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 页 > 科幻小说 > 从缩小开始TXT下载 > 从缩小开始 > 第170章 缩小背后的真相
上一页 | 下一页 | 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第170章 缩小背后的真相


    由于叶诺在肉片上沾了些血水,虽然并没有加盐,但还是多了些纤维。

    两人细细咀嚼着,野猪肉相比于家猪肉,口感更加劲道纤维更大,但和羊肉有着浓烈的羊膻味一样,野猪肉同样有一股较为浓厚的膻味。

    也许有人无法接受,但叶诺铁柱二人显然不介意这种味道,吃的津津有味不说,小刀上已然又挂上野猪肉,叶诺手中火焰浮现开始炙烤。

    叶诺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咋俩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铁柱表情露出玩味的笑容,连忙安慰道:“现在怎么脸皮这么薄了,只要咋俩脸够厚,什么事儿也没有,至于其他人,就把他们当空气好了。”

    叶诺犹豫许久,刚想点头。

    但江梦竹愤怒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王铁柱!不干活你在干什么呢?”

    下一刻,使用空间折射的江梦竹瞬间出现在铁柱面前。

    眼看手掌将要揪住铁柱的耳朵,铁柱的反应速度却令叶诺惊叹,显然这种“大型家暴现场”铁柱已经遭遇了不止一次,以至于有了肌肉记忆,一瞬间便操纵着影子,将自己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牢牢包裹在其中。

    像只坚固的蚕茧…或者王八。

    “你给老娘出来。”

    江梦竹用脚试探性踹着把自己牢牢裹在其中的铁柱,可他却毫无反应,显然并没有傻到解除“影子屏障”的想法。

    因为铁柱十分明白,要是这会出来,肯定会当众被蹂躏一番,既然不躲也是丢人,出来还是丢人,索性就躲在影子当中,起码免去了肉体上的蹂躏。

    “我就不出来!傻子才出来。”

    铁柱沉闷的声音从“影子屏障”当中传出。

    江梦竹看着眼前像道蚕茧一般的“铁柱”,却也无可奈何,只能试探性交流道:“你个大老爷们怎么这么怂?跟个乌龟一样,你出来我又不吃了你,快!我有事儿跟你商量。”

    “不可能,你骗三岁小孩儿去吧,同样的错误难不成我还会犯两次?上次你说我出来你就不动手,结果出来给我一个阿威十八式!”

    铁柱躲在“影子屏障”当中,说话的语气硬了不止一分,反正他非常清楚,只要自己愿意躲着,在座的各位能击碎他防御的没几个人,而原本就不以力量见长的江梦竹,更是毫无办法。

    江梦竹气的咬牙:“好,老娘今天就守着你,有种就躲一辈子!”

    “好!我就不出来。”

    ……

    叶诺看着眼前这一幕,在江梦竹凶悍的眼神当中默默收起了手中的火焰,拿着小刀迅速远离了这片是非之地,和其他人一同分割搬运起了野猪肉。

    而江梦竹和铁柱,则僵持在原地。

    一个在等,一个在躲。

    “不周山”其他居民议论纷纷。

    战斗组路人甲:“梦竹姐虽然长的挺漂亮,可这性格也太彪悍了吧,一般人确实受不了啊!”

    后勤组路人乙:“确实,铁柱组长不会有…那种…那种倾向吧?”

    建国有些疑惑,表情十分好奇:“哪种倾向!?快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后勤组路人乙犹豫一番,却迟迟不开口,神色挣扎着,显然他并不想信口开河惹麻烦上身。

    但建国已经拍着胸膛保证:“你放心大胆说,要是谁对你有意见直接来找我刘建国,快说!不说…不说我就把你调到战斗租去,你看你这小身板,遇到危险第一个牺牲的可能就是你!”

    建国当然不会这样做,只是故作严肃的威胁着。

    后勤组路人乙支支吾吾半天:“别别别…我说!但一定别告诉铁柱组长。”

    建国点了点头,连忙保证道,表情十分严肃:“我对天发誓!如果我单独给谁谁说这事儿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后勤组路人乙终于放心,靠近建国的耳边轻声说道:“铁柱组长是不是有那方面的那种…就是那种受虐就会越来越刺激的倾向,当然,我也只是猜测,建国哥你说过不能给任何人说的。”

    建国点头:“当然,兄弟这个你放心,我既然发誓不单独告诉任何人,就一定说到做到,否则岂不是失信于人?”

