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大炎不良人TXT下载 > 大炎不良人 >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抽丝剥茧,助剑九破境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抽丝剥茧,助剑九破境


    许一凡坐在蒲团之上,紧蹙着眉头,看着软倒在地的释菩提,陷入沉思之中。

    天道走了。

    就像祂来的时候一样,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随着天道一起离开的,还有燕昊天和释天。

    在天道在释菩提身上降临的时候,释天就跟燕昊天打了起来。

    之前,燕昊天和释劫的战斗已经非常激烈了,然而,跟释天跟燕昊天的战斗比起来,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横亘在西域和极西之地之间,不知道多少万年的悬空山,除了悬空山主山之外,剩下的山峰直接被二人给打烂了。

    无数山峰,在二人的交锋当中,直接被打碎,然后在距离悬空山大约两百里的地方,又竖立起来一座新的山脉,横亘在西域和极西之地之间,把千疮百孔的悬空山再次修复完毕。

    也不知道是燕昊天做的,还是天道做的。

    释天和燕昊天已经远去,看二人离开的方向,似乎是极西之地那边。

    看到这一幕,许一凡松了口气,这两个超能者,没有在西部边界继续打下去,那危险暂时解除了。

    至于他们二人到底谁胜谁负,许一凡不知道,也不是很关心,只要他们不插手西域王朝和极西王朝的战争,那一切都好说。

    此刻的悬空山,真的成为一道风景线,孤零零的矗立在这天地之间。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剑九打击很大,对言午卫的打击更大。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在天地意志面前,人力显得多么的渺小和脆弱。

    天道离开之后,剑九就收起了仙剑,坐在许一凡身边,一脸的闷闷不乐。

    剑九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她感觉自己被人碾压了,这能忍吗?

    不能忍!

    可不能忍也得忍!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剑九很清楚这一点。

    许一凡却没有这种感觉,现在的他,除了那颗聪明的大脑之外,其他地方都是废物,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半步不可言说境跟九品修士,没有什么区别,都能打死他,而且还不用耗费多大的力气。

    “祂真的是天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剑九忍不住问道。

    “**不离十。”

    “你是怎么知道释菩提就是天道种子的?”剑九又问道。

    许一凡则苦笑道:“起初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他很可疑,尤其是那天晚上,你看到他和燕昊天之后,我就有些猜测,这几天,我让人去详细探查了他的身份,才有了一些新的猜测,只是......”

    说到这,许一凡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苦涩愈发的浓郁起来。

    “我之前以为,他才是真正的天劫分身,是天劫的种子,没想到,他居然是天道的种子,这让我有些意外。”

    “你都查到了什么?”

    “也没什么,我对燕昊天的身份很感兴趣,就派人联络了南陀山,借用了一下他们的谍报机构,得到了一些我想要的情报,在探查燕昊天身份的时候,让我注意到了三个人。”

    “除了释菩提还有谁?”

    “悬空寺首座释劫,以及极西王朝的国师释天龙。”

    “对于悬空寺首座释劫,我很感兴趣,他起初只是悬空寺一个打杂的小沙弥,这样的人,在悬空寺随处可见,即便他用了上三百年时间,成了佛,也就是超五境修士,可其实力也只是中等偏上而已,在悬空寺内,比他优秀的人大有人在,可最终成为首座的,却偏偏是他。”

    “说不定是他运气好呢。”剑九说道。

    许一凡却摇摇头道:“你不了解极西之地,也不了解悬空寺,悬空寺和南陀山是不一样的,在南陀山,只要有天赋有资质有实力,对佛祖虔诚,就可以得到重要,掌握大权,但悬空寺却不同,他们对出身、血脉、传承有着病态的执着,想要上位,各方面都需要完美,而最关键的还是要看血脉,而释劫的血脉,其实并不纯正,可就这样,他还成为了首座,这难道不奇怪吗?”

    剑九闻言,点点头,确实奇怪。

    “就因为这件事,你就怀疑他?”

    许一凡再次摇摇头道:“当然不止这些了,任何一个势力,都不会一成不变的,释劫又不是第一个,在他之前,悬空寺还有几个类似的例子,只是外人不知道而已,真正让我怀疑他的,还是他崛起的时间。”

    “一千年前?”剑九试探性的问道。

    “是的,一千年前本该是天劫降临的时间,可因为李不知的出现,还有初代天劫的出手,使得天劫没能降临,之前遇到零的时候,我以为天劫是在五百年前,也就是第二次征战失利之后,天劫趁机降临的,但现在看来,我错了,天劫在一千年前就降临了,不过,降临的不是本体,而是祂的分身。”

    “而在李不知发动的第一次征战的时候,释劫就出现过,而且在其中取到了关键性的作用,这五百年前,姜小白发动的第二次征战的时候,释劫又出现了,那一次西域西部差点就沦陷了。”

    “在两个关键的时间节点上,都有释劫的影子,我不可能

    不关注他。”

    听到许一凡说完这些,剑九再次点点头。

    抽丝剥茧这种事情,许一凡很在行,她就不行了,太费脑子了。

    剑九沉默片刻,又问道:“那释天龙呢?”

