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青春小说 > 盛夏伴蝉鸣TXT下载 > 盛夏伴蝉鸣 > part149:清明节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part149:清明节


    放着平淡如水的初次相遇不说,三天后,肖安庭坐上回S市的飞机,下午四点多回到家,打开门就是飞奔出来迎接他的肖小白,往上看是笑眯眯的肖宁婵。

    “哥~回来啦。”

    肖安庭看到她心情也好,边换鞋边道:“嗯,在学校怎样?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什么事都没有,”肖宁婵特殷勤地给她哥拿书包,“哇塞,这么重,都什么啊?”

    “没吃的,”肖安庭很直接戳穿她的念想,伸手拿过背包,边拉拉链边道,“吃的还是新鲜的比较好,特产这种这里都能买到。”

    肖宁婵正想失落的时候肖安庭从背包里掏出一沓明信片,“呐,D市的明信片,看看有没有想要的。”

    肖宁婵眼睛一亮,毫不犹豫伸手拿过那一沓明信片,看着里面如画般的景,兴奋不已地问她哥,“哥~D市风景真的有这么好啊?”

    “还可以,空气很好,天空很明净,”肖安庭指着一张明信片道,“这张蓝天白云在那很常见。”

    肖宁婵满脸的向往,“啊啊啊啊啊啊,我以后一定要去玩,哥,你去那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人和事啊?”

    “我是去实地考察,不是去玩。”肖安庭无语提醒。

    肖宁婵嘟囔:“那也可遇到不一样的人和事啊。”

    “哥~那你们考察辛苦吗?需要一整天时间都在做调查这种吗?”

    肖安庭看着满脸期待与兴奋询问自己的人,无奈地叹口气,靠着椅背,慢条斯理地给她进行解答。

    肖宁婵听着自己从来没有涉及过的领域,神情一直都很认真,还不时发扬“不懂就要问”的精神。

    不知道说了多久,肖安庭舔下有些干的嘴唇,喉咙也无比的干哑,“给我倒杯水,好渴。”

    哥哥刚回来,肖宁婵还是挺开心,于是听话地进厨房,毫无怨言地给他端茶倒水。

    第二天是清明,而且儿子半个多月了终于从外地回来,肖俊辉与白静淑也早早下班,刚五点多两人就大包小包的回到了家。

    “你哥还没有回来?”白静淑一进门就询问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儿。

    肖宁婵看着她手里的东西边溜达过去边道:“回了,在楼上。”

    “哦~在楼上干嘛?喊他下来。”

    肖宁婵扒拉一堆袋子,随后掰了根香蕉,“他刚上去,可能整理房间吧,我去看看。”

    白静淑提醒:“等下就吃饭了,还吃香蕉。”

    “还没有煮饭,我去叫哥煮。”肖宁婵迅速上楼。

    肖俊辉与白静淑听言,对视一眼,好笑又无奈地摇头。

    肖宁婵上楼,敲了敲门随后打开,探头进去提醒:“哥,你还没有煮饭,爸妈回来了,你快点去煮饭。”

    肖安庭抬头望天花板,我才刚回来,就不能让我偷一下懒。

    肖宁婵进去,坐在椅子上看他,“你在做什么啊?”

    “半个月没有住过,不要整理一下晚上怎么睡。”

    肖宁婵“哦~”一声,商量:“那我帮你煮饭,你洗碗好不好?”

    肖安庭斜眼看她,肖宁婵笑嘻嘻对视。

    肖安庭心里无奈叹气,妥协:“好,晚上我洗碗。”

    目的达到,肖宁婵毫不犹豫起身,“那我下去煮饭了,你弄好赶紧下来,爸妈回来了,半个多月没见过面,超级超级想你的。”

    肖安庭全身起鸡皮疙瘩。

    肖宁婵笑嘻嘻地下楼,随后进厨房煮饭。

    白静淑有些惊讶:“你煮饭啊。”

    “对啊,”肖宁婵无比自然道,“哥在整理房间,他等一下就下来。”

    白静淑看着他们兄妹友爱的模样,心里感觉说不出的欣慰,总算是看到一点友爱的画面了,只是这种友爱的想法在吃完饭的时候碎了一地。

    肖宁婵煮完饭,突然发现自己无事可做了,于是想起被自己冷落了一个下午的男朋友。

******

    肖宁婵:我哥回来啦。

    肖宁婵:我爸妈也回来啦。

    肖宁婵发完消息后才打开图片进行细看,几株翠竹青翠欲滴,虽然还没有茂盛,但已经可以看出笔挺向上之势;罗汉松叶子苍翠,形状也是引人注目;最后一张照片是一个鲜花盛开草木青翠的花园。

    肖宁婵:喜欢,好漂亮,哪儿的啊?

