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其他小说 > 失忆后我成了禅院之光TXT下载 > 失忆后我成了禅院之光 > 第214章 追捕令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214章 追捕令


    虽然一只手捏爆了路边的护栏, 但甚尔的语气却很平静,平静得有些吓人。

    “这不是能拿来开玩笑的事。”他说。

    “我明白。”由纪子回答道。

    甚尔松开手掌,又缓缓握紧, 再松开, 整个过程重复了两三次, 最后他才神情莫测地松开了护栏。

    如果有烟, 他此时可能会忍不住掏出一颗来抽, 但很可惜尼古丁和酒精都无法麻痹他的神经, 所以他很少依靠这种东西安抚情绪。

    稍稍冷静下来后他就想明白了,由纪子对直哉的看重丝毫不亚于自己, 她不可能在这种事上说谎。

    更何况, 几年前谣言传得最凶的那段时间,她从来没动摇过,更没有拿那些捕风捉影的消息来打扰过甚尔。这次忽然打电话给他,大概是真的得到了什么关键性的证据,让她能够断言对方就是直哉本人。

    他大概沉默了有十数秒, 这期间由纪子也没有出声打扰他, 他们都知道这个消息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刚确认下来的时候由纪子表现得不比甚尔好多少。

    事实上,甚尔能控制住自己只捏爆护栏而没捏爆手机, 已经很了不起了。

    最后, 他轻轻磨牙道:“四年了……那个小兔崽子还知道回来啊?”

    没错, 四年了。

    距离他们所有人上一次见到直哉,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

    四年前, 禅院家继承人忽然失踪, 消息传开的时候在咒术界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毕竟对咒术师来说, 失踪这个词的分量无限约等于死亡, 在与咒灵和诅咒师的战斗中,死无全尸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只不过这次的对象从普通的咒术师换成了禅院家的十影,虽然最坏的可能性很低,但也不是不存在。

    十影的死亡,或者说失踪,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意义重大的一件事,所以不能轻易下结论。禅院家一直拖延着不肯正面承认,五条家碍于五条悟的命令而没有表态,加茂家见五条家不出头,虽然有些意动却也没有立刻发难。御三家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其他小世家也就不敢造次,不管暗地里的流言传得如何凶猛,公开场合上没人敢提及此事。

    事态真正开始失控,是在‘那起事件’发生的时候。

    ……

    另一头,和辅助监督一起离开车站的七海忽然收到了一条紧急指令,他打开手机,不出意料地发现身边的人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任务期间,他们二人互相绑定,如果有一个人的任务内容改变了,那另一个也必定会收到指令。

    没有再关注辅助监督的情况,七海凝神去看那封邮件。

    发信人是协会而非高专,意味着这不仅仅是面向学生,更是面向全体登记咒术师的内容,而仔细一看其中的内容,七海的脸色登时一变。

    上面说,此刻但凡身处北海道范围内的咒术师,任务等级小于一级的,立刻放下手头事务,配合北海道当地咒术组织,全力追捕一个指定目标。

    邮件里没有明说目标是谁,只是配上了一张模糊的画面,可七海愣是凭借得糊得一塌糊涂的身影一眼就认出了那个人。

    “直哉……前辈?”他不敢置信地说出了那个名字。

    ……

    “你别说,还真像。”

    甚尔垂眸打量着由纪子发来的图片,神情晦暗莫测。

    这张图片像是从一个监控录像的片段里匆匆截取出的画面,虽然面容有些模糊,但画面中人物的身形外表都很清晰,尤其是那头极具特色的金发,很难不让人联想到失踪前头发忽然变成金色的禅院直哉。

    “这照片哪里来的?”

    “三分钟前,咒术协会统一向登记在册的咒术师发布了这则消息,宣布照片里的目标就在北海道,要求所有人立刻开始追捕。”

    “追捕?”甚尔把这两个字反复咀嚼。

    “是的,用的字眼是‘追捕’——很明显那起事件的影响还未消退,协会高层依然想用这个把柄威胁直哉君。”

    甚尔嗤笑:“就凭他们?”