    “释天龙是我在探查燕昊天身份的时候,无意间注意到的。”

    “根据探查得知,燕昊天出生的时候,是身负气运的,按理说,这种应运而生的人,绝对是天才当中的天才,可燕昊天却恰恰相反,他不但身体先天残缺,而且还毫无修行资质,他的体质完全就是废体,这很奇怪。”

    “气运之说,本身就虚无缥缈,你又何必当真呢。”剑九说道。

    然而,许一凡却摇摇头道:“之前,我也不相信气运之说,但当我经历的事情越来越多之后,我不得不相信,这世间确实有气运之说,而且......”

    说到这,许一凡转过头,看向剑九,继续说道:“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

    “嗯?”

    剑九:(°ー°〃)

    “什么地方奇怪了?”

    “燕昊天一个身体残缺的废人,被悬空寺遗弃的人,却在被燕天涯带走之后,展现出惊人的修行天赋,他一个不可知之地的人,却成为了天涯阁的阁主,这难道不奇怪吗?”许一凡说道。

    “确实有些奇怪,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啊,毕竟,知道燕昊天真实身份的人,少之又少,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呢。”剑九反驳道。

    许一凡却摇摇头道:“其他人不可能不知道,天涯阁不是寻常势力,对于继承人有着很严格的要求,其他人肯定知道,但他们知道,却又同意了,这说明什么?”

    “说明燕昊天可以为他们所用。”

    闻听此言,许一凡点点头道:“没错,但准确来说,燕昊天是某个大人物的棋子,而这个大人物是谁,现在也清楚了。”

    “天道!”

    “不止。”

    “嗯?”

    剑九闻言,愣了一下,一脸疑惑的看向许一凡,问道:“不止?什么意思?”

    “释天龙就是释家老祖释天,而释天又是天劫的分身,而燕昊天这个胜负气运的人,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而既然知道,又为何会将其遗弃呢?”

    “嘶!”

    此话一出,剑九顿时倒吸一口凉气,看着许一凡说道:“你的意思是,燕昊天最初是天劫的棋子,他被燕天涯带走是故意的,都是提前安排好的?”

    说到这,剑九大摇其头道:“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的,有时候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往往就是真相。”

    剑九沉吟良久,然后抬起头,看向许一凡问道:“既然燕昊天是天劫的棋子,那他又怎么成为了天道的种子了?”

    许一凡想了想,微微皱眉道:“具体原因我不知道,但这是一场博弈。”

    “博弈?”

    许一凡点点头道:“对,是天劫跟天道之间的一场博弈,而博弈的棋盘就是燕昊天,至于博弈的结果,你也看到了,很明显天道更胜一筹,祂赢了。”

    听完许一凡的分析,剑九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东西太复杂了。

    但她还是忍不住问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释天龙就是释天,而释天就是天劫真正的分身呢?”

    许一凡眯起眼睛,幽幽道:“还是那句话,雁过留声,人过留痕,释家崛起的速度太快,太不合理了,就像释劫成为悬空寺首座一样,我仔细研究过释家这千年来的发展规矩,从中发现了很多疑点,这些疑点都指向一件事。”

    “释天一直活着?”

    许一凡点点头,道:“没错。”

    “释劫是天劫分身,他能够一直活着,我可以理解,可释天凭什么能活这么久?难道是因为释劫吗?”

    许一凡摇摇头道:“释天对于释劫而言,只是一枚棋子而已,释家已经崛起,成为了他的走狗傀儡,对于释劫来说,谁成为释家的家主都不重要,只要对方听话就可以了,他不会耗费代价让释天活这么久的。”

    “更何况,释天活的越久,对他越是不利,即便释天没有翻盘,掀桌子的能力,可留在身边迟早是个隐患,释劫怎么可能会在自己身边埋一颗炸弹呢。”

    “在想通了这些,我也就知道,在释天的背后还另有其人,而这个人是谁呢?谁敢跟天劫分身对抗呢?这个答案很好猜。”

    剑九闻言,若有所思,但她很快又想到另外一件事,问道:“那释菩提呢?他又是怎么成为天道分身的?”

    许一凡看向躺在地上,不知道还能不能醒过来的释菩提,幽幽道:“还记得二十年前,燕昊天曾经带着三千佛徒回到悬空寺吗?”

    剑九下意识的点点头,说道:“记得,难道那件事有什么问题吗?”

    “二十年前,燕昊天不过是超凡境修为,这种修为,放在一般势力,确实是不错的战力,能够造成很大的威胁,可对于悬空寺这种存在很多个世纪的势力而言,超凡境修为根本不够看,而燕昊天不可能不知道这些,可他还是去了,明知道是去送死,他为何还要去?”