    后期组路人乙终于放心,但下一刻,他原本舒缓的表情便成了猪肝色,后悔、担忧、恍然大悟的神色齐聚于脸上。

    建国自然说到做到,没有给任何人单独说这件事。

    而是当众高呼,表情激动,笑声极其夸张狂野。

    “啊哈哈哈,王铁柱这家伙,大家都认为他有受虐追寻刺激的癖好,真是笑死我了,这个秘密大家不要随便传播,要给铁柱哥留点面子,听见了吗!”

    一旁爱凑热闹的战斗租汉子纷纷高声应,笑声同样很夸张。

    “好!我们一定保守这个秘密。”

    “哈哈没想到铁柱组长平时看起来正正经经,背后还有这种兴趣啊!”

    “哈哈!”

    众人调笑着,建国送给正在气头上,焦急等待着铁柱从影子当中走出的江梦竹一个眼神。

    而后又给她一个ok的收拾。

    “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江梦竹露出笑容,像建国回应了一个我都懂的表情。

    众人调笑着,笑声爽朗。

    但在“影子屏障”当中包裹的铁柱,听着这些爽朗的笑声是那么的刺耳。

    他终于忍不住了。

    不管江梦竹有没有在这里守株待兔,他都要和建国决一死战。

    “刘建国!你他娘的找死。”

    建国表情极贱:“不服来打我啊。”

    铁树声音十分烦恼:“好!那爷爷今天就满足你,是可忍孰不可忍!”

    “坐等!”

    但就在铁柱解除“影子屏障”的那个瞬间,正在气头上的他瞬间便被浇了一盆冷水。

    江梦竹揪住了他的耳朵。

    这一刻,铁柱为刚才的冲动后悔不止,向来自诩为老谋深算的自己,现在居然因为建国的挑衅而破防。

    一步错,步步错。

    铁柱承认,这次是自己输了。

    他狠狠盯着正在贱笑的建国。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给我等着。”

    “哎呦哎呦,姑奶奶轻点,真疼的要命。”

    建国泰然自若:“还我给你等着,你咋不学灰太狼,说你一定会回来的!笑死我了。”

    众人爆发出愉悦的笑声。

    正在建国得意洋洋,享受这和铁柱斗法时来之不易、且为数不多的胜利之时,他的表情突然也有些尴尬,以至于变的不知所措。

    “开玩笑差不多得了,真没见过你这种人喜欢落井下石的人。”

    蓝澜冷冷的声音传来。

    “不是,蓝澜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我这不是落井下石,这是报仇啊,你永远不知道王铁柱他以前有多过分,你听我解释啊。”

    建国有些着急,他显然不想让蓝澜对自己的印象更加糟糕。

    蓝澜显然不想听他解释:“幼稚而且无聊。”

    建国一时间脑袋有些懵,面对蓝澜时,他实在不知道如何去解释。

    可能这就是在喜欢的人面前的那种手足无措吧。

    建国这一着急,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喉咙里堵着的那些话语一时间全部都要爆发,最终绽放出来最让他克制不住的一句。

    “我…真的不是落井下石,我我我…我是报仇。”

    “他平时里怎么挤兑我的,你们也都看在眼里啊!”

    “你知不知道,我缩小后掉进屎里这件事儿,就是王铁柱这个嘴上开瓢的家伙抖出去的!”

    建国此话一出,他还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原本喧闹大笑的众人突然凝固,表情无法控制的震惊。

    “NB!”

    “建国哥居然掉进了米田共里哈哈哈哈哈哈。”

    “这么好笑的事情怎么之前没听说过。”

    后知后觉的建国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他满脸尴尬的看着其他人,不由得跪倒在地:“完了!全完了,这下我该怎么见人!”

    不远处正在被江梦竹数落蹂躏的铁柱,突然发出了十分畅快的笑声:“苍天有眼,苍天有眼啊!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没想到报应来的这么快。”

    他还在笑。

    但笑声很快就被哀嚎所代替。

    “你挺开心啊?看样子是我力道不够!”