    叶言夏:以后带你来看。

    毫不知情的肖宁婵傻傻回复:好啊。

    叶言夏抿嘴笑,眼神有丝奸计得逞的意味,慢条斯理道:说好了,不许不来。

    肖宁婵看着消息觉得有些好笑,不就看个花园,有什么好不去的,笃定回复:嗯。

    叶言夏套路完女朋友后心满意足地截屏,然后慢条斯理地跟她进行唠叨。

    孩子半个多月没有回家,父母总是有说不完的关心与念叨,一顿晚饭肖安庭可谓是中心的中心,只是这份温馨在洗碗时被打破。

    “妹妹洗碗。”

    肖宁婵无比自然道:“哥,洗碗。”

    白静淑看向儿子,然后又看向女儿,“嗯?现在你煮饭他洗碗?”

    肖宁婵随口回答:“我帮了他煮饭,所以他洗碗,妈,能不能我煮饭,哥洗碗,我不想洗碗。”

    “你问你哥。”

    “哥~”肖宁婵看向在餐桌旁收拾碗筷的肖安庭,打商量,“以后都是你洗碗好不好?”

    肖安庭拒绝:“不要,我也不喜欢洗碗。”

    肖宁婵叹气,低头给自己男朋友发消息。

    肖宁婵:以后你洗碗,我不洗。

    叶言夏看到消息自然是开心,只是开心之后又苦恼,这个碗要怎么洗?

    一旁的周清婉看到儿子看向厨房,纳闷:“怎么?还没有吃饱吗?还有饭菜。”

    叶言夏摇头,问了个让周清婉一头雾水的问题,“妈,家里碗多吗?”

    “啊?”周清婉第一反应是自己听错了,随后才不确定回答,“应该挺多的,怎么了?要从家里带去公寓?”

    叶言夏听言突然有一个想法在脑子里生成,现在自己在外面有条件可以试着做做饭菜,以后不就不至于手足无措了。

    “没有,我知道怎么做了,没事。”

    周清婉看着儿子满脸的问号,你在说什么?

    叶言夏没给他妈妈解释什么,低头给肖宁婵回复:好的,我洗。

    周清婉看着儿子的动作,抱着枕头怅然若失地叹口气,有了媳妇忘了娘就是这样的了。

    虽然说以后的事谁都说不清楚,但是此刻肖宁婵觉得自己是非常开心的,开始给叶言夏吐槽她哥哥不愿意跟她换洗碗这件事。

    叶言夏看着女友的抱怨,思忖了片刻,询问:要不要给你买个洗碗机?

    肖宁婵看着消息愣了愣,认真想了想,严谨回复:我突然发现,我不是讨厌洗碗,我是讨厌收拾餐桌。

    叶言夏看着消息想了想,回复:我也讨厌。

    心想:“还好家里有阿姨收拾,餐桌的确是难收拾。”

    肖宁婵看着叹气,这以后怎么办?想了想突然脸颊就发烫起来,居然现在就在想着以后了,自己到底是有多肯定这个人啊。

    自我害羞检讨了一阵肖宁婵又淡定下来,确定在一起就是奔着一辈子去的,当然要想以后,不想以后就不是一辈子了。

    肖宁婵:那以后石头剪刀布决定。

    叶言夏感叹,自己的女朋友讲道理的时候很讲道理,刁蛮任性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刁蛮任性,可爱,喜欢!

    诗句描绘: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清明节这天,天空白茫茫的一片,偶尔飘几滴雨,偶尔天空晴朗,但是吹的风总似夹加着雨丝,很是应时应景。

    叶言夏一大早跟叶达博周清婉去大爷爷与一众父辈和同辈去郊外扫墓,而肖宁婵则一大早跟家里人回乡下,与同宗族的人去山上扫墓。

    中午叶言夏跟众人回到叶家主家庄园,在众人准备午饭的时间,叶宛瑶凑到叶言夏旁边,八卦兮兮道:“最近怎样?听说又跟你爸去上班了。”

    叶言夏纳闷看她,“你听谁说的。”说完后又很快反应过来,“哦,任大哥,看来很好。”

    叶宛瑶忍不住害羞了一下,轻轻地咳一声冷静下来,佯作淡定地转移话题,“跟你女朋友最近怎样?上班了没什么时间陪她吧?”

