好看吗?”

    男子晃了晃脑袋,然后朝着宋钟靠了过去:“你的愿望,我答应了!”

    男子双手在宋钟身上连点数指,同时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猛地捏碎,浑圆真气将瓶中药丸轰成粉末,一拍之下,真气伴随着药粉一道涌入了宋钟的体内,原本奄奄一息的宋钟顿时体内充斥了大量的生机,这股生机,统统来自这枚药丸,药丸价值可见一斑。

    男子紧接着一拍宋钟,将其撑起,运转真气助其引动体内生机,盏茶时间过后,男子收手而立吐出一口浊气道,“起来吧,如今身体已经好了。”

    宋钟撑起身子,握了握自己的双拳,感受到其内蕴含的力道由衷的笑了,接着看向这素未逢面的男子,深深一躬道,“多谢前辈相救,不知前辈名讳,宋钟何以为报?”

    “就你这实力想要帮到本大爷还是差了太多了,我只不过是听了你一个朋友的话,过来看看你是不是那般合适,毕竟他可是把你吹到天上去了,今日一看,马马虎虎吧。”

    宋钟只不过脑筋一动,便知道了所谓的朋友究竟是谁,毕竟自己的朋友们就那三个,能够如此做的也只有那一个,“不知道云华是怎么说的?”

    男子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悲惨地撇头道,“我何许人也,一身剑术想要教他,他却不要,磨了几天嘴皮子也没有,他便说你跟我对头,让我来看看,我便来看看,结果你也是个闷葫芦,不实在啊!”

    “生了如此变故,难免有些结巴。”宋钟眼中闪过浓重的恨意,倒是让男子觉得有那么点趣味,“打得过?”

    “那个人打得过,就是……”宋钟尚未说完,男子就打断道,“打得过就行,其他人你莫用管,我的徒弟想打人,没有憋住不动手的道理,你放心,为师的名号还是有那么响亮的。”

    “敢问师父名讳?”

    “虞子期!”

******

    “韩毅,我来给你送终了!”宋钟不算洪亮的嗓门在寂静黑夜之中颇为突兀,当即便有几个房屋打开了窗,好奇的看向外面何人喊话,当见到来人是宋钟后,皆是露出了几分打趣的笑意。

    屋中的韩毅似乎听出来人是谁,不急不缓地打开房门走了出来,看着身上伤口密布,气色却还尚可的宋钟轻咦一声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个杂种找上门来,怎么,还觉得自己骨头硬,挨得住我几顿打?”

    “宋钟,明劲巅峰的力道你可知悉,饶你一命你却不识好歹,黄泉之下莫要怪我!”韩毅说话之间猛地一踏步,先声夺人,当头一刀朝着宋钟劈来,领先一个层次的武道,不需要花俏的招式便足以取胜。

    看着韩毅一下子爆发出的明劲巅峰的实力,周围一众弟子有忌惮的,有憧憬的,还有几个略带警惕的眼神,玉林山外门,如同养蛊一般,每个人的月供份额都是一样,而强者抢的越多,实力自然也提升的越快,久而久之,便成为那无可撼动的蛊王,故而有人敌视韩毅,也是常理。

    再说宋钟面对韩毅这极其普通的一刀,反而是蹙起眉头,自己本身也有明劲高阶的武道,然而被韩毅戕害之后,已然划落到中阶,面对韩毅这朴实无华的一刀,颇为有心无力,难以抵抗,然而心思瞬息百变,已然明白自己若想取胜,唯有在三招之内,时间一久,真气不足的自己越处下风。

    念及此处,宋钟不退反进,眼神之中燃着可见的决然,一脚点地,双手持剑朝着韩毅的心肺刺去,看起来便是要互换性命,而这一下,宋钟笃定韩毅不会与自己兑子,而是会采取守势。

    如宋钟猜测,见到宋钟不要命地朝自己冲来,韩毅冷哼一声,手中长刀一转,挡住宋钟这来势汹汹的一剑,刚想借力拉开距离,却没想到剑锋上传来的力道远远超过自己想象,虎口一震,手中长刀不由一晃,而这一动,便是落入了宋钟的算计当中。

    只见宋钟一声大喝,体内真气大半涌出,不顾双腿肌肉的损伤,换来更大的爆发冲击力,直接贴到了韩毅身边,左拳猛地轰出,擦过韩毅长刀,一拳砸在了韩毅的咽喉处。

    半大少年韩毅,受了如此沉重的一击,发出一声悲鸣来不及有所反应,就看见一道剑光离自己越来越近,抹过了自己的脖颈。

    几个眨眼功夫斩杀韩毅,宋钟无疑是使出了浑身解数,真气全无,双臂和双腿的肌肉也都完全受伤,才抹平了中阶和巅峰武道之间的差距,若是换一个谨慎行事的人,宋钟就算再拼命数倍,在剑术和也功法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也无济于事。

    就在宋钟松一口气的时候,一道掌声从远而近,抬头一看,一名蓝衣公子缓缓走来,而其服饰,赫然便是内门弟子才有的服饰。

    “你很不错,以后韩毅的活便交给你了,每个月初把东西带到我这便好。”蓝衣男子说完,便要转身离去,然而见宋钟没有反应,离去的步伐一顿,偏过头脸上带着几分审视和怒意,“怎么,你不愿意?”

