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言情小说 > 鬼医娇妃宠上天TXT下载 > 鬼医娇妃宠上天 > 第一千三百章 姝颜笑(193)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三百章 姝颜笑(193)


    景姝觉得自己的接受能力已经算比较强的。

    但高墨流这个动作,还是让她愣了愣。

    不过她很快回神。

    将手抽回来。

    原本还想再说两句托付他的话,现在也没再说出口。

    高墨流似乎也反应过来自己行为逾越,连忙跪下。

    见景姝这就要打开锦囊,忙道:“殿下,那位高人说过,这东西要等到危机时刻能打开。”

    “那老道士就喜欢卖关子,不过也行,东西我收下了,你回吧。”她表情比刚才更冷淡。

    高墨流还有些话没说。

    但见她这个态度,剩下的那些话说与不说,似乎也没那么重要。

    他沉默片刻。

    最后还是道一句“请殿下万事小心”,才退出大厅。

    离开后。

    他打算先去王虎那边。

    可出去没走几步,就看到一抹蓝金广袖远远出现在回廊拐角处。

    此时的宅邸被夕阳笼罩着,冰棱雪景间,男人自远处而来。

    他眉宇冷峻矜贵,浑身带着一层说不清的戾气,在这乍暖还寒的时节,让人背脊上不由冒出冷汗。

    他反应片刻,才躬身低头道:“拜见摄政王。”

    对方并未回应。

    直到那蓝金广袖从他面前经过,他才准备直起身子。

    但就在这时,一股无形的力量忽然毫无征兆地压在他肩头,以无法抗拒之力,迫使他双膝触地。

    他喉头一甜,险些吐出血来。

    “这才是拜见本王该有的姿势。”男人声音低沉带着杀意。

    高墨流身子一颤。

    他交叠的双手掩在袖中,微微收紧。

    而男人早已走进大厅,将坐在椅子上的女子抱起,转瞬消失在人视线中。

    -----------------------

    景姝觉得有点冤枉。

    虽然不知道端木若寒是怎么看到刚才那尴尬一幕的,但她很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件事跟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这是意外。

    她也很无辜。

    “喂喂喂,你别误会,说不定就是不小心碰到,你堂堂摄政王,不能这么小气。”景姝扯着他的发丝,一边辩解一边安抚,希望他不要迁怒无辜群众。

    抱着她的男人看她一眼,没说话。

    她想了想,又拿出老道的锦囊。

    刚才他来得急,但她还是眼疾手快地把东西带上,没有遗留在大厅里。

    “你看你看,这是你师父给你的,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信息呢,虽说他让咱们遇到危险的时候再拆开,但我觉得现在拆也是一样,反正里面的东西又不会变,你觉得呢?”

    她故意转移话题。

    为了缓解现在的危险气氛。

    但对方还是没理。

    他抱着她回到房间。

    屋里放着炉火。

    端木若寒将她放在圆桌上,才接过锦囊,丢进旁边的炉子里。

    “你干嘛?!”景姝瞪大眼。

    “反正也用不上。”

    “可……”

    虽然那老道平日里神神秘秘,但说不定真知道些什么?

    而且好歹是别人的一番心意。

    这样拿去烧了,总觉得有些可惜。

    “若真想解决问题,该提前拿出对策,而不是等着紧要关头的‘锦囊妙计’。”他双手撑在她身侧。

    景姝偏头。

    “……你说的有道理。”

    如果真想帮忙,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背后究竟是谁在搞鬼。

    明知有危险,却不告知具体情况,而是故弄玄虚,是很难让人理解到他的“善意”。

    “他跟那些山贼也不算熟悉,却故意让个生人来送东西,居心叵测。”他冷哼。

    语气中听得出诸多不悦。

    景姝沉默。

    原来他还记着这个。

    “都说是误会。”她叹气道。

    她心里本来还有些遗憾,现在听了端木若寒的解释,好像想开了些。

    但还是不明白老道想干什么。

    她坐在圆桌上,撑着下巴思考对方的用意,逐渐把刚才的尴尬抛在脑后。

    最近她在宅中休养,平时都是端木若寒在照顾,偶尔也会照顾她更衣梳洗,她慢慢就养成习惯。

    他让抬手,她就抬了。

    完全没意识到危险降临。

    直到身上忽然传来一阵凉意,她才恍然回神,看着对方手上堆叠在一起的衣物外套,才恍然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你干嘛?”

    “就看看你还能出神到什么时候。”

    他最近内伤也恢复很快,手指不再冰凉。

    所以也让她放松警惕。

    景姝听见他这理所当然的回答,气得想踢他。

    “有病啊你,这么冷的天,你想冻死我吗?快把衣服还给我!”

    “等会儿再还。”

    他站在她面前,刚好能抓住她的脚踝。

    带着薄茧的手指让她很不自在。

    景姝咬着牙,“喂,你……你快放开,快吃完饭了,一会儿蕊枝送饭进来,看、看到怎么办?”

    她说这话的时候,整个身子都在抖,不知是冷的还是怕的。

    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正对着门口,而且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刚才某人将她带回来的时候,只是随便把门踢过去,根本没锁门。

    如果这时候有人进来,那她以后真没脸见人了。

    他没给她回应。

    他自己专心致志做着正事,似乎根本没听到她说的那些话。

    景姝这才反应过来。

    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是他的报复,顿时对他这种锱铢必较的小人行为表示无比唾弃。

    圆桌上的茶壶杯具叮当作响。

    她觉得自己很快就要跟这些茶具桌子一起散架。

    她双手抓住他的衣领,妥协道:“你……至少到屋里,别、别在这……啊!”

    “专心。”

    对方的回答非常无情。

    连带着力道都变重。

    她抬头看着屋顶的覆海,只觉得那简单的花饰纹路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风从虚掩的门缝钻进来,吹得她小腿发冷。

    无奈怎么威逼利诱都无法让魔鬼动摇,她没办法,只能抱紧他。

    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幽暗的眼眸似乎变得更加深沉。

    他将她抱起来,一步步走向窗边。

    景姝原本还以为他心软了,没想到却打算做更加丧尽天良的事,她尖叫骂他,结果对方软硬不吃,还让她双手去抓住那冰凉的窗框。

    窗外银装素裹。

    有鸟飞过。

    在红梅凋零的枝丫上停留片刻,忽然被这叫声惊动,振翅逃走。

    扫落枝条上的春雪,还有满地潋滟芳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