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半妖琉璃TXT下载 > 半妖琉璃 > 第83章 告阴状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83章 告阴状


    她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活人生食鬼心的后果居然这么恐怖。

    可——

    “你看我哪点像人?”

    “我魂飞魄散了吗?”

    “唔——吃完感觉还挺有力量的,谢谢你屯了这么多厉鬼,让我一次能吃个够了。”

    我头一回感觉,修炼是这么的快乐。

    特别是吃完鬼心后,就像手机充满电了一样,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

    就连我体内的那股‘气’都变得更加醇厚了,我使这邪术,更是得心应手的,又抓了一只厉鬼吃了起来。

    陈婴娘好歹也是活了六百多年的鬼王了,哪儿见过这么邪门的玩意儿,反应过来的刹那,连忙冲上前来想要阻止!

    毕竟到了鬼王,修为便和自己手下的鬼兵挂钩了,小弟越少,对她的损伤便越大!

    要是我把这些鬼物全吃了,她就算等到猴年马月,也成不了鬼将军!

    “你住手!”她急的大吼了一声,却被置身事外的林思慎挡下了去路。

    “你的对手,是我。”

    林思慎动手的刹那,我才猛地意识到——

    他这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怪物,修为居然比陈婴娘还高???

    所以在蓬莱岛上,他和那无脸女缠斗了那么久,是故意藏了一手对吗??

    否则他面对一个活了数百年,称霸三江交汇处的鬼王,能打的这么游刃有余,还故意拖着她,耗她的鬼力?

    我一边跟着这些厉鬼缠斗,时不时耍个阴招,偷摸个鬼心塞进嘴里,一边惊恐的对他问道。

    “林思慎,你到底是啥修为,怎么这么厉害!”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没点能耐,敢带你到这种地方练手?”林思慎故意对我卖了个关子。

    奈何我现在刚刚入门,是真看不出来他到了什么地步。

    就连这些厉鬼,还是因为被陈婴娘控制了数百年,空有厉鬼的修为,没了自己的神智。

    打起架来有些笨笨的,才能被我钻了点儿空子,打的这么‘容易’。

    否则,就我这蹩脚的能耐,连个口诀都背的断断续续的,根本不可能跨等级杀厉鬼,还是这么多个。

    就我这样,已经算天赋异禀了,林思慎居然还不耐烦的对我催促了一句。

    “殷琉璃,你动作快一点,这些傻鬼一抓一个准,你都能打的这么费劲?”

    我一边擦了擦嘴,一边对他回道。

    “你好歹也给我点时间,让我消化一下啊,否则这么多鬼心全吃进去,就算我对阴气免疫,也要包体而亡了!”

    许是见我俩这一唱一和的,一点儿害怕也没有。

    陈婴娘这才意识到,这里是谁的主场。

    她居然直接停下了手,虽然面上还有些不服,倒也能屈能伸。

    “等一下!”

    “两位人中龙凤,特地到此,就是为了我与这些厉鬼而来吧?”

    “你想说什么?”林思慎将手背到身后,轻轻捏着从袖口滑出的长笛。

    “这些厉鬼是我的根,更是我的命,我知道我不是两位的对手,可我毕竟在此盘踞六百余年……”

    “如若真将我逼急了,与两位鱼死网破,就算这片怨气幻化出来的世界,破灭之后,两位不死,也会身受重伤。”

    “况且,我一旦自爆,两位便是白来一场,什么也得不到——”

    陈婴娘不愧是鬼王,谈起条件来,还不忘带上几句威胁。

    我停下手,和林思慎对视了一眼,瞧见林思慎对我点了点头,我这才顺着陈婴娘的话问了下去。

    “那您的意思,是有个两全的办法了?”

    陈婴娘张了张嘴,似是还有些犹豫,毕竟这个法子对她来说,也是下下之策。

    若非被逼到极致,她又怎会甘愿,自己数百年来的积累毁于一旦之中?

    “此法不算两全,如若我提出的条件,你们能够做到,我甘愿将我的鬼兵和鬼心,都拱手相让。”

    “如若不能——我宁死,也不会让任何人,黄雀在后,得了便宜!”

    陈婴娘阴狠的看着我们,毕竟我和林思慎的身法都有些邪门。

    她也拿不准,自己是把我们想的太厉害了,还是看的太低了。

    “你先说说你的条件。”

    林思慎忽然走到了我的身旁,虽然嘴上没说,还板着个脸,我却还是能够猜到,他是天晴防着下雨,以防事态突变。

    “我只要你们做一件事,帮我找到孟成君的两魂六魄,拿了鬼心之后,送我和他去投胎!”

    “让我和他下辈子再在一起,哪怕是对苦命鸳鸯也没有关系!”

    陈婴娘开出的这个条件,乍一听没什么不合理的地方。

    可聚集两魂六魄,还要让他俩投胎到一块儿???

    这恐怕是阎王爷才能够做得到的事了吧!

    我有些担忧的看了林思慎一眼,却见他似乎也觉得有些犯难。

    连我都看出来的事儿,陈婴娘又怎能看不出来。

    许是害怕我们会拒绝,她竟直接做好了自爆的准备,对着我们威胁道。

    “你刚刚虽然留有余力,我却还是能从你的力量上感受出,你是一个道士!修炼的还是正一派的功夫吧?”

    “你们正一道的道士,不是号称正以治邪,一以统万,降妖除魔,超度往生,最为擅长了吗?”

    陈婴娘说着说着,忽然指了这群厉鬼里,唯一一个穿着道袍的鬼物,接着又道。

    “看见他身上的衣服了吧?”

    “他也是你们正一道的道士,虽然过来的目的和你们不一样,是想驱了这个鬼村,为自己行善积德,多增功德。”

    “但他的能力不行,三两下就死在了这里,连自己的神识都无法留下。”

    “不过他临死前,对我求饶的时候,可是说了,你们正一派的道士,能向阎王请愿,能告阴状,也能上阴折。”

    “你的修为这么高,以你的名义,到阎王爷那儿,替我上道折子,为我求求情,应该也没多难吧?”

    她这话说的倒是轻巧,且不说她死后作恶多端,杀了这么多人,进了地府后,必下十八层地狱。

    就算不被剥层皮,下辈子投胎了,还能不能做人都不知道,居然还要林思慎给她上阎王爷那儿递折子?

    这不是为难人家吗?

    “林……林思慎,要不咱就算了吧?也不和她硬碰硬了,反正能练手的地方多了去了。”

    “我吃了她几个鬼兵,咱也不吃亏呀……”我揪着林思慎的衣角对他说道。

    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林思慎竟然极为冷静的反问了一句:“还有其他条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