    “不……”不及宋钟说完,这蓝衣男子面色一红,眼神通红地朝着宋钟迅速袭来,一双肉掌距离宋钟还有数步距离,那呼啸的掌风已然吹动宋钟的发丝,异常危险。

    此人绝对是化劲,我,挡不住!

    就在宋钟以为自己躲不过此劫之时,一道剑光一下闪过,那还在前进的蓝衣男子保持原有的神情,却是被分成了两半,血流满地,说不出的突然。

    “修炼魔功还敢在我面前出现,这不是,找死吗?”虞子期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出现,手中的长剑一甩,将红色的鲜血甩在地上看向宋钟点点头道,“对人心理的评估,对战局的判断都很不错,这样一来,与人对对杀倒也占据几分优势。”

    虞子期眉毛忽然一皱,递给宋钟一枚药丸,“吃下后好好炼化,接下来便看为师的。”虞子期提着手中长剑走到几步前,然后在地上划了一条异常明显,足有七八丈长的横线,然后静静地等着来者,不过几个眨眼功夫,便聚集了十余名四十岁以上的男子,每一人都是青绿色长袍,赫然便是玉林宗的一众长老。

    正中者,乃是一名白须老者,见到倒在地上那蓝衣青年的尸首之后,双目泛红,双唇微动呢喃道,“路儿?”

    失神之后,便是滔天愤怒,白须老者眼中泛红,大喝一声,不由分说的朝着虞子期而来,一身真气滚滚,赫然是宗师境界的气势,那一身血红色气息,更是远胜先前那蓝衣男子,滔滔魔焰,似乎要吞天灭地。

    “竖子,纳命来!”

    面对白须老者的杀意,虞子期似乎闻所未闻,脸上的表情仍旧是那般风轻云淡,只是在白须老者越过了那一条线的时候,冷哼一声,手中长剑不留痕迹的一动,那白须老者也是保留着狰狞的神情,一条红线在其额头至下身出现,一如那蓝衣青年,分成两半倒在地上。

    “不过尔尔。”虞子期一甩手中长剑,滴滴鲜血落地,收回剑鞘看向一众神色惶恐的玉林山门人缓缓开口道,“你们几个,学了北蛮功法的自己站出来,虞某给一个痛快。”

    此言一出,玉林山一行人的脸色一变,神色不已,目光也在不断交错,反抗之意,在自己山门唯一一个宗师境界的掌门被虞子期随手一剑劈了之后便烟消云散。

    “你们不出来,那虞某便自己动手了,到时候误伤了可不是虞某的责任。”虞子期右手刚一落在腰间的剑把上,便有几个玉林山长老露出几分狰狞之色,出人预料的运作其体内真气,朝着边上的同僚一下轰去。

    五名绿袍人被轰出队列,哪还不知道自己依然被昔日同门出卖,当下就要拼死一搏,尚未出手,虞子期以指为剑,只是几个虚点,便直接带走了几人的性命,与碾杀几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做完此事,虞子期看向剩下的玉林山门人讥讽笑道,“你们动作倒是快,要不是虞某心情不错,你们几个统统也得死,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把握徒儿弄成这幅模样,又纵容北蛮邪祟在此扎根泛滥,不得出点东西补偿补偿?”

    此言一出,一众绿袍人先是一愣,旋即便有一个出头人走出前列,朝着虞子期一躬道,“前辈还请稍等片刻,我等迫于无奈,方才看着宗主修炼北蛮功法,如今大害已除,自当好好答谢前辈大恩。”

    说罢,一众绿袍人匆匆离去,过了半刻钟时间,那出头之人方才再次回来,将一个五尺长的锦盒交递给虞子期,“里面无非是些丹药钱财,还请前辈笑纳。”

    虞子期看着对方一脸肉痛模样,接过锦盒掂了掂分量笑道,“倒是老实,好了,此事就此揭过,这玉林山便归你了,若是再出现北蛮的影子,虞某可不会再留守了。”虞子期拍了拍其肩膀,转身便带着宋钟往山下走去,一片寂然,无人发出一点声音。

    行至山脚,虞子期便将锦盒丢给宋钟,“你的东西好好拿着,接下跟我好好游离四方,练一手好剑术,到时候给你那好兄弟看看,当时没有跟我剑术是吃了多大的亏!”宋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好奇的打开锦盒看了一眼,猛地屏住呼吸将锦盒关上,晃了晃脑袋一脸茫然。

    “咋了?”

    “有点闪,亮的眼珠儿疼。”

    虞子期哈哈大笑几声,一拍宋钟的脑袋不怀好意的笑道,“这算个啥,还有比这更亮的!”

    宋钟一脸狐疑,也不发问只是看着虞子期,后者搓了搓自己的小胡须上下打量宋钟片刻,“得嘞,先去川蜀,看你这呆娃子就是没有见过世面,黄金虽亮,但哪有那个亮?”

    宋钟不明所以,但见虞子期已然朝前方走去,也是忙不迭的跟上脚步,殊不知,这一去,剑术没学到个几成,倒是把虞子期的浪气学去了大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