    由纪子沉默了片刻,轻声回答道:“我也不明白他们哪来的自信。”

    假如照片里的人真是直哉,那么凭借他的实力,就算这四年间没有丝毫长进,也足够吊打一切除五条悟和夏油杰以外的咒术师,派再多的人去也是没有意义的。

    但对某些人来说,能不能胜过直哉并不重要,他们只需要让所有人意识到这个人回来了,就足够了。

    协会从来没明确说过追捕的对象是禅院直哉,只是用一张模糊的照片引起众人的关注,任凭他们自己想象,事后就算有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比如这个人不是直哉,或者他真的是,他们也有转圜的余地。

    只不过对少数人来说,只需要一个模糊的身影就可以确认照片里这个人的身份了,这个‘少数人’包括了由纪子,自然也包括甚尔。

    有一种说法,说是长期相处的人们能凭借一个背影在人群中认出对方,靠的不是什么玄而又玄的直觉,而是大脑在潜意识中记住了这个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走向,只一眼就足够做出判断。

    甚尔压根没怀疑这照片里的人就是直哉,他只是问:“那小兔崽子现在在哪?”

    咒术协会给出的指令中只提到这人在北海道,具体的位置却没说,大概是要众人自己寻找。而在情报搜集这一方面,由纪子是不折不扣的翘楚,通过对比分析画面中的建筑物和街道,她很快锁定了一个地址。

    “这个地方离甚尔桑现在所处的位置很近,也在札幌。”

    说到这里,连她自己都觉得巧合得有些过分了,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一只大手调拨着命运的□□,将所有人驱赶向同一个方向。

    甚尔倒没有太多顾虑,对他来说,重要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把那个不告而别的兔崽子揪出来好好收拾一顿。

    “说起来,”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如果是协会指派的任务,五条家那小子也会收到消息吗?”

    由纪子忽然沉默了片刻,“……按理来说,任务面向的对象只有‘当前在北海道’的人,而五条悟现在还停留在东京。”

    所以理论上来说,那位六眼是不应该掺和到这件事里来的。

    甚尔哼笑一声:“懂了。”

    那家伙从来就不是讲道理的人,不按套路出牌是他的风格。当初他能瞒着所有人暗中联系甚尔,在‘那起事件’中布局,现在他就可以忽略掉那段定语,毫不犹豫地从东京飞到北海道来。

    “要热闹起来了啊!”甚尔感叹道。

    虽然不能按原计划去泡温泉,不过能把直哉那个兔崽子逮回来也不错,只要把那家伙带回来,他那个唠叨的儿子也不会多说什么了吧?

    甚尔施施然消失在人海中。

    七海在认出直哉的那一刹果断地给远在东京的高专去了电话,找的人不是五条悟,而是家入硝子。

    “学姐,你看到那张图片了吗?”他开门见山道。

    “啊。”硝子低声答道,“你已经是第二个来问我的人了。”

    七海微微一愣,“第二个?……第一个难道是五条先生?”

    自从五条悟毕业,七海就不愿意用‘前辈’二字来称呼他了,反而是好几年不见的直哉,前辈地位一直很稳固。

    “为什么七海你第一反应会是他啊,”硝子忍不住吐槽,“是歌姬啦,五条的话,大概早就出发去北海道了吧?”

    七海心道‘果然如此’——涉及到直哉前辈的事,五条先生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电话那头,硝子幽幽地说:“那家伙,当初装得比谁都稳,结果一有消息了跑得比谁都快……”

    七海清了清嗓,“我知道了,谢谢学姐。”

    硝子也略微平复下怨气,答道:“不客气,记得把直哉那家伙好好带回来啊,别让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抢先找到他了。”

    七海眸光一暗:“我知道。”

    ‘那起事件’除了对夏油杰之外,对直哉的名声影响也是挺大的,就算他们知道这件事肯定与他无关,可耐不住有人故意拿这个话柄惹事生非,这次任务一上来就用了‘追捕’二字,与当初残留的影响也不无干系。

    总而言之,直哉离开了这么久,未必清楚这四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在这种前提下,首先找到他的人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他会做出的反应,假如操作不当的话,这些反应又会给他留下更多的话柄,这绝不是他们这些人想看到的。

    七海收起手机,对一旁表情茫然的辅助监督说:“我们走吧。”

    “去哪里?”

    “先去找北海道术师……那些阿依努族。”

    论起对北海道这片土地的掌控力,就连协会也要在这些土著术师面前甘拜下风。据传闻阿依努族术师掌握着一种特殊的通灵术式,可以透过生灵的眼感知到周围发生的一切,想必直哉的出现也是由他们率先察觉的,否则协会指派的任务内容上不会说让他们配合北海道术师来追捕。

    不得不说,七海很聪明,他的推论是正确的。第一个发现直哉回到这个世界的人的确是一名阿依努族的通灵术师,而他们对直哉穷追不舍,也是由于他们一族多年来的一项使命。

    “你、身上、有‘灾厄’的味道……”

    一连串生涩的日语中,代表‘灾厄’的那个词他们用的是本族的特殊词汇,这也就导致了一个问题——

    ——直哉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