    叶言夏看一眼她,“你做演员更没有时间陪任大哥吧,不是,他这个工作狂也没有时间陪你。”

    叶宛瑶听言忍不住嘟囔:“你也知道他是工作狂啊。”

    叶言夏看到她的神色轻轻地挑眉,心想好像有点儿抱怨,不过别人的事,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想着自己以后多抽些时间陪肖宁婵,不能让她也这个样子。

    叶宛瑶没有听到叶言夏说话也就继续好奇询问,“你女朋友没有说你?按道理来说你比他更像工作狂。”

    叶言夏剑眉轻蹙,这样吗?

    不远处的叶卓铭与叶信然看到两人相谈甚欢的模样忍不住往这边来,叶言夏用余光瞥见,不动声色地回答叶宛瑶的话,“只是看起来而已,不是。”

    叶宛瑶有些惊讶,刚想说话就听到一个不怎么友好的声音。

    “五妹跟言夏在聊什么啊?”

    叶宛瑶看向两人,在心里翻一个白眼,嘴上礼数倒不缺,“二哥四哥。”

    叶言夏虽然不喜欢这两人,但是该有的礼数他也不会缺,毕竟这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代表着叶爷爷的颜面。

    “二哥,四哥。”

    叶卓铭笑得有些得意,“言夏越来越有礼貌了,都会喊人了。”

    叶宛瑶皱眉,有些担忧地看叶言夏。

    叶言夏表情没什么变化,就是眼神有些不耐烦与冷漠,“自然,人会长大,二哥应该不会不知道,不知道侄儿什么时候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叶卓铭脸色一变,有些警告地看他。

    叶言夏不为所动,继续慢悠悠地说:“二伯母应该挺开心的,都有孙子了,就是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请喝喜酒啊?”

    叶卓铭发现周围看他们的人越来越多了,怕事情闹大,忍不住凑到叶言夏旁边小声地警告:“你给我闭嘴,别诬陷我。”

    叶言夏嗤笑一声,冷冷地扫一眼他,转身离开。

    叶宛瑶见此朝两人点点头,也跟着走了。

    叶卓铭看着叶言夏的背影,眼底有些阴郁。

    旁边的叶信然见此拍拍他的肩膀,低声提醒:“在主家,注意一点。”

    叶卓铭听言把阴郁的神色收回,恢复衣冠楚楚的模样,带着标准又没有感情的假笑与其他人周旋。

    叶宛瑶跟着叶言夏到落地窗面前站着,这里没什么人在附近,叶宛瑶忍不住吐槽:“这两个人最近真的是长一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亲兄弟呢。”

    叶言夏无所谓的语气道:“不是胜似了。”

    “啧~”叶宛瑶嫌弃不已,“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果然是没错的。”

    叶言夏不可置否地挑眉,看向熙熙攘攘的大厅,觉得还是在家陪女朋友聊天有趣多了。

    话说跟宗族的人去扫墓的肖宁婵,天空时不时飘几滴雨,他们的行程虽然没有受阻,但是一个上午也就扫了三个墓地。

    还有最后一个大墓地,肖安庭看向旁边的两人,“你们要不要先回去?这个结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回去都两三点了。”

    肖宁婵与肖心瑜摇头,“不要。”

    大哥肖安晨提醒:“去的话没有吃的,会饿的。”

    肖宁婵与肖心瑜表示饿完全不怕,一起去扫墓比回去吃饭更有吸引力。

    肖安晨与肖安庭听言无奈地摇摇头,只好随她们意。

    去往最后一个目的地的时候道路两旁是接连不断的青山,肖宁婵看着窗外绵延不绝的群山,感叹:“果然山看着心情都好,姐,你喜欢山还是海?”

    肖心瑜想了想,“大海吧。”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肖宁婵笑嘻嘻道,“都好。”

    语文不算很好的肖心瑜虚心请教,“这是说仁慈的人喜欢山,智慧的人喜欢水吗?”

    肖宁婵嫌弃地看她,“谁说这样解释的,这是孔子的名言,是说仁义的人的乐像山一样……”

    肖安晨与肖安庭在前面听着两人的聊天,觉得新奇又好玩,果然妹妹都是可爱的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