    “为何?”剑九下意识的问道。

    “当然是送一颗棋子进去了。”

    “释菩提?”

    剑九睁大眼睛,转过头,一脸诧异的看着释菩提。

    “用三千人的性命,换一颗棋子,对于天道天劫这种存在来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可这么做的意义何在呢?”剑九又问道。

    这一次,许一凡沉默了。

    在沉吟良久之后,他才开口道:“天道为何要这么做,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祂这么做,绝对有很大的图谋。”

    “既如此,那祂为何又放弃了释菩提呢?”

    许一凡摇摇头,凝视着释菩提,幽幽道:“祂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而他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

    “这么说,你想利用释菩提的身份做文章的计划失败了?”剑九挑了挑眉头说道。

    “本来就打算成功,如果天道不出现的话,我自然能达到我想要的目的,可祂既然出现了,那也无所谓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剑九看着许一凡,她发现,她越来越看不懂许一凡了。

    以前,她还能跟上许一凡的思维,知道他的一些想法,可自从离开青山城之后,她就逐渐看不懂许一凡了,击杀天劫种子是如此,极乐镇收取燕十一为徒也是如此,来悬空山山巅更是如此。

    “我现在没什么想做的,所有的计划,都赶不上变化,我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把所有事情都制定出详细的计划,我们需要随机应变,不然的话,我们就会像今天这样,陷入被动当中。”

    剑九眯起眼睛,看着许一凡,半天没说话。

    许一凡却突然站起身,说道:“现在,有件事,需要你来做。”

    “砍谁?”剑九直接问道。

    许一凡:“.......”

    听着这简单粗暴的问题,许一凡满脸黑线。

    他摇摇头道:“砍人不急于一时,你现在要做的是破境。”

    “嗯?”

    (°ー°〃)

    这次轮到剑九愣住了。

    破境?

    剑九也想破境啊。

    当然,之前她是不想的,因为她觉得,她现在的境界够用了,砍人还是很简单的,可在遇到天道分身之后,还有看到燕昊天他们的战斗之后,剑九觉得她也该破境了。

    可她的修行本身就很特殊,破境很难,需要特殊的契机才可以,而这特殊的契机很难找。

    上次,她从超品境跻身超凡境,是因为许一凡。

    在许一凡临时跻身入圣境的时候,炎城的修行者是有所收益的,而其中剑九的收益最大,她直接破境了。

    这种可遇不可求的契机,出现一次就很不容易了,不可能再出现第二次,除非许一凡还能再次跻身入圣境,而显然这个可能是不可能的。

    许一凡看出了剑九的疑惑,就笑着说道:“它会帮你的。”

    剑九顺着许一凡的目光看去,看到了菩提树,又是一愣。

    她知道菩提树不简单,也知道那块石碑不俗,毕竟,燕昊天就是在这里破境的,但燕昊天破境是有天道暗中帮助,她可没有人帮助啊。

    “无需多想,你坐下,准备破境就是,等你破境了,还需要你去砍人呢。”

    剑九闻言,深深的看了许一凡一眼,然后就坐在蒲团之上,半信半疑的闭上眼睛,开始打坐调息,准备破境。

    就在剑九坐下,闭上眼睛之后,许一凡站定,抖了抖衣袖,对着菩提树和石碑,深作一揖,语气恭敬道:“有劳二位了,答应你们的事情,我会竭尽全力的。”

    随着许一凡话音落下,菩提树再次摇曳起来,无数树枝疯狂生长,直接把剑九包裹住。

    剑九猛地睁开眼睛,就要拔剑,却听到许一凡声音。

    “不要反抗,它们没有恶意,安心破境。”

    听到许一凡的话,剑九愣了愣,然后就闭上眼睛,任由无数树枝将她包裹住。

    只是片刻的时间,剑九就彻底被树枝覆盖,在菩提树前形成一个圆球。

    然后,菩提树的主干,出现一个圆洞,剑九所在的圆球被菩提树收入树洞之中。

    在剑九进入树洞之后,树洞就消失不见。

    占据山巅三分之一还多的菩提树,在做完这一切之后,它的躯干开始收缩,而无数的树叶纷纷掉落,菩提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

    以此同时,那巨大的石碑,再次大放光明,仅剩的文字亻字,直接从石碑上剥落,然后化作一道金光,涌入菩提树当中。

    在亻字离开之后,石碑开始皲裂,蛛网般的裂网,瞬间弥漫碑身,然后石碑的碎裂,化为一地的碎石,而在碎石之中,有一块晶莹剔透,巴掌大小的石牌,掉落在地,许一凡走过去,将其捡起。

    拿在手里看了看,就收入袖中。

    下一秒,这块石牌就消失不见。

    做完这一切之后,许一凡就走到一边,负手而立,眺望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