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历史小说 > 人在西厂,开局被公主表白TXT下载 > 人在西厂,开局被公主表白 > 第三百八十一章 雪夜相送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三百八十一章 雪夜相送


    “这是自然。”

    赵贵平话音刚落,众人纷纷答应了下来。

    他们虽然对大华比较陌生,但是也是有所耳闻的。

    再加上,如今就是傻子也能瞧得出来,这赵贵平在大华是在权利的中心的。

    赵贵平对这众人介绍到。

    “我的名字叫赵贵平,不叫夏日平,也不是鲜族人,我是地地道道的中原人,在中原担任官职。明面上,我是一介阉人。”

    赵贵平说完这句话,除了矮子五以外,其他人属实都惊了一惊。

    矮子五迷迷瞪瞪的挠着后脑勺。

    “阉人?阉人是个什么人?”

    “咳咳咳!”

    二娘咳嗽了几声,朝矮子五挤眉弄眼,示意他闭嘴。

    赵贵平看他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误会了,于是笑着说道。

    “你们放心,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阉人只不过是我阴差阳错的得来的身份而已。”

    见赵贵平如此说,众人才纷纷点了头。

    多余的无需多说,去了也就自然明白了。

    赵贵平命人给他们拿来几身中原的衣服。

    中原和北部的人本就长得相像。

    褪去北部的服制之后,这些人还真的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大华子民。

    夜逐渐深了。

    外面的狂风挟裹着白雪,呼嚎了整夜。

    众人都十分的批发了,便围着火堆迅速的睡了过去。

    夜色之中,赵贵平突然听到帐子外传来一声嘶鸣。

    他警觉的睁眼。

    这是久经沙场的战马才能发出的声音,不是寻常的马匹。

    赵贵平看看身旁熟睡的众人,起身缓缓走了出去。

    一掀开帘子,一道寒光闪过。

    赵贵平微微侧身,反手握住了那持刀的胳膊。

    脸上凶狠的眼神在看到来人的长相之后便瞬间化为震惊。

    “你怎么来了。”

    赵贵平出声问道。

    夜色下,青泽缓缓的收起手中的刀,负手而立。

    “来送你一程。”

    赵贵平看着青泽那已经积了一层薄雪的发丝,微微一笑。

    片刻后,两人单独寻了一间空着的帐子。

    “啪——”

    火苗自打火石内窜出,火堆很快就生好了。

    赵贵平将手里的温酒抛给他。

    “少喝些就行了,天亮了还得各自赶路。如今北部还有些乱。”

    青泽接过,还未打开盖子,一股浓郁的酒香便扑面而来。

    “你走了,北部也就不乱了。”

    他的面上始终是那样清冷的面色,鲜少有什么多余的情绪。

    赵贵平已经习惯了。

    他扒了扒火堆,以便让其燃的更大一些。

    “各自为主,身不由己。”

    说着,赵贵平拍了拍手,坐到了青泽的对面。

    青泽没有接话,而是透过火光,看着赵贵平被映照得有些温暖的侧脸。

    离开北部之后,赵贵平便将脸上的那半扇面具拿下了。

    这还是青泽第一次好好的打量赵贵平的容貌。

    剑眉星目,唇红齿白。

    白皙滑腻的像是抹了一层厚厚的腻子的皮肤,丝毫没有因为北部寒冷干燥的气候而变得粗糙,还是那样油润的模样。

    “你若为女子,必然也是个美人儿。”

    赵贵平讪笑一声。

    这张脸当初可没少让他“受罪”。

    “当初初见你的时候,虽然觉得你有些本事在身上,但是到底还是小瞧了你。不想竟有后来的种种。”

    青泽再谈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有些唏嘘。

    赵贵平也不由得想起了那往日的种种。

    当初他奉命去从夏日勒手里抢走井贞,本是他的敌人,可是却因为按着系统的意思,冒着大风险放走了夏日勒。

    不曾想还有北部再见的一日。

    若非当年放走了夏日勒,自己只怕也早就死在青泽手里了。

    可这夏日勒一时的不忍,却又拯救了自己的妹妹和朋友,乃至整个草原六部。

    命运有如一张大网,那错综复杂的纹路,将所有人网于其中。

    人总以为在主宰着命运,可蓦然回首,不知不觉之中,早已被命运掌控。

    “其实,你完全可以信任我们,何苦费那么大的劲,牺牲那么多的人,来求一个大华外部环境的平安和稳定。将你的诉求和我们说,未必不可。”

    青泽说不怨,倒也是违心的。

    虽然知道,赵贵平这么做也是情理之中。

    毕竟没有他,鲜族能不能存留到现在都是一个问题。

    何谈什么六部一统。

    可是那几场惨烈的大战,到底死了不少人。

    青泽性情虽然素来寡淡,但是让他眼睁睁看着那些跟随了他们多年的将领去死,还是不舒服的。

    赵贵平微微摇晃手里的酒杯。

    火光之下,那黑色的影子拉的很长,随着火光轻轻摇晃。

    “倒不是不信任你们,只是人心不足。噶礼一家并非没有野心之人,与我又无什么交情。待到和夏日星成亲之后,天长日久下来,自然要抵得过对我这一冬的情分。”

    “彼时,又是一个什么局面,谁也说不准。再加上,鲜族最多不过十年便会有新王出世,待你离开之后,夏日星是没有本事守着这江山的。世子上位,噶礼必然执掌大权。彼时又该是如何混乱的一个局面。”

    “鲜血和战争换来的和平稳定,总是要比感情来的长久一些的。”

    赵贵平十分坦诚的和青泽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青泽长舒一口气,什么话都没有说。

    赵贵平说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他从怀里摸出来一枚丹药。

    “这是我帮叶家主炼制五毒散的解药时,随丹药产出意外所得的一块晶石。听百灵老人所说,此为物种灵物残余下来的药性体凝结成的结晶。”

    “若是日日研磨一些,用水服下,即便是干尸白骨,都能再生血肉。你拿着,或许能够帮到你。”

    青泽的寿命不多了,赵贵平所做的也只是尽力帮他延长寿命罢了。

    但愿这东西还能够他多活个三五年的。

    也好帮着夏日星处理一些事情。

    待到三五年之后,想来鲜族也就暂时不需要这个守护者了。

    青泽伸手接过。

    那晶石刚一与掌心的皮肤接触,青泽就感受到了一股热量流经全身。

    确实是个罕见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