    “没有没有,姑奶奶太够了。”

    ……

    叶诺看着眼前这一幕,心中只觉得有些后怕。

    假若林鹿溪在自己绑定方舟之后实体化,会不会也变成这样?但随即,他又开始苦笑。

    毕竟人家拒绝的很明确。

    不过拒绝也没什么,就像陈阿浪刚才独自感慨的那句话一样:“心中无女人,拔刀自然神。”

    但叶诺只是有些理解不了,既然陈阿浪这句话感慨的如此认真,为什么还要和医院照顾他的那个姑娘整天腻歪在一起呢?

    这就让叶诺有些难以理解了。

    果然男人都是嘴上一套、心里一套的生物。

    十三只犬很快便将那只最为强壮的野猪吞噬一空,而其余的野猪肉,也被“不周山”那些居民清扫一空,只剩下森森的骨架留下原地。

    谁又能想到呢?数小时之前,这群野猪都还在这里威风凛凛的横行霸道,生机蓬勃的在林间穿行,四处觅食呢?

    可生存就是这样残酷,无论是灾变前,还是在灾变后。

    无关对错,只关系实力。

    蓝澜召唤冰元素,很快便将巨量的野猪肉冷冻起来,饶是“不周山”这般巍峨庞大的山丘,就算升级到LV2之后体积又进一步增大,但三处仓库当中的两座,还是被现在这些野猪肉塞的满满。

    “大家晚上开荤。”

    屈刚向众人宣布,而后响彻一阵欢呼。

    叶诺揉了揉眼睛,虽然并不想睡觉,但突然还是觉得有些累,于是他便返回了自己的房间,更重要的是在方舟升级之后,他能知道的事情似乎更多了一些。

    不像最初那般,不论询问任何事情,能得到的只有那句“权限不足”的答复,他的心里甚至于有些激动,毕竟如今能更加接近那种为止的力量,于是叶诺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他们、或者它们?

    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能呢?在之前方舟的解答当中,说人类是和他们最为相像的孩子,似乎人类的进化、起源都和“他们”有关。

    甚至于社会的发展,也有“他们”在不断的干涉。

    可如今为何在突然之间,一直帮助人类的“他们”,却要又让整个人类缩小,陷入这种难熬的生存游戏当中。

    以至于三年之后还有妖兽降临,整个人类恐怕到时候便会面临灭顶之灾。

    这种感觉就像一个淳淳善诱的父辈,他看着人类出生、成长,教人类学会走路,逐渐在地球上自力更生,直到踏上生物链的顶点。

    可突然之间,便又把人类从高空之中摔落。

    究竟是什么原因?叶诺虽然无法理解“他们”的思考逻辑,但却比谁都明白,任何选择背后都有原因。

    如果背后的“他们”想要彻彻底底的毁灭人类,有着无数的手段和方式,并不需要这样拐弯抹角,以至于用这种“缩小”的手段。

    况且他们还提供了“方舟”,这种足以改变整个人类命运的先进科技,以及除开郑冉冉的那位引导者之外的——真正意义上的三位引导者。

    这一切都能够清楚的表明。

    “他们”真正的目的,并不是想要毁灭人类。

    难道是将人类这种在星海中弱小至极的生物,圈养起来供人消遣?只为了满足“他们”的窥探欲和娱乐?

    叶诺也不明白。

    穿街走巷,郑冉冉在不周山种植的树木、花草,在郑强的催化下已然长大,正在生机盎然的摇摆在风中。

    多了些生机。

    叶诺环视四周,比起最初抵达“不周山”的荒芜,如今的这里越来越充满了烟火气,多了些生活的气息。

    叶诺很满意如今的变化,这人他感觉自己的努力的值得的。

    但此刻他无心欣赏。

    他只想弄清楚这些问题,解答自己内心的疑惑。

    究竟,是为什么?

    背后的“他们”,又是什么?

    迷雾笼罩着前方的路,可他却始终被蒙蔽着双眼,看不清分毫的距离。

    终于抵达卧室,叶诺躺在床上沉声开口。

    “人类…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