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推理小说 > 民间风水秘闻TXT下载 > 民间风水秘闻 > 第二百六十三章:控人之术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二百六十三章:控人之术


    路灵没有想到这个新娘竟然还有还手的能力,他原本以为这个新娘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傀儡而已。

    不过这个时候站在房顶上的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我从房顶上扫了一眼,发现所有人都被我定住,我便对着路灵大喊:“路灵,你还没有解决完吗?那个新娘不过就是个女人而已,就算是再重,那个身材应该也不会超过100多斤,你该不会连100多斤都扛不动吧?”

    一边喊着这句话,我一边将目光挪移到路灵身上。

    可是当我看见新娘掐住路灵脖子的那个时候,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路灵脖子被掐住,脸色已经变得青紫,而且这个新娘是无辜的人,他又不能对这个新娘下重手,只能转过脸来请求我的帮忙。

    看到路灵已经被掐的青紫色的脸,我这才反应过来,和他刚才的动作一样,我从屋顶上跳了下去,之后,就准备将那新娘后脖子上的那两根针拔下来。

    这个新娘就像有自主意识,一伸手又想掐住我的脖子,不过我的身手不是路灵能够比拟的,当我看见那个新娘有动作的时候,我立刻往旁边一闪,轻而易举地躲开了这个新娘的手。

    而这个时候,插在新娘后脖子上的那两根针已经在我的面前,我只要稍微抬起手,就能够将这两根针拔起来。

    看着胜利就在眼前,我已经忍不住露出了一些微笑,正准备伸手把那两根针拔起来,但这个时候,那个新娘的胳膊却突然间诡异的一扭。

    每个人的关节活动都是有限度的,就像膝盖只能往前弯,不能往后弯,手上的关节也是一样。

    可是这个新娘手臂的关节竟然诡异地往后弯,我甚至还能够清楚地听到新娘手臂上发出卡巴的声音!

    之后我就看到新娘衣服上有一个很诡异的凸起——这个时候,新娘的胳膊已经脱臼了,而且因为这个脱臼新娘的脸上露出了难以忍受的痛苦之色。

    可是这个新娘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迟缓,反转过来的那个胳膊狠狠地朝着我脖子袭击而来。

    见到这一幕,我几乎就可以确定面前的这个新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新娘被控制住了!

    不是傀儡,而是类似于提线木偶一样地被控制住了!

    如果是傀儡的话,肯定不会做出这么精确的动作!

    这种惨绝人寰的控制人的书法,怎么还有人会使用?

    “镇!”

    我直接从夹囊里掏出来一面八卦镜,直接抵在了那个姑娘的手心里。

    这一刻,姑娘的手立刻软巴巴地耷拉下来,然后我清楚地看见这个姑娘的手臂上冒起了点点的轻烟,就好像有大量的水蒸气,从这个姑娘的手臂上蒸腾而出。

    这个控制人的书法被解决了一部分!

    “啊——”

    这个新娘的脸上再也不是只能透露出表情,转而变成了剧烈的大喊,那是一种痛彻心扉的喊叫。

    当然,这属于正常,毕竟胳膊被强行掰折,虽然不是骨折,但那脱臼的感觉也觉得不是寻常人可以承受的,更何况还是一个柔弱的姑娘。

    而在这个新娘张开嘴大声喊叫的时候,我又从夹囊里面拿出了一枚小的八卦镜——就是我之前曾经用过的,只有两个硬币大小的小八卦镜,放在手中也只不过只有手心大小。

    我咬破自己的手指,在这个八卦镜的正中心点上一点我的血,随后就将这个八卦镜盖在了那个姑娘的嘴上。

    呲——

    类似于一滴水落在了烧红地铁上的那种声音,这个新娘嘴里不断地往外冒出烟雾,而同时路灵也终于用力挣脱出了这个新娘的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趴在旁边不断地咳嗽,像是要把自己的肺都咳出来。

    而这个新娘在这之后,身体晃晃悠悠的一阵发软,随后就向后面倒去,我眼疾手快,慌忙扶住那个新娘。

    而同时,我又用自己手上还没有干的那一点血,点在那个姑娘的额头上。

    这个新娘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了半点的力气,或许她身上还有力气,但因为胳膊肘的那个剧痛,她也没有办法使用出来。

    呲——

    我原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么完了,可是从四面八方都传来这种类似于一滴水滴在烧红烙铁上的声音。

    我抬头向四周看去,竟发现在我身边围绕着这些人身上都开始往外冒出烟雾,而且这些人的脸色也都在变化。

    原本正常的脸在这样的烟雾之中竟然缓缓地变得雪白,原本正常的嘴唇颜色慢慢地变得深红,而原本高耸的鼻子也慢慢地变得扁平,最后,这些人清晰立体的五官都完全变成了类似鹅蛋一样的头。

    而他们那些一米七一米八左右的身高,也在这样的烟雾缭绕之中,慢慢地变成了一米二左右。

    迎亲队伍里面的这些人,竟然都一个个地变成了纸人,脸上有着画好的五官,身上穿的都是纸糊的迎亲衣服,不管是花轿还是喇叭,又或者是那个白马,全都是纸糊出来的。

    而且我清楚地看见那个纸折的花轿上面有一角纸被撕了下来。

    当我看见被撕下来的那一角纸之后,我将揣在兜里的原本被这个新娘扔出来的这一点点纸片拿了出来,将其舒展开,对比着那个被撕下来的一角。

    果不其然,被撕下来的这一点点的纸,正好就是花轿上缺少的那一角!

    怪不得……

    我原本在看到这一角纸的时候,就有些纳闷,花轿上怎么会有这种纸?

    因为这种纸分明就是那些葬礼上才会用得到的纸,寻常的人很少会用到这种纸,除非是一些学生买来打草稿用。

    而结婚的人根本就不会随身携带这种纸,而且这种纸上没有墨水,有的只是针扎出来的小孔。

    看起来应该是那个纸折的花轿上用来固定纸片的大头针。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算是彻底明白了,单单只是从眼前的这一幕来看,这一家人真的和那个棺材里面的纸人有着难以解释的渊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